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五十四章:阴宅村
    “冲过去!”那声音又重复了一遍。

    尉迟然问:“怎么办?要不要按照他所说的去做。”

    丰瑞道:“试试也无妨,冲过去吧!一、二、三!”

    丰瑞和尉迟然一起朝着前面冲去,在两人眼中,丰瑞的前方是美国的街头,迎面还有一辆卡车,而尉迟然正对面是警校的一堵高墙。

    就在丰瑞眼看着要撞上那辆卡车的瞬间,他闭上了双眼,这是人下意识的举动,一旁的尉迟然在撞上墙壁的那一刻,也抬起手来。

    但两人却几乎同时停住了,因为有一股力量阻挡着他们继续前进。

    也就是在此时,两人闻到了一股奇怪的香味,就在香味钻入他们的鼻孔,环绕在大脑之后,周围的幻觉瞬时间消失了,他们这才发现,所处的彼岸谷内,周围除了那些在月色下反射着暗光的彼岸花之外,还有无数尸骨。

    尉迟然和丰瑞四下看着,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丰瑞举起手电照着四下:“帮助我们的人在哪儿?”

    尉迟然道:“先前我闻到一股香味。”

    丰瑞道:“对,就是那股香味救了我们。”

    尉迟然不断转动着身子:“可是这里藏不住人吧?”

    刚说着,尉迟然的手电照着不远处的一个人,他立即上前查看,却发现那是个死人。

    死掉的是个男子,穿着冲锋衣,带着皮帽,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好像死之前特别冷一样,看样子死掉也不过一两天的样子,尸体还没有腐烂,也没有呈现出巨人观。

    丰瑞查看了一阵后道:“应该是把自己活活捂死的,看样子死之前,幻觉让他以为自己在冰天雪地之中。”

    尉迟然问:“幻觉应该是把记忆中最深刻,最难忘,也是最恐怖的东西给呈现出来,等于是自己把自己给吓死了。”

    丰瑞肯定道:“那就是毒素了,如果有防毒面罩,基本上就可以快速通过这个地方,走吧,不要耽误时间了,不管谁在帮我们,都不要辜负对方的一片好意。”

    两人朝着彼岸谷的对面跑去,但并不顺利,因为尸骨太多了,可以说铺满了整个彼岸谷的地面,也不知道这个谷内从过去到现在死了多少人,只是从某些尸骸的穿着和装备来看,至少从几百年前就有人死在这里了。

    两人终于在天快亮的时候穿越了彼岸谷,可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还是没有发现这个彼岸谷内隐藏着的真正秘密。

    穿过彼岸谷,来到丛林口的时候,尉迟然抬手看时间,却发现手表的时间竟然显示的是上午十点半。

    尉迟然赶紧叫来丰瑞,丰瑞掏出自己的手表,发现也是十点半。

    可这不应该呀?他们在彼岸谷内跑了一个多小时的样子,就算出来,也应该是早晨六点钟左右,怎么会是十点半呢?

    两人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得继续前进。在丛林里穿梭了一个上午之后,终于发现了一条小径。

    丰瑞蹲在小径上查看着:“不知道这条路会通向什么地方。”

    尉迟然道:“我们现在已经在孟艮府的范围内了吧?”

    丰瑞点头道:“应该是,按照我以前的回忆,通往哭村的只有一条路,也许沿着这条路就可以到达目的地。”

    尉迟然看着黑漆漆的丛林,阳光洒下来也几乎被树叶所遮挡住,有些阴暗的地方几乎完全是漆黑一片,就像是童话中的黑暗森林一样恐怖。

    看着那一片黑暗,尉迟然提出了新的问题:“当年在孟艮府发生的事情,孤军和缝千尸难道都不知道吗?同为异道,他们应该早就询问过冥耳,也应该派人来过孟艮府寻找答案和真相。”

    丰瑞推测道:“也许孟艮府事件是一把锁,大家都在寻找那把钥匙。”

    尉迟然看着丰瑞:“你就是那把钥匙?”

    丰瑞道:“也许吧,就算我们被人利用,也得查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两人继续沿着小路前进,沿途尉迟然都在算着距离,可怎么走他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尉迟然终于停下来道:“不对。”

    丰瑞扭头问:“怎么了?”

    尉迟然手持指南针道:“我们俩穿过彼岸谷之后,一直朝着北方走,从地理位置来说,孟艮府不属于T国境内,属于金三角,按照我们所走的方向和距离,我们都快走到中国边境了。”

    丰瑞似乎没注意到这个问题,他拿出手持GPS,却发现那玩意儿竟然失灵了,根本无法判定他们如今所在的准确位置,坐标数字也一直在不断地变化。

    丰瑞摇晃着GPS道:“好像从彼岸谷出来之后,就变得不对劲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信号却没有产生变化,依然是这个方向。”

    信号?尉迟然此时才反应过来:“你给象沙放了追踪器?”

