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秘梦魇 > 第七十三章 初闻
    裴楚从断裂的岩石中走了出来,看着面前的十几个牛仔围捕一个尼格罗人,心中还有些好奇。

    从几人的言谈之中,这个尼格罗黑人似乎是个奴隶,这让他对于联邦这片土地的制度再次产生了一些好奇。

    在金山港尼格罗人的数量不多,地位虽然也不高,但在一些船运公司还是有雇佣少数的尼格罗黑人作为护卫之类的工作。

    当然,这不是全部,他也听说过集镇中一些人家里还有尼格罗人奴隶,像之前那夜大战地里出现的黑巫梅地亚,身份就是努力。

    后面有人曾从梅地亚原主人的庄园里找到大量的尸体,但那一场大战之后,梅地亚被大内太监虞良辅一巴掌甩出去之后,就已经销声匿迹,再也无人寻到踪迹。

    “这个玛第人由我来!”

    十几匹马儿不停嘶鸣,其中一个方才第一眼看到裴楚的牛仔,兴奋地叫了起来。

    按他们头儿定下的规矩,贩卖这些收购方要的奴隶的钱是众人平分,不过动手成功捕获的那一个要多拿一份。

    “玛第人么?”

    裴楚听到这些牛仔如此称呼自己,倒没有觉得太过意外。

    夏人和玛第人在长相上有些类似,特别是裴楚现在头发蓬乱,衣衫褴褛,裸露的皮肤被晒得发红发黑,一个月的餐风露宿,在这些白人眼里除了少了常见的那些脸上和身上的花纹,基本上没有区别。

    “哟呵!”

    骑在马上的牛仔一边驾驭着奔马,一边从马鞍上拿出了长长的绳索,在高速的奔跑中将绳索在空中舞动了两圈,绳索前端的套环猛然一甩,朝着裴楚就套了过来。

    这一下裴楚要是被套中了,凭借着马匹飞奔的力量,他肯定会被捆绑住,直接拖拽上一段距离。

    裴楚眉头皱起,在那套环即将套中他的瞬间,右手一抄,就将套环的绳子抓在手里,手臂猛一发力,直接将马上抓着绳索另一头的牛仔给拉了下来,狠狠地撞在了地面上,而飞奔的马匹在这瞬间骤然受惊,直接从裴楚身边经过,转头朝着远方跑了出去。

    “该死的!”

    “这是个硬茬!”

    “杀了他!”

    其他牛仔看到同伴被拉下马匹,瞬间惊怒交加,也不管多一个玛第人奴隶能够卖钱这事,纷纷从腰间掏出了武器。

    啪啪——

    接二连三的枪声响起。

    裴楚眼明手快,在这些人掏出武器的瞬间,身体里神秘的气流瞬间快速窜动,他的五感和力量同时得到增强,身体仿佛一头左右扑食的猛虎,连连躲开射向他的子弹。

    他现在本身的武道修为,已经有武道五重左右的实力,面对面想硬抗子弹还做不到,但反应闪躲比开枪的人快却是绰绰有余。

    噼啪的枪声里,地面上一个个凹坑出现,烟尘飞起。

    裴楚几步蹿到了一个牛仔侧面之后,一伸一拉就将对方拖拉在地,同时借着马匹和其他众人的视野遮挡,身形闪动如鬼魅,往往一拳一掌之间,马上的牛仔们就被他给挑翻在地,要么颈骨折断,要么胸口凹陷下去。

    这一个多月的荒野独行里,他不止武功有了不小的进步,内心和思想上更变得坚定。这些人上来先是要抓他,接着又是开枪,他便不会有丝毫留情。

    “退!”

    “快撤开!”

    在裴楚游走在众多牛仔中间,接连解决了七八个人后,终于剩下的人反应了过来,不再拿枪左顾右盼,而是拉起缰绳拼命地催动起了马匹想要逃离。

    但这个时候,裴楚哪能如他们所愿,他瞬间的速度爆发比马匹还要快出几分,几乎眨眼之间就将想要逃走的那几名牛仔再次解决。

    从头到尾,这些牛仔虽然持枪在手,但除了最开始那几枪有威胁之外,后面裴楚绕着他们身边,所有人完全是成了待宰的羔羊。

    转眼间解决了十多名牛仔之后,裴楚并没有放松警惕,目光看向了更远处的位置,在那里有匹马卷起了一阵飞沙,但距离他有七八十米的位置,突然停了下来,转头就往回头跑。

    裴楚没有去追,以他的脚程,瞬间爆发能够赶上马匹启动的速度,但这样的距离还是追之不及。除非是请神让李玄孝的神念入体,但面对两名普通人,即便只是微弱的一丝神念附体,那也太高看得起他们了。

    看着那两名牛仔远远离去后,裴楚转过头,先是拉住了旁边几匹失去了主人的马匹,从行囊中找到了几个水壶和一些黑乎乎的肉干以及干硬的面饼。

    他这一个月里都在荒野中生活,物资匮乏,若非有过一段时间底层力工生活的经历,武道修为又小有所成,很多时候恐怕还真不一定能够熬过来。

    “谢谢你,强大的玛第人兄弟,你救了我的命!”

    正在裴楚搜刮着几匹并没有跑远的马匹上的战利品时,离他不远脖子被套马索套住的尼格罗人艰难的站了起来,看着裴楚眼里隐有恐惧,但依旧躬身朝裴楚感谢。

    “我不是玛第人……算了……”裴楚将找到的水壶和一块肉干朝着这个尼格罗人扔了过去,也懒得辩解,接着问道“你叫什么?你是奴隶?”

    “威廉,威廉约翰逊!”黑人急忙接住水壶,肉干却是掉在了地上,他也不在意,慌忙捡起,“我是个奴隶,不,我不是奴隶。我现在不是,现在要是我也是一个自由奴。”

    “那这些抓你的人呢,他们是什么来历?”裴楚没有管对方的奴隶身份,反而指了指地上的死去的牛仔尸体。

    威廉约翰逊似乎感觉到裴楚并没有什么恶意,神色渐渐松弛了下来,狠狠地撕咬了一口,含糊说道“他们是捕奴队的,为庄园主抓捕逃奴,获取报酬。不过,他们可能也不是,我知道有些人是为了一个商会服务,那个商会每年都会购买我们尼格罗人和……和你们玛第人。”

    说道这里的时候,威廉约翰逊神色似乎有些激动,又有些惊恐,“我知道那个商会,我的很多兄弟姐妹都被他们买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庄园里的奴隶越来越少,我得逃走。”

    裴楚听到这里微微挑了下眉毛,“你是说他们都死了?”

    “不,不是死亡。”威廉约翰逊手里的动作完全停了下来,瞳孔放大,似乎陷入到了一种回忆的巨大恐惧当中,“那是比死亡更恐惧的东西。”

    裴楚看着对方的表情,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反而问起另外一件事,“你一个奴隶是怎么知道联邦法律的?”

    威廉约翰逊拿起水壶灌了口水,抹了抹嘴,似乎情绪稍稍脱离了出来,咧嘴笑着露出一口白牙,“我有一个朋友,他曾经教过我一些法律,我逃出来就是想去找他的。”

    “在哪里?”

    “春田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