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五十五章:肉身棺
    “我撒谎了,我不是哑村的人,而是阴宅村的人,我在这里出生长大,又凭借自己的力量逃离这里。”关鸿儒往壁炉里扔了一根柴火,“对这里的人而言,这是属于他们的阴间,而对建立这里的人来说,这就是一个工厂。”

    什么跟什么呀?尉迟然眉头紧锁,完全听不懂关鸿儒在说什么。

    关鸿儒起身走向丰瑞:“你相信,人是会死的吗?”

    丰瑞不知道关鸿儒为何突然要这么问,他只是看着关鸿儒,并不回答。

    尉迟然问:“什么意思?”

    关鸿儒道:“阴宅村是在1944年之后建立起来的,而建立阴宅村的就是哑村的人,发生了那件事之后,哑村的人意识到也许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不死的人,他们要探寻这个秘密,于是就建立了阴宅村,将误入这里的人困在此处,利用他们来完成自己的探索。”

    丰瑞和尉迟然对视一眼,依然不是很明白。

    关鸿儒迟疑了下问:“那个故事,你们都听过吧?关于1944年在孟艮府丛林哭村发生的故事,那个故事中,最后活下来的人有几个?”

    尉迟然道:“不知道,故事并没有说清楚。”

    关鸿儒面无表情道:“我所知道的是,那个故事中活下来的人有两个,一个是叫丰瑞的年轻人,另外一个就是那个瞎老头儿,而这个阴宅村就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

    丰瑞无比疑惑:“瞎老头儿建立这个阴宅村?为了探寻不死的秘密?为什么?”

    关鸿儒愤恨地说:“那夜之后,丰瑞离开,瞎老头儿继续留在了哭村,可过去好几天之后,瞎老头儿也没死,一个上了年纪的人不吃不喝不睡觉竟然还没有倒下,这不是很奇怪吗?那时候的他并未发现自己身体的异常,但他已经不想再活了,但他又没办法选择自杀,因为在哑村,自杀是无法将尸体放入哭村的,所以,他继续等待着,就那样,他在哭村内足足等了三个月,他还是没死,依然活得好好的,这时候,瞎老头儿才发现,自己好像已经不会死了……”

    瞎老头儿又回到哑村,但哑村并不接纳他,因为按照哑村的规矩,原本应该死掉的人再回来,是会给村子带来厄运的,于是他们决定用传统的方式让瞎老头儿入土为安。

    尉迟然问:“传统的方式?”

    关鸿儒点头道:“那就是肉身棺活葬。”

    丰瑞疑惑:“肉身棺是什么意思?”

    关鸿儒解释道:“哭村里那些尸体被黑泥所覆盖,这种方式就是肉身棺,也就是说,用特殊的黑泥裹在尸体的外表,就代替了传统的棺材,这就是所谓的肉身棺,他们将瞎老头儿直接用黑泥裹住了全身,说是肉身棺,实际上是想直接让其窒息而死,可没想到的是,瞎老头儿在死后不久,被送往哭村的路上,竟然又活了过来。”

    老头儿当着哑村人的面复活苏醒,又扯下了面部那层已经干掉的泥土,这让所有哑村的人惊讶不已,随后,在村长的带领下,所有的人都朝着瞎老头儿跪拜了下来。

    从那天开始,瞎老头儿就变成了哑村的活鬼。

    “活鬼?”尉迟然纳闷,“这是什么意思?”

    关鸿儒道:“哑村是个很奇特的地方,他们不崇拜什么神明,却崇拜尸体和鬼,有尸体才会有鬼,而鬼是人死后化成的,在他们的传说中,如果一个人死而复生那就是活鬼,在其他民间崇拜中,就等于是活神的存在,这么说你们明白了吧?”

    丰瑞问:“那么瞎老头既然自己不死,那么为什么还要建立阴宅村,研究不死的秘密,他想将所有哑村的人都变得和他一样吗?”

    丰瑞其实不敢问的是,瞎老头难道没发现,他之所以不死,是因为七魄胆吗?

    而且,他很奇怪,如果自己真的是丰瑞,那么自己吞下了七魄胆,变成了不灭,怎么会影响到瞎老头呢?

    关鸿儒摇头道:“不,他是想变年轻,变回自己年轻的样子,虽然他不死,但是他的身体依然维持着七十岁的模样,一个人就算不死,但已经年迈,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于是他建立了阴宅村,困住那些误入这里的人,利用这里的人做实验。”

    尉迟然问:“那么如何做实验呢?”

    关鸿儒道:“哑村原本就是一个研究死人的村子,他们也在研究如何让死人复活,传说哑村的祖先有人办到过这件事,于是瞎老头就利用哑村的传说,利用他们的圣地来做这一切,可是他们一直在失败,从来没有成功过。”

    丰瑞问:“那你呢?你是怎么逃离这里的?又为什么要回来?”

    关鸿儒迟疑了下道:“关于哑村成年仪式和那条路上的十二圣地的故事都是真的,我们之所以无法离开这里,是因为再往北走就是哑村的地盘,我们无法通过那里逃离,要离开,必经之路就是彼岸谷,可有记载以来,只有哑村的人可以通过,被困在这里的人,只要试图通过彼岸谷离开,都会死在谷内。”

    尉迟然指着关鸿儒道:“你通过了,对不对?”

