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三十九章:冥市凶宅
    汪伦故事中的那些山灵,其实就是之前象沙口中所说的“守停车场”的人。这些人传说都是那些良心未泯的犯罪者,有些人是冤案的受害者,有些人则是想赎罪,可是正常社会无法接纳他们。于是,这些身怀绝技的人,只能来到森林的边缘,做起了这种替那些冒险家守护物资的生意。

    因为他们所做的事情与山神、精灵很像,久而久之就被人冠以“山灵”的绰号。

    曾有犯罪者不止一次打过这些山灵的主意,但无论是谈判还是强攻,山灵们都坚守着自己的底线和原则,不与他们同流合污,所以这片区域最终也成为了冒险家在森林边缘唯一的安全区。

    当然,安全区也是要付费的,只要你给足了钱,在这片区域中,就可以得到山灵的庇护。

    走出安全区,进入森林之后,尉迟然转身看着先前的方向,问:“那些人就是所谓的山灵,对吗?”

    象沙略微一愣:“你从哪儿知道这个称呼的?”

    方寻忆在一旁好奇地问:“什么山灵?”

    尉迟然将小时候从汪伦那听到的故事告知。

    象沙听完后,欲言又止的模样,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问。

    方寻忆则问:“现在我们去哪儿?”

    象沙拿出指南针来:“去前面的中转站,在那里稍微休息,补充一些物资,再继续前进。”

    尉迟然道:“中转站?是不是冥市?”

    象沙又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尉迟然:“你好像对这里什么都清楚?这也是你养父告诉你的?”

    尉迟然道:“对,他跟我说了很多关于原始森林的故事。”

    尉迟然所说的冥市,也就是原始森林中的一个贸易市场,是一个传说可以买到任何东西的地方,只要你可以给商人想要的东西,就可以换取你所需要的东西。所以,那里采取的是类似原始社会的以物换物,钞票和硬通货币在那里几乎没用。

    方寻忆听到冥市这个词的时候,却道:“冥市在异道之中也是存在的,我从谢情非那里听说过,那里聚集的都是异道中的逐货师,所售卖的东西也都是奇珍异宝。”

    尉迟然摇头道:“这我就不清楚了,我养父跟我说故事的时候,从没跟我提过异道的事情,他还说,其实很多所谓的冒险家,胆子都很小,进入这片丛林,就是为了去冥市,在那里可以换一些平日内买不到的东西。”

    方寻忆看向一直背着妻子尸体,处于沉默中的关鸿儒。

    关鸿儒知道方寻忆在询问自己,只得回答:“据我所知,这里的冥市和中国异道中的冥市是一样的,那里也存在很多逐货师,只是这些人不再像以前一样表明自己的身份,在华人城中也藏着很多异道的人,毕竟现在这个世界和以前不一样了。”

    方寻忆疑惑:“哪儿不一样了?”

    关鸿儒道:“新的世界有新的江湖规矩,也有新的异道秩序。”

    四人又沿着山路走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样子,在走到一个隘口的时候,象沙停下来道:“前面就是冥市了。”

    隘口右侧有一面山壁,山壁上左侧凿有几十个洞口,每个洞口内都放有一个坛子,坛子旁边还摆放着一些小型物件,并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象沙指着那片山壁道:“这是进入冥市前最后的警告,看到那些洞了吗?里面的坛子中装的都是骨灰,都是那些试图在冥市捣乱人的骨灰,旁边摆的是他们随身的物件。”

    尉迟然抬眼看着:“这个捣乱怎么定义呢?”

    象沙解释道:“强买强卖,抢劫杀人,以次充好,出千行骗等等都是捣乱。”

    尉迟然好奇:“那谁来执行呢?”

    象沙道:“山灵。所以,在这里犯了事的人,熟悉规矩的,都会往深山里面跑,这样才可以逃过山灵的追捕,但是永远不要再想回来了,一旦回来,就是死路一条,然后被烧成灰,摆进山壁中的洞口内。”

    象沙说完,朝着隘口内走去,走进隘口之后,抬眼就能看到左侧的一间三层的小木屋,木屋门口坐着一个穿着性感的长发女子,女子模样约莫三十岁左右,化着淡妆,穿着一件吊带上衣,下面套着一条拖地的白色长裙。

    那女子看到象沙,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妩媚的笑容来,立即起身迎上去道:“象沙哥,有些日子不见了,你想我了吧?”

    象沙也不忌讳那女人在跟前,侧身就向尉迟然等人说:“这间木屋在冥市被称为凶宅,之所以有这个称呼,是因为这里有个可怕的女主人,就是我身边这位,她叫玉洁,冰清玉洁的玉洁,姓什么谁也不知道,来这里很多年了,她所做的生意就是提供住宿和饮食,当然也做感情买卖。”

    被叫做玉洁的女人看着象沙,故作不满:“象沙哥,不要一见面就把我的秘密公诸于众,几位帅哥,里面请啊。”

    玉洁在看到关鸿儒的时候,略微一愣,赶紧上前道:“这不是关先生吗?好些年没见了,还在为了救你妻子而奔波吗?”

