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四十章:冥市中的冥耳
    就这么几个破菜,需要一千美金?

    尉迟然目瞪口呆,半天才问:“凭什么?”

    方寻忆也问:“不是说,不收现金吗?”

    两人问话的时候,关鸿儒却吃得很开心,也很满足,用狼吞虎咽来形容绝不过分。

    象沙解释道:“这么说吧,这算是食补,这些东西要找来,需要花很大的功夫,至于这个汤,是带味道的,不信你们尝尝。”

    尉迟然试探着尝了下,没想到那个汤水竟然特别的鲜,味道如鸡汤一样,可却闻不到任何香气。

    方寻忆诧异地问:“这是哪儿找来的?”

    象沙道:“这是玉老板的秘密,我们都不知道,你们也不要产生任何好奇心,吃吧,吃完了,我带你们去逛逛冥市。”

    方寻忆倒是无所谓,他吃不吃都没关系,就算吃了,也无所谓。而尉迟然则是忍着恶心吃了一筷子,却没想到异常的美味,没多久也就适应了。

    吃饱喝足之后,象沙留下关鸿儒一人在木屋,领着尉迟然和方寻忆就朝着冥市中走去。

    待三人离开,玉洁就坐在了关鸿儒的身边,问:“那两个帅哥是什么人啊?”

    关鸿儒道:“两个华人城的警察。”

    玉洁仿佛也不吃惊:“警察?好难得,这里很多年没来过警察了,他们是来做什么的?”

    关鸿儒语气平淡:“是来寻找秘密的。”

    玉洁笑道:“这里的秘密可多了,不知道他们要找什么样的秘密?”

    关鸿儒淡淡道:“关于不死的秘密。”

    玉洁诧异地看着关鸿儒:“这不是你一直在找的吗?”

    关鸿儒却看向玉洁道:“也许,他们可以帮我找到呢?”

    说完,关鸿儒诡异一笑,而玉洁也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象沙带着两人走出木屋之后,拐过前面的一座山崖,就看到藏在其中的一座黑漆漆的丛林,丛林中都是大树,每棵树看起来都至少有百年以上。

    丛林四下都搭着不少的窝棚,树上还有树屋,右侧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上还横着一架飞机的残骸,就连残骸都被人利用改建成了店铺的模样,上面画着各种涂鸦符号,还挂着不少的彩灯。

    象沙见两人都看着那架飞机的残骸,解释道:“那是一架美军的飞机,美越战争时期落下来的,人都死光了,但留下了一飞机的武器装备,那家店老板的爸爸就是靠那一飞机的武器发家致富的,所以将这里当成了福地。”

    尉迟然看向周围,丛林内并不算热闹,大部分的商人都固定在自己的位置,行走的都是来置换物品的人,这些人大部分穿着打扮都是迷彩服冲锋衣之类的,不时在某个地方停下来,低声问着什么。

    象沙边走边说:“在冥市内,除了毒品之外,你什么都可以买到。”

    方寻忆问:“为什么没有卖毒品的?”

    象沙笑道:“因为离开冥市的范围,就是毒贩的地盘,大概是想保留这最后一块净土吧。”

    尉迟然仿佛想到了什么:“既然什么都有卖的,那是不是有买卖情报的呢?”

    象沙看着尉迟然:“的确有,我好奇的问一下,这件事是不是也是你养父告诉你的?”

    尉迟然摇头:“那倒不是,是我自己猜测的。”

    象沙道:“初夏所说的没错,你果然很聪明,其实我们来冥市,就是为了找情报的,冥市里藏着一个人,这个人有着千里眼和顺风耳,但实际上的身份是冥耳的人。”

    方寻忆问:“冥耳?异道中的那个冥耳?”

    象沙走到一个军绿色的帐篷跟前:“对,就是那个,他们号称无所不知,只要能给他们想要的,你想知道什么都可以。”

    说完,象沙撩开帐篷走了进去,尉迟然和方寻忆对视一眼,也跟了进去。

    帐篷内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一个水晶球,周围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工艺品,就算不懂的都知道,这些都是假的,一般的集市上几十块钱就可以买到手。

    这种帐篷,只要人走进来看一眼就会出去,因为你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更何况在桌子后面还坐着一个戴着白色面具,面具上只露出一双眼睛,身体裹着大氅,不知性别的人。

    象沙走到桌前道:“你好,我们是来买消息的。”

    那人抬眼看着象沙,又扫了一眼他背后的尉迟然和方寻忆,很快道:“买什么样的消息?”

