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五十九章:自曝身份
    丰瑞皱眉看着洞外的关鸿儒,似乎还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关鸿儒笑道:“看你们俩一脸疑惑的模样,我就知道,我高看你们了。”

    尉迟然缓慢道:“你就是瞎老头,对吧?”

    关鸿儒依然满脸笑容,丰瑞则吃惊地看着尉迟然:“他就是瞎老头?”

    尉迟然道:“对,他就是1944年在哭村里的那个瞎老头,当年活下来的四人之一。”

    丰瑞还是没明白:“怎么会?”

    尉迟然道:“怎么不会,太多说不通的地方了。”

    关鸿儒背着手道:“说说,为什么?”

    尉迟然道:“辰州红是从这里诞生的,而辰州红出现在华人城也是在你成为毒枭之后,所以,辰州红不是甘乐给你的,这一段足以说明了。另外,昨天我们赶到阴宅村之后,你借口离开,实际上是去威胁哑村的村民了,所以当今天我们走到哑村的时候,没人敢和我们对话,值得注意的是,我每次靠近村民的时候,村民在远离我后,都会有意无意看你一眼,眼神中都带着恐惧,这说明他们都很怕你。再者,你自称是阴宅村的后裔,可你怎么会知道哑村圣地所在的准确位置?还敢冒险跳进井中,这些都说明,你就是那个瞎老头。”

    关鸿儒反问:“你既然早就知道,为什么不揭穿我的身份?”

    尉迟然道:“因为你之所以这么做,是有你的计划,如果我太早揭穿,你就会改变计划,我就无法得知你的目的。”

    关鸿儒笑道:“这么说,你已经知道我的目的了?”

    尉迟然道:“大概知道了吧,但还不算确定。”

    关鸿儒道:“洗耳恭听。”

    尉迟然道:“我的推测是,1944年那晚发生那件事之后,你的身体出现了变化,你双眼复明,身体也变回了年轻时候的状态,所以,你决定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你到了华人城,却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因为你什么都不懂,于是你最终成为了一名毒贩,在这个期间,你发现自己和以前一样还在持续衰老,可是,据你所知,成为不灭是不会衰老的,你很害怕,于是,你开始寻找成为不灭真正的办法。”

    关鸿儒沉默了许久道:“八九不离十吧,不过你已经够聪明了。”

    尉迟然看着关鸿儒:“所以,你想要我们做什么?”

    关鸿儒道:“帮我。”

    尉迟然问:“怎么帮?”

    关鸿儒道:“只要你答应帮我,那个人就会告诉我关于不死的秘密。”

    尉迟然疑惑:“谁?”

    丰瑞也很疑惑,关鸿儒这里所说的“那个人”是谁?

    关鸿儒说了两个让尉迟然和丰瑞都惊讶的字,关鸿儒道:“那个成为不灭的人,丰瑞。”

    尉迟然听到这,下意识看向丰瑞,这什么意思呢?难道说身旁站着的这个人不是丰瑞,不是那个真正的不灭?

    不如干脆就顺着关鸿儒说下去,尉迟然问:“丰瑞真的成为不灭了?”

    关鸿儒问:“你要不要帮我?”

    尉迟然却是突然间拔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开枪打中了象沙手中的突击步枪,导致他步枪脱手。

    已经成为人尸的象沙想要反击,却被关鸿儒制止。

    “住手。”关鸿儒按住了象沙的肩膀,又看着尉迟然笑道,“果然是速射冠军,快枪手,真厉害,佩服。”

    尉迟然却是收起枪:“我只是不习惯有人拿枪指着我,我可以帮你,但我有什么好处呢?”

    丰瑞诧异地看着尉迟然,没想到他会如此回答。

    关鸿儒道:“好处就是,如果我可以不死,你也可以,我们可以分享那个秘密,怎么样?”

    尉迟然故作迟疑:“这个条件很诱人,但你得表现出一点诚意来吧?”

    关鸿儒道:“你想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情对吗?”

    尉迟然道:“我想知道哑村的历史,还有你以前的故事。”

    关鸿儒缓缓走进洞中,看着石壁上那些文字:“如之前你们所看到的那样,哑村是纯正缝千尸的后裔,可我不一样,我虽然也是后裔,可我自小就和父母生活在全都是死人的哭村。”

    尉迟然问:“为什么你们不住在哑村?”

    关鸿儒苦笑道:“为什么?因为我父亲是个废物,他16岁就没有走过纳若卡之路,他努力了好几年,都失败了,所以,他无法成为村子里真正的男性,于是,就成为了守护哭村的人,因为在哑村人的眼中,无法通过纳若卡之路的人,就无法重生,无法重生就表示你是个死人,死人就应该呆在哭村。”

    关鸿儒父亲到了适婚年龄,也没人愿意嫁给他,无法通过纳若卡之路,就无法成为真正的男人,村里人都嫌弃他,怎么会有人愿意和他谈婚论嫁?

