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六十五章:纯血缝千尸
    坟地中的棺材自然在地下,地下就无法被阳光照射,而掩埋棺材的地下一般都不会太浅,所以那里的温度和湿度也相对合适,最重要的是朽棺之中有一种虫子,这种虫子可以吃掉关康安体表的腐肉。

    腐肉直接被割去,就算消毒也无济于事,只能让那种虫子吃掉,虫子在啃食腐肉的同时会产生一种分泌物,这种分泌物就是修复不灭身体的最佳药物。

    尉迟然点头道:“所以,实际上与什么法术之类的没有任何关系?”

    山振平道:“很遗憾,这些都与常人所想象的法术没有关系,你真的以为,念几句咒语就可以让死人变成僵尸吗?”

    丰瑞在努力回忆着过去,但他的记忆还是没有找回来。

    尉迟然问:“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实际上你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你们四个人为什么都会成为接近不灭,却又不是不灭的人,对吧?”

    山振平正要回答什么的时候,丰瑞提问道:“禁煞呢?”

    山振平只是道:“我之后会提到他,现在,我跟你们说下,我这么多年的研究结果,要成为不灭,就必须结合三魂盒与七魄胆的力量,三魂盒现在在你手里,但其中的秘密我也不知道如何开启,而七魄胆的力量我相信是被分散吸收了,分别进入了我、丰瑞、关鸿儒和禁煞四个人的体内,导致我们四个成为了接近不灭的人,同时也具有不同的缺陷。”

    说到缺陷的时候,关鸿儒和丰瑞都看着山振平,两人的想法各不相同。

    关鸿儒认为,自己的缺陷大家都知道,自己就算返老还童,年龄还是在增长,七魄胆的力量不过是让自己的人生重头再来一次而已,而丰瑞呢?山振平呢?他们的缺陷又是什么?

    丰瑞则不知道自己的缺陷在哪儿?难道是失去了记忆吗?还是说,自己有其他的缺陷?

    山振平看着关鸿儒和丰瑞道:“他们两人的缺陷,关鸿儒的你已经知道了,我们现在先来说说丰瑞的。”

    丰瑞立即打断山振平:“我觉得,还是先说说你的缺陷比较好。”

    山振平笑了,他知道丰瑞的意思,那就是既然坦诚相见,不如先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

    山振平看着自己的身体道:“我是免疫力下降,很容易得上很多疾病,而且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进入休眠状态,那时候也是我进行细胞自我修复的最佳时机,同时也是我最薄弱的时候。”

    丰瑞又问:“每隔一段时间是多久?”

    山振平道:“视身体情况而定,有时候病重,我就必须立即休眠,至少要睡上十天半个月。”

    丰瑞满脸挂着的都是不相信的表情。

    尉迟然问:“他的缺陷是什么呢?”

    山振平道:“据我的观察,他的缺陷就是失忆,并且伴随双重人格,最可怕的是,他人格分为善和恶,就像是冰与火在体内交融一样。”

    尉迟然有些不解:“谁是善?谁是恶呢?”

    山振平却是道:“至于这个,你得问他自己。”

    尉迟然看着丰瑞,单从对两个人格的接触来看,方寻忆应该代表着的是善,而丰瑞代表着的是恶,可他的恶却达不到正常人认知的标准,难道说,是丰瑞的恶还没有显现出来吗?

    尉迟然心里还在猜疑的时候,山振平却看着他道:“现在,我来说说你了,因为这一切都与你有直接关系。”

    尉迟然指着自己:“与我有关系?和我有什么鸡毛关系啊,我父母是孤军,我知道了,又怎样?我的任务完成了。”

    山振平道:“我知道,不过,我希望你能先听我说完,说完后你自己做判断。”

    尉迟然当然知道得自己判断,也清楚知道孤军并不代表着绝对的正义,他也确实想知道这一切到底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山振平道:“我之前说了,古老缝千尸一族撤离中原的时候,留下了一批纯血,我师父就是其中之一,这批人一开始想要渗透孤军,但失败了,可他们并未放弃,而且制定出了一个绝对不会暴露自己身份的办法,虽然很复杂很冒险。”

    尉迟然摇头表示不明白。

    山振平接着道:“这批纯血之中选出了五个人,这五个人利用他们的孩子,试图混进孤军之中,也就是说,他们活生生将自己的孩子变成了孤儿,由孤军抚养培育,等孩子长大之后,再开始进行接触,告知他们真相,以此作为判断,能接受并且愿意承认自己身份的那就留下来,不能接受,依然愿意相信孤军的那就……”

