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九十三章:消失的索凝
    如果米卡真的是胎眼,不就等于直接证明警察部也相信胎眼的存在?

    也就是说,警察部在进入这栋楼内调查前的两年,调查的同时也在验证某些事情。

    方寻忆抬眼看着床上熟睡的尉迟然,如果米卡没死,自己又能找到他,是不是就可以唤醒过去的回忆?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在不依赖丰瑞的前提下找回曾经的一切?

    或许,还可以从米卡那里得知,自己和丰瑞到底谁才是被分裂出来的那个人格。

    方寻忆不愿意相信自己才是被分裂出来的人格,可是丰瑞又告诉他,他已经找回曾经的回忆,难道说自己真的才是多余的那个?

    如果自己是被分裂出来的那个,那么自己迟早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彻底消失,从未存在,这多么的可怕?

    方寻忆想到这,不由自主起身来打开门,直接去了一楼,却发现门开着,走进房间,就看到索凝竟然站在房间内的洞口旁凝视着下方的黑暗。

    方寻忆奇怪地问:“索老师,你不困吗?”

    索凝看着方寻忆:“你不也是吗?”

    方寻忆撒谎道:“我已经睡过了。”

    方寻忆说着,看着索凝的面部,发现她没有丝毫困乏的神情,似乎真的一点都不困,而且精神抖擞。

    屋子里依然弥漫着那股让人反胃的中药味,可方寻忆已经逐渐适应了,不再像最早那样想要捂住口鼻逃离。

    索凝看着下方道:“你认为下面有什么?”

    方寻忆摇头:“不知道,也许什么都没有。”

    索凝也不说话,只是看着。

    方寻忆何尝不想马上下去,他恨不得下去马上找到米卡,可是,来到这个黑洞跟前,他却迟疑了,心里腾起了一种莫名的恐惧,似乎他下去之后,就会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一样。

    直到傍晚,尉迟然才睡醒,起来后他简单洗漱,然后匆忙下楼,刚走进去,就发现鲍君浩和方寻忆正在那里争执着什么。

    鲍君浩怒斥方寻忆道:“你是最后一个见到索凝的!我不问你问谁?”

    方寻忆语气平静:“我和她谈了一会儿后就上楼了,接下来我就不知道了。”

    尉迟然立即上前问:“发生什么事儿了?”

    鲍君浩道:“索凝失踪了。”

    尉迟然一愣:“失踪?你们没找过吗?”

    鲍君浩道:“楼上楼下找遍了,这座楼里也藏不住人。”

    方寻忆看着尉迟然:“我最后见到她是在五个小时之前,她当时就站在房间那个窟窿前,我们也没说什么,她只是问我下面有什么,然后我就回去了,几个小时后,鲍君浩来找我,说索凝不见了。”

    尉迟然听完,又问鲍君浩:“鲍先生,你是怎么发现索凝不见的?”

    鲍君浩道:“索凝本来和我住在一起,我以为她也睡着了,当我睡醒,发现索凝不在,于是我就开始四下寻找,可遍寻不着索凝,于是就去问钟先生。”

    尉迟然又问:“为什么不来问我?”

    鲍君浩脱口而出:“因为你在睡觉啊。”

    尉迟然冷笑一声:“那你为什么找钟先生,你怎么知道他没睡觉?”

    鲍君浩知道自己说漏嘴了,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

    尉迟然上前道:“你在我的房间内安装了监视设备对不对?”

    鲍君浩见已经暴露,承认道:“没错,我在监视你们,我已经知道你们俩认识,也知道这位钟山先生和你一样,是冒充他人身份而来。”

    就在此时,方寻忆的脸色却是变得阴沉,他直接走向了鲍君浩。

    尉迟然心头一惊,赶紧道:“住手!”

    可为时已晚,方寻忆已经直接制住了鲍君浩,并且试图将其脖子拧断。

    “丰瑞!”尉迟然喊道,“住手!不要伤他!”

    先前方寻忆脸色变化的那瞬间,尉迟然就意识到,控制那副身体的已经不再是方寻忆的人格,而是丰瑞,只有丰瑞才会杀心顿起。

    可丰瑞不听尉迟然的劝阻,执意要杀死鲍君浩。

    尉迟然只得上前,强制性制住丰瑞,将其拽开。

    鲍君浩爬到一旁靠着墙,捂着脖子咳嗽了一阵才道:“你疯了吗?我只是监视你,又没想杀了你,就算我知道了你们的秘密,我也不会讲出去的!”

    丰瑞恶狠狠道:“你以为我会信?”

    鲍君浩道:“我如果真的是个大嘴巴,我还能活到现在吗?PW早就把我灭口了!”

    尉迟然看着鲍君浩,想起了什么,问:“你那句话什么意思?”

    鲍君浩沉默了,把目光投向一侧。

    尉迟然上前道:“我们做个交易吧,你懂我什么意思?”

    鲍君浩干笑道:“我有你们的把柄,所以,你们也想知道我的软肋,这样一来,就达到互相制约的目的了,对吗?”

