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都市小说 > 小娇娇 > 真的饱了
    林遥之看了看王嘉,大致的评估了下他的战斗力,随后便笑眯眯的对着王嘉伸出了手。王嘉却将秦鹿的那一句话,当做了对自己的挑衅,冷哼一声后,重重的握住了林遥之。

    林遥之的手不大,和她的人一样小小一只,能被王嘉的手轻轻松松的完全握住。就这么一双手的主人,还能把自己捏骨折?王嘉一边在心里轻蔑的冷笑,一边开始用力,想要给高傲的林遥之一个下马威。

    林遥之神情温柔的看着王嘉,就像在看着自己不懂事的儿子,她说:“嘉嘉,别怪姐姐啊。”

    王嘉一脸不明所以。

    下一刻,宠物店里便响起了王嘉凄厉的惨叫声,那惨叫声如魔音灌耳,穿透了墙壁直接传到了二楼,引得二楼的小狗崽子们跟着他一起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卧槽,卧槽!”王嘉感觉自己的骨头快断了,他的手好像被一把铁钳子死死的卡住,根本动弹不得,可偏偏那钳子还在不断的用力,痛得好像下一刻骨头也会碎裂一般。

    “姐,我错了,我错了。”王嘉真是痛到眼泪都要下来了,哭丧着脸连忙认输,“别捏了,别捏了――”

    林遥之微笑着松了手,她松手的时候,王嘉那双白皙的手已经红了一片,不住的发着抖,他哭丧着脸道:“都断了吧……”

    “没断呢。”林遥之道,“我有分寸的。”

    王嘉登时哭笑不得:“姐,你力气怎么那么大啊。”如果说之前称呼林遥之为姐,只是看在秦鹿的面子上,那么此时他这一声姐绝对是真情实意,发自肺腑。

    “还好吧。”林遥之道,“不是我力气大,只是你身子骨太弱了……”

    王嘉:“……”

    林遥之还很不要脸的掐了人家脸一下:“看看这水灵的小脸蛋,以后还得多练练啊。”

    王嘉被林遥之掐的欲哭无泪,他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么欺负过。

    秦鹿就在旁边看戏,一点要插手的意思都没有,直到林遥之掐了王嘉的脸颊,他才慢慢的从旁边摸出一条毛巾,把林遥之的手握在毛巾里擦拭了一遍。

    王嘉见到秦鹿的动作就不乐意了:“秦哥,你什么意思,嫌弃我脏啊?”

    秦鹿淡淡道:“不乐意自己女友和其他男人有接触。”他停顿片刻,似乎想到了什么,补充了一句,“有些女人也不行。”

    王嘉:“……”

    林遥之就乖乖的让秦鹿擦,心里甜滋滋的。

    王嘉被捏的这会儿手还一阵阵的发疼,还被迫吃了好大一口狗粮,整个人都蔫了,哭丧着脸说我要去找我哥告状,然后转身就上楼去了。

    林遥之看了看秦鹿,秦鹿无所谓道:“让他告,告了再被他哥揍一顿。”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王嘉的惨叫声再次回荡在了宠物店里,也不知道他被他哥怎么修理了,再下来时脸颊上居然还挂着两行清泪。

    “咋哭了啊?”林遥之捅了捅秦鹿的腰小声问。

    秦鹿道:“疼的吧。”

    林遥之这才注意到王嘉走路变得一瘸一拐,这画面太过熟悉,林遥之立马想起了当时给自己拉筋的秦鹿,默默的打了个寒颤。

    在这儿闹了一下午便到了晚饭时间,林遥之本来以为他们会出去吃,可谁知楼上的王啸竟是穿上了围裙,还问林遥之想吃什么。

    不得不说,这么个一米九几的大汉穿着围裙居然还有点反差萌,林遥之说自己完全不挑食,给什么吃什么。

    “不错。”王啸给出了一个简单的评价,“好养活。”

    林遥之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觉得这个王啸,似乎并不像他在录像带里表现的那么冷酷。不过只要是看过他打拳录像的人,恐怕都没办法把他当做什么善男信女来对待,毕竟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晚饭十分丰盛,分量也很足。

    林遥之毕竟和他们第一次见面,所以心里还是有点小矜持,吃了一小碗饭就说自己饱了,放下了筷子。

    “就不吃了?”王嘉已经盛了第二碗满满当当的米饭,对于林遥之说自己饱了这事儿,他显然报以怀疑的态度,“你真饱了?”

    “饱啦。”林遥之微笑,“我的饭量不大呢。”

    王嘉狐疑道:“这和你的力气不成正比啊。”

    林遥之直接拍了他肩膀一巴掌,温柔道:“讨厌啦,人家的力气又不大,你不准这么说。”

    王嘉觉得自己差点没被林遥之这一巴掌给直接拍飞出去,他硬生生的咽下喉咙里泛起的甜腥味,决定自己还是少说几句吧。

    秦鹿看了林遥之一眼,倒是没有说什么,毕竟林遥之之前和他吃饭,为了维持形象都只吃了个半饱,只是今天特别夸张而已。

    王啸话不多,一直安静的吃着饭,秦鹿偶尔和王嘉聊两句,饭桌上的气氛倒是十分和谐。

    吃完饭后,秦鹿便开车送林遥之回了家,一路上两人聊了些关于王啸的事,秦鹿很平静的说王啸是自己非常重要的朋友,所以这次才带林遥之过来看看,以后估计还会有不少见面的机会。

    林遥之却有种自己在见家长的既视感,她道:“你们认识多久啦?”

