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游诸天虚海 > 第九章因果《新书,大家求票票啊。》
    “两个人…是两个人的力量累积吗?这……真是不可思议了。而且怎么会在那个时候啊,时间上也不对啊,这是…时光逆流,因果成环,还是倒因为果,还是另一种我不知道…”

    莫名出现的这个戊中级的能力,虽然这几位都把其名字叫做“倍甲”,而且谁都认为这是林青因为自己被人给一车撞了,肉体精神受到刺激,方才觉醒出来的。

    但林青自己自己哪里不知道这傻缺能力是从哪里出来了?

    此刻林青从未如此对自己的那个穿越时空的能力感到深深的“惊悚”。

    占其因,得其果,接其一切。

    这句话说的万分简单,但其真正将一丝威能展露出来之后,又是何等幸运与惊悚!

    可以说林青现在的身体,绝对是和他之前穿越的那个武侠世界里的那位,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换句话说,也许他现在的身体素质完全就是两个人加起来的总和!

    怪不得这里的医生专家们,一致认为林青是觉醒了能力。

    平白无故,你的身体素质、力量敏捷、神经细胞什么的一致提升了一倍,你确信这是你自己自我发育出来的?

    “不不不……这里面绝对还有什么我不了解的。如果真像这样的话,那我穿越千个百个万个世界,岂不是直接原地飞升了。”林青心中思索不已,却根本就不敢将丝毫的话语流出外面,毕竟这里可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

    “也许是‘因果’也说不定……一次我可以借助主世界与自己的联系,强行脱离因果链,白嫖了一次。可是再下次、再下下次,就有可能因为同样的理由被那个世界给白嫖了。”

    自己这个如同“穿越”的能力,实在是有太多的神秘了。即使是他自己,也是有太多不能明了的地方。

    这些都需要他自己来慢慢摸索,但就他一个人想要将那一条河流里面所有的“沙粒”,连同河流本身尽数摸索完全,林青自己都能感觉到一种彻骨的绝望。

    这根本就不带这么玩儿的呀。

    而在另一边,一直在cosplay关家武圣的太乙司驻海州市分司对外监察大队,总队长的张守巍,一边恨不得一根根薅亮了自己油光水滑的美髯,一边看着那在惨白色的病床上自言自语,如同时是见了鬼一样的林青。亦是一副满脸过来人的神情,唏嘘间丝毫没有对林青这种诡异的神态有任何的疑问。

    张守巍可以说是这个世界在灵气爆发之后,第一批觉醒了能力的人了。

    同样他也是亲眼看着,整个大明皇朝又是怎样从无到有,在整个世界之前,搭建出了一个简陋的甲乙丙丁戊的力量体系。

    又同样是亲眼看着六司建立,皇朝抢在了整个世界里所有国家之前,进行了第一例人工引发能力的实验,开启时代新篇章的进程。

    可以说他本身就是这个时代不容磨灭的一个见证。

    对于那些因为觉醒的能力,或者是没有觉醒能力,从而引发出来的“人间浮世绘”,在这些年里,张守巍不知道见过了多少。

    满心欢喜,想要觉醒能力,从此当上一个人上人,结果却被证明是一个无能力者,顷刻之间就被打落云霄,成为了时代的弃物。

    而在以后不知道花费了多少代价,用了多少的方法,方才在十六岁以后觉醒能力,但结果却是觉醒了一个“戊”级的能力,有近乎于无。

    这样的大喜大悲之下,是个人就得崩溃了。

    至少在这位张队长看来,林青此刻状态已经算得上是很正常了,甚至是正常的有些“不正常”!

    “唉……到底还是太年轻了一些。人生的阅历,还是太少了啊。”张守巍微微感慨一下两句,再又是是想到了林青觉醒的能力之后,顿时心中就有了几分主意。

    过了良久,林青方才是回过神来。

    望着站在自己旁边,对自己种种举动默然不语,仿佛就是想要叫自己尽情发泄的张守巍,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不起了,关队长,我刚刚有些失态了。你想要问我什么,就开始问吧。你放心好了,就这一点小挫折我受得了。”

    “我姓张,首先。”张守巍万分怜惜的把手上的两尺美髯放下,顺手又是仔细的理了理,一脸正色道:“知道,之前撞了你的蒸汽汽车,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吗?”

    林青摇了摇头,此表示不解。

    “是白莲邪教!!”

    “之前,就我们查到海州市有白莲邪教的教徒混入,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们都是按耐下来,并没有将其所有的触手斩断,而在那一日白莲邪教的三位香主,带着他们的信众们连玦而来,似乎是想要大批进入海州市寻找某些东西。

    我们认为在这样下去,可能会把我们所张下来的渔网撑爆,所以我们‘太一司’与‘民宗司’两司一起实施了抓捕行动,但那几位白莲邪教的香主能力出众,竟然是叫他们撕裂了我们的渔网,从网中挣脱出来。而我们为了不叫这几条大鱼漏网,只能在市海州的较偏远的地区,将其拦下,不过当时它搭载,虽然都被我们一直在了一角范围里,但终究还是有些余波被荡漾出来,你只是受了一点无妄之灾而已……”

    说话间,张守巍不自觉的敲击着面前林青的床架,那种强烈的震动感,甚至波及了林青的全身,叫他从血液骨骼开始都情不自禁的一起颤动起来。

    “我敢保证,这位队长的能力绝对和‘震动’有关!这活脱脱的‘震震果实’啊!”林青哆嗦着牙龈,感觉自己的骨骼从内到外,甚至连牙齿都快要被这样的震荡震断了!

    但林青也是很快就被张守巍所说的所吸引住,也就顾不得身体中的这一点点影响了。

    白莲教,这个造反专门户,从宋朝起就和皇权过不去,到了明朝更是又如此,杂生野草,烧之不尽,悔之不绝。

    虽然在到了武帝时期以后,天下再次一统,大明朝二兴成功合理,白莲教销声匿迹了很长时间。但随着灵气大爆发,这邪教组织也一样是改头换面,在新时代里焕发出了自身的第二春。

    甚至比之以前更加的猖獗!

    毕竟在以前,他们只不过是借助一些愚民的方法来控制那些巫婆神汉们,以此是是发展自己的下线。

    在现代这个新时代里,超凡能力再不是梦想,种种如神话般的举动,亦是有人做的出来。

    这样的现实面前,这不是神明们的恩赐又是什么!

    所以在大明的国土上,在最近20年里,白莲邪教虽然是跳得最欢的一个,但绝对不是最强的那个!

    六司之一的“民宗司”,就是为捣毁那些邪神淫祭,碾磨邪教传销而存在的!

    这些事,很久以前林青都只不过是当做是故事来看,但他还真每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碰到那些人,更没想到自己因为这些人而被迫死了一次!

    “所以,你还记得,当你被车撞飞的那一刻,是否有人把某些东西放在了你的身上。”终于张守巍灿烂的星眸狠狠地钉在了林青的身上,直叫他如是被真刀真枪贯穿一般!

    “没有,在当时我已经彻底昏迷了,所以我什么都不知道,真是对不起了张队长。”终于林青缓缓地摇了摇头,对此直接表示否认。

    “真的是这样么……”

    张守巍冷静的点了点头,对此没有发表任何的不满,显然对林青这样的回答,他也已早已有了心理准备:“那我就再问一个题外话了。小伙子,你愿意加入我们‘太乙司’吗?”

    “蛤?这又是什么操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