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六十四章:族群起源
    一个族群没落之后,他们的历史来源远比他们本身要重要多了。

    就如缝千尸一族,他们来自于其他世界,至于那是什么世界,他们是如何来的,又该如何回去?这一组中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而其他大部分人都以为他们原本就属于这个世界。

    他们只能小范围内通婚,保持着所谓的血统纯正,只有这种血统的人才能最终成为他们认为的不灭,获得永生,带着他们的期望踏上回家的路。

    而他们对自己族人保密,也是为了保证这个秘密不会被外界获知。

    可缝千尸们也清楚的知道,永生是可悲的,因为你永远的活着,而身边的一切却在逐渐消失或者被替换,你不管想任何办法都无法留住他们,这种感觉太过于残酷。

    一代又一代的研究,他们失败了,最终他们寻觅到了湘西土著的某种神秘法子,如果融合那种办法,也许可以达到目的,于是,缝千尸一族全部迁移到了湘西丛林之中,最终在那里获得了永生的办法,制造出了三魂盒和七魄胆。

    尉迟然闻言惊讶道:“你是说,缝千尸一族很早就创造出了不灭?”

    山振平点头道:“如果没有创造出来,又怎么会有三魂盒和七魄胆呢?可是,就算创造出来了,当时也没有发现可以承载这一切的人,我要解释一下,三魂指的是胎光、爽灵和幽精,而七魄指的是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和鼻肺。”

    三魂之中,胎光是其核心,就像是电脑的CUP一样;爽灵则代表智力;幽精代表男性的生殖能力。

    七魄之中,尸狗代表人的恐惧,也就是警觉性,如果一个人失去了恐惧的能力,也就丧失了最基本的警惕性;伏矢指的是人的意识;雀阴代表女性的生殖能力;吞贼代表健康,用现代术语来解释,就是免疫能力;非毒代表所有的疾病;除秽则代表新陈代谢;鼻肺顾名思义就是指呼吸。

    在缝千尸的研究之中认为,人必须要将三魂七魄升华到一定的程度,才能成为真正的不灭,但要成为完全的不灭,只有极少数的人,甚至只有一个人。

    换言之,可以成为不灭的人,那基本上就属于一个雌雄同体的超人。

    古老缝千尸在制造出了三魂盒和七魄胆之后,此时因为他们对人体的实验,遭受到了其他江湖人士的质疑,认为他们是邪恶的,于是决定将其铲除。

    古老缝千尸寡不敌众,很快溃败,七魄胆也在此次事件之中丢失,大部分古老缝千尸一族的人被迫逃离,前往孟艮府重新开始。

    山振平说到这的时候,看着尉迟然的双眼道:“在这里,有两个很重要的细节,第一,三魂盒落到了司马家族的手中,而司马家族源自于另外一个门派,那就是孤军。”

    什么!?司马家族源自于孤军?尉迟然再次糊涂了,这是什么意思?

    山振平又道:“基于第一点,由此可以推测出,实际上是孤军觊觎三魂盒和七魄胆,这才鼓动其他门派对古老缝千尸一族展开了袭击,并且挑选出了自己的人替代了缝千尸一派,继承了三魂盒,并继续寻找丢失的七魄胆。”

    尉迟然只是微微摇头,他真的糊涂了,孤军到底想做什么呢?

    孤军并未因此罢手,因为他们认为七魄胆是被一小部分缝千尸藏起来了,而这批人并没有逃到孟艮府去,于是,他们一方面派人在孟艮府监视着那里的缝千尸,另外一方面则遍天下寻找握有核心秘密的那小部分缝千尸,这批人被称为纯血,也就是血统最为纯正的缝千尸。

    可这批纯血无论怎么逃,最终都会被找到,毕竟孤军无孔不入,此时,他们只能铤而走险,做了一件他们自己都觉得恐怖的事儿,那就是将自己融入孤军和司马家族所继承的缝千尸一派。

    可要融入孤军,那几乎不可能,因为孤军的审核太过于严格,他们只能融入司马家族,而司马家族也为了保证不被渗透,从继承那时开始就确定了世袭制度。

    山振平道:“当时那批纯血一共有五十个人,这五十个人,分头行动,虽然大部分人在行动中死去,但还是有幸存者融入了司马家族的缝千尸一族之中,最终活下来的有十个人,这十个纯血,虽然没有成为新缝千尸的核心成员,却因此隐藏了自己的身份,我师父冷锐就是其中之一。”

