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秘梦魇 > 第六十章 奔雷(三)
    远处漫天燃烧的熊熊火光,似乎在这股气息出现之后,都转移了方向,朝着另一边烧去。

    内心之中充斥着无比怨毒和仇恨的黑巫梅地亚,周身仿佛无数怨灵在哀嚎哭喊的黑色火焰不断拔高,但就在这股气息出现之后,突然似乎所有的怨灵都被冻结住,化成了一层层薄薄的白霜,铺在了地面上。

    “李玄老道,咱家等你一个多月,你总算是露头了!”

    一个头戴蓝色顶子、身穿打着三品凤凰补子大红色太监袍服的高大身影,悄然出现在了黑巫梅地亚的身后。

    高大身影背负双手,似乎对于眼前的黑巫和遍地的狼藉视若无睹,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面颊上带着一丝阴森笑容,细长的眸子开合间隐有睥睨之色。

    “老道可担不上,贫道比你虞良辅还晚生了百八十年。”李玄老道神色淡淡,手中的短剑再次微颤起来,发出一阵轻吟。似乎神剑有灵,在遇到强敌后连连示警。

    “咱家不过是侥幸得圣祖皇爷垂青,得了一丝机缘,否则这会骨头怕是都成灰了。”虞良辅细长的双目瞟了一眼李玄道人手里的短剑,声音干涩如磨砂,但听到人耳里却似乎有金铁之声。

    “老道士,咱家怜你一手御剑之术传承不易,如今国朝正值用人之际,只要你肯归附朝廷,咱家便保举你做个大内供奉。”

    “那可真多谢虞公公了。”李玄道人淡淡回了一句,“只是贫道骨头硬,弯不了膝,低不了头,做不来奴才!”

    “冥顽不灵!”虞良辅面色陡然转寒,一股阴寒气息爆体而出,空气似乎都在瞬间凝滞。

    “你们都得死!”

    正在虞良辅和李玄道人说话间,夹在两人中间的黑巫梅地亚身上的气息再度疯狂涌动了起来,她不知道骤然出现的这几人身份,但她此刻狂怒至极。

    一手培养的战傀被李玄道人的剑光所毁,部落的图腾之杖更是削平了一截。

    她如今脑海里对于场中的所有人都是怨恨,都要他们死,都要抽去他们的生魂祭炼。

    “聒噪!”

    虞良辅从出场以来,一直未曾多看黑巫梅地亚一眼,陡然听到对方嘶喊,面白无须的脸上浮起一丝不耐,大红的衣袍忽然一甩,一道仿佛巨浪般的阴寒气劲喷薄而出,气温凭空似乎都降了几度。

    哗啦啦——

    一连串剧烈的声响里,黑巫梅地亚整个人刚要暴起,却是连丝毫反抗之力都没有,瞬间就被虞良辅一袖子拍飞,接连撞破了旁边一侧不知多少座木屋,消失在了当场。

    “尸煞!”

    虞良辅一出手,李玄道人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一见这老太监出手,他就知道对方远比他想得还要强!

    几乎刹那间,李玄道人毫不犹豫手中的短剑忽然飞起,宛如惊鸿朝着虞良辅激射而去。

    一声轻吟再度响起,只见虞良辅在这电光火石间,忽然伸出两根手指,牢牢将短剑夹住。

    短剑在虞良辅手中则不断的颤抖着,似乎想要挣脱开来。

    站在不远处的李玄道人,在短剑被虞良辅夹住的瞬间,额头上冷汗滚滚而下。

    他的这把飞剑蕴养数十年,锋锐凌厉,可削金断玉,寻常人想要用手指夹住,简直天方夜谭。

    可虞良辅是帝国皇室中的老太监,统领粘杆处,按年龄少说也有一两百岁,可因为以炼尸之法淬炼肉身,百十年祭炼下来,不但人如行尸,甚至筋骨皮膜的防御力比之道家的铜甲尸还尤胜三分。

    “御剑之术,不过尔尔。”

    虞良辅看着手中颤抖的短剑,轻哼一声,另一手伸出手指忽然在剑身上一弹,“叮”地一声清鸣响起,短剑仿佛发出痛苦的哀鸣,整个剑身瞬间遍布密密麻麻的裂纹。

    “若是飞剑,还能有点意思。”

    虞良辅抬着头看着不远处身嘴唇紧抿,似乎遭了重创一般的李玄道人,轻哼一声,再次抬起另外一手,手指微屈,又是一下弹在了短剑剑身。

    早已经裂纹满布的健身,瞬间不堪重击,直接碎裂开来。

    李玄道人噗地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摇摇晃晃的快要跌倒,旁边刘四喜则一把将对方扶住,目光死死地盯着虞良辅。

    虞良辅似乎这时候也注意到了刘四喜,缓缓开口道:“刘成祥,当年你一手神打之术,煽动数万暴民,来,让咱家看看你的能耐。”

    刘四喜一口牙似乎都要咬碎,他已经几次想要观想请神上身,但神魂方才被那黑巫伤了,连续尝试了好几次,都未能成功。

    此刻,只能一再催发自身的气血之力,希望能够赶快恢复几分战力。

    “怎么?不行?”

    虞良辅一步一步朝两人走近,四周的房屋地面,似乎都随着他走近,地面铺上了一层淡白雪霜。

    “当年太平军祸乱天下,可惜咱家沉眠,未能见识到石敢当一身绝顶神打之术,原以为今日有幸……”

    虞良辅声音之中似乎透露着一股难掩的惋惜,目光再次看着李玄道人和刘四喜,

    “既然尔等冥顽不灵,咱家这就送你们上路吧!”

    轰!

    就在此时,一声音爆由远及近炸起。

    “嗯?”

    虞良辅猛然抬头,他的视野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影,朝着这边飞掠而来。

    虽是一人,但似乎有千军万马冲阵的无双气势。

    呼——

    那疾奔而来的人影在场中站定,狂猛飞奔卷动起的气浪却是在那人站定之后,才后发而至,吹拂得周遭杂物四处飘飞。

    站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穿着短褂力工打扮的少年,一头乱发飞舞。

    双眼漆黑如墨,冥冥虚空之中似乎就有法相虚影。

    仅仅是站在那里,就有一种擎天覆海的气势。

    “阿楚?”

    “阿楚!”

    两声惊呼在这时响起。

    陆西平连连咳嗽了几声,看着突然出现在几人面前的那个少年,眼里满是震撼和陌生。

    昨夜还同他一起针砭时弊的,白日还在给孩童们做小马扎的少年,突然间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让他完全看不明白。

    一个人的变化,仿佛是天上地下。

    刘四喜这个时候则眼里露出不可思议之色,陆西平看不明白,他在这瞬间却是感应到了裴楚身上的变化,想起他给过裴楚的《神打秘稿》,面前的情况似乎是裴楚请神成功。

    只是……刘四喜翻遍了记忆,一时间也感受不清楚,到底是何方仙圣被裴楚请上了身。

    而且,裴楚不过初学请神,即便再惊才绝艳,能请得齐天大圣、二郎真君,加持的力量不过是提升三五成,哪有可能像此刻这般气势滔天!

    这分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