    尉迟然和方寻忆听到这里才知道,关鸿儒和玉洁是认识的,而且关鸿儒的事情玉洁也相当清楚。

    关鸿儒只是冷冷道:“和你没关系。”

    玉洁只是笑了笑,没再说什么,然后就邀请他们进屋。

    象沙道:“先住下吧,进去之后我再告诉你们一些注意事项。”

    尉迟然和方寻忆不知道为何要住在这里,但因为对此地的不熟悉,也只好接受安排。尉迟然之所以要提出自己成为领队和决策者的要求,目的不是为了掌控一切,而是为了在关键时刻,自己可以做出决断。

    眼下,显然不是什么关键时刻。

    木屋的一层像是餐厅一样,摆着五张桌子,分别在东西南北中五个位置,侧面还有一个吧台,收款和点餐都在那里进行,似乎也没有服务员,全靠那个叫玉洁的女人。

    四人在中间的桌子上落座之后,象沙也不看菜单,直接道:“来三样特色菜吧,一个水汤,不喝酒,谢谢。”

    玉洁只是笑了笑,便进后厨准备去了。

    看见玉洁的身影消失在后厨门口,象沙这才压低声音道:“这是个不算黑店的黑店,所以,你们两个要小心点,她只会对你们两个下手。”

    尉迟然纳闷:“什么意思?”

    方寻忆也觉得奇怪:“既然是黑店还要住进来?”

    象沙解释道:“这是一家奇怪的黑店,玉洁这个人骗的是你的全部,而不仅仅只是物质,她不会下毒,不会用武力的手段,只是利用女人最擅长的东西来对付你。”

    尉迟然笑了:“我有点好奇了。”

    象沙笑道:“好奇对吧?她就是希望你好奇,简单来说,她是一个很会玩弄感情的女人,她一贯的手段是,在男人面前首先展现出自己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又会让你故意看到她柔弱的那一面,创造出一些契机,让你知道她过去的故事,这个过程中营造出你们两人惺惺相惜的氛围,然后再来个若即若离,让你疯狂的爱上她,在她没有提出任何要求的同时,你自愿为她付出一切,目的是为了和她厮守终身。”

    方寻忆问:“然后呢?”

    象沙道:“然后,她会抓住一些你永远解决不了的问题,让你觉得自己无能为力,最终只能离开这里,狠心将她忘掉,明明是她设下的局,却会让你觉得一生遗憾。我觉得,森林里的那些毒虫猛兽都比不上这个女人恶毒。”

    尉迟然默默点头,可方寻忆却问:“她这么做,目的是什么呢?会不会有苦衷?”

    象沙笑了:“你看,你已经开始落入陷阱了,她就是希望你这么想,然后在合适的时候向你抛出一个故事,牢牢抓住你,记住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话说完,玉洁也将菜端上桌,可三盘菜和一个汤在尉迟然和方寻忆看来,简直就是恶心的存在,因为菜似乎都是用虫子做的,而那个所谓的汤完全就是清水。

    玉洁站在桌边介绍道:“这是青椒牛肉。”

    青椒牛肉?这明显是树叶炒青虫吧?而且这个青虫怎么这么大?比人的食指还要大一圈?

    玉洁指着第二道菜:“这个就平常点,番茄炒蛋。”

    大姐,哪儿有番茄是暗绿色的?而且这个蛋,是某种虫子的卵吧?

    玉洁紧接着介绍第三道菜:“这是个素菜,我给它重新起了个名字,叫似水年华。”

    尉迟然看着那道所谓的素菜,那是由一段段血红色的植物茎秆摆放在一起蒸出来的,还流着像是鲜血一样的液体,看起来十分恶心。

    方寻忆看着那个汤:“这是汤还是水?”

    没等玉洁回答,象沙就道:“可以,玉老板辛苦你了,这是菜钱,麻烦您把我们的行李拿上去吧,谢谢。”

    玉洁接过钱,轻松将象沙那提包和背包提走,也顺手抓起了尉迟然和方寻忆的背包,轻而易举就上楼了。

    尉迟然和方寻忆看着玉洁的背影,很是吃惊,这天生神力啊?

    象沙笑道:“她似乎放弃要对你们下手了,所以,没有把自己弄得楚楚可怜,吃饭吧。”

    尉迟然拿着筷子道:“这些能吃吗?”

    象沙却夹了菜吃了一口:“别看这些菜恶心,但很多人慕名而来,就是为了吃玉洁做的菜,你知道这一顿需要花多少钱吗?”

    尉迟然摇头。

    象沙举起一根手指头:“一千美金,现款,不赊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