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秘梦魇 > 第二章 金山
    从夏工聚集连片木屋棚户区出来,没走几里路,很快眼前的视野便渐渐开阔了起来。

    海天壮阔,天空有盘旋的海鸟飞掠,平静的海边上到处是一艘艘撑着白帆和冒着烟的大船。

    裴楚记得当初他来金山市坐着的就是那冒着烟的大船,好几百人挤在一个狭小的船舱里,中途不少人又吐又泄,那味道就不用提了。

    期间裴楚记得船员和水手抬了不少撑不住的人出船舱,至于去向不言而喻,好在他还算年轻,身子骨熬得住。饶是如此,到金山市被方云虎接下船后,还是躺了两三天,才算是恢复过来。

    “该死的,你们这些猪猡,动作快一点!今天上午要是装不完船,我告诉你们,这一个月,这一个月你们别想从我这里拿走一分钱!”

    瓦尔纳船运公司门前,裴楚和方云虎两人刚刚到了门外的货仓外,远远的就听到了一个尖锐像是夜鸦一样的嗓音在用联邦语嘶喊着。

    那是克里斯托弗-瓦尔纳,一个酒糟鼻秃头腆着个大肚子的矮胖中年白人,瓦尔纳船运公司的货运主管,此刻站在门口的一个木箱上,吐沫横飞地朝着下面的工人呵斥道。

    从瓦尔纳船运公司仓库门口,二三十民夏工正肩扛手提两人一组,将一个个半人高的木箱从仓库内抬了出来,搬向码头边上的一艘蒸汽货运船。

    裴楚记得这是前几天刚从钢铁轨车上卸下来的货物,当时有一箱货物打翻,他匆匆看过一眼,应该是棉布和纱布,另外还有一些烟草之类的。

    “这船是去帝国的。”

    方云虎远远瞟了一眼码头边上停着的那艘蒸汽货运场,转头低声对裴楚说了一句。

    裴楚顿时明白那些货物应该也是卖到帝国去的,帝国这些年一直不太平,外国的商人特别多,老家那虽然偏僻,但因为临海的缘故,也见过不少联邦这边产出的洋布。

    “嗨,你们两个还愣在那里做什么,没看到其他人已经开工了?”

    正在裴楚和方云虎两人打量着蒸汽船的时候,那边站在高高的木箱上的克里斯托弗-瓦尔纳不知何时注意到了两人,顿时怒气冲冲地大吼了起来。

    “早上好,瓦尔纳先生!”

    裴楚脸上挂起了笑容,对着瓦尔纳微微躬身行了一个他从水手这边学来的欠身礼。他的联邦语已经能够应付简单的交流。

    “已经是上午七点一刻了,这个时间可不早了。”克里斯托弗-瓦尔纳从怀里掏出一块链表,看了一眼,又朝裴楚和方云虎两人望去,咧着嘴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黄牙,嘿嘿冷笑道,“迟到了十五分钟,今天上午你们的工钱减半。”

    “老瓦尔,你敢扣我的工钱?”

    克里斯托弗-瓦尔纳话音刚落,方云虎已经怒目圆睁,几步冲到了对方面前,半人高的木箱一步就跨了上去,双手抓着对方的衣领,厉声喝问道。

    瓦尔纳显然被方云虎的动作给吓了一跳,他虽然长得肥胖,但被一个一米九的壮汉抓着衣领,还是担心对方会动手打自己,赶忙说道:“方,你这个月已经迟到三次了,这是公司的规定……”

    “去你姥姥的规定!”方云虎破口骂道,“你要算这个的话,先把上个月的加班费给我补齐了。”

    “方,夏工没有加班费。”瓦尔纳解释了一句,接着看着方云虎一幅要吃人的模样,语气又稍稍弱下去了几分,目光滴溜溜地转了一下,“好吧,方,你的迟到我不给你算在内了,就当补你的加班费。”

    “哼!”方云虎看瓦尔纳服软了,顿时冷哼一声,松开了对方的衣领从木箱上跳了下来。

    他知道瓦尔纳说的没错,在金山市的码头这边,联邦本土的白人和黑人雇工都有算加班费,但夏人没有。他虽然不忿于这条规定,但只要还想在这里讨生活,就没办法与这约定成俗的规矩相抗衡。

    “瓦尔纳先生,祝你今天有个好心情!”

    裴楚看着方云虎从木箱上跳下来以后,几步跟了上去,临走前还不忘朝瓦尔纳说了一句好听的。

    “该死的猪猡,见到你们就没有什么好心情。”

    瓦尔纳看着方云虎和裴楚的背影,吐了口吐沫低声骂了一句。

    说着,又转过头朝着其他看热闹的夏工,恶狠狠地吼道:“看什么看,赶紧干活!”

