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五十章:引导
    尉迟然很是纠结这个问题,可以说他对关鸿儒和象沙都带着疑问。

    象沙还可以解释,他曾经在这里执行任务,也在这里捕捉过怪异的生物,之前的表现也说明,过去他没事是因为慎重,但关鸿儒呢?

    尉迟然继续追问道:“关鸿儒,之前有向导引领你吗?”

    关鸿儒停下来道:“没有,我就是自己的向导。”

    尉迟然拦住他:“什么意思?你得说清楚。”

    关鸿儒道:“我出生在孟艮府的哭村,哭村的每个男人在16岁那年,都会重生一次。”

    尉迟然不明白重生是什么意思?关鸿儒告诉他,所谓重生就是走一遍“纳若卡之路”,而纳若卡三个字就是印度语地狱的意思,换成中文就是地狱之路。

    而哭村认为的地狱之路就是他们现在所走的这条近路。

    关鸿儒道:“纳若卡之路一共有12个最凶险的地方,被我们族人称为12神地,这12个神地是远古哭村勇士发现的。”

    尉迟然问:“远古?你们哭村有多少年历史了?”

    关鸿儒摇头:“不知道,但哭村一直使用的是汉语,在二战时期才接触外来的人,虽然我们开始用外面世界的东西,但本身的习俗却没有因此改变。”

    哭村的人之所以如此崇拜这条纳若卡之路,是因为过去的哭村很贫瘠,后来发现这条路之后,发现这里因为过于凶险的原故,没有其他的人,也藏着很多食物、草药之类哭村急需的东西。

    因此哭村人认为这里就是老天爷恩赐给他们的神圣之地,就像是老天爷所赐予的礼物。

    尉迟然笑道:“你们是不是对礼物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为了探索纳若卡之路,哭村派出了一批勇士,这些勇士发现了这条路上的12个标志性的地方,便认为那是老天爷派到纳若卡之路的12位神灵的领地,而每个领地都可以赐予哭村不同的东西。

    由此,哭村定下规矩,只要村中的男子年满16岁,要成为真正的男人,就必须在勇士的陪伴下走一遍纳若卡之路,而你想要成为勇士,就必须带回12个圣地的标志性物品。

    关鸿儒详细解释道:“例如之前的沼泽,就必须带回血灌木,而在彼岸谷中就必须带回一束彼岸花。”

    尉迟然听得皱眉:“这么说,我们也必须要通过这12个地方!?这哪儿是抄近路?这根本就是送死!”

    象沙却道:“我不知道什么圣地不圣地的,但我们通过彼岸谷之后,就可以到达孟艮府丛林了。”

    关鸿儒随后道:“并不需要走遍12个圣地,走直线的话,只需要通过沼泽和彼岸谷这两个地方。”

    尉迟然更觉得奇怪了,关鸿儒这种人,怎么会成为毒枭的呢?

    于是,尉迟然问:“你是哭村的勇士吗?”

    关鸿儒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但那转瞬即逝的诡异笑容却在尉迟然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天快亮的时候,四人终于来到了彼岸谷的外围地带。

    这片地方和之前的茂密丛林完全不同,周遭是一片丘陵,没有太高的树木,低矮的灌木倒是不少,而且到处都是飞翔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叫着。

    尉迟然伸了个懒腰道:“这才像是人间仙境嘛。”

    方寻忆却不合时宜地说:“之前沼泽中,浓雾没袭来的时候,也是人间仙境。”

    方寻忆这番话直接将尉迟然刚扭转过来的好心情又跌入谷底。

    象沙叫几人围过来道:“等太阳升起来,照射到谷内的时候,我们就一口气跑过去,千万不要停,保持匀速慢跑,不要太快,也不要太慢,反正就是不要停下来,我会在恰当的时候让大家休息,另外,我得叮嘱你们一点,无论你们看到什么东西,都不要产生好奇心,明白了吗?”

    尉迟然纳闷:“什么意思?”

    方寻忆却是问关鸿儒:“关先生,彼岸谷里最危险的是什么?”

    关鸿儒迟疑了一下道:“最危险的就是自己。”

    尉迟然不解:“什么意思?”

    关鸿儒解释道:“从哭村出来,第一个要进入的就是彼岸谷,无法通过这个圣地的人,就根本没资格去探索其他圣地,进入谷内,你就会知道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

    尉迟然不耐烦:“说这么哲学干什么?直白点不行吗?”

    象沙干脆道:“彼岸谷会让你看到很多实际不存在的东西,直白点说,就是会让你产生幻觉。”

    幻觉?尉迟然和方寻忆对视一眼,幻觉产生都是因为外界对人体的影响,要不是精神问题,要不就是药物作用,如果说每个进入彼岸谷的人都会产生幻觉,那就说明谷内有毒素。

    难道是彼岸花导致的?

    但彼岸花只有球茎部位有毒,而且是在食用的前提下,再者,这种有毒的球茎经过处理,也可以成为药材。

    太阳终于升起来的时候,象沙这才领着众人走进谷内,维持着慢跑的状态,但进去之后的那一刻,尉迟然和方寻忆却下意识驻足站定,站在那目瞪口呆地看着。

    为何?

