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八十八章:看见地狱
    人的确是会被吓死的。

    当一个人突然间遭受惊吓,身体内会分泌出大量的儿茶酚胺这种神经介质,促使人的心跳加快和血压身高,心肌代谢的耗氧量会急剧增加,这也是为何人在害怕的时候会觉得喘不过气来的原因。

    而过快的血液循环会剧烈地冲击心脏,让心肌纤维撕裂,心脏出血,最终导致人的心脏骤停或者直接死亡。

    幼儿和老人的心脏功能弱,很容易被吓死;女性大多数胆小,也难以承受,患有高血压或者冠心病的人,也会因为惊吓导致心肌梗塞。

    听完鲍君浩的解释,方寻忆问:“这么说,这名商人有心脏病?”

    鲍君浩摇头:“不,这就是奇怪的地方,他身体很健康,按照法医所说,他是活生生被吓死的,他看到的肯定是某种让自己觉得异常恐惧的东西。”

    人与人不同,导致人对害怕的事物也不一样。

    例如,大部分人害怕所谓的“鬼”,但实际上真的有一部分人完全不害怕,要不他不相信鬼的存在,要不他就好奇鬼到底是什么,甚至可以用好奇心来战胜恐惧。

    而死者最害怕的是什么呢?

    鲍君浩向商人妻子了解,妻子说商人最害怕的是青蛙,但也不至于怕到被吓死的程度,要知道,在华人城,青蛙几乎是随处可见的动物,要被吓死,他也活不到现在。

    那会是什么呢?

    鲍君浩从商人来林民镇做生意的伙伴查起来,最终发现,商人喜欢上了合作伙伴的女儿,而且是疯狂的爱上了,甚至最后以卑鄙的手段占有了对方。

    鲍君浩认为自己找到了动机,于是对其生意伙伴开始了调查,当然,这都需要猎警的配合。

    说也奇怪,猎警很配合鲍君浩调查,完全没有任何怠慢的意思,这让鲍君浩很是意外,矛盾激化成这样,林民还如此配合,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调查出奇的顺利,然后查明杀死商人的凶手,就是他的合作伙伴,动机当然是因为他女儿。

    但是他是如何下手的呢?怎么把对方吓死的呢?

    鲍君浩说到这,点了一支烟,苦笑道:“接下来我要说的,你们肯定不会相信。”

    尉迟然说:“你说说看。”

    鲍君浩道:“凶手说,他用他们林民的一种办法,让死者去地狱中走了一趟,死者身上的水泡就是在地狱中的滚水中烫出来的,那就是证明。”

    方寻忆一脸纳闷:“这不是胡说八道吗?”

    鲍君浩点头道:“没错,我也觉得是胡说八道,根本不可信,而且那晚他就在家里,哪儿都没去,他的女儿乃至于他的邻居都可以证明,他邻居还在他家里做客,所以,一个有着完美不在场证明的人,却声称自己是凶手,这种案子怎么下结论?”

    尉迟然道:“没错,而且凶手的行刑手法也像是在语言上的报复,逞一时口快。”

    方寻忆问:“这案子就结案了?”

    鲍君浩道:“原本想找个借口,以意外死亡结案,谁知道,这个节骨眼上凶手的女儿找上门,告诉我,一切因她而起,是她自己种下的恶果。”

    鲍君浩说到这,让尉迟然和方寻忆很是吃惊,没想到事情会出现这种变化。

    当时的鲍君浩也没预料到这点,于是询问事情的缘由。

    凶手女儿声称,是她先爱上了商人,可商人不爱她,于是她找了林民中的巫婆做了法,让商人爱上自己,谁知道法术太强,让商人从爱直接变成了一种生理上的占有。

    凶手女儿在看到自己心爱的人变成这样之后,很是伤心,忍不住告诉父亲,但她不敢说找巫婆的事情,于是她父亲就用了类似的方法杀死了商人。

    鲍君浩说完自己都笑了:“我当时的感觉是,凶手和她女儿要不是神经病,要不就是他们合谋杀死了商人,只是手法太离奇我查不出来,但他们选择用这种方式来洗脱嫌疑。”

    不仅是鲍君浩,就连鲍君浩将此事汇报上去之后,PW高层也这样认为。

    可凶手女儿却坚称是这样,她觉得愧疚。

    鲍君浩直言说她不相信,除非可以让他亲身体验一下。

    凶手女儿万般无奈,只得领他见了那个巫婆。

    巫婆似乎没有什么原则,只要给点钱就愿意让你去见识下地狱,这让鲍君浩更加认为这是个骗局,于是坐在那等待着,想要戳破他们的谎言。

    巫婆点了一种熏香,让鲍君浩坐在一面穿衣镜跟前,那就是一面普通的镜子,周围也没有挂上什么法器之类的,就让他那么坐着,闻着熏香,保持平静。

    鲍君浩说到这,扔掉烟又点了一支,抽了好几口才道:“然后,我就真的看见镜子中发生了变化,是片沙漠,血红色的天空,到处都是死尸,沙漠中还有城市的残骸,最可怕的是,我觉得我逐渐被一股力量拖拽进了镜子之中,即便是我很肯定自己还坐在椅子上一动没动……”

