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七十七章:诡异的格局
    尉迟然来到二楼,发现二楼的走廊与一楼完全不一样。

    一楼的走廊绕一圈只是个正方形,而二楼则是个不规则的圆形,也是三个房间,分别叫“石”、“金”、“海”。

    尉迟然提着自己的行李绕了一圈后,在走回石字房时,海字房的门却开了,一个儒雅的中年人站在门口笑眯眯地道:“是朱坤朱先生吧?”

    尉迟然赶紧放下行李伸手:“你好,您就是鲍先生吧?”

    住在海字房的自然就是项金雇佣来的第一个调查者,从PW退休的鲍君浩。

    鲍君浩看起来还算年轻,只是比项金略小那么一点,也达不到传统的退休年龄,可PW的规矩是,一旦过了45岁,干员就得从一线转为文职,或者支援职位,并且可以提出退休的要求。

    鲍君浩应该就是那类自愿提前退休的。

    鲍君浩道:“你吃过早餐了吗?我刚做好,要不要一起吃?”

    尉迟然赶紧道:“不用了,我去房间里看看,安顿好了,再过来拜访您。”

    鲍君浩笑道:“好吧,你忙你的。”

    等门关上后,尉迟然走到石字房门口,拿出钥匙,却又下意识往弯度拐角位置的海字房门口看了一眼。

    总得来说,无论是索凝还是鲍君浩,都给尉迟然一种,他们不是调查者,而真的是住客的感觉。

    只不过,索凝是不好相处的那类邻居,而鲍君浩却好像是房东派来关照自己的人。

    开门后,原本准备走进的尉迟然却停了下来,因为玄关之后应该是客厅的地方小得可怜,只能勉强塞进去一张小桌子,就在这么狭小的地方还立着一个袖珍的摆钟。

    突然,摆钟发出整点的声音,吓了尉迟然一跳。

    尉迟然勉强挤进去,转身将门关上后再看右侧的卧室,发现卧室却很大,可那么大的卧室里就摆了一张单人床,一张书桌,一把椅子,墙壁上还有一个空画框。

    所有的家具样式都很古老,像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产物,但模样却很新,也许是现代的仿制品。

    尉迟然略微整理了下东西,意识到这个屋子里缺少厕所和厨房。

    这就太奇怪了,没厨房可以理解,但没厕所算什么?自己上厕所怎么办?随地大小便吗?难道自己必须得和自己的排泄物共处一室,直到查清楚这栋魍魉楼隐藏的秘密?

    要不去问问那个鲍君浩?

    尉迟然整理了下仪容,敲响了鲍君浩所住的海字房。

    门打开后,鲍君浩手中还拿着一个馒头:“你来得正好,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过来呢。”

    尉迟然没有进去,而是装作很腼腆地问:“请问,我房间里没厕所。”

    鲍君浩笑道:“也没厨房对吧?你看看我这。”

    鲍君浩从门口让开后,尉迟然看到鲍君浩所住的海字房只有一个房间,一个正方形的,却塞满了各式各样家具与厨房一体的房间。

    尉迟然笑道:“不错呀,开放式厨房。”

    鲍君浩被尉迟然的话逗乐了,笑道:“我开始喜欢你了,你很幽默,厕所在金字房,那是这层楼最古怪的一个房间了。”

    尉迟然问:“可是没有钥匙呀?”

    鲍君浩拿出自己的钥匙,示意尉迟然跟自己走。

    两人来到金字房门口,鲍君浩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尉迟然道:“你有钥匙呀。”

    鲍君浩又把门关上道:“把你的钥匙拿出来试试。”

    尉迟然拿出钥匙结果也能打开金字房的门。

    尉迟然看着打开的门,疑惑道:“也就是说,二楼三个房间的门锁都是一样的,钥匙可以打开所有房间的门?”

    鲍君浩道:“对,就是这样,这地方真古怪。”

    尉迟然走进金字房,金字房有三个房间,其中一个是厕所,但三个房间大小都和尉迟然所住的石字房客厅一样小,完全没办法住人。

    尉迟然走进厕所,发现厕还是老式蹲坑厕所,同时也可以在这里洗澡,但里面的水管都是铜制的。

    等尉迟然从厕所开门出来后,鲍君浩问:“你见过一楼那个浑身中药味的女人了吗?”

    尉迟然点头道:“见过了,她似乎不怎么友好。”

    鲍君浩环视了一圈屋子:“我对她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她所住的房间,还有其他两个房间,你有把握对付她吗?”

