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灵气逼人 > 第七十章 吃货和孤狼
    倒不是大家对楚歌本人有什么意见,而是他吞噬基因药剂的速度,实在太吓人了。

    基因药剂是战略物资,每一瓶都是脸红脖子粗和上面争取下来的,楚歌一个人吞噬的基因药剂,足够给七八个初露峥嵘的修炼天才服用,而他仅仅觉醒了“力大无穷”和“超强自愈”这两种不算太罕见的能力,这样的投入产出比,并不高。

    “这位楚歌同学,似乎刚刚觉醒,他的能力看不出太多特异之处——灵气复苏,本来就会慢慢滋养万物生灵,普通人哪怕不修炼,力气都会逐渐增长,仅仅‘力大无穷’,本市已经出现了几十例,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培养起来也是比较容易的。”有人直言不讳。

    “而且,他消耗的基因药剂也太多了,灵山本身不是畜牧大市,没有太多萃取基因药剂的原材料,全靠向外界采购,虽然本地经济比较发达,财政稍有结余,但这年头,哪个地方都急需家畜脊髓原料,有钱也未必买得到,到头来,还是要靠上头调拨,而上头究竟还能调拨多少,谁都不知道,这点儿基因药剂既要供应治安署、特调局、地球军和红盔部队中出生入死的勇士,还要供应天赋出众的青少年,实在僧多粥少,如果没什么特别的理由……”也有人算起了经济账。

    “基因药剂是国家资源,说直接点,都是纳税人的钱,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如何分配,是全体地球公民都看在眼里的头等大事。”

    来自审计署的负责人更是面露审慎之色,“现在,灵气刚刚复苏,很多人的潜能还没开发,不具备举行大规模公开测试的条件,所以我们暂时掌握了分配基因药剂的权力,但这并不意味着,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发放——每一支基因药剂的来龙去脉,我们审计署都要进行年终审计,要开放审计数据供全体公民查询,要是说不出个道道,纳税人是要戳着脊梁骨骂娘的。”

    “道道很简单,能吃能喝,也是本事。”

    红盔部队的负责人,却不为所动,坚持道,“若非怪物般的存在,怎么可能一口气吞噬这么多基因药剂还安然无恙,我觉得这位楚歌同学,一定蕴藏着极大潜能,继续投资他,说不定会给我们带来惊喜。”

    他的态度这么强硬,别人就不好坚持反对,反而饶有兴致地思索,楚歌同学和红盔部队有什么关系。

    他们很快就搞清楚,原来——

    “老许,原来这位楚歌同学,就是那天在金昌大厦崩塌事故中,帮你们红头盔狠狠出了一口恶气的少年,怪不得你这么看好他。”审计署的负责人明白了。

    “没错,我就是看好他。”

    红盔部队负责人“老许”也不含糊,十分霸道地说,“灵气复苏,首当其冲就是天崩地裂,我们红头盔在前线出生入死,冒了多大风险,若是还要被人甩闲话,甚至凭空诬陷,岂不是寒了广大一线将士的心?楚歌同学见义勇为,维护了红头盔的尊严,又有这样的修炼天赋,我看好他,有什么问题?实在不行,就从我们红盔部队的份额中,挤出一部分修炼资源给他好了,老陈,这样你们审计起来,总没问题了吧?”

    这是胡搅蛮缠的气话,但谁也没往心里去。

    在一线战斗部队当头儿,就是这样,关键时刻,要召之能战,战之能胜,付出多大牺牲都咬牙坚持下去,论功行赏时,也要嗷嗷直叫扑在最前面,去胡搅蛮缠、强横霸道甚至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为部下争取利益。

    你吃相越难看,部下越服你,这时候讲什么谦恭礼让,别人都当你是傻子,部下也鄙视你,怎么肯去拼命?

    楚歌在废墟中觉醒,又帮红盔部队争了面子,这件事很有话题性,整个系统上下都传开了,红盔部队没办法公开给他什么奖励,但有了机会,帮他争取一点修炼资源,这是必须的,否则再发生灾难或者有人往红盔部队身上泼脏水,谁还敢挺身而出?

    在座负责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审计署的陈姓负责人也只是撇清自己的责任,并没有竭力反对的意思,当下含笑不语。

    再加上曹大爷和严铁手都是地球军出身,系统里有不少老战友,对楚歌都有个耳闻,一名军装老者也点头道:“嗯,我记得这位楚歌同学还帮助捉拿了一名穿越者?小伙子人不错,可以让他再敞开了服用一两个月的基因药剂观察观察——反正,用不了多久就要统一测试,公开修炼资源的分配标准,那时候,是骡子是马都要拉出来溜溜,看结果再决定好了。”

    楚歌自己都没想到,因为一件“举手之劳”,最关键的修炼资源问题,暂时解决了。

    他还有两个月时间来证明,自己有资格挥霍纳税人那么多钱。

    接下来,众多负责人又飞快扫了一遍全市最新冒出来的修炼天才名单。

    对于家庭美满,心态平和,没太多戾气,不容易走极端者,优先供应修炼资源。

    如果有什么好人好事,还可以安排采访和表彰大会,弘扬正气,塑造积极向上的社会风貌。

    而有犯罪记录,包括酒驾、吸毒、家庭暴力等危险行为者,即便具备极大潜能,也要慎之又慎,减少或者拒绝提供修炼资源。

    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但超能力毕竟事关重大,联盟怎么可能让一个吸毒者掌握大量修炼资源,进而成为一枚行走的炸弹?

    绝大部分修炼天才,都按照这个原则处理,但最后一人,却引发了新的争议。

    “李焱,灵山一中高三(一)班学生,自幼父母双亡,捡破烂为生,沉默寡言,性格孤僻,曾因捡破烂的地盘、利益纠纷被人围殴,凶手至今逍遥法外,也曾因为出身,遭受校园欺凌,令其性格更加偏激、阴沉、不可捉摸。

    “他在学校体检中,被协会派去的心理专家发现精神力异常,有精神控制的潜能——但不知道,在体检之前,他有没有发现自身异常,又隐瞒了多久。

    “综合评估,其潜力极大,但极易失控,无法预测他获得强大能力之后的行为模式。”

    情报后面,还附了一段视频,是某次他被人欺辱之后,同学们用手机拍摄的。

    视频中,李焱就像是一匹流着血的孤狼,恶狠狠盯着另一名牛高马大的学生,高叫道:“谢天豪,莫欺少年穷,你给我等着,十年之后,我必回来,百倍报复今天的一切!”

    一个典型的边缘少年。

    “不行,这个少年的性格太不稳定,‘莫欺少年穷’这种话都说出来,谁知道他一飞冲天之后会变成什么样的危险分子,不能给他修炼资源。”治安署负责人立刻摇头。

    “但他的精神力真的很强,连我们的心理专家都险些被他反催眠,还是值得培养的。”青少年发展部门的负责人道。

    “性格这样偏激和狭隘,迟早会失控,到时候能力越大,对社会造成的破坏就越大,灵潮乍起,稳字当头啊。”治安署负责人皱眉。

    一时间,各执一词,莫衷一是。

    而画面,就定格在李焱如孤狼般嗜血的眼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