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五十六章:黑泥诡井
    整个夜晚,那些把自己当鬼的人都游荡在阴宅村中,似乎只有这种漫无目的小范围游荡才可以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其实还活着。

    清晨,太阳出现在远处山脊之前,这些人又返回了自己所住的墓穴之中,阴宅村也瞬间恢复了死寂。

    当尉迟然和丰瑞从墓穴中钻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空无一人,又变成了一片空荡荡的坟地,只不过墓碑跟前还残留着烧剩下的香烛和纸钱的灰烬。

    尉迟然打着哈欠道:“头一次见自己给自己上坟的。”

    “那是他们唯一的寄托。”关鸿儒突然间出现在两人的身后,“没有人来找他们,就像人死后,没有人来祭拜自己一样。”

    丰瑞道:“我们该出发了。”

    关鸿儒走进墓穴,重新背上了妻子的尸体,解释说要将妻子葬在哭村。

    而当关鸿儒出来的时候,象沙也跟随在了他的身后,可象沙的目光呆滞,一句话都不说,只是跟随着关鸿儒,始终与他保持着大概一米的距离。

    看到象沙出来的那瞬间,尉迟然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总觉得象沙不再是象沙了,而是其他什么东西。

    人尸?

    如果象沙变成人尸,那肯定是关鸿儒所为,关鸿儒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又是什么?

    尉迟然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也知道此刻无法说出自己的猜测,因为丰瑞已经迫切地想去圣地见到那个瞎牢头,所以,对周遭发生的一切事物都不感兴趣。

    阴宅村距离哑村也不过半里的路程,进入那片丛林后就看到了哑村。

    哑村的屋子全都修建在树上,距离地面至少有三米的距离,而且没有绳子或者梯子,只能靠人徒手爬上去。

    当四人出现在哑村的那一刻,那些个穿着打扮怪异的村民们都向他们投来好奇又警惕的目光。

    村民的穿着很奇怪,属于混搭,里面都穿着皮衣草裙之类的,而外面却套着现代人的衣服,这些衣服应该是他们捡来的,亦或者是阴宅村的人留下来的。

    与关鸿儒之前所说的完全不同的是,这些人对他们似乎没有恶意,只是远远地看着,也不靠近。

    尉迟然思索了下,径直朝着树下的一个男子走去。

    男子很警惕,转身要上树,却被尉迟然叫住:“你好,请问这里是哑村吗?”

    那人不回答,只是飞快上树,随后蹲在树上看着尉迟然,不过也瞟了一眼不远处的关鸿儒。

    关鸿儒上前对尉迟然说:“他们都是哑巴,这就是为什么叫哑村的原因。”

    尉迟然纳闷:“哑巴?那1944年的故事中,瞎老头并不是哑巴啊。”

    关鸿儒道:“这里的人到了一定年纪,都会服下一种药物变成哑巴,目的就是为了保守这里的秘密,瞎老头是个另类,他服毒后只是变成了瞎子,具体的事情不如等你们见到他,自己问吧。”

    说完,关鸿儒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如果可以见到的话。”

    尉迟然并未放弃,在途经哑村的过程中,他一直试图找哑村的村民交流,可村民都躲着他,脸上都带着一种恐惧,始终与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村民的表现与之前关鸿儒所说的完全是两回事,这让尉迟然觉得很是奇怪。

    这些原本应该凶神恶煞的村民,怎么会这样?

    穿过哑村之后,关鸿儒带着他们来到了一条小溪跟前,自己俯身下去喝水,同时也装满了水壶:“这是唯一干净的水源,过了这条小溪就是哭村了,那里什么都没有。”

    尉迟然想起了1944年故事中瞎老头儿带山振平和丰瑞来小溪的事情,下意识看向丰瑞。

    看着那条小溪,丰瑞的回忆并没有彻底浮现,就算结合1944年那个哭村的故事,他能想起来的也只是支离破碎的片段,无法将其整合在一起。

    许久,丰瑞抬眼看着前方:“走吧。”

    迈过小溪,穿过那片黑暗的灌木,四人来到了哭村。

    哭村和那个故事中所描述的完全一样,围绕着大树所修建的木屋,四下都立着的被黑泥包裹的尸体,以及那些潮湿阴暗的诡异角落。

    尉迟然看着站在那似乎在发呆的丰瑞,低声问:“你想起来什么了吗?”

    丰瑞摇头:“没有。”

    因为故事中的描述太过于模糊,他们根本不知道具体事件发生的那间小屋在何处,只知道曾经发生了一场大火,好像只需要找到有焚烧痕迹的屋子便可以了。

    可是,他们在哭村寻找了一番,并没有发现被焚烧过的屋子,所有的屋子都完好无损。

    难道那个故事是假的?还是说这里被重新修复过?

