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福星小娇娘 > 第三十七章 羞恼
    不然依着大房或者说是叶氏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处事态度,她是绝对不会让大房的几个子女都来看许言珠,而且还带着那么实用的补品。

    毕竟这送礼也是很有学问的事情。

    因着大房的几个公子是男子,这会他们都没有过分靠近床边,只站在许时秋身边不远处,远远地看着许言珠。

    倒是许言沫,不用顾忌这些。

    加上她性子活泼,也不管几个哥哥如何,直接走近床边,看着许言珠道:“大姐姐,你好好养身子,我们许家的姑娘,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许言沫望着许言珠刚把这话说完,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许言清就尴尬的咳了一声。

    许言珠倒是明白这个堂妹的性子,望着她摇摇头,而后开口道:“我没事。”

    说罢这话,许言珠又抬头望了几个堂兄弟一眼,对着他们道:“多谢你们来看我,我没事。”

    看着这样的许言珠,许言沫还想开口,可深知她性子的许言清却抢话看着许老太太道:“祖母,爹娘让我带话,说他们在您的院子等您。”

    许言清这话一出,许老太太便抬眸看着他应了一声,而后转身看着许言珠,仔细叮嘱一番后,这才离开。

    因着被许言清这一打岔,许言沫也想起来之前娘叮嘱的话,不好再像之前那样缠着许言珠说话。

    不过因为被许言沫这么一闹腾,许言珠的脸上也带上了些笑意。

    直到过了一刻钟后大房的许言清等人都离开后,许言珠这才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抬头看着董姝道:“三婶,谢谢您。”

    听到许言珠的话,董姝当即望着她摇头道:“不用道谢,这些话都是我的真心话,我也是喜欢你,才会和你说。”

    董姝没有遮掩,将自己的心思告诉许言珠后,刚准备继续开口,却见许言珠对着她摇头道:“我指的不单单是三婶刚才劝说我的话。”说罢这话,许言珠抬眸看了眼站在董姝身后的许时秋,而后又将视线转到董姝身上,继续道:“有件事情,我觉得有些奇怪。”

    许言珠开口,虽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却吸引住了董姝和许时秋俩人的注意力。

    董姝倒是因为一直盯着许言珠所以这会直接看着她,可许时秋却是因为刚才许言珠开口前看他的一眼才会被吸引住注意力。

    他总觉得,大侄女的那一眼,带着浓浓的羡慕。

    不解在心中一闪而过,许时秋刚准备开口询问,就听许言珠歇了口气后,又开口了。

    “昨天我吐出那口血后,真的觉得自己脑袋晕,觉得自己就要坚持不下去,可就在最后,三婶扶住了我。

    说也奇怪,三婶刚扶住我,我就觉得自己的脑袋不晕,身子也有了些力气。

    今天也是,我之前觉得身子重的很,可三婶给我送来一杯清水喝下后,我便觉得自己如今好像身子松快了许多。”

    许言珠会说这话,倒是没有坏心思,她只是诚实地说出自己的感受。

    毕竟眼前的三叔和三婶,都是在乎她的长辈。

    经过这次的事,许言珠想开了许多,也明白了许多。

    再对着许时秋和董姝,自然不会瞒着什么。

    许时秋没有想到许言珠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想到自己自娶了娘子后,只有一次没有娘子在身边,害的靠近自己的仆人打翻食盒的事情后,许时秋当即看向许言珠道:“你的意思是,因为你三婶靠近你,所以你身子有变化?”

    听到许时秋这话,许言珠没有犹豫,直接坚定的点点头。

    可就在许时秋看着许言珠准备继续开口的时候,一旁听到他们说话的董姝忽然开口问道:“相公,你和言珠在说我?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董姝不明白相公和言珠看着自己的眼神怎么会不对劲,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一样,可为什么他们会这样看着自己?

    就在董姝疑惑的时候,许时秋和许言珠快速对视一眼达成共识,而后许言珠主动对着她道:“三婶,我觉得刚才说了会话有些累,想睡一会。”

    一听许言珠这话,董姝立刻丢下心里的疑问,对着她点头道:“那你好好休息,我和你三叔先回去,下午再来看你。”说罢,董姝便直接转身,朝着许时秋走去,准备离开。

    看着三婶离开的背影,许言珠抬头看了眼三叔,确认三叔眼中的满意后,这才慢慢躺下,准备闭眼休息会。

    董姝可不知道许言珠会开口说要休息,是因为许时秋想带着她回时欢院。

    更不知道,自家相公想要带自己回时欢院,是因为有事情要问自己。

    董姝跟着许时秋一路回到时欢院时脸上还带着对许言珠的担忧,可她没想到,刚回到时欢院内,自家相公就忽然将自己搂住,而后低着头盯着自己的眼睛。

    董姝不知许时秋这是怎么了,刚准备开口询问,就听见他望着自己悠悠开口问道:“娘子如今嫁给为夫已一月有余,可觉得欢喜?”

    董姝不明白自家相公为何这么问,当即望着他坚定点头道:“自然是欢喜的,相公对我那么好,我怎么可能不欢喜?”

