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我养了个地球 > 第三十一章 你果然会魔术!
    挺,是鲤鱼打挺的挺,不是挺进的挺。

    身上多了一个百来斤累赘的薛旺,就像是一个潜伏在湖底年久未动的肥宅鲤鱼,想要打个漂亮的挺,实在是强人所难。

    好在,不管挺漂不漂亮,两个人终究还是没有两开花。

    “诶呦呦!好痛!我怎么会摔倒,没有道理呀!一定是你用了什么魔术,把我绊倒了是不是?”女孩从薛旺的身体上爬起来,一边喊着疼,一边说着话,一边摸上了薛旺的布艺沙发,“这什么沙发呀!怎么这么硬!”

    薛旺看着她暴躁的模样欲言又止,坐就坐吧,哪怕有多动症也蹭不下来二两金。我可是坐拥二十八亿财富的人。

    “这位女士,请问你闯入我家,冒充我女朋友到底要干什么?我从来没有纠缠过杨总。我已经打算把她的联系方式删掉了,你为什么还要阻拦我?”

    “你……你删了难道让杨姐看到感叹号再加你不成。呵!男人!你这点欲擒故纵的小把戏,可骗不过我林迎迎的法眼。”她穿着浅蓝色牛仔裤,如铅笔一样的腿,盘坐在布艺沙发上。

    两个粉嫩的小脚丫也不是薛旺故意去看,但是就像是瑜伽姿势一样盘在那里。

    不仅如此,她好像还觉得底下的沙发硌屁股,不停地晃动、挪动着自己的小屁股,想要寻找一个舒服的姿势。

    尽管薛旺现在的视力不是一个正常人的视力,但是其它的地方却还是正常人的。

    “林迎迎女士请自重,我没有想要欲擒故纵谁。我只是录完节目回家了而已。”薛旺一边说,一边盯着一粒飞舞的尘埃看。

    他可不想一直盯着这个不速之客看,他可遭不住。毕竟,他在原始欲(和谐)望的驱使下,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人。

    林迎迎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暂时停了下来,她说道,“你不心虚你连饭都不吃怎么就跑了?还把土豆支开跑掉的?最合理的解释,就是你心虚。”

    薛旺看着她较真的模样,感觉自己不说真话不行了,他说道,“因为我接到了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

    “寻找生命的萌芽。”

    “咦惹!”林迎迎听完薛旺的真话,一脸嫌弃地看着薛旺,同时也嫌弃地扫向了薛旺的右手,继而用怀疑的目光,觉得屋内所有的东西,都很有可能做过奇怪的事情。

    “你果然是字母圈的!还任务!还生命的萌芽!

    我明白了!

    我全都明白了!”

    林迎迎拍着大腿说道。

    虽然薛旺不知道她明白了什么,但是想必她明白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提前离开,不光是因为要完成任务。还是因为我觉得……你们那里真是太乱了。所有人都怪怪的,包括你。”

    薛旺坐在床上,面对着布艺沙发上的林迎迎说道。

    他现在想要做的,就是赶紧把这个不速之客赶走。

    虽说这个女孩,在入微之眼下也还算能瞧。

    但是……

    女孩子哪里有金子可爱呢?

    甚至……

    他觉得女孩子这种聒噪的生物,还没有他的那个小破球可爱呢。

    他刚刚还看了一眼小破球。

    那里虽然火山依旧在喷发,火山灰云依旧在飘荡。

    但是,相比于这个存在各种各样“巨型”可怕生物的世界来说,还是太纯净了。

    纯净的让人舒爽。

    舒爽的就像,原本只能喝车辙压过留下坑洼里的泥浆,忽然看到了一瓶蛙哈哈纯净水一样。

    薛旺解释的已经很清楚了,但是可惜的是,林迎迎一点都没有离开的自觉。

    她盯着薛旺看了足足两分钟,那认真的模样,好似是想发射意念波,让薛旺的脑子超载,从而心里崩溃,坦白一切事实。

    可是……

    薛旺说的就是真话啊……

    所以,一直以来坚持一切事物都要符合她的认知逻辑的林迎迎,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你想要多少钱。其实今天杨姐去看你的直播,是想要让你参加另外一档节目。不过!我还是认为你在勾引杨姐!毕竟!像杨姐那么帅气的女人太少了!”

    “你不会是喜欢杨总吧?”薛旺看着林迎迎花痴地模样说道,“虽然我也不是很懂,不过我祝福你,希望你幸福。至于节目什么的,我暂时没有兴趣参加了。

    钱这种东西,对我若浮云。

    你看,我手里的这是什么?

    我手里的这是公务员考试习题。

    我要做一个对国家有贡献的人,为国家的建设添砖加瓦。”

    “你果然!勾引了杨姐么?你别以为我没有调查过的你的过往。你不过就是个小小的开箱主播。

    被富二代同学威胁为他工作,被搞的除此之外任何工作都找不到。最后只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把直播账号删掉了。

    你说你不缺钱?

    我信了,你呢?

    小伙子,当一个诚实的好孩子不好么?

    参加节目堂堂正正的赚通告费不好么?

    非要……那样……

    难道……那样……你快乐么?”

    林迎迎幻想了一下画面,她不知道薛旺快不快乐,反正她脸上是露出了不正常的红色。

    “林迎迎小姐,请你尊重一下我。我为什么非得需要为了一点点钱,就像是狗一样去工作呢?难道,我就不能做一个纯粹的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如果,您觉得我是一个需要被施舍的人,抱歉我不是。

    虽然我家里没矿,但是我家里有这个。

    如果你能出起比这个还要高的价格,我就去参加你口中的那个节目。

    如果,你不能,请你离开。”

    薛旺站起来,用力一拉备用床单。

    床单下面的狗头金纹丝不动,上面的林迎迎相对于狗头金的相对位置也没动。

    就像是遥远的时光之前,《正大综艺》曾经表演过的魔术——撤掉桌布,桌子上的易碎物品,没有一个碎裂。

    “这是?”这是林迎迎的第一句话。

    “这些都是黄金么?”这是林迎迎的第二句话。

    “不然,你以为你坐的是什么?”

    “你果然会魔术!”这是林迎迎的第三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