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二十七章:DARPA
    尉迟正平又道:“也许,我们从一开始就被人算计了,可我们已经无法逃脱,所以,我们商量好了之后的事情,万一我俩出事,甘叔叔会照应你的。”

    说到这,尉迟正平又顿了顿道:“小然,你还是可以做出选择的。”

    安雨竹赶紧道:“爸爸妈妈希望你可以健康成长,平安快乐,如果有组织的人来找你,你就把三魂盒交给他们,告诉他们这只是我们留下来的遗物,兴许可以逃过一劫,你可千万不能跟着他们走。”

    尉迟正平又道:“组织的人也许会要求你,想办法去找到那个不灭,完成我们没完成的任务,也就是父债子还。”

    “千万不要。”安雨竹泪如雨下,“儿子,你要是成为了孤军,你就没办法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你就会和我们一样,每隔一段时间,换新的身份,甚至是新的性格,妈妈只想你成为一个普通人。”

    尉迟正平又道:“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你必须要去找不灭,也要小心,因为传说中不灭是个不会死的人,记住了。”

    听到这的时候,方寻忆整个人都僵住了。

    不会死的人?这不是说的我吗?难道我就是不灭?

    尉迟然慢慢扭头看着方寻忆,看着身边这个也许就是不灭的人?

    父母要找的不灭,近在咫尺!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尉迟然想要打开再看一遍,却发现视频已经无法再打开,也就是说,这个视频所设定的就是只能打开一次。

    尉迟然沉默了,而方寻忆依然紧盯着电脑屏幕,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许久,尉迟然起身来:“我出去走走。”

    方寻忆没有任何回应,只是坐在那里发呆。

    尉迟然走出房间,遇到汪伦,汪伦见他那副模样,问:“你怎么了?”

    尉迟然没回答,只是走出了警署,在外面漫无目的地走着。

    他父母是孤军,而且三魂盒是偷出来的,最重要的是,按照父母所说的特征,方寻忆就是那个不灭。

    为什么会这样?

    可是,父母是被谁杀害的?缝千尸还是孤军?

    那座宅子里还有秘密吗?袭击自己的人又是谁?他们与父母的死有没有关系?

    方寻忆身上还有多少秘密?

    接下来又应该怎么办?

    满脑子问号的方寻忆觉得头都要炸开了,他甚至想立刻逃走,他觉得自己之前所做的决定是正确的,自己就不应该去追查父母的死。

    可在初夏找上门来报警的那一刻,似乎一切都注定了。

    那么初夏是不是与这些有什么关系呢?PW又在整件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回过神来的时候,尉迟然才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警署,而且就坐在外面的长椅之上。

    方寻忆此时也走出来,坐在他旁边:“线索又断了。”

    尉迟然看着方寻忆:“你就是不灭?”

    方寻忆摇头道:“我说了很多次了,我没记忆,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尉迟然道:“我爸说了,不灭的特征就是不会死。”

    方寻忆道:“我不知道,对不起,是我的错,如果……”

    “算了。”尉迟然打断方寻忆,“不是你的错,其实就算你不查,我迟早有一天也会知道的,三魂盒一天不出现,孤军和缝千尸都会找上我,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方寻忆起身,苦恼道:“关键是怎么查?没线索了,就算我们想去找孤军和缝千尸,也找不到!”

    尉迟然却伸手将方寻忆拉坐下:“冷静点,我都没激动,你激动什么。现在还剩下一个途径可以查,那就是那座宅子,我爸一句话都没有提那个宅子,却在那里布了个风水局,这就说明有问题了,还有,那五人战术小组和今天袭击我们的人,似乎都和PW有关系,所以,我想,要从宅子入手。”

    方寻忆略微冷静了下又道:“还有初夏。”

    尉迟然道:“我估计初夏已经死了吧?要不,怎么这么久都没她消息。”

    方寻忆道:“直觉告诉我,初夏没死,而且那晚袭击我们的人,应该就是她。”

    尉迟然问:“那她为什么不现身呢?再者,孤军如此神通广大,我们已经把三魂盒拿出来了,为什么他们不出现来抢东西?还有,这盒子原本是属于缝千尸的,为什么他们也不出现?这不符合逻辑。”

    方寻忆道:“谁知道呢,我只想搞清楚,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睡吧,好好休息,明天一大早去宅子。”尉迟然起身来,又道,“哦,对了,你不需要睡觉,真羡慕你。”

    “真羡慕你”这四个字在方寻忆听来,是如此的刺耳,方寻忆很想睡觉,从某个角度来说,他很想去死,去另外一个世界陪那个找了他半辈子,爱了他一辈子的女人思思。

    可他始终想查明白,到底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当年在原始丛林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按照尉迟然父亲所说,自己应该就属于那批人中的某一个,自己是谁呢?自己是关康安?还是那个山振平?亦或者是那个孤军的卧底?

