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十七章:关于异道
    尉迟然知道再问下去,方寻忆也不会说出推荐他的人到底是谁,于是,问:“你来PW的目的,就是想利用这里的职权查清楚自己的身世?还有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方寻忆道:“对。”

    尉迟然迅速在脑子里思考着,方寻忆认识了某位王室成员,而这位成员肯定知道方寻忆的秘密,却替他保守秘密,两人之间的关系肯定不一般,同时,此人肯定也有所求,所以才将方寻忆推荐到了PW,这一点从方寻忆曾经在外勤部就可以推测出来。

    外勤部是PW较为复杂的一个部门,这个部门没有办公地点,对外公开的只有一个主任,其他干员的名字都是保密的,换句话说,这些人就是纯粹的密探。

    方寻忆曾经在外勤部,又被调到了特案部,这期间又发生了什么?

    方寻忆要寻找自己的身世,在外勤部是最方便的,为什么又要来特案部,是他自己要求的,还是那名王室成员安排的?

    另外,初夏到底和方寻忆是不是恋人?

    刚想到这的时候,方寻忆问尉迟然:“这个案子到现在,线索几乎断了,只剩下那五个战术小组的尸体,不过我想,既然对方敢派出那五个人来,也就不担心这五个人会露出什么蛛丝马迹。”

    尉迟然喝了口汽水道:“这五人穿着打扮使用的武器和PW的人质救援小组完全一样,很明显是为了转移调查的注意力,但那五个人当中有一个人尸,这就很奇怪了,至今为止,人尸出现过三次,第一次是当年的马戏团,第二次是昨天我接受的那个诡异案子,第三次就是那个五人战术小组,这三者有什么联系呢?”

    方寻忆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尉迟然又道:“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初夏和这些事情有什么联系?”

    方寻忆道:“只能找到初夏再说了。”

    尉迟然闻言下了结论:“初夏根本不是你的恋人,对吧?”

    方寻忆终于承认:“不是,她是……”

    说到这,方寻忆迟疑了,犹豫着要不要说。

    尉迟然看着方寻忆那副模样:“她该不会也是PW的人吧?”

    尉迟然的话让方寻忆一愣,从他的反应尉迟然知道,自己蒙对了。

    不过尉迟然的确是蒙的,纯粹瞎猜,属于瞎猫撞上死耗子。

    尉迟然惊讶道:“真的是?”

    方寻忆承认:“初夏是外勤部的人,以前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搭档,属于PW调查人尸案派出去的第二批干员。”

    尉迟然打断方寻忆:“等等,人尸案?第二批干员?什么意思?”

    方寻忆告诉尉迟然,当年马戏团人尸案发生之后,PW很重视,着手进行了调查,发现人尸与一个来自中国的神秘组织有着密切的关系,于是,立即派出了一批卧底干员调查。

    而这个组织被称为缝千尸。

    “缝千尸?”尉迟然听得皱眉,“听起来怪渗人的呀,是干什么的?”

    方寻忆从自己包里面掏出来一个笔记本,递给方寻忆:“这是我们这么些年收集来的情报,关于中国异道十二门派的。”

    尉迟然纳闷:“不是说缝千尸吗?怎么又异道十二门派了?”

    尉迟然看着笔记本,上面写着异道属于江湖的一个分支,江湖有八大门派,而异道则有十二个门派,又称为十二地支。

    十二地支之中,排名前三的就是开棺人、缝千尸和地相,也就是俗称的“川西开棺、湘西赶尸、晋西风水”,其中“湘西赶尸”指的就是缝千尸这个组织。

    方寻忆道:“排名第四的就是孤军,也就是初夏问我的那个孤军。”

    尉迟然抬眼看着方寻忆:“也就是侯主任所说的那个孤军?”

    方寻忆道:“没错,往下还有冥耳、旄捕、逐货师、断金门、铁衣门、猎骨人、黄泉以及画尸匠。”

    (其余异道门派的故事,逐货师请详见异文化系列之二《奇货》,旄捕的故事详见异文化系列之三《萨满往事》,现代旄捕故事详见异文化系列之四《猎境者》)

    尉迟然问:“这些门派具体都是做什么的?”

