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秘梦魇 > 第四十六章 念想
    刘四喜在裴楚身边端详了一圈,又继续说道:“我这段时间一直在观察你,开始只以为是你天赋过人,但这时间你力量体魄变化堪称一日千里,这时间恐怕再绝代天骄的人物,也没办法一个月从普通人直接锐变成武道刚劲层次,唯一只有服食过天材地宝才有可能。”

    “那可不一定!”

    裴楚心中轻叹,他脑海里有一些那个无头武将李玄孝的碎片记忆,里面似乎他练什么武功,都是一蹴而就,那是真正的绝世天才。

    “不过刘四喜其实之前已经看出了我的变化,只是对方开始以为我有天赋。”

    裴楚第一次打散那头灰雾怪狼的时候,身体强化的幅度并不明显,刘四喜那时候或许已经看出来,但并没有太过在意。

    直到了今天——

    裴楚再次出现在刘四喜面前,个人力量体魄再次大幅度提升,刘四喜终于察觉出不对来。

    “只是……吃什么天材地宝,这是小说里的套路吧!”

    裴楚心中一阵腹诽,不过他知道,自己身上的变化,或许方云虎这样未曾练过武的人看不出来,但刘四喜是一手一脚教着他练武功的,必然能够看得出。

    面对刘四喜的疑问,裴楚自然不会说什么灰雾梦境,但还得找个合适的理由圆过去。

    脑海里突然想到了一部小说中的情节,然后又串联起灰雾之中的场景,当即说道:“刘大哥,我也不知道什么天材地宝,只是以前少年时,我遇到过一条大蛇,嗯,长角的那种,好像是被雷劈死了,那时候闹饥荒,我便将那巨蛇煮着吃了。”

    “大蛇长角,这是蜕变成蛟了。”

    刘四喜神色惊讶无比,似乎对于裴楚的话没有太多质疑,喃喃自语起来,眼里似乎有追忆之色。

    “想不到帝国如今还有这样的妖物,我原以为前朝之后世间就已经绝种了。是了,大蛇化蛟,天降雷劫,那至少是几千年道行。尸身血肉药力非凡,是大补之物,凡人食之要么爆体而亡,要么其药力只能沉寂在体内,但修行武道能够气血冲刷,时日一长自是能够显现出端倪。

    师门中有记载,曾经有一代祖师少年时误服过一枚火凤卵,此后练武一日千里,短短十年跃居当世一流高手。当年读时还以为是后人给先代祖师贴金、牵强附会,现在想来确有其事。”

    裴楚的武功是刘四喜一手教的,最初的时候裴楚筋骨都未打开,全身气血凝涩,就是一个普通人,这一点想要作假都不可能。

    而且裴楚的身世来历,他从方云虎那里都了解得清清楚楚。短短一个月能够有这样的锐变,刘四喜自认为除了服用过什么异宝、灵丹妙药之类的,几乎没有其他可能。

    “这世界还真有天材地宝?”

    裴楚在旁边听得有些目瞪口呆,他只是随口从以前看过的小说中找了个借口用上,可现在听刘四喜的口吻好像这世界还真有这样的人。

    但细细想想他从刘四喜口中听到的,还有自己见到的。

    鬼魈,怪物,武功,武举,前朝的种种奇闻异事,超凡显圣,这……还真说不准有可能。

    良久,刘四喜回过神来,看着裴楚顿时笑容愈加灿烂,“阿楚,我原以为你不过略有天资,想不到你有这样的际遇,你日后如果能够钻研武道,前途不可限量。”

    “那刘大哥,我现在算是武道刚劲三重这一层次的武者了?”

    裴楚岔开了刚才的话题,刘四喜要继续追问下去,他不知怎么编了,转而问起他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他这一个月练武,虽然算是入了门,但其实多少还有些懵懂。

    “力量和体魄是到了。”

    刘四喜先是微微点了点头,接着又摇头道,“但你筋肉力量并未能完全贯通全身,拳脚力量比之常人自是胜出,但这是死力气,真遇到同等阶的武者怕还不是敌手。”

    “原来如此。”

