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八十五章:隐藏在其中的人
    因为项金拒绝与自己直接沟通,这更让尉迟然觉得奇怪了。

    尉迟然挂掉项华的电话后,立即致电给了初夏,询问她是否可以得到那26个人的资料。

    初夏反问:“你为什么要那26个人的资料?”

    尉迟然道:“我总觉得这里面藏着什么我们应该重视的东西,也许在这里可以找到动机,我虽然不熟悉那个年代,但那个年代按理说和现在不一样,应该说大部分人还处在特别贫困的阶段,所以,项景地悬赏的金额如此之高,为什么十年间就只有26个人去应征?”

    初夏道:“你继续说。”

    尉迟然继续推测:“所以,无非有两种情况,第一,的确是公开招聘,但却是有前提条件的,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去;第二,这26个人都是项景地筛选出来的人,就和现在项家三兄妹所用的方式一样。”

    电话那头的初夏看着资料道:“资料上说,是报纸公开招聘的,也没有写出条件来,只是说能查出真相的人就可以去,这似乎和你所推测的一样,要不就很矛盾了。”

    尉迟然又问:“那26人的资料你有吗?”

    初夏道:“没有,孤军通过各个渠道都查找过,没有留下任何关于这26个人的资料,似乎一开始就没有做存档一样。”

    尉迟然眉头紧锁:“那就更证实了我的推测,这26个人有问题,或者是其中一部分人有问题。”

    初夏问:“为什么?”

    尉迟然解释道:“项景地大可以直接筛选调查者偷偷进入地鸣楼,但他没有,而是采取了在报纸上公开悬赏招聘,但私底下却用了筛选的手段,同时,要进入这栋楼的人,肯定是需要提前支付一定的报酬,也有生命危险,所以,项景地肯定会留下他们的资料,万一出事,他得支付抚恤金,这是常理。”

    初夏想了想道:“资料肯定是留下了,也许在支付了抚恤金之后又销毁了。”

    尉迟然道:“这就更有问题了,他为什么要彻底销毁呢?为什么要做公开悬赏又私下筛选这种矛盾的事情呢?那么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项景地在隐藏这26个人的身份,准确来说,是这26个人中某一个人或者某一部分人的身份。”

    初夏细想了下,觉得尉迟然说的有些道理:“对啊,否则的话,这么做毫无意义。”

    接着往下推测,十年失踪了26个人,警察才介入调查,这原本也不合理。

    警方介入,按照常理应该是在项景天全家7人失踪后就开始调查。

    初夏道:“那个时代,没有人报案,警察也不会管的,所以,项景天全家失踪,如果项家不报案,加上他家里的势力,警察也不敢插手。”

    尉迟然道:“难道十年内失踪了26个人之后,警察才插手的吗?难道是当时的舆论压力吗?我相信,那时候没有所谓的舆论压力给项家吧?毕竟项家势力如此之大,他们要调查此事,不会让此事在华人城掀起舆论风波。”

    初夏道:“没错,当时的报纸上的确没有人写这件事。”

    尉迟然道:“所以,警察为什么要在十年后插手?”

    初夏疑惑了:“你想说什么?”

    尉迟然道:“依然是两个推测,要不当时的警察部发现了什么,要不这件事原本就是项家和警察部玩的一个花招,目的也是为了隐瞒什么。”

    初夏彻底疑惑了,她完全不懂尉迟然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因为孤军在调查中发现,警察部对此事的机密档案中并未记录他们发现了什么,只是认为失踪人数太多,他们需要尽责去调查。

    尉迟然转身躺在床上,开始沉思。

    初夏则在电话那头等待着,初夏越来越觉得这个人太有意思了。

    是的,她只能用“有意思”来形容,孤军中有不少聪明人,应该说大部分都是,可这些人遵循的是正常的逻辑思维,可尉迟然似乎用的是跳跃性思维。

    逻辑思维是线性思维法则,而跳跃性思维则不遵循这个法则,直观一点来描述就是,如果有ABCD四条线索,那么跳跃性思维会将这四条线索打乱,然后重新拼凑,也许将A的碎片拼到D里面去,然后得出答案。

    两种思维方式都有自己的好处和坏处,但严格来说,跳跃性思维也必定脱离不了基本的逻辑。

    会逻辑思维的人很多,但会跳跃性思维的人却极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擅长跳跃性思维的人往往与其他人显得格格不入。

    尉迟然恰好就是这类的人,只是他平日内融入集体只是他的伪装。

    这一点,初夏早有察觉。

    忽然间,尉迟然开口道:“有没有这种可能性,项景地所筛选的那26人中,有他想要送进地鸣楼的人,而那5名警察中也有他想要送进来的人。”

    初夏问:“这很矛盾,如果有人想要进入这栋楼,可以直接来,不需要再玩这些欲盖弥彰的手段?这不是越描越黑吗?”

