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七十五章:合同详情
    魑魅魍魉,金玉满堂。尉迟然去见项金的路上,沿途都在低声念叨着这八个字,这八个字之间有什么关联呢?

    项家的宅邸在华人城北区,北区是华人城的富人区,几乎全是独栋住宅,绿化程度也高于其他区域。这也是这座城市最可笑的地方,原本推翻丛林修建都市,却在最后又想方设法在都市中还原丛林。

    到了项家宅邸跟前,尉迟然惊讶得合不拢嘴,他上次看到如此气派的宅邸是T国的王宫。

    那是他毕业时,因成绩优异,也是华人城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毕业生,所以被国王召见。

    “项家得多有钱呀?”尉迟然站在那惊讶地说道。

    很快,尉迟然耳机中就传来了初夏的声音:“项家不是华人城第一代华裔,而是T国第一代华裔,祖籍是福建的,早年做橡胶生意起家,在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了横财,说富可敌国也不为过,现在你知道为什么项家三兄妹要争夺剩下那三成遗产了吧?”

    尉迟然道:“知道了,那三成遗产数目惊人。”

    正说着,大门开了,一个身着西服,梳着大背头四十岁左右的男子缓缓走出,径直来到尉迟然跟前,礼貌地问:“请问是朱坤朱先生吗?”

    尉迟然憨厚地笑了笑,赶紧点了点头。

    男子自我介绍道:“我叫项华,是大先生的管家,大先生正在里面等你,请随我来。”

    项华自我介绍的同时,已经仔细打量过尉迟然了。

    尉迟然戴着假发,还戴上了一副黑框眼镜,穿着格子衬衫,背着一个带有动漫标志的挎包,下面套着一条牛仔裤,脚蹬一双帆布鞋。

    这些都是初夏给他的打扮,之所以要这么打扮,不是因为IT宅男就应该是这样,而是原本的朱坤平日内就是这种打扮。

    因为朱坤不是虚构的人,而是真实存在的人,只不过被孤军用其他方式暂时哄骗到了欧洲,让他在那里快乐的生活一段时间,以此来借用他的身份。

    孤军大部分的掩饰身份都是在借用,因为完全虚构的身份是站不住脚的,模仿真实存在的人,才不容易被识破,具有相当的真实感。

    尉迟然跟随着项华走进大门,穿过前花园时,发现花园之中竟然还有孔雀。

    前花园正对着的是一栋三层高的楼,项华介绍,项家大宅内的房屋都融合了法国中古世纪坚实的堡垒和古典主义的园林风格,因为项金喜欢这类坚毅与柔情之间的结合。

    穿过第一座建筑之后,项华领着尉迟然走到后面的花园。

    尉迟然隔着很远,就看到一个中年人正在那喂一只孔雀,他猜测那应该就是项金。

    项金不到五十岁的模样,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拥有这等财富,简直羡煞旁人。

    “大先生。”项华恭敬地上前道,“朱坤先生来了。”

    项金转身看着尉迟然,伸出手去:“你好,朱先生,我是项金,这里的主人,也是你的雇主。”

    尉迟然握了握项金的手,项金展手示意他落座。

    项金问:“朱先生想喝什么?”

    尉迟然舔了下嘴唇道:“是有点渴了,有饮料吗?可乐什么的就可以。”

    项金看着项华道:“去拿可乐来。”

    项华点头退下,项金给自己倒上一杯茶,喝了一口道:“朱先生,你应该知道我雇佣你的原因吧?”

    尉迟然点头道:“知道,但有些东西还不是很清楚。”

    项金解释道:“相信关于那座楼的资料你已经看了。”

    尉迟然道:“对,我看了,您是让我住进魍魉楼内……”

    “不是魍魉楼!”项金立即打断尉迟然的话,“那是外界的蔑称,那叫地鸣楼,明白了吗?”

    尉迟然赶紧改口:“不好意思,是地鸣楼,您让我住进地鸣楼,是为了查清楚里面的秘密,可是看起来里面很危险。”

    项金道:“是很危险,你现在也可以拒绝这份工作,但这等于是拒绝了一份丰厚的酬劳,我们的合约没有时间限制,但你可以随时退出,如果你住满一个月,我会给你十万美金,两个月就是二十万,如果你查清楚秘密,并且拿出证据,你会获得三百万美金的税后酬劳,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尉迟然问:“也就是说,我假如住满一个月,然后退出,还是有十万,对吗?”