    “十几年了吧。”秦鹿说,“上体校那会儿就已经是同学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说,林遥之便在旁边听着。

    原来秦鹿和王啸的缘分,还得从他们在学校时说起,在体校时,两人是同一个班上的,都说一山不容二虎,秦鹿和王啸其实也不太对付,两人针尖对麦芒很多年。直到某一次,秦鹿不小心惹到了社会上的人,被人堵在小巷子里,然后正巧被王啸看到了。

    王啸给秦鹿帮了忙,两人一笑泯恩仇,虽然在人前依旧不太互相搭理对方,但彼此之间的的确确多了许多欣赏。

    林遥之听的十分感动,说早知道我就先找帮人把你堵在巷子里再英雄救美了。

    秦鹿摸了摸林遥之的脑袋:“没事,你这不是把我从石谷秋手里救下来了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一提到石谷秋林遥之就垮了表情,哭兮兮和秦鹿埋怨说她真的太变态了,自己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秦鹿也跟着叹息。

    秦鹿把林遥之送到了她家门口,两人就此分别,只是临走前,秦鹿问林遥之饿没有,大约是觉得她晚上吃的太少。

    “没有饿。”肚子早就空空如也的林遥之不肯承认,“人家饭量可小了。”

    秦鹿道:“真没饿?”

    “没有。”林遥之十分坚决。

    “好吧。”秦鹿道,“那早点睡,我回去了。”

    林遥之嗯了声,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到阳台上,看着秦鹿的车开出小区,才转身扑进了厨房里,翻箱倒柜什么都没找出来,气的喝了几口热水,然后摸出手机打了个外卖电话,点了一大堆的高热量烧烤才心满意足的在沙发上摊着了。

    “饿死我了。”林遥之嘟囔着自言自语,“这才刚确定关系,不能把他给吓跑了。”

    她力气大,饭量也比正常的女人大一丢丢,就那么一丢丢……秦鹿想必也不会太在意的……吧?

    等外卖的时光如此难熬,林遥之在沙发上滚来滚去,滚来滚去,时不时看看手机上的订单到了哪里。

    等到外卖小哥离她的距离还有五十米时,林遥之已经站在家门口摩拳擦掌了。

    “叮咚。”期待了许久的门铃声,如久旱甘霖般出现,林遥之幸福的冲到了门口,开开心心的打开了门,看见了站在门外的外卖小哥……和外卖小哥身后的秦鹿。

    林遥之:“……”

    秦鹿:“……”

    气氛渐渐尴尬。

    外卖小哥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茫然的把自己手里那一大包的烧烤递给了林遥之:“小姐,您的外卖到了。”

    林遥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最后还是秦鹿接了过来,让外卖小哥先走了。秦鹿拿着这一堆烧烤,表情怪怪的,像是想笑,但又怕林遥之恼羞成怒,只能忍住。

    林遥之和他大眼对小眼,最后长叹一声,悲伤的说:“我要说是给我哥买的你信吗?”

    秦鹿:“你哥在家?”

    林遥之:“马上就回来!”

    秦鹿慢慢道:“那烧烤会凉的。”

    这一大袋子的烧烤,已经在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林遥之闻得直咽口水,但还是死鸭子嘴硬:“没事,我哥就喜欢吃凉的。”她话音刚落,饿了好久的肚子就很不给面子的发出了一声咕噜声,简直像是在埋怨林遥之虐待自己。

    秦鹿终于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浑身抖如筛糠,勉强扶住门框才没有弯下腰。

    林遥之被笑的悲愤欲绝:“不准笑――”

    秦鹿:“哈哈哈哈哈,你,你怎么那么可爱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遥之脸涨红一片,又羞又恼,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干脆冲上去就对着秦鹿那看起来口感很好的下巴来了一口,秦鹿伸手抱住了她,也没有挣扎,用脸颊蹭了蹭林遥之的发梢,笑着说:“想吃就吃嘛,我又不嫌弃你。”

    林遥之委屈道:“可是你笑我――”

    秦鹿道:“好好好,我不笑了。”他虽然说着不笑了,但眼睛依旧弯起好看的弧度,像天空中挂着的月牙。

    林遥之哼了声,一把把烧烤抢了过来,顺手便想要关上门,看起来如同一只想要躲起来的小仓鼠,只是小仓鼠的门才关了一半,便又支了个脑袋出来,瞅着外面那个还在笑的坏东西:“那……你要不要来两串啊?”

    秦鹿道:“好啊。”

    “就两串啊。”小仓鼠斤斤计较,

    “嗯,就两串。”秦鹿一本正经,“我吃太多的话,怕你吃不饱又点其他的。”

    林遥之:“……”秦鹿,你变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