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八十六章:楼道中的女人
    丰瑞听完方寻忆这么说,却是笑道:“为什么?因为我有之前的记忆,准确的说,我在回到哑村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找回了过去的记忆,我清楚知道我是丰瑞,我为什么要来这里,我要做什么,所以,你才是我分裂出来的人格。”

    方寻忆大惊:“你,你找回了以前的记忆?不!我们俩拥有一个大脑,你找回以前的记忆,我也会知道!”

    丰瑞道:“我说了,你是我分裂出来的人格,分裂出的人格是不会拥有我之前的记忆,不管你信不信,这就是实情,可是,我也没有办法让你消失,你也无法杀死我,咱们就这么耗下去吧,直到某天我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方寻忆问:“你的目的是什么?”

    丰瑞道:“暂时不能告诉你,来吧,继续解密吧。”

    方寻忆愣在原地,他不知道丰瑞要做什么,更疑惑自己是不是丰瑞被分裂出来的那个人格?

    忽然间,丰瑞又问:“你觉得尉迟然这个人怎么样?”

    方寻忆道:“为什么突然说起尉迟然?”

    丰瑞道:“因为他是我实现目的的一个很重要的人物。”

    方寻忆冷冷道:“既然如此,你自己判断就行了。”

    丰瑞却是笑了,再也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道:“穹顶的文字和楼梯柱头的文字,都是类似道家的讳字。”

    道教的讳字,也叫密讳,这也是道家最与众不同的一个地方。密讳是道教中诸神的代号,书写的方式方法和一般的汉字有着极大的区别,就类似于佛教密宗中的种子字。

    道教密讳大概有三千多个,在这个世间能知道准确密讳数量和能搞清楚其中含义的人却是极少的,就算在流传世间的道教典籍之中,也无法找全所有的道教密讳。

    道教的画符、开光、加持上都有密讳,但是,在过去的古代,密讳是绝对不能写在纸上的,只能口述,作为秘法传播,换言之,早年道教的法术与密讳有着直接的关系,与现在那些所谓假道士的胡说八道完全不同。

    因此,密讳是道教文化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方寻忆立即回忆起来:“对呀,是密讳,可是,这和密讳又不一样吧?”

    丰瑞道:“你果然是我分裂出来的人格,你是不是觉得现在的记忆像是断片了一样?因为某些时候,我在学习,而你在沉睡,所以,你没有办法拥有我学过的知识,这些叫铁讳。”

    方寻忆不解:“什么叫铁讳?”

    丰瑞道:“准确的说,叫铁衣门密讳,铁衣门原本就脱胎于道教茅山派,他们之所以会成为不同的一派,就是因为铁衣门不存在所谓的慈悲之心。他们降妖除魔,可是从不手软,不管出于什么理由,不管所谓的妖魔有什么动机,是好是坏,他们都要除掉,他们所自创出来的铁讳,也是一种坚定自我的咒法之术。”

    坚定自我的咒法之术?那是什么意思?

    丰瑞继续解释:“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自我洗脑,坚定的相信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当然,也许有其他的解释,但我还不清楚。”

    方寻忆寻思了半天:“那个叫苏离的听背先生是铁衣门的门徒,而我冒充的这个钟山原本也是铁衣门的人,项满找上钟山看样子没那么简单,而他知道异道的存在,说不定是有人在背后指点他?”

    丰瑞道:“你脑子总算开窍了一回,不过要跟上尉迟然还差得远,当然,尉迟然之所以现在还不知道这些,是因为他对异道还一知半解。”

    方寻忆准备出门:“我得把这些事告诉给尉迟然。”

    丰瑞道:“他脑子运转了一天,已经很疲劳了,让他睡吧,我们倒可以趁其他三个人睡着的时候,好好调查下这栋楼。”

    方寻忆决定先从一楼查起,毕竟三楼他已经查过了。

    这栋楼简直太怪异了,在古怪的灰土上又建起这么一座古怪的楼,用意到底是什么?

    方寻忆慢慢走在一楼走廊的时候,却发现前面有个人影,看人影的身形似乎是个女人,可却很模糊。可是,他又立即发现,除了那个女人的身影之外,他双眼内的其他物体都很清晰,就如同是眼中的焦点无法集中在那个女人身上一样。

    这个女人是不是索凝?

    方寻忆悄悄跟上那女人,发现女人来到了索凝的房门跟前,却没有掏出钥匙开门,而是直接朝着门走去,紧接着穿了过去。

    穿门而入!?这是人可以办到的吗!?不是!

    看到这一幕的方寻忆浑身一颤,下意识问丰瑞:“你看到了吗?”

    丰瑞道:“当然。”

    方寻忆问:“难道是鬼?”