    项金默默点头。

    尉迟然只是傻笑了下,同时寻思天底下哪儿有这么好的事情?如果真的有,那说明魍魉楼内真的很危险,否则不会出如此高的价格,这等于是在拿自己的命来换钱。

    项金又道:“另外,我还得说明,你还有三个竞争者,其中一个是我不久之前派去的,是个PW退休的干员,叫鲍君浩,另外两个竞争者是我妹妹和弟弟派去的人,我这里有他们的资料,你看看,但只能看,不能带走。”

    尉迟然拿过项金递过来的资料,翻看着。

    资料上显示,项玉也就是项魅派去的人叫索凝,是个女性,年龄比尉迟然稍微大两岁,原本是华人城大学的历史学者,专攻中国历史。

    而项满,也就是三弟项魍所派去的人叫钟山,年龄二十五岁,职业是自由侦探。

    钟山?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尉迟然稍微一回忆,就想到了在原始丛林内冥市中遇到的那个叫钟山,声称自己是铁衣门门徒的那位。

    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尉迟然抬眼看了看项金,从项金的眼神中他可以判断出,对方不是很信任他,为了获取点信任,他决定说一个自己的推测,于是他道:“大先生,这个索凝和钟山的资料,应该是鲍君浩调查之后给您的吧?”

    项金的脸色变了,眼神也有所缓和,没有了之前的那种猜疑,他笑道:“你很聪明,看样子我没选错人。”

    没错了。三兄妹是竞争对手,各自派去魍魉楼的人都是保密的,项金在那之前肯定是无法获取任何信息的,他只能让派进同住的鲍君浩进行调查,而鲍君浩以前是PW的人,调查一个人的身份对他来说应该不难。

    而要推测出这一切,对尉迟然来说也不难。

    尉迟然只是微微笑了笑,又恢复了之前那副傻乎乎的表情,他的表现让项金意识到,尉迟然所谓的宅,所谓的憨厚,所谓的笨拙都只是表面上的东西。

    此时,项华拿着可乐上前,身后还跟着两个仆人,一个提着背包,一个提着旅行袋。

    项华帮尉迟然打开可乐后,仆人也将背包和旅行包提到桌上。

    项金看着背包和旅行包道:“背包里是电脑和你所需要的一些东西,旅行包里是一些日常的生活用品,如果你觉得没问题了,那就把合同签了。”

    尉迟然打开两个包,看到里面是电脑和一些通讯设备,都属于高端设备,日常生活用品也很奢华,都不是一般人用得起的。

    项金看他在检查,便问:“你如果有其他需要的,可以用里面那个电话告诉项华,项华会给你送过去的。”

    尉迟然问:“大先生,请问,我一旦住进去了,直到我终止合同亦或者调查到真相之前,都不能离开那栋楼吗?”

    项金道:“当然,你一旦离开,就等于终止合同,哪怕是出去买杯咖啡都不行,因为楼里有你生活所必须的一切。”

    尉迟然默默点头。

    项金道:“明天一大早,项华会在楼外等你。”

    尉迟然知道这是下逐客令了,他拿起合同来仔细看了两遍,但也是装模作样,因为这种合同,他无法提出修改的要求,要么签字要不拒绝,只有这两个选择。

    尉迟然在签完合同之后,故意问:“大先生,我有个疑问。”

    项金道:“什么疑问?”

    尉迟然看着项金:“你们项家应该有四兄妹吧?”

    项金却没有任何表情上的变化,却是反问:“为什么?”

    尉迟然道:“因为你们三兄妹的名字后面连起来是金玉满,不应该是金玉满堂吗?”

    项金淡淡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尉迟然起身提着东西:“大先生,我走了,再见。”

    项金只是默默点头,目送项华领着尉迟然离开。

    名字里肯定有问题。尉迟然从先前项金的表现可以推测出来,他在隐瞒这件事。

    因为项家三兄妹的名字,他们从小到大肯定会遇到不少人问他们是不是还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所以,在先前尉迟然说出那句“你们项家应该有四兄妹”的时候,项金应该是反问:“你是说我们三兄妹的名字吗?”

    可他却是反问为什么?这就代表着他不愿意提及这件事,甚至是一直在淡化这个概念。

    项华派车将尉迟然送到他所指定的地点,又在那里与初夏会合之后回到了安全屋。

    初夏通过尉迟然的耳机也知道他们两人的对话,随后她将再次通过孤军方面调查到的那三个人的背景资料交给了尉迟然,让尉迟然熟读,并且背下来。

    尉迟然一一看着那三个人的资料,在看到钟山的资料和照片的时候为之一愣,下意识看着初夏:“这……”

    初夏无奈道:“对,那是方寻忆,也就是丰瑞,侯万绝对双管齐下,不仅派了你,也派了方寻忆去,所以,这次的任务你也得和方寻忆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