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五十三章:暗示
    彼岸谷另外一头的丛林中,行走着握着绳子的象沙,而绳子的另外一头则绑着关鸿儒。

    关鸿儒在前方慢慢走着,而象沙则边走边看着地面,眉头不时皱起,似乎在思考什么。

    忽然间,象沙驻足问:“哭村还有多远?”

    关鸿儒扭头道:“你不是去过吗?”

    象沙却反问:“为什么你肯定我去过?”

    关鸿儒道:“如果你没去过,你又如何知道通过彼岸谷的办法?”

    象沙却冷冷道:“你也想逃吧,所以,你没将正确通过彼岸谷的方式方法告诉那两个警察,我们四个人中,唯独你没有事,也不需要扎针。”

    关鸿儒道:“我并不是想逃,我只是想确定一些事而已。”

    象沙道:“看样子,你也有你的打算,那两个警察小看你了。”

    关鸿儒笑道:“你和我是一类人。”

    象沙摇头道:“我和你不一样,你是毒贩。”

    关鸿儒哈哈大笑:“说得你好像是个好人一样。”

    象沙道:“我问你,哭村现在是什么样?”

    关鸿儒问:“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象沙满脸愁容:“我好像是去过哭村,又好像没去过,我不记得了,我的记忆就像是碎片一样,在军方那段日子的记忆越来越模糊。”

    关鸿儒走近象沙:“你其实想复活自己的妻儿吧?这就是你的目的,对不对?”

    象沙道:“人死不能复生,这点我很清楚。”

    关鸿儒疑惑:“那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象沙道:“我想要去哭村,搞清楚1944年发生的事情,我觉得那件事似乎与我有关系。”

    关鸿儒一惊,吃惊的表情转瞬即逝,又变成了故意装出的疑惑。

    象沙有些失魂落魄地朝着前方走着,关鸿儒与他并肩而行,不时去扭头看着身旁的这个人。

    象沙又与1944年的那段往事有什么关系呢?

    ●

    篝火旁,丰瑞利用找来的食材做饭,香味扑鼻的时候,尉迟然更惊讶了,他没想到丰瑞竟然还有这么一手好厨艺,就地取材就能做出这么多好吃的东西。

    尉迟然指着锅里的蘑菇:“这种蘑菇可以吃吗?”

    丰瑞淡淡道:“唯一能吃的蘑菇就是这种了,旁边那种小型的植物叶子类似辣椒,很辣,可以祛湿,在这种环境下,必须要吃点辣椒。”

    尉迟然指着篝火烤架上的那个奇怪的动物:“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

    丰瑞进入丛林后不久,又返回,手里就提着这么一个剥了皮,大小像是兔子的东西。

    丰瑞道:“那算是老鼠的一种,不过和你平时所看到的老鼠不一样,可以吃,而且肉很肥美。”

    尉迟然吃了一口,原本的眉头舒展开来:“的确不错。”

    丰瑞抬头看着天空:“夜深了,吃饱喝足就可以进谷了。”

    尉迟然看着丰瑞包扎的伤口:“为什么你的伤口没有愈合?就算你和方寻忆是不同的人格,可却是同一个身体啊?”

    丰瑞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是不愈合,而是愈合的很慢,这就是为什么我不经常出现的原因,我担心一旦我出现被杀死或者重伤,就很难再恢复了。”

    尉迟然点头道:“原来你是有弱点的。”

    丰瑞默不作声,尉迟然忽然意识到丰瑞之所以把这件事告诉给自己,就是因为两个字——信任。

    就如同方寻忆当初信任他一样,可尉迟然还是不理解这种百分之百的信任是来自于什么?

    他从来没有真正相信过身边的任何人,即便是抚养自己长大的汪伦。

    尉迟然问:“象沙说只有白天才能通过彼岸谷,为什么我们要晚上去呢?”

    丰瑞看着篝火道:“象沙也许在撒谎,我们需要自己去确认一下,白天之所以产生幻觉,是因为大脑被双眼接受到的东西所欺骗,简而言之,是视觉原因,那些半透明的彼岸花被阳光照射之后,光线会互相跳跃折射,进入双目后影响了大脑。”

    人所看到的东西,是取决于大脑的接收和反馈,而大脑会受到的影响,来自于各种感官,视觉就是其中一种。

    彼岸谷内的那些半透明的彼岸花,如果是全透明的,也许就不会出现这些问题,就因为是半透明的,所以实际上就像是一面面的小镜子一样。

    丰瑞看着尉迟然道:“这些花就像摆在彼岸谷中的一面面镜子,折射光线之后,对大脑产生影响,加上每个人的思维不一样,从而导致的幻想也就不一样。”

    尉迟然寻思了片刻道:“那我们闭上双眼呢?”

