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秘梦魇 > 第七十四章 春田镇
    嗒嗒的马蹄声在荒野里回荡,由疾渐缓,最后停了下来。

    “混蛋!”

    爱德蒙狠狠地一勒缰绳,从马上跳了下来,冲到同样翻身下马的达维斯巴顿面前,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衣领,怒气冲冲地吼道

    “达维斯巴顿,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拦着我?!”

    达维斯巴顿没有管自己的衣领被人拽住,只是先远远地看了一眼后方的荒野,似乎确定没有人跟上来,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伸手用力地推开爱德蒙,神色冷冷地说道,“我刚救了你的命,现在,你又欠了我一个人情。”

    “去特么的人情,那些是我的人,我的人全死了!”

    爱德蒙眼中喷火,被达维斯巴顿一把推开之后,直接从腰上拔出了左轮手枪,指着达维斯巴顿。

    “你还知道你的人死了?”

    达维斯巴顿一个跨步走到了爱德蒙面前,用额头抵住对方的左轮手枪,似乎完全没有顾忌对方会开枪,嘴角掠起嘲讽的笑意,“如果不是我拖着你,你现在就和你的人躺在一起。”

    “什么意思?!”爱德蒙眼里的怒火稍稍消散了几分,他并非没脑子的人,不然也不能成为这么多牛仔的头领,略微冷静下来就想通了关节,“你认识那个玛第人?”

    “那不是玛第人,那是夏人,来自那个遥远帝国的夏人。”

    达维斯巴顿语气同样舒缓了下来,但依旧没有太客气,“十几条枪都解决不了,你以为多你一个结果会有改变吗?”

    “我是最好的……”

    爱德蒙似乎还有些不甘,达维斯巴顿却是开口打断了对方的话,“我知道,爱德蒙,我知道你出枪的速度在西部没有几个人能够赢你,你枪法准得可以打下天上的飞鹰,但如果你知道我经历过什么,你就会收起你那天真的想法。”

    “你到底想说什么?”爱德蒙完全冷静了下来,收起手里的手枪,沉声问道。

    “爱德蒙,我们是老交情。”达维斯巴顿目光不闪不避地盯着爱德蒙,一字一句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找你……”

    ……

    春田镇。

    一座位于联邦南北和东西部交接中心的城市,虽然名为镇,但因为了解南北东西枢纽的缘故,是一座相当的大的城市。

    从踏入这座城市开始,裴楚就感受到了一种完全不同于金山港的繁华。

    宽敞的街道,往来如潮的行人,高耸的各种塔尖建筑风格的住宅,还有处于城市中心,喷涌着热气发出巨大汽笛声,呼啸而过的火车。

    和大量夏工聚集的金山港,这里仿佛另外一个世界,那种铺面而来的热闹与繁华,让裴楚感觉似乎到了文明世界。

    “裴,将你的帽子压低一点,在这里我们要小心。”

    威廉约翰逊牵着一匹战马,穿着吊带裤白衬衣,一扫初次遇到裴楚时的落魄模样。

    只是从进入这座城市开始,他的面容和身上的肌肉都微微绷紧,不时地用眼角的余光扫过周围,似乎生怕有人会冲上来抓捕他。

    “我看到这里也有不少尼格罗人和玛第人。”

    裴楚同样牵着一匹马,目光不时扫过周围走动的人群,他现在的装束和威廉约翰逊差不多,都是这个时代比较普遍的衣着。

    “那不一样。”威廉约翰逊扫了眼周围,压低着声音,“他们都是有主人的奴隶或者雇工,我们没有身份证明,被人抓到会被当成逃奴处理。”

    说着,威廉约翰逊又抬头看了一眼裴楚的脸色,似乎怕他生气,连忙补充了一句,“我知道你无比的强大,但如果你想了解这里,能少点麻烦是最好的。”

    这段时间的相处,威廉约翰逊完全知道身边这个玛第人兄弟是一名强大无比的战士,比起他从父母那里听来故老相传的部落勇士还要可怕。

    那些传说里,他们曾经的部落勇士皮肤比岩石还要坚韧,力量可以超过野牛牛,一个人就能够轻松的狩猎狮群,是阿非利加大陆里每一个部落里超越普通人的存在。

    可威廉约翰逊一直有些不明白,如果传说是真的,老一辈尼格罗人嘴里说起的强大部落勇士,又怎么会轻易被联邦和旧大陆的一些国家所打败,使得无数尼格罗人漂洋过海在这里成为了奴隶。

    “我明白了!”

