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四十八章:黑证
    黑证是PW成立后,为了调查警察内部贪腐和违规所设立的一种证人制度,与西方国家所称的“污点证人”类似。

    一开始黑证只是指知法犯法,却可以向PW提供重大线索的黑警。后来黑证不限于黑警,也扩大到其他范围,只要可以提供重大线索,PW可以视情况帮助其减免刑期,亦或者直接脱罪再帮助其改头换面开始新的生活。

    前者通常都在监狱中,但后者处于自由状态,由此可见象沙应该就是后者。

    尉迟然推测道:“我明白了,你参与过军方的实验。”

    象沙缓缓点头:“没错,但我那是被迫不知情的,在知情之后,我就选择了退出。”

    方寻忆显得不相信:“退出?他们会轻易放过你吗?”

    象沙道:“我所说的退出,只是退出第一线,所做的事情只是帮助他们找一些需要的原材料而已,包括很多奇怪的生物和植物。”

    方寻忆和尉迟然都看着象沙,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初夏要选择他来了,而且这件事远没有初夏所说的那么简单,看样子不仅仅是来探查关于孟艮府的丛林往事,还有其他的目的。

    加上初夏和尉迟然对话的时候,没有让象沙留在当场,这也说明,象沙也许不知道初夏是渗透进PW的孤军。

    尉迟然问:“军方的实验是什么?”

    象沙道:“据我所知,就是士兵的身体适应性实验,从美越战争时期就开始了,那时候传出一个谣言,听说在战场上发现了身体素质极强的北越士兵。”

    尉迟然问:“什么意思?”

    象沙解释道:“那个北越士兵被南越方面抓住之后,进行了拷打,关在水牢中大概有一周的样子,浑身的皮肤都泡烂了,与他一同关押的人早就死了,唯独他还活着,而且恢复能力特别强,于是这个人被美军带走,试图寻找他身上隐藏的秘密,为什么他的恢复能力如此惊人,而且可以不吃不喝不睡觉,军方与美军的实验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不吃不喝不睡觉?而且恢复能力极强?这不说的就是方寻忆吗?

    尉迟然下意识看了一眼旁边的方寻忆,方寻忆的脸色却是很难看,

    方寻忆是1944年开始有的记忆,美越战争开始的时间是1955年,难道说方寻忆曾经阴差阳错参加过这场战争?

    可尉迟然现在不能问方寻忆,只得把注意力重新投向象沙,问:“然后呢?”

    象沙摇头道:“我知道的实情并不多,就知道军方和美国方面进行了多年的实验,在美越战争结束后,美方撤出,但军方依然在私下进行实验,可由于美方带走了大批的资料,他们等于是重头开始,可一直没有突破,实验室也因此关闭,直到华人城出现人尸之后,军方又重新打开了实验室,我就是那时候被招募的士兵之一。”

    尉迟然闻言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说自己之前的推测错了?军方并不是一开始的幕后黑手,而是在甘乐创造了人尸之后,军方才重新开启了计划?

    象沙道:“因为人尸的资料都掌握在PW的手中,所以军方根本拿不到,也无法与PW这种独立部门展开合作,只能另觅他法。”象沙当时仅仅只是负责整个实验的外围保护工作,替军方寻找一些丛林中奇怪的生物和植物,用以实验,但具体都做什么,他并不知道。

    不过象沙退出这支部队,其原因在于,他的一名队员在自愿接受实验后变成了不人不鬼的人尸,在那时候他才知道军方进行的是恐怖的人体实验。

    方寻忆纳闷:“那时候你才知道?”

    象沙点头道:“对,之前我一直认为军方进行的只是普通的生物实验,为了缉毒和禁毒进行的,他们告知我们的实验是如何永久性戒断毒瘾,直到我的队员出了事,我才意识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于是展开了基本的调查,随后也申请退役,军方同意了我的要求,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其实我早就成为了实验的对象之一……”

    象沙称自己早就成为了实验对象,这让尉迟然和方寻忆大为吃惊。

    象沙在退役之后,拿着以前攒下的钱买了农场,并且娶了一个当地的女孩儿过上了普通的生活,在婚后第二年两人有了一个孩子,但孩子却在一岁生日前夕夭折,医生告知孩子患上了急性脑炎。

