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六十三章:立体回忆
    走廊之外,是另外一个巨大宽广的洞穴,原本漆黑的洞穴中飞舞着一种散发出红光的蝴蝶,这种蝴蝶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就像是火盆一样照亮周围,所以,进洞的四人可以清楚地看清楚洞穴中的情景。

    洞穴有着三层阶梯状的石台,每一层石台都接近了一百平米的面积,上面建有很多像是模型一样的房屋,也捏有不少的泥人。

    尉迟然靠近之后,看着第一层石台道:“像是微缩景观。”

    其他人只是看着,默不作声,象沙则面无表情地站在三人的背后。

    第一层石台上的房屋都是普通的茅草屋,所表现的是一个热闹的村庄,村中人各自忙碌着,有干农活的,有喂牲口的,也有照顾孩子的。

    而第二层石台上虽然还有房屋,但房屋大部分都已经被损毁,而且一看就知道是人为故意损毁的,那些个泥人也被踩碎,所以,并不知道原本想表现的是什么。

    在第三层石台上的微缩景观中表现的则是一幅骇人的场景,泥人四散逃跑,在他们身后则有另外一群浑身绿色的泥人在追赶他们,地上也摆放着很多四肢脱离身体的泥人,似乎在经历一场战争。

    尉迟然站在第三层石台之上,看着四下道:“这代表着什么呢?”

    说完,尉迟然下意识看向象沙:“这是什么意思?你刚才说这里是哑村,难道说,这些微缩景观表现的就是哑村?曾经的哑村?”

    象沙抬手指着第一层石台,又指了指第三层石台:“注意看,第一层和第三层有什么区别。”

    尉迟然不假思索地回答:“房屋修建的方式不一样了,第一层石台上的房屋都修建在地上,而第三层石台的房屋修建在树上,就和现在的哑村完全一样。”

    象沙点头道:“没错,那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尉迟然看着第三层石台上那些红色的泥人道:“因为这些绿色的泥人?”

    象沙问:“具体点。”

    尉迟然再次看向石台:“也许是为了躲避夜兽,也许是为了躲避这些绿色的人,所以,他们才会将房屋修建于树上。”

    象沙又问:“你认为这些绿色的泥人代表着什么?”

    尉迟然刚想说不知道的时候,脑子里却是灵光一闪,下意识回答:“僵尸?”

    刚说完,尉迟然又立即改口道:“不,是人尸,僵尸是根本不存在的,对吧?”

    “缝千尸一族在来到孟艮府之前,从未成功制造出所谓的僵尸,但他们会制造人尸,也就是这些人尸让天下人真的以为有僵尸的存在,可他们并不是想研究如何驱使尸体,而是为了研究长生之法。”象沙双目直视着尉迟然,“而他们之所以要研究长生,理由和你们所想的不一样,他们只是为了去找回家的路,因为那条路太漫长了。”

    尉迟然听得纳闷,但他还是再次问道:“你到底是谁?”

    象沙继续说道:“缝千尸一族在这里继续研究着他们的长生,可事情并不顺利,他们在研究的过程中,利用自然环境和天外来物,没想到真的将死人从另外一个世界带了回来,由此险些惨遭灭族。”

    说着,象沙指着第三层石台。

    尉迟然终于明白了:“第一层石台表现的是缝千尸一族在这里安居乐业,第二层石台表现的是他们研究长生的方式方法,却没想到无意中制造出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怪物,他们所找到的应对方式就是将房屋修建在树上,应对怪物的袭击,也就是第三层石台表现的内容,第二层石台之所以会被人为毁掉,就因为上面展示了他们是如何制造这种怪物的过程。”

    说完,尉迟然顿了顿又道:“也许寻找制造这种怪物的方法,才是你们来这里的目的,对不对?”

    象沙却是问:“我已经给出了你所有的线索,现在,尉迟然,轮到你来回答我,你之前向我提出的问题,我是谁?”

    丰瑞和关鸿儒纳闷地看着象沙,象沙这是什么意思?竟然让尉迟然来猜自己是谁?他不是已经坦白了自己的身份吗?

    还是说,象沙还有其他身份?

    尉迟然看着象沙,就那么看着,忽然间他抬手指着象沙道:“你不是象沙,你只是利用了象沙身份的某个人,而且是知晓这一切的某个人。”

    象沙默默地点头,承认尉迟然说对了。

    尉迟然又道:“你之所以知道这里的秘密,说明你与这里有一定的关系,也许你就是哑村的人?”

