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五十二章:天生孤军
    尉迟然问:“你出来代替方寻忆把我救了出来?还把温馨的尸体带出来了?”

    “不是我。”丰瑞立即摇头道,“你冲着方寻忆开了一枪,那一枪的确让他从幻觉中惊醒,那时候控制身体的还是他,只是他被人打晕了,我也不知道打晕他的那个人是谁。”

    尉迟然纳闷:“你刚才说,方寻忆中了幻觉,你却没事,可方寻忆被人打晕了,你也晕过去了,这个说法似乎矛盾吧?按照前面的说法,方寻忆就算晕过去了,你的意识也应该是清醒的啊?”

    丰瑞耐心解释道:“我和方寻忆共用一个身体,当他控制身体的时候,我等于是住在他身体内的一个旁观者,一个大脑内有两个意识,就相当于一台电脑有两个CUP一样,一个停滞了,另外一个还可以保持运行,所以,他中了幻觉,我还可以维持清醒。可要是被打晕了,或者是被杀死,就等于是电脑被拔掉了电源,现在,你明白了?”

    丰瑞所说的似乎有一定的道理,可尉迟然还是不愿意相信。

    尉迟然问:“那你们是分时段控制身体的?为什么我认识方寻忆之后,没见过你出来?”

    丰瑞道:“我们俩的性格大不一样,他比较像正常人,而我,怎么说呢,就像是个暴躁的疯子,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活动,我要不沉睡,要不旁观,而且,我要控制身体只有两种方式,要不是方寻忆短暂的死了,要不就是他睡着了,你也知道方寻忆是不用睡觉的,而且我也不愿意出来,毕竟还不需要我登场,不是吗?”

    尉迟然看着奇怪的丰瑞,他仿佛比方寻忆更有自信,但又似乎喜欢当个旁观者。

    方寻忆是个不死人这已经很匪夷所思了,但现在又冒出来一个自称自己才是本体的丰瑞,这是方寻忆的阴谋吗?

    尉迟然问:“是什么人救了我们,你不知道?”

    丰瑞摇头道:“这个人很奇怪,上次在沼泽他不仅救人,连尸体都救出来了,所以,我想这个人肯定认为关鸿儒和这具尸体都很重要,尸体中肯定有什么秘密。”

    尉迟然问:“象沙跑了,关鸿儒也生死不明,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丰瑞淡淡笑道:“听你的语气,似乎相信我了?信任是很重要的,尉迟然,你应该知道这一点吧?”

    尉迟然当然知道,也隐约感觉出丰瑞话里有话。

    丰瑞问:“你对象沙这个人怎么定义?”

    尉迟然道:“他应该不是个绝对的坏人,他之前没开枪杀了我,这就是证明,我想,他应该有苦衷吧。”

    丰瑞道:“你这个人很奇怪,明明对一切都抱着怀疑的态度,但却试着去理解周围的人。”

    尉迟然心里咯噔一下,这个丰瑞果然与方寻忆大不一样,说话不喜欢兜圈子,直来直去,一针见血。

    丰瑞又问:“你有没有想过,象沙为什么如此熟悉这条路?”

    尉迟然道:“他曾经来过,他自己也说了。”

    丰瑞道:“没错,他来过,执行任务的时候来过,后来盗猎和为军方捕捉怪异生物的时候也来过,可他竟然来过彼岸谷,知道避免幻觉的方法,而彼岸谷对面就是哭村的地带,就是孟艮府,那么他为什么要去孟艮府呢?”

    尉迟然寻思了一下道:“有两种可能,第一种,他作为军方的人曾经刺探过哭村,第二种,他没有去过,是有人告诉了他如何通过彼岸谷的方法。”

    丰瑞又问:“你说他是双面间谍,他的目的是什么?”

    尉迟然道:“大概是复仇吧?他成为了军方的实验品,妻子和孩子也因此而死,在成为PW黑证后,PW并没有太快对军方下手,而军方又再次找上了他,于是他决定利用双方的矛盾,再进一步将矛盾扩大。”

    丰瑞道:“和我想的差不多,而且,不是整个军方都参与其中,而是一部分,而且这部分绝对不忠于王室。”

    丰瑞的这番话,让尉迟然敏锐地抓住了一个关键点。

    尉迟然立即道:“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方寻忆不告诉我,王室内一直帮助他的那个人是谁。那个人不是他的朋友,而是你的朋友,对吧?而他,也不想让我知道你的存在。”

    丰瑞终于抬眼看着尉迟然:“你真的很聪明,一句话就可以让你抓到线索,没错,王室里的那个人,的确是我的朋友,而不是他的,每次要见对方的时候,都是由我控制身体和意识,而这个人也希望我可以帮助王室铲除这批越战余孽。”

    尉迟然纳闷:“越战余孽?”