    自己难道以前也是孤军吗?

    方寻忆就坐在那,胡思乱想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清晨,尉迟然醒来的时候,发现方寻忆依然坐在大厅内。

    尉迟然上前,递给方寻忆一杯咖啡。

    方寻忆看着咖啡杯,又看着尉迟然。

    尉迟然道:“我知道,你可喝可不喝嘛,反正我多冲了一杯。”

    方寻忆接过杯子:“谢谢,昨晚睡得怎么样?”

    尉迟然摇头道:“不好,一夜噩梦。”

    方寻忆看着咖啡杯:“真羡慕。”

    尉迟然差点没踹他一脚:“什么话?这也羡慕?”

    方寻忆苦笑道:“对一个没办法睡觉的人来说,难道不应该羡慕吗?”

    尉迟然道:“你有你的苦恼,我有我的无奈,但你不能用无奈羡慕我的苦恼,对吧?”

    方寻忆却是笑了:“我有时候觉得你应该去当一个哲学家。”

    尉迟然道:“我小时候,最想当的是我爸爸那样的人。”

    方寻忆问:“你爸是什么样的?”

    尉迟然回忆道:“怎么说呢,他不是个完美的人,可是,他却可以保护我和我妈。后来,我爸妈死了,那时候我对这个世界很失望,对法律对警察也很失望,可后来我又当了警察。”

    方寻忆问:“然后呢?”

    “然后?我对法律对警察依然很失望。”尉迟然说着,又看向方寻忆,“但我同时也清楚,这个世界上不能没有警察和法律,好了,废话说完了,收拾妥当,准备开工。”

    两人驱车再次来到那间宅子,决定详查这座宅子,宅子里肯定有遗漏的线索,而且尉迟然也提出了一个疑问,那就是为什么PW没有封死这座宅子?

    发生了这种诡异骇人的案子,PW竟然没有将宅子封起来,这并不符合逻辑。

    难道这件事也与内鬼有关系?侯万是不是那个内鬼?

    两人来到地下室的通道内,发现通道已经被清理过了,除了墙壁上的弹痕之外,现场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可以说明之前这里曾经有过一场厮杀。

    “分头看看。”方寻忆打着手电四下寻找着线索。

    尉迟然用手电照着地上的时候,发现地面某个地方的泥土被人撬开了一大块来,被撬开的地方显示下方还有一层水泥地,其中似乎还有什么字。

    尉迟然告知方寻忆之后,方寻忆立即拿了工具,两人合力将地上表层的泥土铲干净,在下方水泥地裸露出来之后,发现了水泥地上的那几个斗大的字母和数字的组合——DARPA07

    尉迟然低头读着那串字母:“DARPA07?这什么意思?没有这个英文单词吧?”

    方寻忆掏出手机:“我搜索下。”

    方寻忆在手机上搜索那串字母,跳出来的内容却让他大吃一惊。

    因为DARPA是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的缩写。

    尉迟然看着手机读道:“DefenseAdvancedResearchProjects

    Agency,简称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是美国国防部属下的一个行政机构,负责研发用于军事用途的高新科技,成立于1958年……没搞错吧?美国人的国防机构怎么会在这里?”

    “看样子传闻是真的。”方寻忆又蹲下来,仔细看着那几个字母和数字的组合,“美越战争时期,T国因为是美国的盟友,所以美国人在华人城做了不少实验,这个通道也许就是当年的实验场所之一。”

    尉迟然看向四周:“只有这么一点大,能做什么呢?”

    方寻忆起身道:“也许这里只是实验场所的某一部分。”

    “通道与地下室只有一墙之隔,当初修建宅子的那家公司不可能没发现。”尉迟然突然想到了这一点,“你查过那家公司吗?叫什么华建?”

    方寻忆道:“查过,破产了。”

    尉迟然诧异:“破产?修这么大的独立住宅区竟然破产?”

    方寻忆解释道:“就是因为修了这么大的住宅区才破产的,这块地方距离西北区的中心位置都有半小时的车程,在这里搞开发,简直是奔着赔钱来的。”

    尉迟然仔细回忆着:“也是,小时候住在这里的时候,几乎看不到几个人。”

    方寻忆道:“但我觉得还是有问题,那么大一家公司,不会平白无故选择在这地方搞开发,而且公司刚成立,修完就破产,感觉上怪怪的。”

    尉迟然道:“应该说有些刻意吧,好像这家公司就是为了修建这个住宅区而破产的。”

    “还有!”方寻忆想起了什么,“你们住进这宅子多久之后,你爸封死的地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