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其他小说 > 孤军 > 第一百章:边界
    方寻忆见鲍君浩下了结论,也凑近看了下,但方寻忆却立即想到了什么,他猛地抬眼看着鲍君浩:“你不是特案组发言人那么简单吧?”

    鲍君浩却笑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方寻忆道:“如果你只是一个简单的发言人,不会那么轻松一眼就看出他们是被拧断脖子致死的,没有学过医,单单只是看尸骨不会看出来,因为只是颈骨扭曲,一般人也不容易分辨出来,你到底是什么人?”

    鲍君浩也不回答,只是在尸体上搜索着什么,然后将三人的配枪拿了出来在那检查着。

    三人所用的配枪都是美制M1911,在方寻忆的记忆中,八十年代在泰国,一般警用手枪都是柯尔特左轮手枪,军方和少部分警察才会配M1911手枪。

    鲍君浩检查着三只手枪的弹匣:“西那瓦的手枪弹匣是满的,威猜的手枪少了两颗子弹,而普拉的少了三颗。”

    方寻忆又去查看西那瓦头部中枪的位置,鲍君浩却道:“别看了,找不到弹头的前提下,没有办法确定是被什么枪击中的,只能判断西那瓦是被人近距离命中头部死亡的。”

    方寻忆道:“这就奇怪了,为什么威猜和普拉开过枪,而西那瓦没有开过枪呢?”

    鲍君浩分析道:“我取枪的时候看过,西那瓦的手枪枪套上的保险扣是扣死的,都生锈了,这说明他被射杀前根本没有将枪掏出来,而威猜和普拉枪套上的保险扣却是打开的,没有扣上,这说明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威猜和普拉拔枪了,但是西那瓦却没有拔出来。”

    方寻忆寻思了片刻道:“这就不对劲了,如果他们三个人遭到了袭击,西那瓦肯定也会拔枪的,所以,他没有拔枪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被袭击的人是他,而开枪的是威猜和普拉?”

    鲍君浩点头道:“没错,所以,极有可能是威猜和普拉射杀了西那瓦。”

    的确,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西那瓦没有拔枪。

    方寻忆又道:“威猜和普拉射杀了西那瓦之后,又被人拧断了脖子,可是,杀西那瓦只需要一枪,为什么威猜要开两枪,普拉要开三枪呢?”

    鲍君浩道:“也许他们开枪是为了杀死要对付他们的人?”

    方寻忆摇头:“不对,没有人可以做到,在这种环境下,在面对两个持枪者的前提下,还能拧断他们的脖子,另外,别忘了,还有两名警察没找到,一个叫苏妮,一个叫米卡。”

    鲍君浩看着地上的尸骨,正在分析的时候,方寻忆忽然想到了什么:“事情会不会是这样的?五个人在一起,威猜和普拉突然间拔枪射杀了其他三名警察,又被其他人杀死?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少五颗子弹了?”

    鲍君浩点头道:“这样是可以解释,但是人呢?如果五名警察都被杀死了,那么尸体肯定都在一起,活下来的凶手没必要把尸体分开吧?会不会是苏妮和米卡下手杀死的威猜和普拉?”

    方寻忆摇头道:“不会,苏妮是个情报分析员,没有这种身手,米卡是个新警察,我相信他可以用枪,但要让他空手拧断人的脖子,恐怕做不到吧?”

    鲍君浩看着方寻忆:“那你的意思是?”

    方寻忆道:“四个人合伙杀一个的可能性,你觉得大吗?”

    鲍君浩仔细回忆着:“应该不大。”

    方寻忆道:“那么两个杀三个呢?”

    鲍君浩想到了什么:“你是说,威猜和普拉要杀掉西那瓦、苏妮和米卡三个人?”

    方寻忆道:“我们来推测下当时的情况,威猜和普拉先开枪杀死了西那瓦,随后要开枪射杀剩下的两个人,可苏妮和米卡逃跑了,然后杀死他们俩的凶手才出现解决了他们。”

    鲍君浩寻思着说:“威猜和普拉射杀西那瓦用了一颗子弹,剩下的子弹都是用来射杀苏妮和米卡的,但是却没有他们的尸体,你是说,这两个人逃脱了?”

    方寻忆道:“我分析应该是这样。”

    鲍君浩不理解:“这栋楼就三层,门也出不去,苏妮和米卡能往什么地方跑?”

    方寻忆道:“窟窿里。”

    鲍君浩一愣:“什么窟窿?”

    方寻忆指着脚下:“一楼的那个窟窿,我在想,也许,不止是我们和上一批人挖开了那个窟窿,说不定那五个警察也发现了,也凿开了地面,只有在那种情况下,我刚才的推测才会合乎情理。”

    鲍君浩站在那里细细思考着,然后道:“你是说,当时五个人站在一楼房间的窟窿前,突然间,威猜和普拉其中一人拔枪射杀了西那瓦,苏妮和米卡反应极快,情急之中只得跳进窟窿躲避,威猜和普拉立即朝着窟窿中射了几枪,然后作罢,随后神秘人出现,将他们两人杀死,然后将尸体和设备藏在里面,可问题来了,这个人为什么不把尸体和设备直接扔进窟窿里呢?为什么偏偏要藏进墙壁里面呢?”

