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三十八章:森林边缘
    随后,尉迟然将从初夏那得知的一切告诉给了方寻忆。

    方寻忆听完之后,只是重复说着“丰瑞”这个名字,随后道:“难道我不是丰瑞?”

    尉迟然道:“我们现在不就是去查这件事吗?其实我早就知道,我不去不行,所以,我早就做了准备。”

    方寻忆看着尉迟然:“抱歉,是我……”

    “停!别抒情了。”尉迟然一脸厌恶的制止方寻忆说下去,“别说什么抱歉,和你没关系,咱们收拾收拾准备出发。”

    方寻忆看着得知真相后却没有任何情绪上头的尉迟然,忽然觉得,自己这个活了快百年的人,根本无法看透这个年轻人,似乎他的大脑就是个深渊。

    而尉迟然也有着自己的打算,从他将所有线索组合在一起,推测出自己所要的真相之后,就决定探查到底。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自愿,而是故意表现出没有任何兴趣,只有这样初夏才能威胁自己。

    因为尉迟然很明白,在这种时候,自己想要查下去,必须假装授人以柄,只有这样,才能在被动中悄然转为主动。

    ●

    农场外的树林中,初夏慢慢走向一个站在树下抽着电子烟的男人。

    初夏驻足道:“你怎么抽起这东西来了?你不沾烟酒的。”

    男子慢慢转身看着初夏,他正是PW的内安部主任侯万。

    侯万看着手中的电子烟道:“我无聊而已,而且,像我这种不沾烟酒,不合群的人,原本就没什么朋友,如果我再没有一点这类的爱好,恐怕大家真的会把我当做是一个怪物看待。”

    初夏冷冷道:“内安部的主任原本就应该是一个怪物,让人敬而远之的怪物。”

    “怪物不能用敬而远之四个字。”侯万揣好电子烟,问,“事情还算顺利吗?”

    初夏点头:“很顺利,尉迟然按照我们留下的线索,把以前的一切都推测出来了。”

    侯万淡淡道:“是啊,如果一开始就告诉他真相,他肯定是会拒绝,必须让他慢慢的沉浸在里面,每个人都必须在适当的时候发现自己真实的一面,他是个天生的孤军。”

    初夏问:“尉迟然现在已经被掌控了,就剩下方寻忆了,他真的不是那个不灭吗?”

    侯万笑道:“他是不是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得把缝千尸剩下的分支连根拔起,利用他们的武器,铲除他们。”

    初夏道:“我总觉得这么做太冒险了。”

    侯万道:“我的要求很简单,战术上可以失败,但战略上一定要成功。”

    初夏问:“除了缝千尸之外,我们还要铲除其他异道吗?”

    侯万并不做详细解释:“这些不是你该知道的,你执行命令就行了,另外,千万不要被自己的感情所困扰。”

    初夏疑惑:“感情?什么意思?”

    侯万又掏出了电子烟:“你明白我什么意思,我们之间是有协定的。”

    初夏的手慢慢攥成拳头,不久后又松开,转身离去。

    侯万站在那,喃喃自语道:“每个人都必须在适当的时候发现自己最真实的那一面……”

    ●

    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吸引了尉迟然和方寻忆,两人走出小屋,才发现象沙驾驶着一辆锈迹斑斑的越野车停在了门外,并且挥手示意他们上车。

    尉迟然上前看着那辆车:“这玩意儿能开吗?”

    象沙下车道:“福特271V8引擎,埃索达的悬挂,车内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亲手更换调校过的,之所以把外面弄成这副模样是担心有人把它偷走了。”

    尉迟然扭头看着奔驰车内的关鸿儒。

    关鸿儒依然坐在那,双眼发直,就像是痴呆了一样。

    方寻忆拍了拍车门,示意关鸿儒下车,与他一起将其妻子的尸体搬运到越野车上,正准备出发的时候,象沙却叫住他们道:“把你们的衣服换下来,随身的证件和手枪,还有所有可以证明你们身份的东西,全部要留下来。”

    尉迟然和方寻忆照做,因为他们知道,在前往孟艮府丛林之前,要经过三道哨卡,其中两道是军方的,一道是警察总局缉毒部的,这就罢了,只要通过这三道哨卡后,山里就是毒贩的地盘。

    不过在搬运尸体到后备箱的时候,他们却发现车内存放着大量的长短枪支。

    尉迟然纳闷:“你带着这些东西准备怎么通过哨卡?”