    丰瑞又要上前,被尉迟然拦住。

    尉迟然道:“没错。”

    鲍君浩点头:“好吧,我不是你们俩的对手,我只能就范,我在特案部这多么多年,知道特案部的很多秘密,也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很多无法解释的事情,特案部的目的就是为了查清楚,就算查不清楚,也得掩饰真相,就是这样,我之所以可以当发言人,就是因为我嘴严。”

    尉迟然又问:“这么说,你也知道我的事情,还有我父母的案子?”

    鲍君浩迟疑了许久,但看到尉迟然身后的丰瑞,只得点点头。

    尉迟然问:“特案部的结论是什么?”

    鲍君浩道:“特案部没有得出结论,因为根本没有任何头绪。”

    尉迟然又问:“那你对我养父汪伦了解多少?”

    鲍君浩道:“我也很疑惑,你为什么要杀掉你养父,说真的,我一直不相信,因为按照我对你养父的了解,还有档案中的记录,他不是那么容易被杀死的,汪伦可是PW有史以来最优秀的干员之一,后来,他被调离PW,是因为莫须有的罪名,可内部却认为他是精神出现了问题,总之一切都太凑巧了,最凑巧的是,在我来之前,我这个退休的家伙从朋友口里得知,PW实际上并不认为你是杀害汪伦的凶手,甚至还认为汪伦没死。”

    汪伦没死!?尉迟然一愣,可自己明明看到汪伦的尸体了?

    尉迟然问:“为什么PW会认为汪伦没死?”

    鲍君浩道:“因为汪伦的尸体在搬到停尸间之后不久,就蒸发了。”

    丰瑞也很诧异:“蒸发?”

    鲍君浩点头:“对,消失了,什么都不存在了,只剩下一些组织液。”

    尉迟然在脑子中回忆着,侯万明明说尸体解剖过?难道说侯万是在骗自己?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彻底就范?而汪伦没死,汪伦背叛了纯血,投靠了孤军?

    鲍君浩此时道:“我把丢命的消息都告诉给你们,也算是有把柄在你们手中了,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继续了?”

    尉迟然知道,眼下不是探查汪伦死亡真相的时候,所以,只得点点头。

    鲍君浩起身道:“如果钟先生不知道索凝的去向,那么索凝肯定就是下去了。”

    三人来到那个窟窿跟前,周围没有固定任何东西,也没有绳索,难道索凝直接跳下去了?

    索凝绝对不是那么冲动的人,是什么驱使着她敢直接跳下去?

    尉迟然看着窟窿许久,忽然问鲍君浩:“你老老实实回答我,索凝真的只是一个大学老师吗?”

    鲍君浩摇头:“我认为绝对不是,因为她太干净了。”

    丰瑞问:“什么意思?”

    鲍君浩道:“拿你们俩举例吧,某个程度来说,你们的伪装身份在这个小范围内不容易被发现,如果不是因为我曾经是PW的人,我也不知道尉迟然的身份,也不会放监视设备,更不会知道这位方寻忆的身份,可是,这个索凝似乎没有任何可疑,在这种地方,太干净相反让人怀疑。”

    丰瑞又道:“还有,这房间里的这股药味,很奇怪。”

    鲍君浩又回忆道:“索凝来我那里住的时候,也不断地喝着一种药,很奇怪。”

    尉迟然想了想问:“你和索凝之间有没有发生什么?”

    鲍君浩笑了:“你真以为我是个花花公子?并没有,我没有碰过她,而且,男人的直觉告诉我,索凝很排斥我。”

    尉迟然看着窟窿道:“我们一起在楼里再找一遍。”

    三人从三楼开始搜索,一直搜索到一楼,都没有发现索凝的踪迹。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索凝跳进这个窟窿中了。

    又回到那个窟窿前的三人,凝视着眼前的深渊。

    尉迟然抬眼看着其他两人:“我们得有一个人下去。”

    鲍君浩迟疑着,明显是不愿意,就在丰瑞准备开口的时候,尉迟然却道:“我下去。”

    丰瑞一把抓住尉迟然,尉迟然明白他的意思,他是不死身,就算出了什么事,他还有存活的可能。

    尉迟然拿开丰瑞的手:“准备绳索,我得下去。”

    鲍君浩道:“你确定?”

    尉迟然道:“确定。”

    丰瑞见尉迟然坚持,也不再说什么,转身去准备绳索。

    鲍君浩也没有做什么,只是站在一旁,他知道尉迟然和丰瑞都信不过自己,所以,不会让他参与任何准备工作。

    丰瑞固定好绳索之后,又将装好必需品的背包交给尉迟然,然后一字字道:“放心下去,有事用对讲机叫我。”

    说完,丰瑞又看向一旁的鲍君浩:“如果这小子敢捣乱,我就会杀了他。”

    鲍君浩虽然不屑地笑着,但后脊梁却是阵阵发寒,他很清楚丰瑞所说的不仅仅是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