    丰瑞道:“别那么快下结论,跟上去看看。”

    “跟上去?”方寻忆紧盯着房门,“你是让我敲开索凝的门吗?”

    丰瑞不耐烦道:“那不然呢?”

    方寻忆硬着头皮上前敲门,敲了许久,门开了,戴着眼镜的索凝疑惑地看着方寻忆,虽说她穿着睡衣,但还没有卸妆,看样子并没有睡。

    索凝问:“钟先生,你有事吗?”

    方寻忆迟疑了一下道:“我刚才看到有个女人走进你的房间。”

    索凝愣住了,随后问:“钟先生,你在开玩笑吧?”

    方寻忆刚要解释的时候,就发现那个女人的身影就站在索凝身后几米开外,而且是背对着他们的。

    方寻忆的目光立即锁定了那个女人,索凝发现他的目光直视自己身后的同时,也缓缓转身看去,在索凝看到那个女人之后,吓得直接僵住了。

    虽说那个身影依然很模糊,可方寻忆看得很清楚,女人穿的是一件绿色的旗袍,脚踏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方寻忆下意识问:“索老师,你看到了吗?”

    索凝只是缓缓点头。

    此时,那个女人朝着尉迟然呆过的那个最压抑的房间走去,也是直接穿门而入。

    女人消失在门口的那一刻,索凝浑身一软,险些摔倒,被方寻忆一把搀扶住。

    方寻忆将索凝搀扶在一旁坐下,自己则走到门口,然后将门慢慢打开,观察着其中。

    房间内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那个女人的身影也彻底消失不见。

    方寻忆走进房间,刚站定,门突然间关上了。

    门外的索凝被巨大的关门声吓得浑身一抖,不敢上前,只是带着惊恐的表情站在那看着。

    方寻忆开始拽门,可门纹丝不动,他干脆拍门道:“索老师!”

    索凝在门外看着,已经呆住了,大脑一片空白。

    “索老师!”方寻忆又喊道,“门锁上了,你试着从外面打开。”

    方寻忆叫了好几声,索凝这才慢慢起身,走到门口,尝试着开门。

    可是门还是不动,索凝慌得只是在门外摇头,面对门内方寻忆的询问,也说不出一句话来,最终扭头跑掉,直接开门逃向了二楼的海字房去找鲍君浩。

    鲍君浩被索凝唤醒之后,看到慌张的索凝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索凝半天才道:“门锁上了,钟先生被关在里面了,还有个女人,看不清楚,但是可以穿墙而入,不,是穿门。”

    索凝已经怕得无法组织语言,鲍君浩虽然没有完全明白,但也知道出事了,赶紧与索凝下楼。

    两人来到索凝房间门口的时候,却发现门被锁上了。

    索凝掏出钥匙来也无法打开,连钥匙都无法拧动。

    索凝急得开始拍门,鲍君浩却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便安慰索凝让她平静下来,低声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慢慢说,不要着急,不要害怕,有我在,没事的。”

    索凝好半天才道:“刚才,钟先生来敲门,对我说,看到一个女人进了我的房间,就在我觉得奇怪的时候,那个女人却出现在了我的身后,可是我看不清楚,她很模糊,对了,还穿着绿色的旗袍,然后那女人就在我和钟先生的眼前走进了那间屋子,就是我说很奇怪的那间屋子,钟先生也打开门走了进去,他刚走进去,门啪的一声就自己关上了,钟先生被锁在里面了,出不来,我在门外也打不开,我很害怕,就上来找你了。”

    鲍君浩终于搞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站在门口再次试图开门,还是打不开,最终他决定撞门。

    可是门的结实程度远超出了他的预料,虽说他已经四十好几的人了,但一扇门应该难不倒他,可无论他是撞还是踹,那扇门都纹丝不动。

    鲍君浩疑惑了,他站在门口,开始呼喊里面的方寻忆。

    与此同时,屋内的方寻忆发现门无法打开之后,用手机上的手电照亮了屋内,开始仔细观察着。

    之前他进屋的那一刻,因为屋内没有开灯的原因,他都是借着屋外的灯光大略看了一眼,这是很普通的屋子,大概十来平米的样子,没有什么独特的地方。

    可现在他在漆黑的环境中用手电光照射周围,却发现似乎有人影在晃动。

    早就镇定下来的方寻忆,拿着手电朝着那人影走去,走近之后,却发现人影又不见了。

    奇怪了。难道是光的原因?方寻忆用手电照着那个位置,往后退着,退了四步之后,发现那人影又出现了,他仔细观察辨认着,终于发现,那个模糊的人影是从墙壁上显现出来的,而且必须要在黑暗的环境中用手电照射才能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