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游诸天虚海 > 第四章能力《新书,求推荐票啊》
    此刻林青眼目之中,满是朦胧黑暗。

    恐怖、诡异、惊厥,却也是根本就见不到外界一丝轮廓盈眶。

    入眼更是夹杂着染着如似万华星辰镜片一样的深红,难以再拥有其余的色彩。

    如果没有想错,这应该就是他被那辆蒸汽汽车一路平推之后,大脑受巨力袭击,颅腔大出血,挤压视网膜网所造成的幻视。

    换句话说,只要再有丝丝的力道,他的脑子就会像是一个气球一样,直接爆炸了!

    “呵……咱这是离死不远了。”林青脑海里的无数念头纷纷涌涌,难以平息,但最后也只能无奈的归于终焉死寂。

    生死之间,方有大恐怖!

    这样的感觉,不真正经历的人,是根本难以想象的。

    但林青现在所经历的就是!

    “咦~这是……”可就在这时,他突然就是“见到”自己的脑海中不知何时有一滴水珠。

    这水滴不过寻常大小,微显浑浊,不甚清澈,仿佛是夹杂着无数无尽不能细查的微尘,微微清醒之间,不知道反照出了多少的色彩。

    不过这一滴水珠实在是太普通了,普通到若非林青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少年连低头看上一眼的心思都是欠奉。

    但现在出现在了这里,林青若是真把它当做是一普通的“水物质”来看的话,那他得2到什么程度?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脑子进水了?我看着有那么糊涂吗?”

    随着这一滴水珠在林青的脑门之中出现,顿时他就是感觉四周的空气一切都似乎停止了流动,时空都仿佛变得粘稠而浩瀚。

    紧跟着,“水滴”婉转绵恒,在他的耳畔仿佛响起了时而细密,时而恢宏,时而虚幻,时而靡靡,时而狂躁,时而浩大的宝诰圣歌。

    明明听不懂这些圣歌究竟是说些什么,但林青还是忍不住去倾听,想要去辩驳。

    恍惚之间,他的意志似乎是从自己的肉体中脱离,轻若无物,越来越高。

    只是刹那间,林青的“意志”就仿佛是跨越了一道又一道,不能明察分辨出的界限,万彩斑斓,难以名状。

    终于,在林青的意志即将是在被“沉溺”于那一滴水珠所流淌出的无尽恢弘圣歌之中不能自拔,彻底道化消散进那滴水珠之中的刹那。

    一切在他的耳边那些声语、圣歌、呢喃……的交叠声终于似潮水般退去。

    在林青的周围,这一刻……万分地安静。

    也是于此同时,林青的“眼前”终于是再出现了另外的色彩。

    一道仿佛是由一滴水珠所演化而出的混浊大河一瞬间就已经映入他的眼眸。

    朦胧、伟岸、恢宏、无边无际,孕育万象,无始无终!

    “这是什么情况?”

    林青愕然四望,继而低头,方才是见到自己正踏在这道长河之上!

    浩瀚大河的源头,仿佛就是由他脑域之中那滴水珠衍化,无数的色泽各异的“泥沙”似乎是伴随着这道大河的卷动而是随波逐流。

    在林青的眼中,这一粒粒的“泥沙”,它们有的很大,有的渺小,有的藏于河床极深处,有的虚幻朦胧仿佛只是幻影,而有的更是直接浮在“河水”的表面,似乎只要林青俯首便可以捞出!

    “……”

    林青默然的看着这里每一种都是远远超出他想象的恢宏的景色。

    在刹那间,似乎自然而然,亦似乎是验证自己某种才猜测,林青的伸手,试图捞出一些正在自己脚下河水之中不断翻腾不止的泥沙。

    谁知道,当他手指刚触及那粒“泥沙”的表面。

    那在自己脑海中,刚刚方才止息的恢宏圣歌,此刻再一次被其奏起。

    “这是什么玩意儿!”林青吓了一跳,下一刻就是想要慌忙的把手收回去。

    但谁想一不小心,原本他脚下平静异常的河水,只是微微一个荡漾,一道道流水波光在莫名之处悄然涌动,瞬息间激得在他手指尖上的那一粒“泥沙”大放光明!

    那一缕缕光辉蜷缩,尤似是一方无可名状的伟岸世界,正被林青幽幽托起!

    嗡的一声,被这“光辉”所照耀,林青只觉被无数根10cm的钢筋直接插进了脑腔,那原本结实的“精神”彻底的涣散一空。

    下一瞬,意志仿佛是散开成了无数缕,就径直被一齐吸进了那一粒“泥沙”之中!

    “曰……我在现实的肉身不仅要死,难道连我的鬼魂也要死吗?这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

    在这里悠悠荡荡,无始无终的大河,依旧是在滔滔流淌,根本没有止息的意思。

    下一刻,河水微微扬起一道涟漪,顿时就以将林青的那一声抱怨,彻底淹没于层层的水花声中,消散一空。

    ……

    “咳咳咳咳……”

    在某世界之中,一处装饰古典,满是古风雅韵的豪宅大院的偏远一角。

    杂草丛生,人烟稀少,就算是这个豪宅大院之中的下仆,侍女们也很少往这个地方走动。

    可偏偏就是在这个地方,一个已经有些残破的房屋,却顽强的矗立在这里。

    不过此刻,透过早已破败无比的窗沿,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正吊在了横梁上垂下的一根白绫上,七窍流血,亦是衣着打扮分外朴素的瘦弱少年,突然间,一声声别样的咳嗽声,从他的胸腔之中挤了出来。

    那原本都已经没了生息的四肢百骸,被重新唤起生机,又再一次露出了一根根因为挣扎而出现的纠缠的青筋!

    “我……我…这是又死了??”白绫下面,林青就像是一只不断扑棱棱的幼鶸,仿佛在下一刻就又要再死一次。

    可就在这一瞬间,突然从林青这具肉身的四肢百窍之中,涌出了一股大力。

    他两手一使劲,竟然是生生将那一根白绫撕裂。

    啪的一声,林青就是重新摔在了地上。

    “呼呼呼——”瘫在地上,林青大口大口的喘着来之不易的粗气。

    这时,恍恍惚惚间他似乎是见到一位和他肉身一般模样的少年,七窍流血的站在他的面前。

    “我不甘心!”那少年仿佛是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他看着林青缓缓说道:“帮我,帮我。我的一切都是你!”

    下一刹那,那少年的虚影就直接消散一空。

    只留下林青蓦然回忆起了从自己肉身的脑中不断出现的种种崭新记忆。

    “世界…淞国…黑州…屏阳郡…世家林家私生子…

    武道……境界……林家基础的锻体秘籍《龟蛇盘》…”

    区区一刹,所有的一切事无巨细,尽数在林青的脑海里过了一遍,就仿佛是他亲自经历了一样!

    良久之后,林青他吧啦吧啦着不断颤动着的发青嘴唇,才缓缓从那种第三视角般的奇异状态之中回过神来。

    “原来,原来……这才是我的‘能力’?得你之果,接你之因。神游世界,篡夺造化?不过,话说回来,我应该怎么离开这个世界,再死一次成不成?”林青摸了摸下巴,不禁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