    裴楚微微有些泄气,原本以为他现在的力量已经远超普通人,结果按刘四喜这么一说,不过还是处于末流。

    他刚才和刘四喜短暂的交手,已经感觉到了,即便他现在力量似乎提升了三五倍,但对上刘四喜依旧仿佛孩童对一个成人。

    按裴楚估计,如果他有刚劲三重的力量,那刘四喜起码也达到了刚劲九重。只不过他之前有询问,刘四喜忌讳莫深,并不远提及自身武道修为。

    刘四喜似乎看出了裴楚的神色,笑着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和声道:“阿楚,你的这番奇遇已经省却了普通人数年苦功,若你能专注武道,或许不用几年,全身力道贯通,就能达到刚劲九重,到时候便有机会迈入沸血境界。”

    刚劲九重,其实也就是个打熬磨练肉身的阶段,练力,练皮膜,练筋骨,是能够考武秀才的。

    只是说着简单,但真正要练到刚劲九重,芸芸众生里其实能做到的人并不多。

    想想帝国亿万人口,但每年的武秀才不过堪堪万人,是真正的万里挑一。

    裴楚听完刘四喜的话,内心的那股淡淡地失落,跟着也烟消云散。他在这层梦境世界之中的时间,满打满算不过一个多月,能够有现在这样的实力,真没有什么不满足的了。

    “刘大哥,那你再教我十形拳中的其他几形。”

    裴楚听到刘四喜这么说,心中振奋,相比起枯燥的课堂学习,他感觉自己对于练武的兴趣越来越浓。

    尤其是两层梦境世界里的经历,见到了各种奇诡的怪物,李玄孝的举世无敌,他觉得这个武道世界正如一张大幕正在朝他徐徐拉开。

    至于说现实,裴楚现在已经不去刻意想,既来之则安之,多思无益。

    “咦,对了,刘大哥,今天其他人怎么不在?”裴楚看了看山脚下的这个大坪,有些奇怪。

    以往这个时间,金山港的众多少年都在这边练武,但今天除了刘四喜外,一个人都没有。

    “我让他们都回去了。”

    刘四喜重新坐回简陋的木棚下,伸手给自己倒了杯茶,轻呷了一口,才慢慢说道,“阿楚,我和李玄道长不准备再继续教你们练武了。”

    裴楚一阵愕然,脱口问道,“为什么?”

    他现在虽然力量增长了不少,但对于武道其实还处于很浅薄的阶段,这段时间里,光是一套十形拳,也不过是刚学过其中的一个虎形。

    “我也不瞒你,我和道长都有一些麻烦在身。”刘四喜微微沉吟了一阵,脸上似有无奈之色,“为了不连累他人,我们准备离开金山港。”

    “离开金山港?”裴楚闻言顿时大惊,“那刘大哥你们是要去哪里?”

    “暂还不确定。”刘四喜微微摇了摇头,笑了笑,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黄布包,递给了裴楚,“对了,这个给你,有时间自己可以打开看看。”

    “这是……?”

    裴楚有些疑惑地接过黄布包,满脸疑惑,不知刘四喜给了他什么。

    刚想开口询问,刘四喜笑了笑,“一点传承,留个念想。好了,阿楚,快点回去吧!”

    “可是刘大哥,我还有事要和你说呢。”

    裴楚拿着黄布包,没太仔细听刘四喜说的什么传承,他脑海里现在想的是昨晚遭遇的那个肉瘤怪物,还想再和刘四喜说一下。

    他记得刘四喜说过那是山魈还是鬼魈,之前棚户区的老何一家被怪物害了性命,又有老瓦尔的死,裴楚觉得有必要探查清楚。

    “以后再说吧!”

    刘四喜摆了摆手,没有再让裴楚开口,“今日先到这里,阿楚,你先回去吧!平日要谨记,武道一途,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切莫依仗天赋,还是要多多用心!”

    “好吧。”

    眼见刘四喜不想再多说其他,裴楚也不再勉强,刘四喜算是他来到这个世界里的最大收获,对方言传身教,将他领进武道修行这条路上,此时听到刘四喜要走,心中多少有些怅然。

    不过,他自小常和父母分开,对于离别已经习惯了。想到今日还要和陆西平去那的学堂帮忙,裴楚朝刘四喜行了一礼,便先告辞离开。

    看着裴楚离开的背影,刘四喜再次坐到了木棚屋下面,慢慢的倒了一杯茶水,脸上无波无澜,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不多长时间,一个声音倏然在狗头山脚的大坪回荡了起来。

    “刘成祥,看你还往哪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