    可村子中男性不允许不结婚,于是在哑村长老的安排下,他娶了哑村的一个瞎女,一个天生就是瞎子的女孩儿。

    没想到,瞎子也是可以遗传的,关鸿儒从生下来那一刻也是个瞎子。

    所以,一个天生就是瞎子的人,怎么可能在16岁的时候通过纳若卡之路呢?

    这就是关鸿儒为何一辈子都没有离开哭村的原因,他父母死后,他也成为了哭村的守护者,每天都和一群肉身棺在一起,等待着死亡降临的那天。

    可是,关鸿儒不甘心,他觉得命运对自己太不公平了,为什么自己天生就是个瞎子?如果自己可以看到光明,哪怕只是片刻也好啊。

    这个愿望终于在山振平、关康安和丰瑞三人到来之后实现了。

    三人到达哭村后所发生的事情,与冥耳所说的完全一样。

    关鸿儒皱眉道:“他们坏了哭村的规矩,但我也无可奈何,当时,我感觉自己身体被燃烧的时候,就失去了意识,当我再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一切完好如初,而我也能看见了,最重要的是,我变回了年轻时候的模样,当然了,我以前看不见,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当我在溪水边看着倒影中的自己,我知道,自己重生了。”

    关鸿儒重生了,虽然他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他很高兴,他终于能看见了,他终于知道树是什么样,是什么颜色,也知道其他人长的是什么模样,他终于明白,自己从小到大生活的哭村是个人们常说的鬼地方。

    关鸿儒要离开哭村和哑村,他痛恨这里,他讨厌这里,而且,他要完成父亲没有做完的事情,他得走一遍纳若卡之路,算是完成父亲的遗愿。

    关鸿儒来到彼岸谷口的时候,发现那里正在举行一场成年仪式,8个16岁的少年站在谷口,哑村的长老则站在他们跟前,吟唱着古老的歌谣,为他们祝福,送他们踏上征途。

    当关鸿儒慢慢走进人群,来到那些哑村村民跟前的时候,大家都惊讶地看着他,因为没人认识他。

    丰瑞听到这疑惑道:“没人认识你?”

    关鸿儒道:“我没返老还童的时候已经七十岁了,与我同龄还记得我年轻时候模样的人都死了,所以,我出现在那里的时候,谁也不认识我,可我身上有哑村的纹身,他们知道我是哑村的人,但又不知道我是谁,看着他们那副惊讶的表情,我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突然间,我觉得这些人真的好愚蠢……”

    长老在询问关鸿儒是谁的时候?关鸿儒决定开个玩笑,他撒谎道,自己是圣地的孩子。

    圣地的孩子是哑村的一个传说,大意上说的是,在哑村圣地中曾经出现过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没有父母,似乎是大自然孕育而生的,是神的代言人,他不生不死,不需要吃喝。

    长老很疑惑,因为他认识所有人,唯独不认识关鸿儒,毕竟那一代的长老们,年龄最大的也比关鸿儒要小得多。

    可传说就是传说,谁愿意相信关鸿儒就是神的代言人呢?

    可关鸿儒可以说出村子中的一切,他甚至可以通过其他人说话的嗓音和语气,直接判断出那人是谁,道出他的名字。

    毕竟他以前是个瞎子,瞎子看不见,但听觉和嗅觉却异常的发达。

    长老们很惊恐,为了证实关鸿儒所说的是真的,决定带关鸿儒去圣地一趟。

    当时的关鸿儒很慌张,因为他只想离开哑村,离开前来个恶作剧,没想到长老们当真了。

    被团团围住的他无法离开,只得硬着头皮跟着长老们去了圣地,也就是哭村的井下。

    那时候他才知道井下别有洞天,可当时的他不识字,他看不懂上面的文字,脑子中只是一片混沌。

    关鸿儒说到这,指着洞外道:“我被带到了这里,就是这个地方,长老们给我喝了一碗水,告诉我,只有神才有资格喝下这种圣水。”

    尉迟然问:“圣水?”

    关鸿儒指着泥潭中的黑泥:“就是这种黑泥中挤出来的水,我喝下之后腹痛难忍,痛得死去活来,那时候我才知道那种水有毒,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关鸿儒在喝下那种水没多久,就闭上了眼睛,等他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原本站在不远处的那些长老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然后一起朝着他跪下叩拜着。

    当时关鸿儒并不明白那是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那种水是有毒的,传说中喝下那种水不死的人就是神亦或者神的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