    “对付?”尉迟然故意憨厚地摇头,表示不理解这两个字。

    鲍君浩脸上浮现出花花公子一样的笑容:“其实这样的女人最好拿下了,这样吧,我去拿下她,而你,上楼去探访下那个叫钟山的家伙,我们各司其职,记住了,我们是同盟。”

    尉迟然笑道:“当然知道。”

    走出金字房之后,尉迟然自然走向中间楼梯门的位置,他正找不到理由去见方寻忆,谁知道鲍君浩就提出了分工合作。

    推开楼梯门,尉迟然沿着环形楼梯走上三楼,发现三楼的走廊和一楼、二楼都不一样,一楼是正常的,只是狭窄,二楼是不规则的圆形,而三楼则无法用语言来精准形容,只能说很乱,走几步就到了拐角,拐角之后又是拐角。

    三楼的水子房、木字房和刹字房都藏在拐角之中,玄关尺寸也比一楼和二楼略微要小一圈。

    尉迟然来到木字房门口,伸手敲门,没多久,门开了,穿着一身中山服的方寻忆站在门口,看到尉迟然的时候很是吃惊,又定睛看了许久,确认是尉迟然,这才低声问:“你怎么在这?”

    尉迟然直接进屋,方寻忆把门关上,又问了一遍。

    尉迟然道:“侯万没告诉你,这次还是我和你搭档吗?”

    方寻忆摇头:“没有。”

    尉迟然道:“我现在的名字叫朱坤,是个IT宅男……”

    说着,尉迟然将自己的情况介绍了一遍,又问:“你为什么要假冒钟山呢?”

    方寻忆道:“因为钟山是个有很多身份的人,最出名的身份就是自由侦探,可这个人的来历是个谜,要联系上他不容易,所以,假冒他不容易被人识破。”

    尉迟然问:“自由侦探是什么意思?侦探不都是自由的吗?”

    方寻忆解释道:“自由侦探是个比较好听的称呼,准确来说,就是一个没有拿到侦探资格证的非法侦探,这下你明白了?但这类人,办事迅速,不择手段,很多有钱人都喜欢找这类的自由侦探,例如项满。”

    尉迟然看着方寻忆所住的房间,房间格局是一室一厅一卫,只是这屋子所有的东西都是用水泥做出来的,就连床都是直接在墙壁上掏了一个洞,不过好在是,这个房间里有厨房也有厕所。

    尉迟然将二楼的情况告知给方寻忆,并询问三楼其他两个房间是怎样的?

    方寻忆领着尉迟然打开其他两个房间的门,让尉迟然自己去看。

    站在门口的尉迟然道:“这么说,三楼也是一样,一把钥匙可以打开三个房间的门?”

    方寻忆摇头:“不,是三把不同的钥匙。”

    水字房被设计成一个半圆形,上方有个穹顶,穹顶上也写满了各类奇怪的文字,如同楼梯立柱上的那些文字一样,正中心还有一口用水泥做成的棺材,棺材内放有枕头和被褥等东西,看样子谁要住在这里,就只能睡在水泥棺材中。

    剩下的刹字房格局与方寻忆所住的木字房类似,但是屋子内的地面全都是泥土,墙壁像是洞壁一样,四处都布满了青苔,走进去就能感觉到一股潮气迎面袭来,让人浑身都不舒服。

    尉迟然只是扫了一眼,用随身的相机拍下来布局和一些细节后,马上和方寻忆离开了。

    回到木字房之后,方寻忆倒了一杯咖啡给尉迟然:“你怎么看这栋楼?”

    尉迟然握着咖啡杯,因为他觉得好冷,不知道为什么,三楼感觉比一楼和二楼都要冷许多,方寻忆这个有着特殊体质的人,都在里面套了一件毛衣。

    尉迟然摇头道:“我刚来,毫无头绪……哇,这里好冷。”

    方寻忆看着旁边的温度计道:“这里只有十二度,所以很冷。”

    尉迟然道:“这栋楼太奇怪了,为什么会这么布局呢?每层楼都不一样,每个房间也不一样,就连温度都不同。”

    方寻忆只是点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尉迟然想到了什么,问:“那个,我问一下,丰瑞现在在睡觉?”

    方寻忆看着尉迟然,许久才回答:“不知道,也许吧,也许他就在旁边看着,不,在里面看着。”

    尉迟然觉得,相比起这座楼来,方寻忆的人格分裂似乎更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丰瑞告诉他,方寻忆才是分裂出来的那一个。

    尉迟然道:“我一直没机会问你,丰瑞说,你才是分裂出来的人格,是真的吗?”

    方寻忆似乎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是摇头,但他摇头又表示什么意思呢?

    尉迟然就那么看着方寻忆,就像看一个怪物。

    方寻忆终于道:“我不知道,我自己也不确定,如果我是被分裂出来的那个,我自己能知道吗?”

    尉迟然勉强一笑:“也是。”

    方寻忆忽然问:“你觉得,我和丰瑞比,哪个好一点?”

    尉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得道:“各有所长吧,你要冷静点,丰瑞虽然急躁,但某些时候要果断一些。”

    方寻忆沉默了一阵,喝了口咖啡道:“来做个分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