    进了公司的仓库,一路不少搬运货物的夏工和其他肤色的码头工人,见到方云虎带着裴楚进来,都是连连微笑打着招呼。

    方云虎和那些夏工都笑着点点头,对着其他肤色的码头工人则是冷哼一声,一边走着一边朝裴楚说道:

    “阿楚,人在异国他乡,你不能软弱,这些白皮和黑皮都是欺软怕硬的货色,你要是默不吭声,就会被人欺负。”

    “知道了,方叔。”

    裴楚点点头,从帝国到联邦这边,一路所见他已经看到许多曾经在小村子不曾见过的景象。特别是在金山市码头这边,码头工人足有好几千,还有各种帮派,不说弱肉强食,但你要是软弱,肯定是要受欺负的。

    相反,你如果够凶恶,大多数人都会敬你一头。

    方云虎正是因为豪爽仗义,敢为工友出头和一些货运公司的白人据理力争,使得他在夏工之中有了几分威望。

    像瓦尔纳这样的白人货运总管虽然不至于真的怕了方云虎,但很多时候能不得罪也会选择不得罪,金山码头的夏人的帮会实力同样不小。

    方云虎虽然是外围成员,但人面很广,闹起来还是能够给船运公司带来一些麻烦。

    西斯科海里沉的可不止是夏工和黑人,莫名消失的白人同样不少,每年警局的寻人启事能够铺满一整张金山时报。

    “方,你们可来晚了!”

    进了仓库,门口站着一个穿着制服的胖大的黑人,手里提着一根黑黝黝的棍子,冲着方云虎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凯斯顿,你现在还能走得动路吗?”方云虎笑着指了指对方的大肚子。

    “当然,你知道的,我住的社区离这里可有五里路。”

    胖大的黑人笑着回答,接着又左右看了一眼,稍稍凑近了方云虎的耳边,低声说道,“方,今晚布利斯先生有活,需要二十个人,你能来吗?”

    “布利斯?”方云虎微微皱了皱眉,接着摇了摇头,“凯斯顿,你知道我们夏工是不会帮他干活的。”

    “好吧。”叫凯斯顿的黑人摊了摊手,嘴角微微扬起,撇撇嘴道,“这就是我现在已经是安保,而你还在做力工的原因。”

    方云虎对于黑人略带嘲讽的语气却没有再理会,他来金山市的时间不短,知道有些事情他们这些远渡重洋的夏工掺和进去并没有什么好结果。

    “走吧,阿楚,干活了!”

    “好的,方叔。”

    裴楚在旁边看着庞大的黑人和方云虎简单的交流了几句,并没有去探寻两人口中的布利斯先生是谁。

    金山码头鱼龙混杂,各种帮派势力和老乡会都有不小的影响力,因为帝国这几年打仗输了的缘故,夏工的地位比起其他肤色和国家的人来说地位都要低上一些,想要在码头安安稳稳的生活下来其实并不是特别容易的事情。

    仓库内工人们正忙碌着将一箱箱货物搬出来,然后马上就有力工跟着上前,两人一组用麻绳绑好,一起扛着从仓库朝码头外的货运船上搬。

    裴楚和方云虎两人自然是作为一组,一个半人高,宽一米,长差不多两米的巨大木箱,两人先是熟练的在木箱上绑好绳套,接着用一根木棍从中穿过,一前一后同时发力,从仓库里扛了出来。

    裴楚走在前面能够感觉得到肩膀上的木棍压得他脚步都有些打颤,但还是咬着牙一步一步朝前走。这还是方云虎为了照顾他,他前面的木棍要长出一些的,承受的重量也要小上几分。

    每一箱的货物大概都有两三百斤,一般的壮劳力都没几个能扛得住,更不用说从仓库搬到码头的穿上少说也有两里多路,再加上箱子体积巨大,即便是这些码头工人也并不容易。

    “阿楚,是不是累了?”

    走了差不多四五百米,在后面的方云虎明显能够感觉到裴楚的脚步有几分踉跄,微微将肩膀朝前面的木棍移了一点,问道。

    “没……没事,方叔,我能坚持得住的。”裴楚额头冒出大量的汗水,但还是咬着牙朝前走着。

    “嗯。”

    方云虎默然点头,也没说休息。码头的货运工人都是这么干的,这是卖力气的活,他刚来码头做工的时候,肩膀也是磨破了皮,结了痂又破,破了又结,几个月以后,气力也就练出来了。

    艰难地走完了从仓库到码头的这一段,很快就看到海边码头停着一艘三四层楼高的蒸汽大船,船很大,尤其是近处看时,第一次见到这样大船的人都会生出震撼的感觉。

    这是瓦伦纳货运公司最主要的一艘货船之一,尽管吃水不浅,但船舷离地面依旧有五六米的高度。

    一块差不多半米宽二十几米长的木桥从船舷上放下,一个个码头力工搬运着货物巍颤颤地从木桥上了船。

    来到了船下方的木桥下,此时前面真有力工拍着队,抬着一箱箱的货物上船,方云虎让裴楚将一箱货物放下歇口气,嘱咐道:“等会桥上慢一点,每一步都走踏实了。”

    方云虎面不红气不喘,他本就长得身强力壮,常年的码头苦力生涯更是让他有了一身好劳力。像他这样的力工,一天少说也要走个几十趟,忙的时候百把趟也是有的。

    裴楚却是已经感觉腰膝酸软,快要走不动道了,但他知道这个时候没有别的选择,远渡重洋来到金山,为的不单是自己挣口饭吃,还要挣钱寄回在帝国的家人。

    “唉哟……”

    正在这时,前方木桥上两名力工正抬着一大箱的货物,走在木桥上,突然一个人似乎脚在木桥上用于防滑固定的铆钉上磕绊了一下,那一箱子的货物脱手掉了下来。

    “小心!”

    “快闪开!”

    裴楚只来得及回头,突然就见一个巨大的黑影朝他所在的位置砸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