    象沙摇头,表示他并不是哑村的人。

    尉迟然寻思了下,立即道:“你如果不是哑村的人,就是1944年从哭村活着离开的四个人中的一人。”

    象沙点头承认,他一点头,丰瑞和关鸿儒吃惊不已,按照现有的线索,象沙的身份根本不难推测出来。

    1944年从哭村活着离开的人只有四个——山振平、丰瑞、关鸿儒和禁煞。

    丰瑞和关鸿儒就站在旁边,那么象沙不是山振平就是禁煞。

    尉迟然道:“禁煞是潜伏在这一代的孤军,对哑村等地应该也是了如指掌,所以,表面上来,你极大可能是禁煞,但其实不是,你应该是山振平。”

    象沙笑了:“为什么?”

    尉迟然道:“山振平当初往这里走,不是没有理由的,是因为他知道古老缝千尸一族就藏在这个地方,他因此而来,所以,你只可能是山振平,不会是其他人。”

    象沙终于点头道:“没错,我的确是山振平。”

    象沙在承认自己就是山振平之后,关鸿儒和丰瑞都吃惊地看着他,特别是丰瑞。因为在1944年的故事中,丰瑞应该是潜伏在山振平身边,对他无比熟悉的人。也许是失去记忆,也许是山振平已经不再拥有以前的模样,所以,丰瑞眼中的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丝毫熟悉的感觉都没有。

    尉迟然看着山振平道:“你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你也和关鸿儒一样?”

    山振平看着关鸿儒和丰瑞道:“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三个接近不灭,却还不是不灭的人。”

    接近不灭?尉迟然摇头表示不明白。

    也就是说,那一晚之后,除了丰瑞之外,关鸿儒和山振平也变成了不死人,但他们的这种不死,却远远达不到真正不灭的程度,是这个意思吗?

    山振平道:“这几十年间,我一直在暗地中观察着丰瑞和关鸿儒,我们三人之中,最接近不灭的就是丰瑞,他一直维持原先的年纪,身体复原的速度也一直没改变,可我和关鸿儒则不一样,我们虽然恢复到了最年轻力壮的年龄,可随着岁月依然在慢慢变老。”

    变老?尉迟然仔细看着山振平,如今他这幅象沙的模样也不过三十多岁而已,虽然比不上丰瑞,但要比如今已经老态龙钟的关鸿儒强太多了,他是怎么做到的?

    尉迟然猛然间想到了什么:“你利用了阿贝博士的细胞重生技术对吗?”

    山振平笑了:“利用?我怎么利用自己呢?”

    什么?尉迟然三人大惊,此时才意识到,山振平、阿内博士和象沙原本就是一个人。

    山振平道:“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一切都是我一手安排的,指示关鸿儒这么做的人,也是我,我就是在他背后指示的那个不灭。”

    关鸿儒瞪圆双眼看着山振平。

    尉迟然问:“告诉冥耳那个故事的人也是你?”

    山振平道:“没错,是我,但我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引你过来,然后在这个绝对安全,不会被外界窃听和跟踪的圣地内和你好好聊聊。”

    刚刚得知真相的尉迟然再次陷入了混沌当中,山振平所做的这一切,竟然是为了自己?自己与这些事情又有什么关系呢?

    山振平曾经让关鸿儒问过自己,有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身份?难道是因为这个?

    尉迟然笑了下道:“你别开玩笑了,你该不会想说,其实我就是禁煞,只是我失去了记忆,又被人灌输了新的记忆?”

    山振平忍不住笑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你就是尉迟然,不是别的任何人,但你却继承了缝千尸一族的纯正血统。”

    震撼一波又一波袭来,尉迟然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了,自己怎么会变成继承缝千尸一族血统的人呢?

    山振平背着手道:“我还是从头说起吧,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给你,这样你才知道我到底在说什么,从哪儿说起呢?就从古老缝千尸一族说起吧,他们是一个独特的种族,而且原本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他们是从其他世界来的,那是个遥远的地方,遥远到最后他们自己都忘记了,只知道,要回去就必须得到永恒的生命,成为所谓的不灭,否则,他们永远回不去,所以,缝千尸研究这一切的目的,说到底,只有两个字,那就是回家。”

    缝千尸一族是来自其他世界?这是什么意思?

    尉迟然提出自己的问题后,山振平摇头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现在告诉你的事情,是我师父冷锐告诉我的,我是他唯一的弟子,但我们也都是后来缝千尸一派的叛徒。”

    丰瑞和关鸿儒也在旁边听得无比认真。

    尉迟然道:“山前辈,我应该这么称呼吗?”

    山振平笑道:“可以,我就从头说起吧,然后你就知道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我为什么要那么做,你的身世如何,以后的路又该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