    冷锐的任务是找到丢失的七魄胆,而当时的司马家族已经决定和孤军分道扬镳,不再承认他们和孤军之间的关系,孤军当然也无法对外界声称司马家族是属于他们的,这无疑于告诉天下,当初他们发动的那场针对古老缝千尸一派的战争是出于私利,而不是所谓的正义。

    所以,当时寻找七魄胆的一共有三批人,孤军、司马家族和古老缝千尸,也就是冷锐等人。

    可因为孤军是个细作组织,所以他们可以渗透进任何组织,甚至是当时的官府,要找到七魄胆远比其他人要容易,所以,在清朝嘉庆年间,他们顺利找到了七魄胆,最终七魄胆被一个孩子吞服,那孩子成为了当时有明确记载的第一代不灭,他的名字叫关康安。

    (此段往事详情可查看异文化之五《异陵简》第四部《御笔城隍》)

    孤军藏起了关康安,并且不断在他身上做各种实验,目的就是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不灭,为了隐藏关康安,他们派往关康安身边的人都是以地相身份出现。

    但孤军中守护关康安的那名探子为了脱离组织,决定与关康安合作,到达了当时军阀混战的甬城,结识了可以提供帮助的地相唐安蜀和安望海一批人。

    冷锐也在当时利用了另外一名地相的身份前往甬城,并且混在革命军之中,伺机将关康安带走,并且铲除了所有知道关康安存在的人。

    山振平叹气道:“那是一段最黑暗的时期,我师父利用了那个时期的政治清洗和军事行动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也最终出卖了那几个被迫帮助自己的地相,不过我在这里提一点,那时候我们还得知,孤军除了找七魄胆之外,也在寻找地相的至宝陵简,而陵简早就被唐安蜀等人获得了,可那东西与我们无关,所以我也就没有关心。”

    最终山振平的师父冷锐利用了一系列手段,夺走了关康安,虽然成功,但自己也死在了计划之中,弥留之际,将关康安交给了徒弟山振平,让他带着关康安逃走,并且给了他孟艮府的地址。

    冷锐一再告诫山振平,现在并不是去孟艮府的最佳时机,一定要等到有一天孤军再找到他们的时候。

    尉迟然听得奇怪,问:“为什么要等到孤军再找到你们的时候?”

    山振平解释道:“孤军知道孟艮府,但并不知道我师父的身份,毕竟我是个例外,我不是纯血,我只是他破例收的徒弟,这样可以掩人耳目。但即便这样,孤军也会在前往孟艮府的路上设下埋伏,那时候我带着关康安前往,等于自投罗网,所以,我只能等待机会。”

    丰瑞纳闷道:“既然孤军知道孟艮府,那么他们还是会在那里设下埋伏的,早去晚去不是一样吗?”

    “不一样。”山振平摇头道,“他们将你派到我身边来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了,但我还是装作不知道,就那样安稳的过了好几年,毕竟那时候我身在军营,而且那是远征军,孤军无法将太多的人渗透进去,直到后来关康安发病了,我才不得不带着他离开,前往孟艮府,在路上,你一直在留下记号,我很清楚,我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丰瑞缓缓摇头:“我不太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尉迟然接过话道:“山前辈的意思是,对付一个人,远比对付一群人要简单得多。”

    山振平道:“没错,就是这个意思,为了不被我察觉,孤军自然不会派太多人盯着我,因为有你留在我身边当眼睛和耳朵就够了,所以,我只需要切断你和他们的联系,就可以做到无法被他们追踪,所以,那时候,我一直装作不知道什么是哑村、哭村,我很清楚,只要我切断你和孤军的联系,平安到达哑村,说明身份,那么孤军就再也没有任何办法了,毕竟哑村不会接纳任何外来人,也就是说,从古老缝千尸一族迁移到孟艮府开始,孤军就没有任何机会可以渗透进去。”

    就像再高明的间谍组织,也无法渗透进一个原始部落。

    可让山振平没想到的是,关康安真的要死了,所以,他只能按照之前冷锐留下来的办法去寻找坟墓。

    尉迟然不解地问:“为什么要寻找坟墓?”

    山振平道:“实际上那只是一种障眼法,关康安是个不完美的不灭,可我们没条件获知他的不完美到底指的是什么,所以,在关康安的身体达到七魄胆承受的极限时,就会崩溃,而缓解崩溃的办法就是让他暂时睡去,而睡觉的地方要满足三个条件……”

    其实让不完美的不灭睡去,就是为了让他的身体可以在特定的环境下暂时缓解七魄胆对他带来的伤害。所以,必须要在阳光无法照射、温度、湿度适宜的场所,要满足这三个条件,只能是坟墓中的棺材,而且必须是旧坟中的朽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