    尉迟然翻身爬起来:“你想想,如果这些人的身份和地位很特殊,一旦他们失踪,就会有人调查,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调查到最后发现他们在地鸣楼内失踪,那么这座楼就真的成为了舆论的目标,反之,如果一开始就用这类的手段让他们以调查者的身份来这里,就算失踪,大家也不会去调查他们失踪的原因和参与调查的动机,明白了吗?”

    初夏恍然大悟,她突然在脑子中冒出“天才”两个字,同时也意识到也许这个纯血王子真的是缝千尸最后的救星。

    初夏道:“你是让我去调查那26名调查者和5名警察的身份吗?”

    尉迟然道:“先从失踪的5名警察入手,那样最简单。”

    放下电话,尉迟然在房内踱着步子,他觉得现在的确应该与鲍君浩、索凝联合起来,至少可以得到更多的情报,但反过来,他推测出的这些情报要不要透露给他们呢?

    正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门敲响了。

    尉迟然知道,敲门的人不是索凝就是鲍君浩。

    在他打开门之后,发现是鲍君浩站在门外。

    鲍君浩进屋后关上门,首先承认道:“我进过你的屋子,抱歉。”

    尉迟然道:“我知道。”

    鲍君浩又道:“我进你屋子调查的原因,是为了帮大先生查清楚你到底是谁,实话实说,我一开始就查到你不是真正的朱坤,然后告诉了大先生,于是大先生让我查查你。”

    尉迟然笑道:“你是想问我来这里的目的是吗?”

    鲍君浩道:“没错,凭我多年办案的经验,我能轻易判断出,你杀害养父的案子是被人冤枉的,可你又轻易逃了出来,所以,你的身份是PW的卧底,是PW故意让你被冤枉,洗掉你警察的身份,然后来这里调查地鸣楼的,我没说错吧?”

    尉迟然觉得这个鲍君浩虽然敏锐,但毕竟对隐藏太深的事情不了解,能推测到这个地步也不错了,不如自己就干脆承认了。

    现在承认,也可以减少鲍君浩对自己的继续猜疑。

    尉迟然道:“我是不是卧底,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真的是来找寻真相的。”

    尉迟然不能直接承认,只能用绕圈子默认的方法,这样才会增加可信度。

    鲍君浩笑道:“我理解,没关系,只要目的相同就没事了。”

    鲍君浩迟疑了下又道:“那个索凝,似乎没那么简单。”

    尉迟然故意问:“是吗?为什么?”

    鲍君浩道:“她手里的资料,特别是之前关于1943年二战时期的详情,我都没有找到,她竟然找到了,这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尉迟然点头,也不发表任何意见。

    鲍君浩道:“她就算说什么,找到真相后,让我和你去向大先生汇报,然后大家平分利益,可我总觉得她仅仅只是为了让我们放松警惕。”

    尉迟然笑道:“鲍先生你也没有被温柔所迷惑呀。”

    鲍君浩道:“反正,你和我都是大先生的人,有什么事情我们得互相帮助,先查真相,之后的事情我们再商量。”

    尉迟然简单道:“同意。”

    鲍君浩道:“好好休息,这是你来的第一晚,我们的日子还长。”

    鲍君浩告别尉迟然离开了,尉迟然去了金字房洗漱,洗漱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之前的怪异感觉是什么了,那就是这栋屋子没有镜子。

    而且项金给他提供的所有东西里也没有镜子。

    为什么会没有镜子呢?

    尉迟然带着这个疑问洗漱完毕,然后上床睡觉,他需要休息,同时他也知道楼上不需要睡觉的方寻忆,肯定趁着大家入睡之后要开始他的行动。

    与尉迟然所想的一样,此时的方寻忆正在三个房间内详细调查着,同时也在那里自言自语。

    当然了,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他的确是自言自语,但实际上,方寻忆只是在与体内的丰瑞交谈。

    方寻忆看着水字房的穹顶道:“这些文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总觉得有点眼熟,但又不记得在哪儿看见过。”

    脑子中丰瑞的声音回答道:“我想起来了,不过我不想告诉你。”

    方寻忆皱眉道:“你需要这样吗?我们好不容易又展开了交流,你要破坏掉这种和平的氛围吗?”

    丰瑞冷冷道:“别那么嚣张,要知道,你只是我分裂出来的人格而已。”

    方寻忆道:“你为什么这么肯定?也许你才是那个被分裂出来的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