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我养了个地球 > 第三十章 系统还发女朋友?
    薛旺从卧室里钻出一个头,“妈,不要叫旺旺了,不像是叫人。”

    “怎么不像是叫人了?楼下王婶还管养的狗叫儿子呢。也没见那条狗变成人啊。”薛旺的老妈,放下手中的菜,上下审视了一下薛旺,“这就算毕业了?”

    “嗯,算毕业了。”薛旺点了点头。

    “也没瞧出啥不一样。”

    “有啥不一样。我不还是我么……”薛旺说道最后拖着长声。

    “你是大学生啊!放在我那个年代,可能娶走走漂亮的姑娘。只要毕了业,就是个领导!”

    薛旺的母亲说道。

    “您也说了,那是您那个年代。现在大学生这么多,不值钱了。”薛旺附和的同时,指出了两个时代的不同。

    “嗯……也是……”薛旺母亲点了点头,从衣架上吧薛旺的外套取了下来,掏出里面的身份证,踹到了自己的兜里,“回都回来了,大城市也没那么好找工作吧,准备考公务员吧。”

    “嗯,行。考就考呗。”薛旺同意道,“妈,试题买好了么?我现在就去做做看。”

    “咦?”薛旺母亲听到薛旺的话,再一次打量了一遍薛旺,“何方妖孽?我儿子怎么会不反抗?”

    “我是哪里来的妖怪,您不知道么。”薛旺笑着说道。

    其实,如果母亲早回来五分钟,薛旺都不会那么顺从。

    年轻人想的总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认为当公务员,委屈了自己的才能。

    可是,对于年长的人来说,稳定才是真。

    年轻人想要闯天地的时候,长辈想把他们关起来,当然会爆发矛盾,当然不现实。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啊。

    我薛旺,堂堂二十八亿大富翁。当个公务员体验生活怎么了?

    哪怕就去是大城市奋斗,除了那些中了投胎彩票的,又有几个人奋斗一生,能够积累这么的财富么?

    怕不是辛劳了一辈子,加班熬夜几近猝死,也只是为老板的新车,贡献了一条轮胎而已。

    手中有钱,心中不慌。

    薛旺钻回屋子里,坐拥他的猛犸象头金,心里踏实的很。

    “你这孩子!”薛旺老妈指着薛旺卧室的门说了一句,“回都回来了,我再去买点菜吧。”

    说完就再一次出门了。

    薛旺听着房门闭合的声音,松了一口气。

    他看着一眼屁股下敦实的布艺沙发。

    别说这一大坨真是黄金,就真是一个布艺沙发,他也不好和妈妈解释。

    毕竟,哪怕去人民很行的金库里劫掠,也没有这么大坨的天然金啊。

    他想要与家人分享财富,但是也要讲一个方式方法。

    应该把它转移个地方。

    可是……

    虽然体积不大,但是重量却这么沉,能往哪转移呢?

    他掐了一下身下的布艺沙发,指甲能微微凹陷进去,质地不是很硬。

    难道……

    自己发动愚公移山的精神,每天用挖耳勺挖下来一点,去金店卖掉?

    也许自己花个二三十年,或者儿子二三十岁了,就真的挖完了?

    不行,这样效率太低。

    就当他想要去厨房拿菜刀,看看能不能把它肢解的时候。

    突然房门外就又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不是买菜去了么?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薛旺差点把手中的菜刀扔出去。

    冷静!

    冷静!

    他看着被自己的不冷静扰乱的气流里面的大量灰尘,他把刀插回刀架,门开的时候问道,“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这么快就回来!?你还好意思问我?你自己干了什么自己不清楚么?”薛旺母亲质问道。

    薛旺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门,略微有些心虚,“我没干什么啊……”

    “哪没干什么?都快干出人命了!?”薛旺母亲脸上的肃杀,突然之间崩解,她脸上挂着母爱的笑容说道,“你处女朋友怎么不和妈说呢?怕妈反对?现在女孩子这么少、这么难找,妈怎么会反对呢?”

    “啊?”薛旺目瞪口呆,什么鬼?自己哪冒出来了个女朋友。难道她想要谋杀亲夫,抢走我的猛犸象头金么?

    “姑娘进来吧。”薛旺的母亲,如沐春风的拉着一个女生的手把整个人都拉了进来。

    薛旺看到这个姑娘的时候,细致入微的眼睛,尽管发现了她面部皮肤上五千二百三十二处瑕疵。

    但是……

    起码没有像是主持人羽瑶那样,脸上时时刻刻都有雪山崩塌的风险。

    而这样较为寡淡的妆容下的模样,也算不上难看。

    甚至……

    以普通人的审美来说,可以算得上是好看。

    就是身体娇小玲珑,但胸部又有些宏伟的那种好看。

    这样硬件条件的姑娘,不管软件怎么样。

    甚至压根没装软件,就是一个有生命有呼吸可以随意摆弄的肉块,都会很吃香啊……

    自己……

    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女朋友?

    难道……

    系统给自己发女朋友了?

    薛旺翻了半天,发现自己获得的奖励还是只有三个,并没有女朋友。

    薛旺一脸茫然地问道,“你谁啊?”

    “旺旺,是我啊!”女孩子青春力十足的叫道。

    “叫谁旺旺呢?我又不是狗!”

    “好了!旺旺他就这样,你们俩先聊,我继续买菜去了。”说完,薛母就开开心心的关上了门,下楼去买菜了。

    她一点都不担心孤男寡女处在一室发生些什么。

    无论如何,男孩子都不可能吃亏。

    旺旺要是能让自己明年就抱上孙子,哪怕少拿一点退休金,办病退照顾孩子也开心呐!

    只不过,屋内的氛围与薛母脑补出来的完全不同。

    薛母关上门的那一刻,娇小女孩脸上温煦如邻家小姐姐的表情就冷漠了下去。

    薛旺问道,“你是谁?”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只要你不要纠缠杨姐就行!”女孩踢掉脚上的鞋子,穿着船袜的小脚,踩在洁白的瓷砖上。

    象牙白般的皮肤,配上淡粉色的船袜,居然有那么一点点好看。

    “杨姐是谁?”薛旺问完,突然反应过来了,“是爱土豆的杨总?”

    “嗯。”少女用鼻音回应着。

    “那我把她微信删了是不是就行。”薛旺说着就掏出手机,打开微信开始删好友。

    “不要!”少女看到他的动作,突然间扑了上来。

    剧烈动作扰乱了气流,掀起了地面上的尘埃。

    觉得无法呼吸的薛旺,刚刚屏住呼吸,就被少女扑到捕获。

    一时之间,平衡失衡,朝着自己的卧室摔去。

    撞开门的那一霎那,他心中想着,自己的脑子千万别撞在狗头金上,不然可就脑浆开花了!

    等等!

    不光是我!

    她也不能撞上!

    不管是她开花了,还是我开花了,或者我俩两开花,都很难办啊!

    想着,他身体一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