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秘梦魇 > 第七十二章 逃奴
    哒哒的马蹄声在荒野之上的响起。

    漫天的沙尘飞扬之中,十多匹奔马正在追赶着一个飞速逃跑的身影。

    那些战马本次的速度非常快,但令人意料之外的是,在他们前面那个飞奔的男子,速度却似乎比战马还要快出几分。

    “跑了多久了?”

    十几骑的马队缓缓停了下来,一个胡须浓密,叼着劣质烟卷的中年男子勒住了缰绳,看着前面飞蹿的那个身影,朝着旁边一个年轻牛仔问道。

    年轻的牛仔从怀中掏出怀表,打开开了一眼上面的时间,露出惊叹之色,“头儿,超过一个小时了。”

    “真是令人羡慕的身体,这些该死的野蛮人,如果都像他们一样,我们也不用骑马了。”

    中年男子将嘴里的烟卷吐了出去,看着那继续奔跑的身影,朝着身边的众多牛仔呼喝了一声,“好了,别玩了,把人抓回去。”

    其他马上的牛仔们纷纷从旁边的马鞍上拿出套绳,再次催动马匹,开始朝着那个在前方荒野里飞奔的身影追赶了上去。

    领头的中年男子拉了拉缰绳,目光没有再去看前方众多的骑士追赶那个跑得飞快的人影,反而是转过头朝着落在众人后面,一个眼眶凹陷神色消沉的男子喊道“嘿,达维斯,你就不想去玩玩?”

    神色消沉的男子似乎对于追捕毫无兴趣,远远看了一眼呼喝着追赶上去的众多牛仔,似乎无声地吐了口气,目光再次放在了领头的中年男子身上,“爱德蒙,你知道我来找你不是为了这个。”

    “我知道。”

    领头的中年男子再次从怀中掏出了一根烟卷,缓缓地点上,吐了一口白烟,咧了咧嘴,“我欠你个人情,我只是不明白,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我和你过,我只是猜测,并不能保证它的真实性。不过我可以答应你,会尽力把你介绍给对方。”

    说着,他又指了指十多骑飞奔出去的方向,“那个奴隶,就是他们所要的。”

    “这就够了。爱德蒙……”看着满是憔悴之色的达维斯巴顿轻轻喊了一声对方的名字,黑了一圈的双眼中隐隐闪过一丝恐惧,似乎回忆起了什么,过了好半晌的时间,才缓缓开口道,“如果你经历过我所面对的,你就知道我现在是多么想获得力量。”

    “哈哈哈……”领头的爱德蒙哈哈大笑了起来,拍了拍腰间的左轮双枪,又一手从马背上拿起一把双管猎枪,“这就是我们的力量,在我的老伙计面前,能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

    “我曾经也是这样想的。”达维斯-巴顿心中默然。

    在金山港的那一把火之后,他和他的人就被金山港的治安官带着人追捕了好几百里,手底下的人或死或逃,只剩下他一个人。

    对于一个在西部经历了十几年,手底下大大小小有不少实力的首领来说,失去了手下,这样的日子并不好过。这也是他这么多年打拼之后,重新会到了当年拿起枪闯荡西部的原点。

    但达维斯-巴顿现在对于这些并不在意,这个世界从来不是他曾经见到的那样。

    这一路的逃亡让他感觉到了凡人的渺小,以往十几年的生活里一些曾经觉得离奇的事情,现在隐约都能够串联起。

    他找上了一个他曾经打过交道的盗匪头领,也就是眼前的爱德蒙,他记得对方和他说过一件事,现在他想从对方手里要获得更多的消息。

    啪!啪啪!

