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六十九章:牺牲计划
    初夏没有松开尉迟然,只是接着道:“第二,汪伦之所以要杀死你父母和刘畅,原因在于,他是孤军,他只是执行命令,因为孤军当时发现了你父母和刘畅、甘乐的身份。”

    尉迟然懵了,彻底懵了,从那时候开始,他们就被发现了吗?

    初夏继续道:“第三,汪伦就是蝉,就是那个与你父母、刘畅、甘乐一起被送进孤军的那个纯血,这也是孤军为什么要派他去做这件事的原因。”

    尉迟然不再挣扎了,只是看着初夏,初夏也将他松开。

    初夏起身来,坐在一旁道:“他们的身份暴露,是因为有人出卖了他们,而出卖他们的人就是他们那一代的穿山甲,而穿山甲出卖他们也是纯血计划中一个重要的环节。”

    尉迟然问:“为什么?”

    初夏解释道:“你父母来华人城之前,偷走了三魂盒,就算他们以自己想脱离组织为理由,孤军也不会那么轻易相信,孤军会认为他们是渗透者,是司马家族派来的人,为了让孤军深信不疑这一点,穿山甲必须要在此时出卖他们,让孤军彻底相信,他们这批人都是司马家族派来的,毕竟,孤军至今为止,都不知道当年古老缝千尸撤离中原的时候曾经留下了一批纯血。”

    尉迟然缓缓道:“就是用牺牲来欺骗敌人,对吗?”

    初夏道:“没错,之所以最后会留下甘乐,就是因为孤军没从你父母以及刘畅处发现三魂盒的下落,他们认为三魂盒的秘密要不甘乐知道,要不就只有你这个后代才知道,所以,他们对你和甘乐都实行了监视。在此期间,孤军也发现了关鸿儒、方寻忆、阿内博士等人之间存在的关联,毕竟这三个都是不死人,很容易被发现。”

    尉迟然问:“那么汪伦自己知道吗?”

    初夏道:“汪伦知道,他清楚那是计划的一部分,只能痛下杀手,装作自己还不知道已经被孤军发现了身份,上层安排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孤军为了找到三魂盒,决定一面监视甘乐,一面让汪伦收养你,便于监视,而他们也偷偷监视你们俩,如果汪伦告诉你实情,你必然会出现明显变化,可汪伦什么也没对你说,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

    因为按照计划,揭示秘密的人不应该是汪伦,他所做的就是继续假扮孤军,服从收养和监视尉迟然的命令。

    另外一方面,因为伪装成阿内博士的山振平在抛出人尸案等诱饵之后,方寻忆也进入了PW,控制PW的孤军也顺利接收了他,便于就近监视。

    可到这个节骨眼上,三魂盒依然没露面,孤军也从蛛丝马迹中发现七魄胆也许不存在了,也许七魄胆的力量已经被1944年那几个人吸收,于是,他们决定改变计划,寻找一个合适的人选来探查这些秘密,最终他们选定了尉迟然。

    为什么要选择尉迟然?因为表面上尉迟然是孤军的后代,只要他不知道这个实情,他的行动就可以建立在调查父母的死因和为父母复仇的基础上。

    于是,尉迟然警校毕业之后,PW安排汪伦回到了西北警署,因为西北区就是一切开始的地方,他们得诱使尉迟然回到这里,去探寻过去的真相。

    尉迟然也顺利按照孤军的设想一步步揭开了谜底,只是这个过程中,孤军完全没想到,他们的计划也仅仅只是建立在纯血的计划之中。

    尉迟然苦笑道:“局中局,对吗?”

    初夏道:“没错,要掩人耳目,最好的两个办法是,要不特别复杂,要不特别简单,我们的计划选择了将所有的事情彻底打乱,利用孤军不知道纯血存在的这一点,暗中做了很多事情。”

    尉迟然问:“那么,你是谁?”

    初夏道:“我是这一代的穿山甲,上一代的穿山甲应该已经死了。”

    尉迟然再问:“上一代的穿山甲是谁?”

    初夏道:“我不知道,没见过,我们之间的联系就建立在通讯上,我从小生活在福利院,我从小就知道自己是纯血,直到被孤军带走,直到穿山甲主动联系上了我,以前的穿山甲做事很高调,那是为了让自己尽快在孤军中获得地位,可穿山甲背叛的时候,就故意坦白了一切,让孤军认为,下一代的穿山甲肯定在管理层中,这也就保护了继承穿山甲这个代号,至今为止都是个小卒子的我。”

    尉迟然迟疑了许久,问:“那么杀死汪伦的人是谁?”