    山振平没说下去,但其他三人都知道,那些孩子肯定是无法再活下去了。

    纯血利用这种方式渗透了多年,牺牲了无数的生命,终于将一个孩子成功送进孤军内部,这个孩子不负众望,也成为了中原地带的负责人之一,此后,这个孩子开始培养自己的接班人,因为那时候,纯血的计划仅仅只是开了一个小头而已。

    这名代号叫“穿山甲”的纯血,每隔两年便从同伴送来的孩子中挑选出一个来,自己私下进行培养,用来继承自己“穿山甲”的代号。

    另外一方面,纯血在司马家族的缝千尸一派中也藏有自己的人,经过近百年的隐藏,再无人怀疑他们的身份,而纯血等待的也是这个时候。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纯血的计划终于启动,因为隐藏在司马家族缝千尸一派中的两个人,在花了多年的时间之后,终于取代了司马家族中两个人的身份,改头换面成为了司马家族的人,同时也生下了起名叫司马正的孩子。

    随后,这个叫司马正的孩子被伪装成了孤儿,送到了孤军穿山甲的手中,让其将他培养成为孤军的一员。

    换言之,就算孤军发现这孩子的身份,也只会查到他是来源于司马家族的缝千尸一派,不会怀疑他是古老缝千尸一派的纯血。

    这就是纯血一开始的计划,利用双重身份来隐藏身份,既可以渗透两个仇家的组织,而且就算被识破,还可以挑起他们之间的战争,坐收渔翁之利,就如同当年孤军对他们所做的事情一样。

    司马正被送进孤军之后的两年,缝千尸纯血又暗地中送了其他四个孩子进入孤军,都由穿山甲安排人手负责培养和教育,好让他们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和职责,以待在合适的时候完成任务。

    山振平说到这的时候,脸上出现了诡异的笑容,他恨恨道:“孤军不是喜欢渗透吗?那我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尉迟然猛然间醒悟了什么,他觉得有一股电流传遍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下,随后问:“这五个人的任务是不是偷走在孤军那里的三魂盒?”

    山振平点头道:“没错,嘉庆年间之后,孤军在瓦解了司马家族缝千尸一派后,偷偷将三魂盒带走藏了起来,要知道,司马家族在决定不服从孤军的那一天开始,就注定了要灭亡。”

    尉迟然觉得自己心跳都要停止了:“第一个被送到穿山甲那里的孩子,那个叫司马正的,后来叫什么?”

    山振平只是道:“你觉得呢?”

    尉迟然的声音都在颤抖:“尉迟正平?”

    山振平只是微微点头。

    尉迟然浑身都在发抖,自己的父亲原来是缝千尸一族的纯血!?根本不是什么孤军!

    山振平又道:“其他四个孩子,后来分别叫安雨竹、刘畅以及甘乐。”

    丰瑞立即问:“不是四个吗?这只有三个呀?”

    山振平摇头道:“剩下那个代号蝉,是个沉睡者,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被唤醒,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谁。”

    尉迟然听完这些已经彻底乱了,如果山振平所说全部属实,那么自己根本不是什么孤军的后代,而是缝千尸的纯血后裔,也难怪山振平要将自己弄到这个地方来坦白一切。

    如果此事被孤军知道,那么自己就是死路一条。

    可是,自己父母的死又是怎么回事呢?

    尉迟然决定绕个圈子问:“当初我父母之所以要隐藏关鸿儒,甘乐要找上关鸿儒,都是因为纯血的计划,目的就是想夺走三魂盒,以及找到七魄胆,对吗?可我还有一个疑问,你又如何知道我父母他们的身份?你与这批纯血一直有联系吗?”

    山振平承认一直与纯血之间有联系,但纯血那边知道他存在的人只有一个,从冷锐所在的时期,山振平掌握到关康安这个第一代不灭之后,纯血为了保守秘密,就选出了一个人代号为“默兔”来守护这个秘密,由默兔来负责传递山振平与纯血之间的消息。

    而默兔的后人则会继承这个称号,一直守护这个秘密,并且提供给山振平相关的帮助,也是默兔告知了山振平关于尉迟正平、安雨竹、刘畅和甘乐四人的真实身份,促成他们之间的合作。

    但默兔并没有告知山振平关于“蝉”的任何消息,因为那是纯血留在孤军中的最后一个保险。

    尉迟然问:“那么司马家族还存在吗?”

    山振平道:“据我所知,还存在,而且他们一直准备复苏缝千尸,只是力量不足,所以,一直处于半沉睡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