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四十九章:吃人沼泽
    众人顺着尉迟然的手看过去,果然看到了那棵树,还有树杈上的鸟窝。

    方寻忆问:“你没记错吧?”

    尉迟然道:“不可能记错,我走到这棵树下的时候,一扭头就看到那个鸟窝了,就在我左边,当时我还想这个奇怪的地方怎么会有鸟呢?”

    象沙注视着那个鸟窝:“对,这个地方没有鸟,从第一次来这里开始,我就发现这里没有任何鸟类,只有走出这个沼泽百米范围内才能看到飞鸟。”

    关鸿儒显得有些害怕了,他惊恐地看着四周:“难道说,这个沼泽是活的?”

    尉迟然看着关鸿儒:“什么意思?”

    关鸿儒道:“你们没听过活山活林的说法吗?”

    尉迟然摇头,方寻忆却是道:“当然听过,但那都是传说。”

    尉迟然问:“什么意思?”

    象沙解释道:“这是当地土著的一种自然崇拜,他们认为山是活的,森林也是活的,如果不尊敬,冒犯了,就会迷失在山林之中,最终成为山林的一部分。”

    尉迟然道:“这种传说每个地方都有,别逗了,不过的确很奇怪,难道说这些树是会移动的?象沙,你以前来这里的时候没发现吗?”

    象沙看着四下:“尸蚁的巢穴一般都在沼泽的边缘,所以,我没有必要的前提都不会走进来,而且就算进来,我都会挑没有雾气的时候。”

    方寻忆好奇:“夜里那么黑,你是怎么记得路的?”

    象沙指着自己的头部道:“我的记忆力比一般人要强很多,我第一次带小队从这里走出来之后,我就记得走过的每一寸地方,睁眼或许找不到,但我闭着眼睛,就可以凭借记忆走出来。”

    尉迟然很是惊讶:“这么说,刚才你是闭着眼睛带我们走过来的?”

    象沙笑了笑道:“怎么?不相信我?”

    尉迟然道:“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你们看!”

    尉迟然话说一半,突然间指着那棵有鸟窝的树:“看到了吗?动了!”

    众人立即看过去,果然发现那棵树动了,可随后大家就意识到,不仅仅是那棵树动了,周围所有的树都似乎在移动。

    尉迟然猛然醒悟,看了看脚下,又看着自己背靠着的那棵树:“不是周围的树在动,是我们脚下的这块地方在动!”

    其他三人在尉迟然的提醒下,背靠那棵树,竖起一根手指头作为参照物,发现的确是自己所站的这块土地在移动,而不是周围的树在动。

    尉迟然赶紧道:“大家站着别动,千万别动,你们注意到了吗?我们脚下这块地在转圈,速度时快时慢。”

    象沙低头看着浓雾笼罩的地面,下意识俯身去,摸着地上的确是泥土,也感觉不到下面有什么东西,难道说这块地就像是沼泽中的一个小型浮岛一样吗?

    那为什么只有这块地在原地旋转呢?

    就在象沙起身的那瞬间,他直接控制不住身体就向侧面倒去,尉迟然一把将其抱住,然后抓着他的手臂放在了树干上:“抱着树!都过来抱着树!”

    回过神来的众人立即过来抱着树,同时都感觉到了一阵阵眩晕。

    尉迟然闭上眼道:“我们再不离开,迟早会造成耳前庭功能受损,然后就完蛋了,肯定会落进沼泽中的。”

    尉迟然所说的耳前庭指内耳迷路中除耳蜗之外,还有三个半规管、椭圆囊和球囊,这三者称为前庭器官,是人体对自身运动状态和头在空间位置的感受器。

    长时间的保持原地旋转状态,久而久之,就会造成耳前庭受损,人也会因此行为失调,产生眩晕,无法辨别方向、把握平衡。

    关鸿儒此时低着头道:“我想吐了……”

    尉迟然闭眼道:“要吐就吐,但是千万不要松手,一旦松手,你就掉进沼泽了。我们得想想办法,虽说这地方转速并不快,但匀速持续转动是最要命的,就像是慢性毒药一样。”

    象沙努力睁开眼,看着周围,寻找着可以逃离的契机,可睁眼相反更晕了。他只得重新闭上眼,努力回忆着,随后道:“那棵有鸟窝的树下,有一块地方可以踩上去,我应该没记错。”

    关鸿儒已经开始呕吐起来,吐了一阵觉得舒服一些,又道:“找绳子套住,固定好了。”

    尉迟然道:“我们在旋转,用绳子套住,不等于把我们自己绑住了吗!?老大不小了,脑子也不开窍,你是怎么当上通缉犯的?”