    丰瑞道:“没错,越战期间,T国与美国站在一起,但因此还是遭受了损失,没想到多年后这批人又死灰复燃了。不是这个军方都参与了人体实验,只是其中一部分,但就算是王室也毫无头绪,而PW哪怕有证据,也无法直接逮捕这些人,因为有些事无法公开,所以,王室绕着圈子,把我弄进去,但没想到的是,PW内部已经渗透进了孤军的势力,孤军觉得这一切与缝千尸有关系,所以,我干脆将计就计,参与了他们的计划,孤军委派我们这个任务的目的,说到底,就是为了引蛇出洞,但没想到,首先引出来的竟然是象沙这条蛇。”

    从象沙的种种表现可以分析出,他虽然知道很多真相,但唯独不知道1944年发生在孟艮府哭村的那件往事,直到冥耳的人说出那个故事之后,象沙心里才有了自己的答案,可那个答案也是他推测出来的,所以,他需要快速证实。

    那么他的答案是什么呢?

    尉迟然道:“糟了。”

    丰瑞问:“怎么?”

    尉迟然看着丰瑞:“象沙在怀疑我就是那个不灭,我才是丰瑞。”

    丰瑞笑道:“为什么?”

    尉迟然道:“还记得吗?冥耳说出那个故事的交换条件,就是提供我的情报。象沙在场,自然而然会将两者联系在一起,他之前在彼岸谷内没有杀我,而是将我扔下来了,也许是一种试探,如果我活着离开彼岸谷,那就证明他的推测是正确的,所以,无论是军方、孤军还是其他什么人,他们的目的都是为了找到那个不灭,从不灭身上找到不死的秘密。”

    丰瑞道:“也就是找到七魄胆,可你也知道,PW内的孤军对我进行过体检,我体内并没有任何东西。”

    尉迟然却是话题一转,问:“象沙说美越战争时期,抓住过一名战士,是个不会死的人,因为这个人美国和T国才开展了人体实验,这个该不会就是你吧?”

    丰瑞避而不答,而是将话题一转:“你似乎不怎么想为父母报仇,似乎对任何事都不那么积极,可以说是懒散,就连眼下的调查,你都是处于被动,可这些都是你的伪装。”

    尉迟然略微一愣,又笑道:“我这个人本来就很懒散,做事没多大的理想,不到火烧眉毛的时候,是不会出手的。”

    丰瑞面无表情道:“你可以瞒住别人,甚至是方寻忆那个憨包,但是瞒不住我,你不是个懒散简单的人,你是个心思缜密,想要相信身边的人,却始终抱着怀疑生活的可怜虫。”

    尉迟然看着丰瑞,而丰瑞也看着他。

    在尉迟然怀疑方寻忆伪装成丰瑞的同时,这个丰瑞也敏锐地察觉到了尉迟然将某些事情藏在了心底。

    其他人也许会被尉迟然的伪装所欺骗,可丰瑞不会,因为丰瑞知道,一个人在九岁那年父母诡异身亡,随后养父也离奇遇害,可却报考了警校,成为了华人城有史以来成绩最优异的毕业生,却在成为警察后,丧失了理想和斗志,整日懒散而漫不经心,这难道不矛盾吗?

    尉迟然脸上原本轻松的笑容消失了。

    丰瑞突然问出那句话的时候,尉迟然也很诧异。他不仅诧异丰瑞所说的自己才是本体,而方寻忆是分裂出来的人格,更诧异丰瑞竟然看出自己藏在心底的一些事情。

    方寻忆除了父母之外,从未轻信过任何人,其中一个原因是,从小到大,他父母都教他一句话——逢人且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

    而奇怪的是,当他被汪伦收养之后,汪伦也时常用这句话来教育他。

    所以,自从父母死后,尉迟然都是紧绷着神经活着,他对其他人的信任都是伪装的,他每时每刻都在警惕着周围,因为他总觉得有很多双眼睛在暗中盯着自己。

    这些眼睛为什么要盯着自己?这是尉迟然从小到大的疑问。

    直到他从父母的视频中得知了那个真相之后,才解开了一部分疑问。

    可这部分疑问并没有让他那份警惕消失,因为他还是感觉得到有人在监视自己,这些都不是他的幻觉,而是真实存在的,可他又能怎样呢?势单力薄,只能在孤单的环境中寻求自保,在自保的同时奢求得到真相。

    终于有一天,他得到了真相,可在得到真相的那一刻,他又清醒的意识到,真相并不是自己人生的终点,而是起点。

    所以,他得继续伪装成自己不喜欢的样子生活,伪装成另外一个人,就像一个孤军。

    也许,他天生就是个孤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