    听着董姝这话落下,许时秋轻勾唇角,盯着她的眼睛继续道:“既然娘子觉得欢喜,那有件事情,娘子不要瞒为夫。”说罢这话,许时秋看着董姝点头后,这才继续开口道:“不知娘子之前身边的人可有发生这样的事情?就是给别人带来好运。”

    这件事情许时秋想了好久,一直都想开口询问,可他却担心这只是自己的猜想。

    直到今天听见大侄女的话,他才肯定,小娘子定然是与众不同的。

    董姝没有想到相公要问的是这件事情。

    她短暂的迷茫后,摇头道:“相公,我不觉得我不一般,如我要是真的可以给身边的人带来好运,那我爹娘就不会早早去世了。”

    董姝这话说的认真,显然,她不觉得自己不一般。

    可许时秋在听到她这话后却蹙眉开口追问道:“或许,是你长大后才有的?不然我的霉运又怎么可能被压制住,而且言珠刚才也说了,她在你靠近后,真的觉得身子有变化。”

    许时秋看着董姝说完这话,见她还是不信,无奈地轻笑出声道:“既然娘子不信,那过两天等言珠好一些后,我们找人试一试如何?”

    董姝没想到许时秋会提出这样的办法,她一时也没有办法阻止,最后只能点头答应此事。

    见小娘子点头,许时秋又想起一件事。

    “娘子,以后你能否不要提及你是被卖入许家的事情?”

    许时秋看着董姝说罢这话,见她明亮的新月眼里满是迷茫,想了想又开口道:“娘子或许不知,聘为妻,买为奴。

    为夫喜欢娘子,想要娘子做为夫一生唯一的夫人,不想以后有传闻说你只是许家的奴仆,也不想以后有人借着此事来攻讦为夫,为难娘子。

    所以以后,娘子千万不能再将你是许家买来的事情,挂在嘴边。”

    董姝抬头望着许时秋,待他将这话说完,这才蹙着眉头不解道:“可我的确是被卖到许家的啊。”说罢,董姝想了想又带着些许难过继续道:“更何况,知道这事的人,有很多。”

    看着怀中小娘子脸上露出一抹难过的神色,许时秋当即接话道:“娘子放心,你和为夫的婚书,为夫已经让人办好。

    婚书上所写你是为夫花了二十两银子聘回家的娘子,可不是许家买回来的奴仆。”

    许时秋自确认自己对董姝的心思后,就安排人去处理了这件事情。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一定要将这事处理好,可是他就是觉得这事情必须要处理好。

    今天又听见小娘子提起这事,想到如今家中的大哥一家和二哥一家,许时秋觉得自己必须要提醒小娘子,不能让她在他们面前说漏嘴。

    他们,可不知道这些事情。

    董姝没想到相公已经将事情办好,这会她瞪大双眼看着相公,见他眉眼含笑地盯着自己,当即反应过来,刚才相公怕是故意将话说的严重一些。

    许时秋一直盯着董姝的神色,这会见她好似反应过来,当即趁着她没有开口,低头吻住她的唇。

    董姝没有想到许时秋会忽然亲她,呆愣一瞬手,她立刻抬起手臂,圈住面前人的腰,努力抬起头配合自家相公。

    许时秋倒是没有想到自家小娘子会这么配合自己,看着面前小娘子微微闭起的眼睛,颤抖的睫毛,他忽地笑出声。

    董姝不知许时秋为何会笑出声,她在听见笑声的瞬间睁开刚才微微闭起的眼睛,刚想说话,谁知吻着她唇的许时秋却松开她,盯着她开口道:“没想到娘子竟然这么配合为夫。”

    饶是董姝性子憨傻,也能听出许时秋这话是在打趣自己。

    她看着许时秋又羞又恼,一时不知该怎么开口。

    许时秋没有想到自己不过逗了一下小娘子,小娘子就不开口了。

    他又低头在小娘子的唇上亲了亲后,这才望着她的新月眼道:“娘子,刚才为夫是逗你的。”说罢这话,许时秋见董姝还是没有开口,不由又开口道:“更何况,我也是喜欢你这般主动的。”

    许时秋望着董姝将这话说完后,董姝的新月眼随即笑成两道弯月。

    在许时秋惊讶的注视下,董姝踮起脚尖,主动在许时秋的唇上落下一吻后,这才仰着头对他道:“既然相公喜欢,那我以后就主动多亲你几次。”说罢这话,董姝的眼里闪过一抹得意的神色。

    看着这样的小娘子,许时秋觉得自己刚才因为思考许言珠的事情而不快的心情瞬间轻松几分。

    原本他还担心小娘子会因为言珠的事情不开心,可如今看来,自家小娘子虽然担忧言珠,可依旧爱笑。

    许时秋知道,自己喜欢这样的小娘子,看着她笑起来,自己的心也随之放松。

    不过想到言珠的事情,许时秋倒是想到一件事情。

    “娘子,言珠的性子其实很像爹爹还有我,都有些执拗。”

    董姝没想到许时秋会开口说起这事,她瞪大眼睛盯着许时秋,就等着他开口说出下面的话。

    可就在许时秋准备继续开口说话的时候,原本留在许言珠院中的翠花突然匆忙地回到时欢院。

    远远地看见站在时欢院门内的许时秋和董姝,翠花顿了下身子后,便快步朝着他们走来。

    直到走到离他们三步远的地方,翠花才停下脚步道:“三爷,老夫人唤您和夫人前去,说有要事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