    方寻忆道:“我想,这个人很清楚窟窿下面是什么,这就是他为什么不把尸体和设备扔下去的原因。”

    鲍君浩点头:“对,应该是这样,那么下面到底有什么呢?”

    方寻忆看着地上的三具尸体:“要么我们亲自下去看,要么就只能等尉迟然回来。”

    ●

    乙楼内,索昌明又将尉迟然和索凝领到了院门口,看着那团黑暗道:“他们三个现在都在那里。”

    尉迟然看着索昌明那颤抖的手,问:“你们为什么要离开这里,往外走呢?”

    索昌明回头看着尉迟然:“不然呢?我们怎么出去?”

    尉迟然问:“那外面都有什么?”

    索昌明摇头:“一团漆黑,什么也看不到,拿手电去照都没用,根本照不出光来,但手电又是好的。”

    索凝看着外面那无尽的黑暗,忽然间道:“爹,这里是不是所谓的边界?”

    索昌明被索凝的话说得一愣,下意识看了一眼尉迟然,却没有任何表示。

    尉迟然问:“什么叫边界?”

    索凝似乎知道自己说漏嘴了,保持着沉默。

    尉迟然只得看着父女俩,知道就算他们不说,自己也无可奈何,说不定这又是铁衣门的什么秘密。

    终于,索昌明开口道:“边界指的就是人、鬼、妖、魔、神、仙六界的中心区域。”

    尉迟然听得皱眉:“什么?六界?”

    索昌明看向黑暗中道:“六界的分定,是铁衣门创派的时候传下来的,祖师爷认为天底下有六个世界,分属人、鬼、妖、魔、神还有仙,用图形来表示的话,就是一个圆圈被分为六个部分,但是中间还有一个小圈,这个小圈就是边界,这是一个什么都可以存在的区域,无论你是人还是妖,是鬼还是魔,只要找到了方法,都可以进入这个区域,这个区域内不存在生死,不存在时间,我也曾经听我师父说过,传说六个世界其实都是由边界产生的,还说,只有边界是真正存在的,其他的六个世界都不过是边界产生出来的幻境。”

    尉迟然听得云里雾里:“不是太明白。”

    索昌明也摇头道:“其实我也不是太明白,只不过,我和我老婆在接受任务的时候,才从密讳堂那里得知了一件事,那就是,实际上我们铁衣门一直在寻找边界,也一直在解读祖师爷留下来的一些典籍,典籍中记录了前往边界的方法,其中一个方式就是通过修建魍魉楼来到达。”

    索凝吃惊地说:“魍魉楼!?”

    尉迟然也赶紧问:“地鸣楼不是被称为魍魉楼吗?”

    索昌明道:“没错,我从密讳堂得知了这个秘密之后,才猛然间意识到魍魉楼这个称呼不是都市中人们的胡说八道,而是有来源的,更巧的是,项家三兄妹的名字也与魑魅魍魉四个字有关系,所以,这之间是有联系的。”

    尉迟然意识到了什么:“前辈,你是说苏离修建这座楼的方法,是来源于铁衣门祖师爷留下来的典籍?”

    索昌明如今不想承认也不行,只得沉重地点了点头。

    索凝着急道:“爸,都到这时候了,你就别隐瞒了。”

    索昌明摇头道:“我已经说了太多了,门规就是门规,除非是我门下弟子,否则不能得知这一切。”

    索凝道:“爸,那你就告诉我吧!”

    索昌明皱眉:“就算告诉你,也无济于事,如果你靠得住,你就不会带上他了。”

    此时的索昌明和索凝都清楚的知道,单凭他们两个,是想不出离开这里,亦或者找到密讳甲胄,解开谜题的办法,多一个尉迟然的脑袋来思考始终是好事,但是,规矩始终是规矩。

    尉迟然礼貌地说:“门规就是门规,我能理解,前辈有什么安排,我照做就是了,我现在也得进去想想其他的办法,至少现在,我们也知道了一部分真相,而且您也说了,这里与七魄胆没关系,那么我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就是得救出您的妻子,索老师的母亲,还有那两名警察了。”

    索昌明只是默默点头,再没说别的什么。

    尉迟然回到了楼内,其实他心里很是着急,他着急的并不是无法从索昌明那里得知秘密,而是这座楼内存在着这些不符合常理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他所说,实际上他已经可以算是完成任务了,他发现了乙楼就已经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失踪了,他不仅可以向项金交代,也可以向孤军交代。

    只是,他的确很好奇,这一切为何会发生,为何甲楼下面还有一个乙楼?

    项家为何明明知道秘密,知道真相,却又不断派人来挖掘真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