    丰瑞摇头:“应该没那么简单,你应该记得,象沙说他记忆力很好,在沼泽中都敢凭借记忆闭上眼睛行走,可为什么在彼岸谷内他要扎针呢?所以,我们要考虑有其他的东西在影响我们的大脑,也许是空气中有毒素,也许是其他什么原因。”

    尉迟然紧盯着丰瑞,丰瑞比起方寻忆来说,简直太不一样了。

    方寻忆感觉上很阳光,有时候显得很憨傻,也很可爱,而丰瑞却时刻保持着冷静,不,应该说是冷漠。

    这到底是人格分裂?还是所谓的灵魂附体?难道原本的灵魂附体就仅仅只是人格分裂的一种迷信说法?

    丰瑞抬手看表:“走吧,我们可以进谷了。”

    两人收拾妥当一切,尉迟然背上温馨的尸体,来到彼岸谷谷口前方。

    丰瑞在自己腰间绑了绳子,将绳子一端交到尉迟然的手中:“我进去之后,会一直开着手电,如果手电熄灭,你就使劲拽绳子,把我拖回来,明白了吗?”

    尉迟然道:“还是我去吧。”

    丰瑞看着他:“你没有任何这类的经验,你无法应付。”

    尉迟然道:“我是担心你的身体,万一受伤无法复原怎么办?”

    丰瑞淡淡道:“你还是担心自己吧,就算我出事,我会让方寻忆回来,但这种时候,我让他回来,会把我们都害死的。”

    尉迟然问:“为什么?”

    丰瑞嘲讽地说:“因为他没我聪明,不过,日常生活中不需要太聪明,太聪明会活得很累。”

    丰瑞说完率先走进了彼岸谷内,而尉迟然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叫住丰瑞。

    丰瑞停下来,皱眉看着他。

    尉迟然问:“白天的时候,在谷内,关鸿儒有没有对我说什么?”

    丰瑞只是看着尉迟然。

    尉迟然道:“我觉得那是我的幻觉,如果他说了,象沙怎么可能不知道?”

    丰瑞依旧是那么看着他。

    尉迟然问:“他到底说没说?”

    丰瑞问:“他说什么了?”

    尉迟然迟疑了下道:“他问我有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身份。还问我难道不奇怪吗?孤军与孤军之间是不能有后代的,而且也瞒不过联络人,一旦发现怀孕,就会被强制堕胎,为什么我就被允许生下来了?”

    丰瑞道:“他的确问了,我听得清清楚楚。”

    尉迟然惊讶道:“如果他真的问了,他身份就没那么简单了。”

    丰瑞道:“这就是为什么象沙会突然间对你出手的原因之一吧,但是我看得出来象沙也很迷茫,很疑惑,不废话了,我该进去了。”

    丰瑞朝着谷内走进不久,尉迟然就听到谷内丰瑞的呼喊,在叫他进去。

    尉迟然没有急于进谷,而是站在谷口问:“怎么了?”

    丰瑞回答:“谷内变了,和白天完全不一样了,你进来看看。”

    尉迟然走进彼岸谷内,在进去的那瞬间,原本漆黑的眼前却是一亮,他惊讶地发现,原本布满彼岸花的谷内却变成了另外一番景象,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景象,可以说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

    尉迟然左侧是一座宅子,就是那座凶宅,而凶宅二楼的窗户前还站着儿时的自己和父母,只是三人的脸色都和死人一样;正前方是一座大门,大门口挂着警校的牌子,可那里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右侧则是一座公寓的客厅,客厅内躺着早就死去多年的刘畅,刘畅的额头上插着一柄刀。

    尉迟然站在那傻眼了,而一旁的丰瑞也呆呆地看着周围。

    当然,丰瑞看到的情景与尉迟然完全不同,他所看到的是残酷丛林、美国的都市街头以及枪林弹雨的战场。

    这些都是幻觉,两人心知肚明,但这次不一样的是,他们就算身处幻觉之中,也清楚知道这就是幻觉。

    丰瑞扭头看向尉迟然:“你看到了什么?”

    两人交流了各自看到的情景之后,丰瑞立即道:“是回忆片段,被具体化了,看样子不仅仅是光线折射的原因,这些彼岸花应该有毒素,毒素影响了我们的大脑。”

    幻觉吗?尉迟然走到幻觉中的警校大门,抬手去摸门柱的时候,手部感觉到的触感却是真实的,那的确是门柱,就算毒素影响大脑,也不至于影响到这种程度吧?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突然间出现了:“冲过去。”

    声音出现的那一刻,尉迟然和丰瑞对视一眼。

    丰瑞问:“你听到了吗?”

    尉迟然点头道:“听到了,叫我们冲过去。”

    丰瑞看向四周:“是谁在说话?”

    这不是幻听,不可能两个人都产生相同的幻听,一定有人藏在某个角落中,也许就是先前救自己的那个人。

    是个男人,声音低沉而沙哑,听起来像是那个戴着面具的冥耳,难道是他在暗中帮助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