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玄幻小说 > 万神祖师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朱厌妖王
    苏牧下马,提着白骨精头颅,一步步朝着白骨洞走去。

    “这些乱坟,都是哪里来的?”

    “我们杀的。”

    那白骨精淡淡道:“也不怕告诉公子,那《饲魂·御神经》乃是残缺功法,是主子专门留下,教授给我们姐妹,用来改造神师,负责为主上复活铺路的。想要修行这个功法,必须将自己改造成适合死魂储存的活死人。摘除心、肝、肺,然后将胸膛、左臂、右腿的血肉和通灵出的鬼蜮生物制造出新的心、肝、肺。然后用至亲之人的血肉,再将胸膛、左臂、右腿的血肉填补,用血亲的筋络熬制成浆,风干之后结合魂力制成魂线缝合。至此,适合修炼的体质完成。不过后续,需要大量的新鲜人血。”

    “所以,你们把附近的人都杀了?”

    “没错。”

    苏牧眼神微微发冷。

    “那个缝合……你们……用他的女儿做的?”

    “不然呢。”

    “你们这些妖,该死。”

    “咯咯咯。”

    那白骨精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那明艳无比的娇颜,带着倾城的笑容,在灯笼中扭头,看向苏牧道:“我们该死,但是你们人族也不差。大靖鼎盛,若不是内鬼,怎么可能一夕倾塌?大靖溃败,唯有大国师手下妖修鬼修护佑大靖帝族,人族呢?”

    “我们姐妹杀一个小丫头就该死了?”

    “那巫九帝国为了泯灭大靖的存在,抹除传承。将老靖人屠杀了亿万。岂不是该千刀万剐?”

    “但是人家,现在高坐大凰城,统帅南域三分,万人仰其鼻息。”

    那白骨精淡然道:“我也不是和你辨别什么,只是想告诉你。我们姐妹,是主上救的,我们的一切,都是主上给予。哪怕主上让我等去死,我们也不会皱一下眉头,更何况,只是杀人?”

    苏牧缓缓吐了一口气,看着漫山荒坟,淡淡道:“那我就去见见你所谓的主上,是个什么人物。”

    言罢,苏牧径直上山。

    白骨洞就在半山腰之上。

    整个洞口,被无数白骨撑起来,里面一片漆黑。

    “就是这里?”

    “没错!”

    那白骨精的声音带着焦躁,仿佛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快,快进去!”

    苏牧看了看洞穴,眼中神图猛然点亮!

    整个身子化为龙象状态,这才小心的走了进去。

    苏牧走的很小心。

    整个洞穴是朝下延伸的,走过开头一段漆黑的位置,后面的墙壁上,便点燃了一个个铜雕的猿猴烛台。

    每一个猿猴烛台口中,都含着青色的灯油,散发着粼粼幽光。

    苏牧小心翼翼的走着,很快便看到了一个宽大开的洞口。

    里面的光,明显要比外面亮很多。

    才走进去,苏牧就立刻抽出了河罗剑!

    因为,就在那洞口正对着的位置,一个少女赤裸的瘫在地上,仅仅小腹盖着一点毯子。

    而在那少女侧面,巨大的赤红手臂足足六个,驻在地上!

    南宫罗榭!

    苏牧绝对忘不掉,正是当时南宫罗榭的六个手臂,劝退了想要夺取巫具的云麓!

    “南宫罗榭!”

    “你自己化作灵媒,想要对主上做什么!”

    看到南宫罗榭,那白骨精当即呵斥!

    苏牧手持河罗剑,一丝都不敢大意!

    就算是他和白骨精说的那样,已经虚弱到凡人的程度,但是那六个手臂,毕竟曾经逼退了心灯巅峰的云麓!

    哪怕只是还能动用一丝,自己也只能跑路!

    而听到声音,那南宫罗榭的脖子动了动。

    这个时候,苏牧才突然发现,这个南宫罗榭……

    有点不正常!

    太瘦了!

    他的脖子,此刻就如同天鹅一般,细的恐怖!

    而随着南宫罗榭转过脸来,苏牧瞬间面色突变,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一张怎样的脸啊!

    整张脸上,一丝血肉都没有一般!

    邹邹巴巴的皮,紧紧贴在骨头上!

    这……根本就是蒙着人皮的骷髅!

    干尸……都没有这么干枯!

    那南宫罗榭没有看苏牧,而是看向了他手中的灯笼。

    确切的说,是看向了他手中的白骨精头颅。

    “小玲玲,怎么搞成这样了?”

    那声音干涩,沙哑,如同两块老树皮摩擦一般。

    但是听了这个声音,那白骨精如遭雷击!

    那张美艳无比的面孔上,浮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惊骇之色!

    她直勾勾的看着面前,这个比干尸还要夸张的人,朱红色的唇齿颤动。

    “主……主……主上!”

    主上?!

    苏牧也是面色变换!

    这个人……不是南宫罗榭吗!

    怎么又成了主上了!

    “主上,主上您这是怎么了!”

    那白骨精猛然冲出灯笼,头颅被斩断的她,根本没有什么施展法力的地方。

    但是她就那样滚着,那张美艳的面孔占满了灰烬,满脸血痕的滚到了南宫罗榭的脚下。

    “失败了而已。”

    他想笑,但是脸上干瘪的皮肤,无法支撑他做任何表情。

    “五百年前,大国师就说过,我若是和他一同沉入时间长河,可活。但是若选择百年间就复生,则天数不喜,灾劫加身。若过,海阔天空。不过,身死道消。”

    “看来,我是后者了。”

    那瘦的如同干尸一般的人,眼中带着怜惜之色,道:“小玲玲,你们和我一起布局……受苦了。”

    那白骨精眼中两行血泪留下,面容惶恐:“没,没有!主上,你……你不会有事的!”

    “呵呵。”

    这干尸一般的人,轻轻摇了摇头。

    “那个人,叫南宫罗榭吧?”

    他淡淡道:“是个人物。窃取我上古朱厌之体,利用通灵漏洞,反制于我。而且他这个肉体古怪,血脉强悍但是肉体羸弱。之前,他临走之时,放空了那上古朱厌的血液,只保存了精血,然后抽干了我这个身体中的血液,注入自身。”

    “是我姐妹没用,主上……”

    “不,和你们无关。”

    那人僵硬的头颅缓缓抬起,淡淡道:“这是天数。”

    “当年天数所迫,大国师那样的人物,都要避让。我执意如此,怪不得旁人。”

    那白骨精哭诉:“主上,您当年,应该和大国师一同前往时间长河的!”

    那人看着白骨精,缓缓道:“若我去了,那我两个结拜兄弟,则必死无疑。”

    “而且,大靖后人,也需要我等守护。”

    “本尊一生,已然两千八百多岁,人间风景看遍,去鬼蜮走一遭又何妨。”

    说着,他转头,看向苏牧。

    “这位小友,是你送白玲儿过来的?”

    苏牧知道他说的是白骨精,轻轻点了点头。

    那人颔首,道:“我那两位兄弟,当下如何?”

    “嗯?”

    苏牧一愣,不知所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