    方寻忆道:“除了缝千尸之外,我对其他组织都不了解,毕竟我进入PW之后一直追踪的就是缝千尸这条线,因为人尸和这个组织有关联。”

    缝千尸和其他门派有所不同,属于司徒家族,除了掌门、副掌门、少掌门之外,掌握核心权力的就是长老会。再往下就分为四个层次:头尸、二尸、三尸和门徒。

    因为是家族制的原因,缝千尸掌门都是世袭,老子传儿子,就算没有儿子,或者少掌门因为特殊原因无法继承掌门,也会从司徒家族内部挑选,外姓人绝对没有任何机会成为缝千尸的掌权者。

    不过,派中有功高者有机会进入长老会。

    派中等级最低的就属于门徒,这些人平日和杂役差不多,干的都是苦差事,要想翻身必须要成为三尸。而要成为三尸要不被头尸收为弟子,要不就归于某长老门下。

    可是如果被头尸收为弟子,一辈子都可能只是三尸级别,就算归于某长老门下成为三尸,要想晋升,也必须通过执行特殊任务,立下奇功,才有可能往上爬。

    “另外,辰州红你知道吧?”方寻忆拿出一个小瓶子,里面就装着一点血红色的辰州红,“根据我们的情报,辰州红应该也和缝千尸有关系。”

    尉迟然看着瓶子:“这我倒不知道,不过听师父说过,说辰州是湖南某地的一个地名,也是赶尸的发源地,赶尸所用的符咒也是辰州符。”

    方寻忆道:“没错,所有的线索都指向这个组织。”

    尉迟然问:“你的意思是说,就连我们在宅子里发现的那些东西,都与缝千尸有关联?”

    方寻忆道:“现在看起来,的确是这样,否则没办法解释。”

    “没办法解释的事情就多了,首先初夏的行为就没办法解释。”尉迟然开始分析道,“我们按照线索从头到尾来捋一遍……”

    初夏作为PW外勤部的卧底,得到线索来监视这个叫王比利的人,肯定是因为发现王比利与缝千尸这个组织有关联,为了得到第一手消息,初夏在宅子内安装了监控。

    尉迟然说到这停顿了下:“这里就很奇怪了,就算她的掩护身份是记者,她也没有任何必要冒险在宅子里装监控,如果对方是一个强大又神秘的组织,她这样做无疑是在暴露自己,所以,我想安装监控不是初夏的行为,而是外勤部的命令。”

    尉迟然的分析不无道理,一个卧底干员怎么会随意冒险去装监控呢?装一个也就罢了,竟然在宅子里除了地下室之外,每个房间都装上了。

    另外,在假王比利出现意外之后,初夏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通知自己的上级,相反却冒充假王比利的妻子来西北警署报警?

    尉迟然说完后道:“这是两个疑点,第三个疑点,如果初夏所说的是真的,那么真王比利进入地下室之后又去哪儿了?他是如何离开那座宅子的?我在第三幅画的监控画面中看到的那个男子是不是他?”

    方寻忆只是默默地听着,将尉迟然所说的记在脑子里。

    尉迟然继续分析道:“接下来是第四点,就是假王比利的尸体为什么在冻库里?等我们搬回去之后,尸体变成人尸从冰柜里爬出来,砸坏了拘押室的门,初夏在这个时候,是遇害了,还是被他带走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更诡异了,初夏的手机出现在家中的棺材里,而假王比利的尸体又被钉在棺材的底部,这些是不符合正常逻辑的行为。”

    方寻忆问:“你所说的正常逻辑指的是什么?”

    尉迟然解释道:“如果有人想要掩饰这一切,为什么要将假王比利扔在冻库里?又为何在将尸体弄出警署掳走初夏之后,还要在初夏家中搬棺材放手机,钉尸体,这些事情不都是多余的吗?”

    方寻忆想了想问:“你不是说是尸体自己变成人尸钻出来,砸坏房门,再掳走初夏的吗?”

    尉迟然叹了口气:“你到底是怎么进入PW的?你脑子怎么这么不好使?”

    方寻忆却是忍不住笑了:“我听你说。”

    尉迟然竖起两根手指头:“这里存在两种可能性,其一,假王比利的尸体是被人扔进冻库,又从警署偷出来,再将初夏掳走,同时伪装成尸体自己变成人尸的样子;其二,假王比利在咬猫的那一刻,他就成为了人尸,他被操控着进入了冻库,然后又在警署内苏醒过来,砸坏了门,掳走了初夏。除了这两种情况之外,再没有第三种,也不可能存在第三种。”

    方寻忆点头道:“西北警署没有监控吗?”

    尉迟然干笑两声:“就这破地方,监控都坏了好多年了,给上面打报告说了无数次,每次都说过几天,然后就好几年了,我们有什么办法,难道自己掏钱换呀?”

    如果监控是好的,那就可以看到案发时的一切了。

    方寻忆看着尉迟然:“所有问题的关键点在于,初夏为什么不报告上级,相反要来西北警署报警,这个关键点你怎么解释?”

    尉迟然喝了一口汽水:“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你已经有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