    这时候,军方又派人找上了象沙,希望象沙可以归队,因为军方还需要他这种人,可象沙严词拒绝了。

    第三年,两人又有了一个孩子,他们对他呵护有加,而这个孩子也异常聪明,从出生到五岁那年,几乎没有得过病,身体十分健康。

    可就在五岁那年,象沙的儿子却在突然间暴毙,很突然的死在了两夫妇的跟前。

    与此同时,象沙也从来看望自己的战友处得知,他们一同退役的三个人,和他的情况都大体相同,孩子都是出生不久之后便夭折。

    三人立即意识到也许现在发生的事情与当年军方的实验有关,因为每个月军方都会要求他们注射所谓的防止丛林病的疫苗。

    象沙的妻子因为两个孩子先后去世,最终患上抑郁症,自杀身亡。

    象沙的生活彻底崩溃,他决定向军方复仇,却在准备动手之前,被PW的人找上,他们希望象沙可以合作,将军方种的毒瘤连根拔掉。

    势单力薄的象沙同意了PW的要求,并且成为了黑证,随后如PW所推测的那样,军方再次找上了象沙,希望象沙以平民的身份为军方服务,为军方寻找丛林中类似尸蚁这种怪异的生物,他们会出比市面上高出数倍的价钱收购。

    为了报仇,象沙只得答应,并希望借机可以慢慢挖出军方的秘密。

    尉迟然听完后道:“军方也不是吃素的,你和PW合作,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消息,你至今没事,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象沙道:“我不知道从何下手,所以,只能听从PW的指示,他们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只要能报仇,我做什么都可以。”

    尉迟然听完没再说什么,他只是觉得象沙的这一系列经历虽然离奇,但很多地方不合逻辑。

    首先,军方怎么会那么简单就批准象沙退役的要求?

    其次,那时候PW就知道了军方所做的实验,为什么一点动作都没有?相反从象沙这个无法接触到核心秘密的人入手?

    再者,象沙与PW合作,军方的情报机构难道不知道这件事,按理说早就将象沙杀人灭口了,为什么还要留着他?

    脑海中出现这三个问题后,尉迟然又问:“军方和你接触的人是谁?”

    象沙摇头:“不认识,每次都不一样,他们也不和我交流,只是拿了东西就离开,每次给的钱都不少。”

    虽说象沙的事情又是一条线索,但这条线索也未免太模糊了。

    而且,尉迟然至今为止都怀疑PW内部有问题,初夏和侯万的目的也似乎没那么简单。

    尉迟然看向方寻忆,却发现方寻忆似乎在走神,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很想和方寻忆交流一番,但碍于象沙和关鸿儒在场,他只得忍住。

    此时沼泽内的雾气已经弥漫到了最高的位置,坐在那的四人只得起身,如果不站起来,他们全部都会被浓雾笼罩,可即便站起来,无形的恐惧还是充斥了他的全身。

    不知是恐惧的原因,还是为何,尉迟然总觉得周围有什么东西在游走,他总是能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

    尉迟然不由得问:“方sir……”

    刚说几个字,方寻忆就打断他道:“不要叫方sir好不好?你叫我方寻忆亦或者寻忆都行。”

    尉迟然道:“好吧,以后叫你老方。”

    方寻忆有些无可奈何地看着尉迟然:“行,只要不叫方sir,叫什么都可以。”

    尉迟然指着前方道:“你有没有听到有什么声音?”

    方寻忆仔细听了一阵道:“没有,很安静。”

    尉迟然捂住自己的耳朵,又松开:“我肯定没听错,我捂住就听不到了,松开又能听到,不是幻听,也不是脑子里的声音。”

    象沙看向浓雾中,问道:“是不是像有人在你耳边说悄悄话?但你却又听不清楚在说什么。”

    尉迟然赶紧道:“你怎么知道?你也听到了?”

    象沙道:“对,我每次来这个沼泽,都可以听到这种声音,好奇怪。”

    尉迟然赶紧看向方寻忆和关鸿儒:“你们俩能听到吗?”

    关鸿儒摇头,方寻忆却在走神,似乎在想什么,等尉迟然碰了碰他,又问了一遍,方寻忆这才摇头表示听不到。

    为什么只有自己和象沙才能听见?尉迟然觉得奇怪,但奇怪也压不住好奇,毕竟他的好奇心驱使他曾经做过很多事后连自己都无法理解的事情。

    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尉迟然意识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周围的环境变了。

    尉迟然看向四周,左右四下地看着。

    方寻忆见他那副模样,问:“你在看什么?”

    尉迟然指着左侧道:“之前左边有一棵矮树,树上还有一个像是鸟窝的东西,现在不见了,还有我的正前方,至少在五米开外才有一棵树,现在变成三棵树了,而且树干的模样也不一样。”

    象沙和关鸿儒也四下看着,关鸿儒摇头道:“我没注意这些。”

    象沙被尉迟然提醒,倒也意识到了:“对,之前我们正前方就是来时的那条路,的确只有一棵树,现在怎么变成三棵了?”

    尉迟然站在那四下看着,突然间发现了什么,用手指着右侧道:“看到那棵树没?树杈上面有个像是鸟窝的东西,我记得那棵树,先前明明在我们左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