    椅子上的鲍君浩就像被吸进镜子中了一样,浑身又动弹不得,他亲眼看着那些死尸朝自己扑来,将腐烂的脸凑近自己在那嘶吼着。

    鲍君浩是受过训练的,他维持着镇定,不断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幻觉,全都是幻觉。

    可是,他从来没想过,幻觉会如此的真实,他竟然可以闻到死尸因为火焰焚烧而发出的臭味,还有沙漠中因为过于干燥而发出的古怪气味,还有血腥味。

    持续了足足十来分钟后,那股力量又将鲍君浩拉回现实中,他发现巫婆已经熄灭了那种熏香,坐在旁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鲍君浩没说什么,只是起身离开,离开前还扔下了“魔术”两个字。

    凶手女儿并未追出来,只是坐在那呆呆地看着他,那表情好像在说,事到如今你还不相信吗?

    当然不相信,鲍君浩承认那幻觉的确可怕,可不至于吓死人吧?

    可是,当天晚上,鲍君浩才知道什么叫恐怖。

    尉迟然立即问:“你晚上看到了什么?”

    鲍君浩摇头:“我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反正我看到了很多像是人的东西,我又看不清楚,他们就在我房间里走来走去,有些坐着,有的站着,似乎在说话,不时我还可以听到哭声,就那样折磨了我一夜,而且我动弹不得,就如同是所谓的鬼压床一样。”

    方寻忆道:“那也不至于吓死吧?”

    鲍君浩想了想道:“我承认我差点被吓死,没有体会过的人是不知道的,你处于一个半梦半醒,却又清醒知道自己在哪儿,知道那些东西不是人,长达几个小时下来,你无法睡着,甚至都无法晕过去,比死还难受,好在是我受过训练,但是,那天之后,我住了半个月院才缓解过来。”

    这个案子最终以意外结案,华人城全面封锁消息,声称商人是摔死的,并不是死状凄惨。

    而在鲍君浩最后一次与林民镇的猎警做资料交接的时候,猎警的主管对他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希望我们之间不要再爆发任何冲突,也不希望历史再次重演,否则,你们会有更多的人和他一样。”

    这个他当然指的就是那个商人,而历史重演是什么意思?

    鲍君浩思来想去,觉得指的应该是开发华人城的时候爆发的那场战争,难道那场战争中,林民就用了这种办法吗?

    没有答案,也不会再有人告诉鲍君浩答案。

    方寻忆问:“你想告诉我们,鬼真的存在?”

    鲍君浩摇头:“不,我也不知道我想说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有些事情真的很离奇,我得重申,我是个无神论者,只有无神论者才能进入特案部工作。”

    尉迟然不再询问,道:“说回正题,既然发现了影子,那么我们就应该从这间屋子着手,说不定可以查出点什么。”

    三人在屋子中探查着,却查不到任何东西,除了影子之外,再没有其他的线索。

    为了不打扰索凝休息,尉迟然和方寻忆只得回到尉迟然的房间内。

    尉迟然坐在床上闭目养神,因为他昨晚实在没休息好,而方寻忆就在研究他那台可以隔着墙壁通过振动波来合成声音的仪器。

    方寻忆听着尉迟然用来实验的那段录音,录音中是他和索凝的对话,他也想从中找找是不是有什么线索是他所遗漏的,毕竟有些线索的提示就藏在人与人不经意的对话之中。

    方寻忆听着听着,就觉得录音中似乎有什么杂音,他凑近音响听了一会儿,忽然问:“有没有耳机?”

    尉迟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指了指旁边的旅行包:“有,好像还是挺专业的那种。”

    方寻忆找出耳机戴上之后,又将录音从头至尾听了一遍,听完后,又听了一遍,而且将声音放到最大,就连在床上的尉迟然都能听到耳机中传来的对话声。

    尉迟然好奇地问:“你把声音开到最大干嘛?”

    方寻忆摘下耳机道:“我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尉迟然爬起来问:“什么意思?”

    方寻忆看着尉迟然道:“软件解析出来的声音中,除了你和索凝之外,还有第三个人。”

    尉迟然很吃惊:“第三个人?不可能,当时只有我和她。”

    方寻忆起身让座:“你过来听听就知道了。”

    尉迟然上前坐下戴好耳机,在方寻忆的提示下,留心一分三十五秒和三分钟这两个时间段。

    的确,好像是有第三个人在说话,可听得不太清楚。

    方寻忆指着电脑道:“用这个软件把你和索凝的声音去掉,然后放大那个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