    丰瑞走到其中一间木屋前,伸手抚摸着,想要通过触摸现场的东西来唤醒脑子中深藏的回忆,可惜他还是想不起来,脑子中一片混沌。

    关鸿儒则背着妻子的尸体走到那口井前,拿起旁边的水桶扔进井内,再将水桶拖拽回来的时候,水桶中装满了黑泥。

    关鸿儒开始将黑泥慢慢地涂抹在妻子的身体表面。

    尉迟然上前问:“这就是所谓是肉身棺?”

    关鸿儒道:“对,这种黑泥可以保持肉身不腐坏,哑村的人认为这样封住死去人的灵魂,不让死神带走,假以时日,死人就可以复活。”

    尉迟然道:“这不是扯淡吗?”

    关鸿儒也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环视周围许久的丰瑞上前问:“圣地怎么走?我要去找瞎老头。”

    关鸿儒道:“你已经站在圣地之上了。”

    “什么?”丰瑞很诧异,“哭村就是圣地?”

    关鸿儒摇头:“不,圣地的入口就是这口井,从井中下去就是圣地,当然,这是据我所知,实际上是不是,我也不知道。”

    丰瑞站在井口朝着下方望去,说着就要抓着绳子往下滑,被尉迟然一把抓住。

    尉迟然看向关鸿儒道:“你先下。”

    关鸿儒涂抹黑泥的手停住了:“你们真的要下去?”

    丰瑞道:“我已经说过了,我必须要去圣地!”

    关鸿儒迟疑了一会儿道:“那么,你们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尉迟然问:“现在提出条件,你是早有预谋吧?”

    关鸿儒看着妻子的尸体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在圣地里真的发现了死而复生的秘密,你们得帮助我复活我妻子,可以吗?这是我唯一的条件。”

    尉迟然还没说什么的时候,丰瑞立即道:“可以!”

    丰瑞的不假思索和这一路上表现出的迫切,还有关鸿儒的一系列表现,以及现在似乎已经变成行尸走肉的象沙,都让尉迟然觉得很不对劲。

    他感觉到自己似乎深陷某种阴谋之中,但又说不出来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其他三人似乎都各怀鬼胎。

    关鸿儒在象沙的帮助下,将妻子的尸体绑在背上,然后抓着井边的绳索慢慢滑了下去。

    关鸿儒下滑了一阵之后,仰头对着上面说:“下面除了黑泥,好像什么都没有,没有入口。”

    丰瑞焦急道:“你是不是搞错了?”

    下方的关鸿儒道:“我说了,据我所知是这样,我试试再往下。”

    说着,关鸿儒直接顺着绳子滑到了井底,但井底全都是那些黑泥,根本站不住人。

    井口边上的尉迟然和丰瑞用手电照着下方,看到关鸿儒试探着往黑泥中沉去。

    尉迟然忙问:“你在做什么?”

    身体大半已经淹没在黑泥中的关鸿儒仰头道:“如果入口真的在井底,也许就藏在黑泥之中,我下去试试。”

    关鸿儒说着就完全浸入了黑泥之中,丰瑞站在那俯身看着。

    不久,关鸿儒又从黑泥中顺着绳子爬上来,伸手抹去脸上的黑泥道:“下面!就在下面!直接下去就可以了!”

    关鸿儒也不多解释,手一松就消失在了黑泥之中。

    紧接着,象沙直接跳进井中,丰瑞也准备跳下去的时候,尉迟然拦住他问:“你真的相信关鸿儒?”

    丰瑞皱眉道:“我必须去圣地!找到那个瞎老头问个清楚!”

    尉迟然又问:“你将回忆找回来又怎样?你到底想要什么?是找回忆?还是有其他的目的?”

    丰瑞将尉迟然的手甩到一旁:“我必须找回自己!”

    找回自己?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现在不是自己吗?尉迟然看着丰瑞直接跳入井中,他迟疑了许久,闭眼咬牙也跳了下去。

    尉迟然落入井中之后,整个人直接陷入了黑泥之中,但被黑泥包裹的时间也不过短短十来秒的样子,很快他就从黑泥之中脱身,直接落到了下方的软土之上。

    落地之后,尉迟然立即伸手将脸上的黑泥剥落,但那些黑泥像是有生命的一样,根本没有粘在他的脸上和衣服上,而是直接脱落,落在地上之后,又变成了一颗颗黑色的泥球。

    站在一旁的丰瑞、关鸿儒和象沙则是看着深处的这个不规则的洞穴。

    尉迟然则抬头看着上方的井,用手电照去,可以清楚看到悬在空中还在蠕动的黑泥。

    这些黑泥好像真的是活的一样,只是堵在井中,并不会掉落下来,简直太神奇了。

    尉迟然蹲下来看着脚下那些黑球,光是用肉眼都可以看到黑球表面好像有类似蚯蚓一样的小虫子在蠕动。

    “这里就是圣地?”丰瑞朝着前方走去,闻着空气中弥漫着的那股潮湿的味道。

    这是个被人为整修过的钟乳洞,从他们的位置开始就有一条小路绵延向洞穴的深处,每隔几米路旁就有一个灯盏,灯盏中的火焰却是玫红色的。

    关鸿儒仿佛不确定的样子:“传说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