    初夏只说了两个字:“是我。”

    尉迟然的手攥成拳头:“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初夏道:“这不是纯血的计划,而是孤军的计划,孤军安排我杀死汪伦,又伪造汪伦的日记,让你知道杀死你父母的凶手是他,还让我告诉你,汪伦是司马家族的人,以便建立你与司马家族缝千尸的仇恨,这是其中一个原因。”

    尉迟然看着初夏:“还有其他原因?”

    初夏道:“第二个原因,就是培养你成为一名合格的孤军,你警察的身份会妨碍到任务,所以,利用汪伦的死来冤枉你,又帮助你逃走,让你再也无法回头,无法回归过去的生活,只能按照孤军的安排继续寻找三魂盒和七魄胆的秘密,不过,在你开始寻找之前,还需要对你进行培训,而培训你的人,就是我。”

    尉迟然皱眉问:“这么说,方寻忆、关鸿儒和山振平你都联系过了?”

    初夏点头:“都联系过了,我也把你之前告诉我的那些所谓的真相告知给了侯万,侯万判断,你并没有知道自己身份的真相,他还以为你就是司马家族的后代,所以,继续将方寻忆留了下来,也派了特殊部队去逮捕阿内博士,也就是山振平,换句话说,你的计划算是成功了。”

    尉迟然至今都不敢相信,收养自己的汪伦竟然是蝉,他也理解,为什么汪伦不让自己叫他父亲。是啊,他是杀死自己父母的凶手,也是知道实情,无奈去执行的那个人。

    尉迟然此时才能理解汪伦几十年来内心的煎熬和痛苦,那简直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被逼杀死自己的同族亲人,又被逼收养亲人的孩子,将其抚养长大,还不能告诉这个孩子真相,这简直就是一种最残忍的刑法。

    制定出这个计划的纯血是个天才,先布下一个局,误导孤军之后,再观察孤军接下来的计划,逐步调整自己所布的这个局,保证孤军的计划永远处于自己的局内,自己所需要做的就是微调计划的局部。

    现在蝉死了,穿山甲虽然还活着,但却是一个无法主导事情走向的卒子,关鸿儒藏了起来,方寻忆留在敌人身边,山振平又被逮捕。

    尉迟然想到这,感叹道:“还好默兔没有被发现。”

    初夏接下来的话,却让尉迟然再次震惊:“不,默兔早就暴露了。”

    尉迟然猛地扭头看着初夏:“什么?”

    初夏道:“别激动,也别害怕,这也是纯血计划的一部分,你知道吗?这个计划原本的名字就叫‘牺牲’。”

    其实所有的计划都是围绕着尉迟然而来,他们计划中就要自我暴露,计划中就要一步步让孤军认为他们被瓦解了,当然孤军会认为他们瓦解的是残存的司马家族的余孽。

    初夏继承这一代穿山甲代号之前,穿山甲也培养出了另外一个下一代,这也是个纯血,只是他对一切都不知道。他还以为自己真的就是继承穿山甲代号的那个人,所以,他在上一代穿山甲的保护下,逐步进入了管理层,又在上一代穿山甲“背叛”之后被孤军擒获并且杀害。

    他到死都不知道,自己仅仅只是这个计划中的牺牲品。

    此人的死,也保护了身为真正穿山甲的初夏,孤军的内部审查逐渐结束,在他们的审查中,认定内部的渗透者已经基本上被清楚,接下来只要利用尉迟然掌握住关鸿儒、方寻忆和山振平三个人,再利用这三个人对付一直深藏不露的禁煞。

    不过在那之前,有两件事他们需要去做,第一件事就是清除最后的威胁默兔,第二件事便是将尉迟然洗脑培养成为他们自己的人。

    孤军之所以要培养尉迟然,一方面是因为尉迟然的身份去揭开真相最为合适,另外一方面这也是报复,报复他们认为的司马家族。

    尉迟然闻言道:“他们决定,在我挖出三魂盒和七魄胆秘密之后,再告诉我真相,让我明白,是我亲手结果了上一代?说白了,孤军的计划就是让我们在毫不知情的前提下自相残杀。”

    初夏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点头。

    尉迟然问:“所以,你前几天所说的那个任务,就是领着我去中国,找到默兔,然后干掉他,对吗?”

    初夏依然点头。

    真相一次又一次的像是风暴一样袭来,让尉迟然无处躲闪。前往孟艮府之前,他以为自己是孤军的后代,在到达孟艮府之后,他却发现自己并不是,而返回华人城,他又发现,这一切都只能用“牺牲”两个字来概括。

    而这一切的牺牲都是为了自己。

    尉迟然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肩上负上了千斤重担,快要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了。

    忽然间,尉迟然想到了什么,他问初夏:“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的身份也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