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秘梦魇 > 第六十一章 奔雷(四)
    裴楚默然看着站在眼前的虞良辅,胸中汹涌的暴虐情绪,仿佛一浪接着一浪不断翻滚着。

    此刻他能够感觉到的李玄孝的力量和意念都在加持着他的身体,影响着他的情绪,让他有一种毁天灭地的欲望。

    但他理智并非完全丧失,眼前发生的一切,他几乎一眼就能够看出问题。

    刘四喜和李玄道人要离开金山港逃亡,看情况肯定是眼前这名太监追杀而来。

    而陆西平,他能够感觉到对方的生命体征正在一点点转衰,他无暇去一一分辨到底是谁做的,但只要打死现在站着的这个人肯定没错。

    “这就是请神大法?咱家早就想领教了!”

    虞良辅身上大红袍服猎猎作响,阴寒气息铺天盖地,身形陡然暴起,朝着裴楚抓了过去。

    一手探出,整个空气似乎都凝结,仿佛有冰棱落下。

    砰!

    一声仿佛闷雷般的巨响。

    虞良辅冲得快,飞回的速度更快。

    就在他猛然一扑之下,裴楚一拳轰出,快如闪电的击中了他的手掌。

    虞良辅双脚仿佛铁犁一般在地面拉出了齐膝深的凹槽,足足退出了数十米的距离才稳住身形。

    “中品请神?”

    虞良辅右手微微颤抖,这再度看着裴楚,这一拳之下,他感觉到了眼前的少年宛如神佛降世,在少年的身后虚空之中似乎有法相隐现。

    一甲子前石敢当一身中品请神纵横不败,帝国不知多少高手折戟沉沙,他当时虽在沉眠,可后来得知,最后竟是惊动了小皇爷出手,才得以镇压。

    而当时石敢当出手便是万千风雷,金身法相。

    陡然间,虞良辅身上的大红袍服似乎被撑裂了一样,身形开始急剧膨胀。

    全身肤色几乎瞬间变得青黑,嘴唇上有白森森的獠牙长出,手指指甲发黑,默然长了寸许,一股浓郁得几乎化不开的阴寒气息萦绕在周身左右。

    “小子,这是咱家醒来后第一次动用真身。”

    虞良辅膨胀的体型几乎仿佛魔神,说话的口音也不再如方才磨砂一般,反而瓮声瓮气,似乎周身的化为了金铁。

    “僵尸?”

    裴楚看着虞良辅的变化,想起看过的影视剧里的看过的角色,甚至他曾经给他童年带来过一些阴影。

    可此刻见到,他只是觉得有趣。

    身体之内那股诡异的气流似乎在虞良辅现出僵尸真身后,开始疯狂的运转起来,和之前他遭遇肉瘤怪物那一次一模一样。仿佛这些阴邪黑暗,最是能够调动起那股神秘气流的热情。

    “阿楚小心,这是炼尸之法,切不可硬碰硬!”

    远处刘四喜在看到裴楚后,虽然不明裴楚现在的变化,还是大声的开口提醒。

    “不能硬碰硬?!”

    裴楚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又抬头看了一眼头顶虚空,似乎那里有一个无头武将的虚影在举着双锤,仰天咆哮。

    裴楚瞬间笑了起来,“我同意,他也不同意啊!”

    一步跨出,地面仿佛都震颤了起来。

    猛然间一拳轰出,虞良辅不闪不避,直直迎了上去。

    咚!

    一声宛如天雷般的巨响回荡在整个棚户区。

    处于周围的木棚仿佛全部被刚猛无匹的气劲给震得掀翻出去。

    刘四喜在这间不容发之间,一手扶着李玄道人,一手快速地拉起地面上的陆西平仓惶朝后退出了数十米,但依旧有些立足不稳,被震倒在地。

    “力道不错,可奈何不得咱家。”

    场中,虞良辅倒退了两步,随即阴寒的神色再次看着裴楚,似乎方才这一拳丝毫没有对他造成半点伤害。

    “是么?”

    裴楚能感受到自己一拳仿佛打在凝结无比的铁块金石之上,看着毫发无损的虞良辅,非但没有半点畏怯,反而心中升腾起了越发强烈的撕裂、毁灭情绪。

    狂猛的音爆声中,又是一拳轰出。拳如山倒,如地裂,如天塌……

    虞良辅身体再度膨胀了一圈,又硬抗了一拳,双臂探出,仿佛精铁般黝黑的利爪再次抓向了裴楚。

    但手臂只伸到一般,紧跟着又倒退了一步,裴楚的拳仿佛巨锤再度砸向了他。

    咚!