    象沙只是将武器的防水布盖上:“我有我的办法。”

    尉迟然和方寻忆没有再问,只觉得象沙胆子太大了,私藏这么多武器不说,竟然还敢携带大量武器通过军方哨卡。

    上车之后,象沙从工具箱中拿了新的身份ID给三人道:“从现在开始,你们得背熟自己的新名字,不要泄露自己警察的身份,也不要做任何与警察有关的动作,总之要表现得不像是个好人,特别是过了哨卡之后。”

    此后直到来到第一个哨卡,象沙都没有再说什么,奇怪的是,在过哨卡的时候,军方的士兵并未检查象沙的汽车,只是从他手中接过一包东西之后,挥手示意他离开。

    之后的两道关卡,也没有被搜查,平安通过,这让尉迟然和方寻忆很是不解。

    象沙的解释很简单:“投其所好,送其所要,只要是人就有弱点,从现在开始,我们都得小心点了,山里就是毒贩的地盘了,这群人现在已经穷疯了。”

    的确是穷疯了,多年前华人城开始打击毒贩犯罪之后,大部分罪犯都逃进了原始丛林之中,加上近几年新型毒品的崛起,大部分吸毒者不再依赖过去那些昂贵的传统毒品,这些个毒贩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不少人开始了绑架勒索。

    不过,他们沿途还算顺利,并没有遇到武装毒贩,只是时不时看到一些像是农户的人站在路边凝视着他们。

    按照象沙所说,这些人都是毒贩放在周边的眼线,因为王室要彻底剿灭毒贩的传言这几年愈演愈烈,让这些藏匿在深山中的毒贩犹如惊弓之鸟。

    “你们知道辰州吗?”象沙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么一句。

    尉迟然道:“知道,是中国湖南某地的地名。”

    象沙却摇头道:“不,是金三角的辰州,你们知道吗?”

    尉迟然疑惑:“金三角也有辰州这个地方?”

    方寻忆却道:“那是传闻吧?”

    尉迟然却是不明白:“你们俩到底在说什么?”

    此时,一直沉默中的关鸿儒开口了:“那地方是存在的,只是要进去很难。”

    尉迟然扭头看向后座上与方寻忆坐在一起的关鸿儒:“那是什么地方?”

    关鸿儒道:“传说中的自由邦,至于是谁建立的,为什么建立,谁也不清楚,只知道,只要去了那里,就可以得到庇护,想做什么都可以。”

    尉迟然疑惑:“有那种地方?那不是犯罪者的天堂吗?”

    方寻忆却道:“错了,那不是天堂,对很多人来说,那就是个地狱。”

    尉迟然看着方寻忆:“谁想去地狱啊?”

    象沙却笑道:“很多人眼中,地狱比天堂要好,因为身在地狱中,就不会再对天堂有奢望了,所以,可以为所欲为做任何事情。”

    尉迟然笑道:“你似乎很憧憬这个地方。”

    象沙摇头:“不,我不是憧憬,我是怀念。”

    尉迟然一愣,什么意思?难道说象沙去过辰州吗?

    象沙突然间停车:“从这里开始,我们就要步行了。”

    步行?尉迟然看着车头前方不是还有路吗?为什么要步行?

    象沙下车:“前面不允许汽车通过。”

    刚说完,从旁边的灌木丛中走出几个用灰布蒙着面的男子,为首者来到象沙跟前,用当地的语言问:“几天?”

    象沙扭头问尉迟然:“老板,我们这次要花几天时间?”

    尉迟然奇怪地看着那几个男子,不知道他们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他们是什么人?”

    象沙道:“停车场的,这里计时收费,只收美金、黄金这两种,停车一天100美金,三天后翻倍。”

    尉迟然问:“这里距离孟艮府丛林还要多远?”

    象沙却掏出一叠美金,想了想直接扔给那人:“这是1000,不够我回来补。”

    那人淡淡道:“不合规矩。”

    象沙指着自己的脸笑道:“你记得我这张脸对吧?”

    那人看着象沙的脸,随后道:“好,再见。”

    说完,那几人又转身回到灌木丛之中,就在象沙准备去开后备箱的时候,一条蛇从树上掉落下来,朝着车旁游去,就在即将靠近汽车的时候,从灌木丛中飞出一支羽箭来,直接将那条蛇钉在了地面上。

    尉迟然和方寻忆吃惊地看着羽箭射来的方向,象沙解释道:“这里的停车场很负责的,除了我们之外,任何生物靠近这辆车,都是死路一条。”

    诡异。这是尉迟然对这片丛林的第一印象。

    尉迟然从未深入过原始森林,只有在考上警校后,曾经被带到森林边缘进行过集训,但仅仅只是集训,而且教官严令禁止他们进入丛林,说那里是罪犯的巢穴,只有两种人才可能进去,第一种就是缉毒的,第二种就是贩毒的。

    可尉迟然知道还有第三种人,那就是冒险家。

    从小尉迟然就从汪伦那里听说过很多冒险家的故事,但故事就和传说一样,随着年龄的增大,他对这些冒险故事便抱着怀疑的态度,可没想到,汪伦告诉他的故事中关于那些山灵的事竟然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