    关鸿儒已经快翻白眼了,也没办法还嘴,只得紧抱住跟前的那棵树。

    象沙看准了时机,松开抱住树的双手,直接朝着有鸟窝的那棵树下跳了过去,但因为失去平衡的关系,在跳出去的那瞬间,他才发现,自己稍微偏离了方向,而自己的落脚点就是那片实地的边缘。

    象沙落地之后,左脚踩在实地之上,而右脚却踩进了沼泽边缘之中,身子也随之朝着右侧猛地一沉,直接陷落下去,在陷落的那一刻,他明显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缠住了他的右大腿,将他使劲朝着下方拖拽而去。

    象沙下意识抬手抓着,左手却一把抓住了旁边的灌木,与此同时,方寻忆也第二个跳了过来,轻松落在实地之上,靠着那棵树试图缓解自己的眩晕感,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象沙面临的危机。

    “救我!”象沙朝着方寻忆伸出手去。

    方寻忆朝着象沙扑去,在抓住象沙手的瞬间,一股力量直接将两人都拖拽进沼泽之中。

    糟了!方寻忆被抓住象沙的那股力量拖拽的时候,拔出匕首直接刺进地面,以此想固定身体,可地面是软土,就好像用匕首插进一块黄油中一样,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就在尉迟然终于跳过来的那一刻,两人已经消失在了浓雾之中。

    尉迟然四下寻找着方寻忆和象沙,呼喊着他们的名字:“象沙,老方?方寻忆!方寻忆!”

    没人回答,沼泽中重新回到了先前的死寂之中。

    “老婆!”浓雾中传来了关鸿儒的呼喊声。

    就在尉迟然看向那个方向的时候,一个黑影从那里直接飞了过来,等那黑影摔在地上,他才看清楚那正是关鸿儒。

    尉迟然惊讶道:“你是怎么过来的?”

    关鸿儒也是一脸纳闷:“我被什么人扔过来的。对了,我老婆不见了。”

    尉迟然忙问:“什么意思?”

    关鸿儒看着不远处那棵还在原地旋转的大树道:“先前你跳过去之后,我准备先把我老婆扔过来,但我老婆却不见了,我到处都找不到,这个时候,突然有什么抓着我一把将我扔了过来!”

    这里还有别人?尉迟然紧张地看着四下,但他眼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他必须要找到方寻忆和象沙。

    就在尉迟然一筹莫展的时候,浑身湿淋淋的象沙和方寻忆也突然间被扔到了他的脚边。

    尉迟然赶紧蹲下去查看两人,发现两人都处于迷糊的状态,似乎溺水了。

    尉迟然赶紧对象沙采取急救的方式,他并没有管方寻忆,他知道方寻忆是死不了的。

    象沙呕出大量的水之后,被尉迟然搀扶到树下休息,方寻忆也渐渐醒来。

    尉迟然忙问:“怎么回事?”

    方寻忆疑惑地看着沼泽中:“我们都被什么东西拖下去了,但不久之后,有双手抓住了我和象沙,把我们又扔上来了。”

    手?尉迟然想到了将关鸿儒扔过来的那个人,他扭头看着关鸿儒,却发现关鸿儒正试探着要跳回去,他赶紧制止。

    尉迟然抓住关鸿儒道:“你不要命了!”

    关鸿儒道:“我老婆不见了!我要把她找回来!”

    尉迟然抬手就给了他一耳光:“你清醒点!你老婆已经死了!”

    关鸿儒却是一把推开尉迟然:“我知道!但我也得把她的尸体找回来!我不能把她扔在这里!我要去找她!我要带她回老家!”

    方寻忆起身道:“这里还有其他人,看样子不是敌人。”

    尉迟然环顾四周道:“对,应该不是敌人,否则也不会救我们。”

    但这个人会是谁呢?是一个,还是好几个?他们是什么来路?

    带着这些疑问,众人撑到了凌晨,等着浓雾散去,这才由象沙引领着快速离开这片吃人沼泽。

    虽说关鸿儒极不情愿的离开,可在尉迟然的劝说和逼迫下,只得跟着他们离开,放弃了在沼泽中寻找老婆尸体的念头。

    谁知道,四人走到沼泽边缘的时候,借着手电光却发现了被放置在地上的关鸿儒妻子温馨的尸体。

    温馨的尸体依然被防水布包裹着,但表层的水说明尸体明显掉进了沼泽又被人捞起来的。

    也就是说,刚才沼泽中的确有人在帮助他们,是这个人捞起了尸体,救起了关鸿儒、方寻忆和象沙三个人。

    尉迟然将方寻忆叫到一旁:“会不会是初夏?”

    方寻忆摇头:“不可能,初夏就算身手再好,也不至于在吃人沼泽中来去自如吧?就好像有翅膀一样。”

    尉迟然纳闷:“那会是谁呢?”

    方寻忆摇头:“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得继续走。”

    象沙走过来道:“接下来这段路比较安全,我们可以在天亮之前赶到彼岸谷,那个地方天黑之后是不能进去的。”

    尉迟然问:“沼泽是天黑才进去,彼岸谷则是天黑不能进去,这段所谓的近路简直太诡异了。”

    象沙提起行李边走边说:“以前很多通缉犯,为了逃脱追捕,都往这里跑,但几乎都是有去无回。”

    尉迟然想到了什么,看着关鸿儒道:“这么说,你是唯一一个从这里活着离开的通缉犯?”

    背着妻子尸体的关鸿儒却是一脸平静,也不回答。

    是啊,按理说关鸿儒躲进孟艮府又回来,至少来回两趟都平安无事,他又是怎么做到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