    站在旁边的裴楚听完了威廉约翰逊的解释,微微点了点头,将帽檐压低。

    从遇到威廉约翰逊之后,两人一路长途奔波,差不多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抵达这里。

    这一个月里,他先是跟着威廉约翰逊学会了骑马,之后又从对方的口中了解到了许多关于联邦政体的不同。

    差不都就是以春田镇这里作为分界线,在南方联邦还有实行奴隶制度,大量从阿非利加蛮荒大陆掠夺来的尼格罗人成为了奴隶。

    北方虽然同样有为数不少的尼格罗人和土著的玛第人,但相比较而言,基本上取消了奴隶制,不是自由民,应该叫做自由奴或者廉价雇工,地位同样地下,只是没有了严重的人身自由限制。

    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他也想要看看在这个拥有超凡之力的世界里,到底是怎么样一个社会形态。

    这座城市看着虽然看起来很繁华,但其实给他的感觉有一种莫名的压抑。

    两人一路牵着马,在春田镇铺着石板的街道上慢慢走着,沿路是各种琳琅满目的店铺,能够看到来来往往穿着绅士服和穿着华丽繁复刺绣连衣裙的女子穿梭其中。

    也有衣着简陋的雇工和普通人,扛着各种器具在城里匆匆而行,一些人偶尔会对裴楚和威廉约翰逊投以一些怪异的目光,好在二人一直低着头,脚步也比较快,倒也没有太过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叮叮!

    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

    街道上裴楚和威廉约翰逊两人牵着马稍稍避开了几分,一辆四轮高档的豪华马车从两人身边缓缓驶过。

    马车的旗手是一个健壮的尼格罗人,穿着质料上等的仆人服饰,倨傲地看了裴楚和威廉约翰逊一眼。

    裴楚对于车夫的眼神没有太在意,反而在和马车错开的一瞬间,他忽然心中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他身体里的那股神秘气流,下意识的被刺激得快速蹿动了几分。

    似乎马车里有某种存在,给了他一种莫名的气息,阴冷,黑暗,怪异。

    “里面的不是普通人!”

    裴楚侧身看着渐渐远去的马车,眉头蹙起,微微出神。他似乎也有点没想到,只不过刚刚跨进春田镇这座城市,就遇到了某种非凡的存在。

    “裴,你在看什么?”

    一边的威廉约翰逊看着裴楚看着华丽马车有些发愣,轻轻喊了他一声,跟着解释道,“那是大商会里富人老爷的马车。”

    “马车很漂亮!”

    裴楚点点头,转过头朝着威廉约翰逊问道“找到地方了吗?”

    两人在在春田镇的街道已经转悠了小半个钟头,威廉约翰逊来到春田镇是为了找寻一个少年时的朋友,裴楚则跟着对方来这里,借口算是增长眼界的游历。

    “应该就是在这里。”威廉约翰逊看了看周围的路牌,语气之中有些不确定。

    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了前方一家看着门面还算宽敞的杂货铺,神色微微有些雀跃起来“可能就是那家店。”

    “走吧,去看看。”

    ……

    马车的响铃声轻轻响起。

    方才裴楚与裴楚错身而过的豪华马车内,马车车窗上的窗帘微微动了一下,一个衣着考究穿的中年绅士身体微微斜靠在软垫上小憩,忽然中年白皙的面部肌肉动了动,轻轻抽吸了一下鼻翼,脸上浮现出一抹贪婪。

    “久违的味道!”中年绅士依旧闭着眼假寐,只是嘴唇微动发出了声音,“詹姆斯……”

    “主人。”豪华马车的速度似乎稍稍慢了几分,马车前强壮的尼格罗车夫恭敬地回答道。

    中年绅士似乎斜靠着,只是梦呓般地喃喃开口“刚才遇到的人……”

    “遵从您的吩咐!”

    马车外,车夫则已经理解了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