    那人的声音是从旁边的音响中传出来的,很明显是面具中接了一个可以变声的麦克风。

    也说明,这个人并不想让他人得知自己的身份。

    象沙退开,示意尉迟然和方寻忆上前询问。

    方寻忆似乎很着急的样子,问:“我想知道1944年左右,在孟艮府丛林里发生的那件事,关于七魄胆的事情。”

    戴面具者看着方寻忆,仔细打量着,随后道:“我这的确有一个故事,但这个故事不确定真假,是多年前有人传出来的,虽然只是个故事,但我听到的版本要详细许多,你们想知道吗?”

    方寻忆立即道:“想知道,要什么条件?”

    戴面具者想了想道:“首先,我必须得知道你们的真实身份,放心,我不会让外界知道。”

    尉迟然问:“为什么要知道我们的身份?”

    戴面具者道:“知道你们的身份,我才好开出我的条件。”

    方寻忆和尉迟然看向象沙,象沙道:“放心,你们就算实话实说,他也不会告诉其他人,只要你们不是破坏冥市的,就没关系。”

    尉迟然迟疑了一下道:“我们是警察,华人城的警察。”

    “这样……”戴面具者低下头似乎在思考什么,“那就很麻烦了。”

    方寻忆立即问:“什么意思?”

    戴面具者道:“我要问关于华人城警察的事情,你们是不会告诉我的,这点我心知肚明,所以,我得想想其他的条件。”

    尉迟然不耐烦道:“那你快想吧,需要想多久?”

    戴面具者思考了许久问:“我想知道一个人的消息。”

    尉迟然问:“谁的?”

    戴面具者问:“我想问一个,8岁的时候随父母移民到华人城,后来又当上警察的人,他的名字叫尉迟然。”

    尉迟然一愣,方寻忆也很诧异,后方的象沙也显得很是疑惑。

    难道这个冥耳知道跟前站着的人就是尉迟然吗?

    尉迟然也很纳闷,他为什么要问自己?

    尉迟然问:“为什么你要问这个人?”

    戴面具者道:“现在是交换,而不是提问,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你知道吗?”

    尉迟然撒谎道:“我知道,我和他是警校同学,后来还长期保持联系,你想知道他什么事情?”

    戴面具者道:“他来华人城之前的情况,也就是说,他在中国的情况,你知道吗?”

    尉迟然很诧异,这个人为什么想知道自己八岁之前的事情?

    尉迟然想了想道:“我知道一部分。”

    戴面具者拿出录音笔:“你说吧,一部分也可以。”

    尉迟然告知戴面具者,自己出生于中国四川境内,3岁的时候随父母去了中国的东北,随后在那里上了幼儿园,读到小学二年级的时候,这才随父母移民到了华人城。

    这些都是实情,而且没什么好隐瞒的。

    戴面具者听完后问:“尉迟然的身体健康吗?容不容易得病?”

    戴面具者这么一说,尉迟然倒是猛然间想起来了,自己从小到大,的确很不容易得病,他记得很清楚,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春季流感爆发,全校上下大部分学生和老师都遭殃了,唯独自己没事。

    尉迟然说完之后,戴面具者又问:“那么,他是不是有梦游的习惯?”

    尉迟然又是一愣,自己有起夜的习惯,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一般孩子都是一觉睡到天亮,但他通常会在半夜醒来,但不会梦游。

    尉迟然摇头:“据我所知,没有。”

    戴面具者停顿了一下,又问:“他是不是很聪明?”

    尉迟然下意识看了一眼方寻忆,他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

    方寻忆在一旁道:“的确很聪明,属于高智商的那种人,而且玩世不恭,平日内看着漫不经心,但很会注意细节,某些时候会让人觉得很讨厌。”

    尉迟然看着方寻忆,原来在方寻忆心里自己是这种人?

    戴面具者道:“我没什么好问的了,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那个故事了,首先我得重申一遍,故事是我听来的,是多年前一个从我这里购买情报的人告诉我的,故事很详细,就好像他是亲历者。”

    方寻忆立即问:“这个人是谁?多大年纪?叫什么?”

    戴面具者立即道:“你不能问,我也不会回答,因为这不合规矩,故事我录下来了,我会放给你们听,只放一遍,能不能记住,是你们自己的事情。”

    说着,戴面具者拔下音响后的那根线,又从桌下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接上之后,对着电脑操作了一番,然后按下了播放键。

    音响中传来了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我这个故事,要从上世纪四十年代说起,准确来说,应该是1944年的5月,那时候中国远征军正渡过怒江,准备攻击日军盘踞的高黎贡山,就在这支部队里,藏着两个人,一个叫山振平,一个叫关康安,是山振平的侄子,故事的主角就是他们俩,不,还有一个,这个人叫丰瑞,是山振平的勤务兵,当然,这些都是他们表面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