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三十六章:初夏的真正身份
    初夏点头道:“继续。”

    尉迟然道:“很多很多年以前,在中国有个异道,异道中有两个组织,一个叫缝千尸,一个叫孤军。缝千尸这个组织的至宝叫三魂七魄,详细点说就是藏在三魂盒中的七魄胆,这个东西可以将人变成另外一种怪物,不会死,不用吃东西,不用睡觉,可在某一天,七魄胆落在了孤军的手中,而这期间,发生了一件事,有人将七魄胆服下去,变成了他们所说的不灭,可这个人也消失了,于是缝千尸和孤军都开始寻找这个人,这就是故事的开始。”

    初夏笑道:“故事的开头不错,我喜欢听,继续说下去。”

    尉迟然又道:“孤军是个卧底组织,他们组织中的人原本都是单独作战,可后来他们改变了策略,将个人变成了团体,在十来年前,就有这么一个由尉迟正平、安雨竹、刘畅和甘乐四个人组成的孤军小组潜入了华人城,但他们是分批到达的。”

    初夏问:“为什么要分批到达?”

    尉迟然分析道:“甘乐和刘畅先到达,是为了打基础,奠定自己的社会地位,甘乐是律师,而刘畅是个设计师。甘乐很聪明,也很能干,在短时间内就在华人城闯出了一片天,但此时此刻,甘乐和刘畅并不知道的是,他们两人的搭档尉迟正平和安雨竹两个人,却干了一件让他们始料未及的事情,那就是他们从孤军处偷走了原本用来放置七魄胆的三魂盒。”

    初夏喝着啤酒问:“为什么要偷呢?”

    尉迟然回答:“因为尉迟正平和安雨竹相爱了,并且生下了一个孩子,这个行为是孤军组织不允许的,但他们撒谎说是为了更好的掩饰身份,他们的上层告知他们,孩子长大后交给组织,由组织负责培养,两人为了自保,只得偷走了三魂盒。”

    初夏笑道:“故事越来越有意思了。”

    “而在华人城这边,甘乐出于某种目的,开始售卖辰州红这种毒品,并且选择了与大毒枭关鸿儒合作,这个时候,关鸿儒的妻子也得上了怪病,原本放弃辰州红这种杀人毒品买卖的关鸿儒因为甘乐手中有一种所谓的特效药,被迫再次与甘乐合作,找到了马戏团的王海并将第一批人尸交给了他。”尉迟然缓慢地说着,一直注视着初夏的双眼,“但甘乐并不是幕后黑手,他只是有个合作伙伴,而他之所以要与合作伙伴这么做,目的就是为了自保,自保的原因在于,他的同伴尉迟正平和安雨竹偷走了三魂盒,而孤军组织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初夏问:“那么这个合作伙伴是谁呢?”

    尉迟然继续分析道:“现在说到PW那边,在辰州红出现之后,PW一直在调查这种杀人毒品,在人尸案发生后,PW也成立了特案部,专门调查这类特殊的案件,可是却毫无头绪。其后,尉迟正平和安雨竹带着自己的儿子,也就是我,移民到了华人城,与甘乐、刘畅会和。那时候已经被通缉的关鸿儒领着奄奄一息的妻子,也偷偷住进了尉迟正平与安雨竹所买的那座宅子下方的秘密实验室内。”

    初夏故意道:“哦,原来那是个实验室啊?”

    尉迟然笑了笑道:“他们在实验室中做什么呢?他们在研究在没有七魄胆的情况下,如何将人变成不灭,可惜,实验一再失败,而且失控了,所以,他们撤离了宅子,留下了尉迟正平和安雨竹夫妇俩掩饰秘密,谁知道,这个时候,他们意识到自己被盯上了,也许会被灭口。”

    初夏立即道:“孤军找上他们了?”

    “不,不是孤军。”尉迟然缓缓摇头,“是他们的合作伙伴想要灭口,于是,这批人杀死了尉迟正平夫妇,随后又杀死了暗中接手了这座宅子的刘畅,这就是这三个人先后横死的原因,这时候PW也发现了宅子的问题所在,因为他们三人的死,在PW的调查中都与人尸有关系,可因为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PW的调查陷入了僵局之中,可特案组一直在不断的调查,没有放弃过。”

    初夏看着尉迟然:“你的故事很精彩。”

    尉迟然道:“我还没说到精彩的地方呢,麻烦您别插嘴。”

    初夏笑了笑:“那您继续。”

    尉迟然接着道:“甘乐为了自保,不得不告诉合作伙伴,他手中有三魂盒和七魄胆,于是合作伙伴并没有对他痛下杀手,而是一直在观察他,希望能得到这两样东西的线索,可惜,直到甘乐死,他们都没有得到。而另外一方面,孤军也一直在暗中盯着这条线索,并没轻易下手,孤军组织思前想去,觉得要按照以前的办法太冒险,他们需要一个正式的身份介入此案中,所以,盯上了华人城的PW。”

