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秘梦魇 > 第五十四章 登场(一)
    金山港市镇外的街道路口。

    哒哒的马蹄声响起,十多匹骏马从远处火焰升腾的棚户区内飞奔而回。

    每一匹马上,都高坐着一个腰挂双枪的牛仔,其中为首的一个大胡子牛仔,飞马而回后朝着街道路口的达维斯-巴顿比划了一个手势,示意事情已经办妥了。

    达维斯-巴顿伸手摸着帽子的前檐,朝着骑马而回的下属们点点头。

    “你的人干得不错!”

    站在达维斯-巴顿身边,一身笔挺老式的骑士服装扮的马克-希尔福,满意地看着牛仔们回来的方向燃烧起的火焰。

    “希尔福先生,今晚是最后一次帮你做事,之后你还有什么需要的话,去找其他的人吧。”达维斯-巴顿面无表情地看着那远处燃起的火光,心中涌起一阵彻骨的寒意。

    “狗屁的骑士,这一把火烧下去不知要死多少人!”达维斯-巴顿在心中怒骂着。

    哪怕他对于那个遥远的腐朽帝国来的夏工,从来没有半分好感,在他的眼里夏工甚至还比不上黑皮肤的尼格罗人和新大陆土著玛第人。

    但……这样大规模的杀戮,即便是达维斯-巴顿纵横西部十几年也从未有过。

    就算是几千头牛羊,被大火吞噬发出的凄厉惨嚎,都会让人心生几分恻隐,更何况这是活生生的人呢?

    “达维斯,我觉得你现在对我似乎有意见,是因为我毁了你成为大富豪的梦想?”

    马克-希尔福目光看着远处棚户区升腾起的火焰,嘴角略带玩味的问道。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达维斯-巴顿脸色微变,右手下意识的摸上了腰间的左轮手枪。

    “你知道的!”

    马克-希尔福似乎对于达维斯-巴顿的动作毫无察觉,一张俊朗的面孔里只是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东西两部要开挖大铁路,整个联邦所有的财团都动了起来,这样的消息可蛮不了人。

    你和你手下的人联合了本地的夏工帮会海沙会,又收拢了夏工里的一些墙头草,为的不就是将他们从金山港带出来,好让他们能够跟着你走,最终卖给铁路公司做矿工。

    我得说实话,你这个主意不错,毕竟比起千里迢迢的去远方帝国招人,还是这种方式成本比较低。”

    “希尔福先生,我的人为了你的事可是死了好几个。”

    达维斯-巴顿眼神闪烁,整个没有想到他暗中原本的计划都被身边这个年轻人了解得如此透彻。

    他在棚户区的夏工里确实收拢了一些性格软弱的人,承诺只要他们能够让更多的人离开金山港,去中部修大铁路,他就会给那些投靠他的夏工在金山港给予正式的联邦身份。

    但这一切,他都是在暗中进行,并且迄今为止,他招揽的人数不过才几十人而已,相比金山港几千上万的劳力,简直不值一提。

    他是一名牛仔,但同样骨子里流淌着投机生意的血液。

    原本计划只要进行得好,联合内外势力,他将从中大赚一笔的中介费,或者说卖这些两脚牲口的费用。

    只是从那个埋在夏工里有些威望的暗子,被利用死于引诱出来的怪物之手后,他的想法似乎就开始落空了。

    单独靠威逼和利诱是不够的,夏工内部团结,需要的是从里面有人蛊惑才能够做到这点。

    “真是贪婪而又单纯!”

    旁边的马克-希尔福,突然说道,“达维斯,你就没有想过,如果你把人弄走了,金山港的那些船运公司会放过你么?我觉得他们可都是有自己的武装卫队。

    看看,现在多好!这里全部被烧毁了,大量的夏工将流离失所,这才是你的机会!哈哈,我觉得你应该感谢我,请我喝一杯龙舌酒才是。”

    达维斯-巴顿脸色变幻,右手悄然的从左轮手枪上放了下来,微微低下了头,“大人,我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您如此大费周章,为的是到底是什么?”

    马克-希尔福看着那远方的火光,脸上突然露出了坚毅而圣洁之色,仿佛面前骤然燃起的大火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只听他慢慢地说道“达维斯,这个世界总是有一些东西是你所未曾听过的。”

    “那到底是什么?”达维斯-巴顿眉头深皱,“值得牺牲如此多的人命?”

    马克-希尔福没有开口回答,只是遥望火光,神色坚定,“荣耀即吾命!为了正义,没有什么是不可牺牲的!”

    ……

    一件门口悬挂着黑色三角旗帜的棚户木屋内。

    刘四喜站在房间中间,再次看了一眼这间破旧的木屋,房间内的东西其实不多,他不过是小片刻的时间就已经整饬完毕,只是看着住了不短时间的木屋,心头难免有几分淡淡的愁绪。

    自十几年前在帝国参加了那场大乱之后,这些年他一直颠沛流离,从帝国诸省,一直到逃亡海外,可即便是做一个艰难谋生的力工,这样的安生日子也终于被打破了。

    两名粘杆拜唐的出现,就预示着接下来恐怕会有越来越多的帝国鹰犬爪牙来到这里,他已经暴露了行迹,再想呆下去不但自身有危险,恐怕和他有关的那些夏工少年都逃不开去。

    忽然间,刘四喜的鼻翼轻轻抽动了一下,目光一凝,陡然走到了木屋门边,推门朝外往了出去。

    滚滚的浓烟仿佛狰狞的怪物冲天而降,吞噬着整个棚户区。火光滔天,明晃晃的火焰舞动的狂龙正在从远处不断侵蚀着周围。

    “失火了!”

    刘四喜心头微颤,走到木屋门口,一跃跳上了房顶,观看着前方的动静。

    棚户区连绵方圆数里,都是简陋的木制建筑,一旦火气,如果没有及时扑灭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尤其是今晚,夜风呼啸,火借风势,恐怕整个棚户区都难以幸免。此刻,他接住火光,就能够看到棚户区许多地方,到处都是惊慌失措的人群没头没脑的仓惶乱窜。

    忽然,不远处被远方火光照亮的泥泞小巷之中,几道人影闪动,一阵激烈的打斗声传来。

    刘四喜看着远处闪动的人影,目光一凝,脚步在屋顶一点,人如离弦之箭,在房顶上朝着打斗声传来的方向赶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