    关鸿儒点头道:“对,我通过了,我是唯一一个阴宅村通过彼岸谷离开的人,我离开之后再也不想回来,因为这里对我来说真的就是阴间地狱,外面的世界对我来说,真的是天堂,我没有其他的生存能力,我只能选择做违法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我脑子里连法律的概念都没有,只知道什么赚钱就做什么。”

    关鸿儒离开阴宅村之后,来到华人城,在短时间内凭借着自己的心狠手辣和不同于其他人的思维迅速上位,不久之后就成为了华人城最出名的毒枭之一,也因此与自己的妻子温馨相识相爱。

    也许真的是因为爱,让关鸿儒改变了很多,他逐渐放下了以前的对正常社会的欲望,全身心投入到家庭中去,可没想到温馨却得了一种怪病,这让他陷入了痛苦之中,在甘乐所提供的方式也无法让关鸿儒救下温馨之后,关鸿儒不得不领着温馨再度返回阴宅村,试图在这里找到解决的办法。

    因为哭村是个神秘的地方,他年少的时候曾经在这里看到过哭村的人用特别的方式医治病重的人。

    可那次返回,哭村的人虽然接纳了他,却不愿意为温馨治疗,原因在于关鸿儒是个背叛者,接纳他是因为他成功穿越了彼岸谷。

    关鸿儒决定去恳求瞎老头,可是从村民的口中得知,瞎老头儿在多年前进入圣地之后就失去了消息。

    因此,关鸿儒只得带着妻子再次离开,回到华人城,期间他想尽了一切办法,最后在突然出现的甘乐的怂恿下,试图用尸蚁这种生物治疗妻子,没想到却让妻子最终惨死。

    加上当时尉迟然和方寻忆也找到了他,心灰意冷的他,最终决定将妻子的尸体带回来安葬。

    听完关鸿儒的讲述之后,尉迟然立即问:“那么象沙呢?他人在哪儿?”

    “床上,我让他睡着了。”关鸿儒看向角落中的那张床。

    尉迟然和丰瑞立即上前,发现象沙果然在那,而且还有呼吸,应该是处于昏睡之中。

    丰瑞指着床上的象沙道:“他到底是什么人?你知道吗?”

    关鸿儒摇头道:“不知道,可我知道他似乎以前来过这里,但具体是什么时候,他却不记得了,我也不清楚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让他来做这个向导。”

    是啊,孤军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安排呢?到底想做什么?引蛇出洞吗?军方的人并没有出现啊?

    秘密也许就在那个瞎老头的身上。

    尉迟然和丰瑞都清楚,只要见到那个瞎老头儿,瞎老头儿就可以认出方寻忆到底是不是当年从哭村逃离的那个丰瑞。

    只是问题又出现了,如果方寻忆真的就是丰瑞,那么以后怎么办?

    如果孤军也确定了他的身份,那么方寻忆将来又会面临什么?

    尉迟然看着丰瑞,丰瑞沉思了片刻道:“圣地在哪儿?我要去找那个所谓的活鬼瞎老头。”

    关鸿儒显得有些诧异:“你们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丰瑞道:“你别管!我要去圣地!”

    尉迟然却插嘴道:“关先生,在那之前,我得多了解下这个地方,你可以带我们去哑村吗?”

    关鸿儒迟疑道:“为什么要去哑村?你们是外人,去那里会有危险的。”

    尉迟然问:“他们会杀了我们?”

    关鸿儒道:“那倒也不会,只是我觉得那样做毫无意义。”

    丰瑞也道:“对我来说,哑村哭村都没有任何价值,我要去圣地找到瞎老头。”

    尉迟然却倔强道:“这种地方,到处都充满着秘密,如果不搞清楚这里的背景和习俗,我们一旦进入圣地,就和睁眼瞎一样。”

    丰瑞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

    关鸿儒道:“你们也算是对我有恩情,我会帮助你们的,今晚,你们在这里休息,千万不要出去,明天一大早,我带你们去哑村。”

    尉迟然好奇地问:“阴宅村的那些人,为什么晚上才出来?而且,为什么他们看不到我们?”

    关鸿儒淡淡道:“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明明自己是人,却要活得像鬼一样,他们对你们视而不见,也是自欺欺人,无法离开这里的人,只能适应这里的生活。”

    尉迟然道:“也就是说,他们早就被洗脑了对吧?”

    关鸿儒点头道:“没错,被洗脑了,无奈接受了这一切,反正又无法离开这里,也没有勇气自我了断,也不敢反抗,好死不如赖活着,就算活得像鬼一样,又如何呢?”

    关鸿儒说到这里,丰瑞在旁边插嘴道:“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不都这样吗?就算生在人间,也不敢反抗自己的命运,不做任何真正的努力,选择接受所谓的命运,要我说,这就是活该。”

    原本尉迟然以为关鸿儒会生气,没想到他却附和道:“对,没错,就是活该,这也是我和他们不一样的地方。”

    关鸿儒离开墓穴,去其他地方睡觉,因为这个阴宅中容不下这么多人。

    这一夜,尉迟然睡得很不踏实,不需要睡觉的丰瑞却是整夜闭着眼睛,对他而言,这个地方很是舒服,因为他这个不会死的人,可以体验一下死后住在墓穴到底是什么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