    初夏故作惊讶:“孤军的胆子可真大。”

    尉迟然笑道:“是的,胆子可真大,可他们成功了,他们将一批人顺利送进了PW当中潜伏下来,并且暗中接收新进的组织成员,将PW变成了孤军在华人城的一个分支,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调查这个案子,所以,PW才会一直盯着那间宅子,也一直盯着我,因为所有人都死了,唯独尉迟正品和安雨竹的孩子还活着,直到我主动申请调到了西北区警署,他们认为时机到了,于是演了一出戏,来个引蛇出洞,既要引出来那个合作伙伴,也想引出我,毕竟孤军认为,有很大概率三魂盒就在我手上。”

    初夏问:“那么三魂盒到底在不在你手上呢?”

    尉迟然道:“现在说到你了,精彩的地方到了。你们找到了王比利,找到了这个曾经的生物学家,给了他制作人尸的办法,让他在宅子里利用实验室继续曾经那些人没完成的工作,王比利第一批实验对象就是装修工人,可惜并不成功,于是,王比利开始用猫做实验,你们只是在暗中观察,静待时机。随后,你们又将王比利做成了人尸,又雇佣了假王比利,紧接着,你就来找我报案。”

    初夏拍手道:“精彩,果然不愧是华人城警校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毕业生。”

    尉迟然道:“你和侯万都是孤军的人,你们这样做的目的,是想引出当年甘乐的合作伙伴,因为宅子一旦再发生怪事,这批人必定会知道,你们成功了,那五人战术小组就是证明,他们想要毁灭宅子中的一切,同时,你们也利用我找到了三魂盒,可在试图抢夺的过程中,被我识破了,没有得手。于是,你们决定再给我找点线索,再制造一些事件,你让我和方寻忆找到了关鸿儒,可是我很奇怪,你们明明知道很多事情,为什么不下手?就单单只是我和方寻忆两个人,根本无法对付你们。”

    初夏道:“你为什么没提那天晚上,在我家中,枪击你和方寻忆的那个人?”

    尉迟然道:“需要说吗?那个人不就是你吗?你只是在确认,方寻忆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

    初夏看向门外:“这也是为何,你要找借口,让方寻忆呆在外面的原因吧。”

    尉迟然道:“没错,我想知道,你们到底想做什么?你们已经知道方寻忆就是不灭,已经知道三魂盒就在我手里,一切都知道了,为什么不动手。”

    初夏起身道:“因为我们不确定方寻忆到底是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不灭。”

    尉迟然一愣:“什么意思?”

    初夏道:“从我们得到的情报,不死人不止方寻忆一个,而且方寻忆曾经在PW接受过体格检查,我们并未在他的体内发现七魄胆。”

    初夏的坦白,让尉迟然很是吃惊,难道方寻忆向自己撒谎了?还是说,方寻忆只是被人操控?亦或者事情的走向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掌控之内?

    初夏走到窗口,看向外面,似乎在想什么。

    尉迟然起身:“我可以走了吧?”

    初夏却忽然问:“尉迟然,你觉得,你父母他们当初的合作伙伴是谁?”

    尉迟然不假思索道:“T国军方,或者是军方中的叛徒。”

    初夏问:“为什么?说说你的看法。”

    尉迟然道:“在我发现宅子下面的通道,并且通报给PW之后,PW就质询过军方,军方也模棱两可的承认那是他们曾经与美国合作的实验室,除了军方之外,我想不到其他任何组织有这么大的能耐。”

    初夏不置与否,尉迟然又道:“当然,军方背后肯定有其他人或者组织,最有可能的就是缝千尸。”

    初夏问:“理由?”

    尉迟然解释道:“他们杀死了我父母和刘畅,唯独在最后放过了甘乐,为什么?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三魂盒,那时候他们肯定不知道这四个人手里有那件东西,甘乐在他们三个人死后,告诉对方他有三魂盒,对方这才罢手。”

    初夏摇头:“这个理由只成立一半,如果他们知道三魂盒在甘乐手中,肯定会想尽办法拿过去的,不会放任甘乐就那么藏在华人城中。”

    尉迟然笑道:“是啊,他们可以严刑拷打,但别忘了,甘乐是孤军,他受过训练,知道在那种情况下,自己一旦松口,那就死定了,所以,我想,他把自己关在公寓中,也算是一种软禁吧,只要一日不开口,对方就拿他没办法,毕竟天底下只有他知道三魂盒的所在,就像放高利贷的,不管怎么逼,怎么威胁,最终都不会轻易杀死欠高利贷的,因为人死了,他们上哪儿收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