    就在两人说话间,前方空旷的荒野上忽然一阵清脆的枪声响起。

    “这些小崽子在干什么?我可没让你们动枪,我要的是活的!”领头的爱德蒙眉头皱起,再次弹掉了手里的烟卷,催动着胯下的马匹,朝着枪声传来的方向追了上去。

    ……

    威廉-约翰逊感觉到自己每呼吸一口气,胸部似乎都在炸裂开的灼烧着。

    满是伤痕的黑色的皮肤上汗水浸透到伤口里,剧烈的疼痛不断地折磨着他的神经。

    他的双脚已经变得麻木,脚底板和脚背上都有被粗粝的沙石划破的口子,可他丝毫不敢停下来。

    这是他从南部逃亡出来之后,遇到的第三支捕奴队,残酷的庄园主们总是会花大价钱去抓捕那些私自逃离的奴隶。

    联邦的法律早已经说废除了奴隶,在北方在西面很多如同他一样的尼格罗人已经可以呼吸自由的空气,可是南部仍旧有大量的蓄奴。

    他一路从南方逃到了这里,为的就是能够躲避看这些人的追逃。

    他不想再回去!只有离开那里他就能够成为自由人。

    辛苦的劳作其实并不算什么,真正让他感到绝望的,是他无意中见到的一幕。

    他要逃走!

    不然他知道,自己早晚也会死去。

    可现在,他感觉自己开始跑不动了。

    疲惫,饥饿,干渴,绝望……

    在他的视线里,前面的景物似乎都在开始漂移,可他不敢停下来。

    耳边的马蹄声在短暂的消失之后,似乎又再重新响起。

    呼——

    忽然似乎身后传来了一阵激烈的风声响起。

    威廉约翰逊本能的想朝一边闪避,但为时已晚,一条套马索精准地将他脖子给箍得紧紧的。

    威廉约翰逊双手抓在了脖子上,猛然间就感觉身后一阵巨大的拖曳力量传来,直接将他拖倒在地。

    “该死的,又让你赢了!”

    “小家伙的技术真的不错!”

    马蹄声瞬间响起,十几骑牛仔里,有人冲着用套马索成功捕获了威廉约翰逊的人大声喊道。

    “谢谢夸奖!”

    威廉约翰逊看着套住他的是一个年轻的牛仔,面容很稚嫩,胸前挂着怀表,在听到一众牛仔们的咆哮后,微微拿了下头上的帽子,似乎在表达着谦虚。

    只是他另一手抓着的套马索,却丝毫没有半点松开。

    “《权利法案》规定,生而为自由的人,不能被剥夺了自由的权利……生而为自由的人,不能被剥夺了自由的权利……”

    躺倒在地上的威廉约翰逊看着众多牛仔围过来后,双手抓着脖子上的套马索,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朝着众人撕心裂肺地大吼道。

    “哈哈哈哈……”

    围观的众多牛仔瞬间大笑了起来。

    “快点来看,这个奴隶竟然懂得联邦的法律!”

    “我的天,难道现在那些农场主们都已经开始教奴隶们读书识字了吗?”

    “这个奴隶真是很有意思啊!”

    身上揣着怀表,一手抓着套马索的年轻牛仔跟着众人一起笑了起来,看着地上挣扎着的威廉约翰逊,脸上浮起了一丝嘲讽之意,淡淡道,“根据联邦宪法补充法案第四章第二条,所有逃亡的奴隶必须遣送归还奴隶主。”

    “不!你们不能这样!”

    威廉约翰逊面露绝望,他不知道这些牛仔里竟然有人真的用法律条款来回答他,疲惫的身体已经让他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只是扯着嘶哑的嗓子,“已经没有这条法律了,我是自由的,我是自由的。”

    “有废除吗?”那个高坐在马上的年轻牛仔轻蔑地笑了笑,“我可不记得有这回事。”

    旁边的其他老成一些的牛仔,却已经不耐烦地叫了起来,“小家伙,你和一个奴隶扯什么法律,该走了。头儿,已经等很久了。”

    马匹的响鼻和嘶鸣声不断响起,绕着地上的那个逃亡的尼格罗黑奴不断转圈。

    就在那名拉着套马索的年轻牛仔准备翻身将这名逃奴抓起时,旁边一个牛仔忽然大笑了起来,笑声引得其他众多牛仔纷纷侧目。

    “伙计们,我们今天看来是走运了!这里有个玛第人!现在我们可以再多分一份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