    因为彼岸谷内所有的彼岸花都是半透明的,如果不是阳光的直接照射,在夜间,恐怕除非靠触觉,否则根本看不到那些花朵。

    “怎么会这样?”尉迟然惊讶地看着。

    方寻忆也无比诧异,他见过红色、白色,甚至是紫色的彼岸花,但半透明的彼岸花还是头一次见过,以前也从未听人提起过。

    “走啊!”象沙焦急地喊着,“不要停下来!”

    尉迟然和方寻忆回过神来,朝着前方慢跑着,可他们跑着跑着,却发现最前方关鸿儒所背着的那具尸体似乎睁眼了。

    温馨,也就是关鸿儒的妻子睁开眼,正直勾勾地看着后方的两人。

    尉迟然下意识看向在旁边的方寻忆,而方寻忆也看了他一眼。

    幻觉。两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但也没想到幻觉来的这么快,更没想到幻觉再三袭来。

    很快,尉迟然在花丛之中看到了母亲和父亲,还有刘畅以及甘乐,四人在花丛中喝茶谈笑,不时朝他微笑着。

    而方寻忆则是看到了那个爱恋了自己一辈子的女人龚思思正站在不远处朝着他挥手。

    当两人目不斜视,再看向前方的时候,温馨尸体的双眼又重新闭上了。

    还好,这些幻觉并不算致命,也能让人清楚可以分辨。

    “停!”前方的象沙举起拳头,“差不多休息一下吧。”

    尉迟然和方寻忆停下来,发现虽然没跑多远,但两人都是气喘吁吁,似乎很是疲劳的样子。

    就在此时,尉迟然却发现关鸿儒不见了,先前明明就近在咫尺的人消失了。

    “关鸿儒!”尉迟然四下看着,峡谷内一览无遗,加上花都是透明的,根本藏不住人,关鸿儒去哪儿了?

    方寻忆问尉迟然:“你怎么了?”

    尉迟然道:“关鸿儒不见了。”

    方寻忆看着自己身旁:“他不就在这里吗?”

    尉迟然看着方寻忆的一侧,可那里什么都没有啊?

    猛然间,尉迟然意识到这可能又是幻觉,就在他还在发愣的时候,突然间自己挨了一巴掌,脑子一阵嗡嗡声之后,发现自己被象沙抓住了。

    象沙大喊道:“不要发呆!让你跟着跑!”

    尉迟然这才发现,自己根本就站在彼岸谷的入口处,而方寻忆则像是痴呆一样就立在旁边,不远处则是站在那里用冷漠眼神看着他俩的关鸿儒。

    难道说之前的那些事全部都是幻觉?

    象沙掏出绳子来绑在尉迟然的手上,又去旁边打醒了方寻忆,给他绑上绳子,随后道:“我拽绳子,你们就跑,不要管,发生什么都是假的,明白了吗?”

    尉迟然已经有些混乱了,他只是艰难地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有一种吃下了感冒药迷糊的感觉,浑身发软,犯困却又睡不着。

    两人跟着象沙继续跑着,但双脚都很沉重,就如同是在梦境中奔跑。

    恍惚中,尉迟然发现关鸿儒朝着自己慢慢走来,不,是飘了过来。

    关鸿儒就站在尉迟然跟前,无论尉迟然怎么跑,关鸿儒都与他保持着一段距离,同时道:“你有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身份?”

    什么?尉迟然想说话,却又说不出来。

    关鸿儒又道:“你难道不奇怪吗?孤军与孤军是不能有后代的,他们也瞒不过自己的联络人,一旦发现怀孕,就会被强制堕胎,为什么你就会被允许生下来?难道真的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你没怀疑过这点吗?”

    尉迟然停了下来,看着关鸿儒,使了好半天劲才说:“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关鸿儒却是笑道:“其实这些都是幻觉。”

    关鸿儒说话间,转过身子继续往前走,转身的那瞬间,尉迟然发现他背上原本绑着的妻子尸体又睁开了眼睛,而且还带着奇怪的笑容看着自己。

    尉迟然想抬手给自己一巴掌,让自己清醒一点,但是自己的双手都不由自主在发抖。

    猛然间,尉迟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拽着自己,然后他被直接拽翻在地,他猛地回过神来,发现象沙就站在自己跟前,手中还拽着绳子,同时拿着一盒东西。

    尉迟然艰难地爬起来:“我又陷入幻觉了吗?”

    象沙点头,尉迟然奇怪地问:“你为什么没事?”

    象沙指了指自己头皮右侧的位置:“看到这里了吗?有一根针,这是我在一位针灸医生那里学到的,只要扎在这个部位,就可以保持头脑的清醒,因为会很痛,疼痛会驱散你看到的所有不真实的东西。”

    尉迟然问:“为什么不我们也扎针?”

    象沙道:“不是每个人都受得了的。”

    尉迟然这才发现,其实象沙的衣服早就被汗水渗透了,这说明他的疼痛已经达到了极致。

    尉迟然道:“给我也扎上,我宁愿痛,也不要再看到那些幻觉。”

    象沙从小盒子中拿出一枚针,找准了位置,然后朝着尉迟然头部扎了下去。

    在银针扎下去的瞬间,那股痛楚便从大脑传遍了尉迟然全身,虽然他是清醒了,可疼痛却差点让他直接晕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