    又是第二声雷鸣般的响声。

    场中虞良辅在这时候几乎癫狂,周身寒气仿佛冰窟,可完全没有作用,似乎任他千般手段,面对裴楚的拳头全部都用不出来,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迎向对方的拳头。

    每次刚想反击,就被裴楚的拳头逼了回去,似乎每一圈都有无穷巨力。

    “这是锤法!”

    几拳之后,虞良辅认出了裴楚的拳法路数。

    每一拳似乎都倾尽全力,力量刚猛无铸,不可匹敌,不可阻挡。

    但毫无作用,近不得身,逃不开去,炼尸之法炼的就是体魄,溢散的阴寒气息不过是他蕴养身体的阴气,面对这样硬打硬进的狂猛对手,只能一次又一次的硬抗。

    一拳又一拳,仿佛击锤擂鼓。

    “啊!”

    虞良辅狂啸震天,声音之大,几乎整个金山港都清晰可闻。

    他比金铁还要坚硬的双臂再无法举起,森森寒意的指甲全部断裂开。

    数十上百年凝练如铜铁一样的身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可在此刻,被裴楚凶猛的拳头之下,已经有了崩溃的痕迹。

    轰隆隆的声音一阵接着一阵,仿佛雷鸣。

    虞良辅不知何时倒下,裴楚小小的身影则在对方硕大的身体上,不断的用拳捶打着。

    烟尘暴起,整个小巷从两人交手之后,周遭全部的木屋被掀翻,成为一片白地。

    整个棚户区,整个金山港,似乎都听到了那一阵阵如同惊雷的轰鸣声。

    “阿楚这是入魔了?”

    远处,刘四喜看着裴楚一路压着虞良辅猛捶,目瞪口呆。裴楚的武功还有对方的请神已经完全巅峰的了他的认知和想象。

    这一刻裴楚展现出来的力量非人,已经远远超过了武举人,甚至武进士的层次。

    修炼神打的最大凶险,便是在请神之时,心意不诚,可能神灵未至,反而为外魔所侵。修炼者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邪魔作祟,会变得癫狂嗜血,往往不过是短短时间爆发后,变被榨干了气血,成为一具空皮囊。

    裴楚此刻的表现在刘四喜面前,似乎就是如此,不然一个刚劲三重的武者,瞬间能够有了沸血、洗髓境界的无双武力,他实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

    已经缓过一口气,面如金纸的李玄道人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脸上露出快意之色,“什么邪魔能够压的住阴气成冰的尸魁?这怕是真的是真神附体!”

    请神请神,说请的是神,但基本上大多数修炼的人都明白,能够请到的不过是一点神佛在人间被供奉的神念。除非是练到中品以上的境界,凝练出法相,这时候或许能够引动几分真神气息入体。

    虞良辅的炼尸之法,已经不弱于铜尸,裴楚即便是邪魔入体,想要压住对方也是艰难。

    但现在裴楚不但压住了,反而看上去马上就要将对方打成肉饼,这可不是什么邪魔入体能够做到的。

    “那……那真的是阿楚吗?人力真的可能做到这点?”

    陆西平整个人此刻似乎已经麻木了,今晚发生的一切,似乎对于他的冲击难以想象。

    他翻阅过大量书籍,对于书面上的一些描写,总觉得是夸大其词。

    特别是后来走遍帝国和新旧大陆,他也见了一些超凡人物,但不过是十人敌百人敌,或者阴暗之中的上不得台面的宵小手段。

    可此刻见到个体能够有如此伟力,瞬间他想起了方才追杀他的那个旗袍女子的话,帝国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剿灭他们,是因为他们太弱小,弱小到都不值得去重视。

    场中。

    裴楚缓缓收手,拳头上沾染着点点金色的液体。

    凹陷的地面中间,虞良辅僵尸真身已经躺倒在了蛛网密布的地面最中间,全身筋骨断折,肌肉凹陷了下去,口鼻上金色的血液不断涌出。

    “中……中品请神,咱……咱家见识到了……圣祖爷,太祖爷,小皇爷……奴……办事……不利……”

    虞良辅口中喃喃的发出一阵呓语,裴楚再次抬起拳头,狠狠的再次朝着对方的面门轰下。

    登时,虞良辅刀枪不入、水火难侵的头颅在这一拳之下,最后爆裂开。

    裴楚收起拳头,从凹陷的深坑中跳了上来,一通狂猛的轰击之后,他能够感觉自己心中那股被李玄孝影响的愤怒似乎小了不少。

    双眸里的黑色似乎在此刻都开始渐渐淡去。

    但就在此时……

    地面震颤。

    无数的哭嚎响起。

    远方,滔天的火光之中,一个十几米高的庞然身影,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