    丰瑞道:“不是我,是方寻忆,当然,也是我指示他这么做的。”

    尉迟然道:“你为什么早不说?”

    丰瑞道:“我又没撇下你,走吧。”

    虽然GPS不清晰,但还是可以凭借追踪器信号的强弱辨别前进的方向是否正确,两人越往北走,信号就越强,最终由信号吸引着来到了一座山中洼地之中。

    让人惊奇的是,这片洼地内立着一座座巨大的坟墓,每一座坟墓跟前还立着一块兽头墓碑。

    “坟?”尉迟然皱眉,“原始丛林里怎么会有坟墓呢?”

    丰瑞示意尉迟然停下,自己慢慢上前,观察了一阵后道:“不是坟,只是像坟墓的房子而已,你注意看,每一座坟房都有大门,侧面还有窗口,后侧上方还有烟囱。”

    尉迟然细看过去才发现果然如丰瑞所说一样,洼地内几十座坟包,只是几十座像坟墓的房子,这些房子的模样就像是爱斯基摩人用冰块搭建起来的屋子,不同的是,这些屋子是用泥土堆砌而成的,加上门口外面的墓碑,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个坟包。

    虽然有房子,却没有看到半个活人。

    丰瑞走到其中一块墓碑前看着上面的文字念道:“予先茔安国氏也,国初徙业大理,息于西凤以南,后遇烽火乱难,迁移孟艮……”

    尉迟然听得稀里糊涂,问:“写的什么意思?”

    丰瑞道:“这的确是墓碑,上面写的是这墓的主人是明朝初年到了大理,住在大理叫西凤以南的地方,后来又遇到战乱,迁移到孟艮府,下面所写的就是他的后世子孙的一些简单事情,好奇怪,墓碑看样子是明朝的,但具体什么时候立在这的,却没有写明白。”

    尉迟然问:“这里是哭村吗?”

    丰瑞摇头:“不,我记忆中的哭村不是这样的,也许是哑村。”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的原因,两人可以清楚看到夕阳的余晖正在以极快的速度褪去,随着山脊的太阳彻底消失,最终整个村子都被黑暗所笼罩,与此同时,每一个坟包周围都冒出了无数四下飘动的绿光。

    尉迟然镇定地说:“这些其实不是什么鬼火,应该是磷火。”

    丰瑞瞟了他一眼:“天才,这些是萤火虫。”

    尉迟然觉得有些尴尬,赶紧问:“象沙在这里吗?”

    丰瑞手持信号接收器走到一座坟包跟前:“在这里面。”

    坟墓前有着一块无字碑,上面半个字都没有,也没有任何图案。

    尉迟然试图去推门,却发现那扇门纹丝不动。

    就在此时,丰瑞忽然间碰了碰尉迟然,让他去注意四周。

    尉迟然扭头看去,发现周围坟墓的门都开了,无数人从其中钻出来,手中端着饭菜点心酒水坐在墓碑前吃喝起来,而他们的穿着打扮也很是怪异,所穿的衣服就如同是寿衣一样,男女老少脸上都涂抹着人死后才应有的妆容,在烛光的映照下显得十分骇人。

    这些是人是鬼?而且为什么好像看不到自己一样?尉迟然愣住了,站在那注视着离自己最近的那几个人,那好像是一家人,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儿子,虽然他们互相之间表现得很热情,但每个人都面无表情。

    尉迟然不敢说话,只是扭头看着丰瑞。

    丰瑞也显得很是疑惑,就在此时,他们跟前墓碑的门开了,关鸿儒的脸从黑暗中慢慢探出来,随后伸出一只手,示意他们进来。

    丰瑞和尉迟然对视一眼,丰瑞先行进去,然后帮助尉迟然将温馨的尸体搬了进去。

    进到那座坟墓之后,两人才发现,坟墓内另有乾坤,下面挖出了一个地洞,地洞中可以说应有尽有,除了古代的一些器皿物件之外,还有很多近现代的物品,一看就知道属于近现代不同时期的产物。

    关鸿儒将妻子的尸体安置在角落之后,靠近旁边的壁炉坐着,也不说话。

    丰瑞上前问:“关先生,解释下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关鸿儒微微侧脸道:“需要解释吗?你们不是都看到了吗?”

    尉迟然道:“虽然看到了,但还是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

    丰瑞又道:“这里压根儿就不是什么哑村,也不是哭村,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关鸿儒迟疑了半晌,终于道:“这里叫阴宅村,所有人都住在阴宅之内,活人住阴宅,死人住阳宅,所谓的填命指的就是这个。”

    阴宅?阳宅?填命?这又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