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游诸天虚海 > 第19章机缘《新书,求大家的票,也求求打赏啊》
    “此地,你们可以称呼为‘神话’。我,你们可以称呼为‘真武’!”

    蒲团上,林青对着在场两人神色平静,淡然一笑。

    他语气平和,气质缥缈,看似轻和而平淡,但实则霸道却凛然。

    煌煌天威,如天寰地阔,恍如实质,叫在此刻所有与他对视者皆不能喘息!

    那异常简单且是简短的答案,很快就以消逝于恢弘、深邃,也像是极端普通的神殿之中。

    但在赵玄灵和岳定的心中,林青的那一句言语却是如此的震撼,且是掀动时空!

    甚至在那只仰天咆哮的狰狞神兽,似是能在在渺渺茫茫的时空之中激起了一圈又一圈恐怖涟漪的嘶吼,都是不能抑制这一声言语,反而是成为了其中的陪衬!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神圣、至高、宏伟、强大……一切的形容词汇,都是不足以去形容,此刻这位盘踞于蒲团之上,默然不语的“神秘人”的伟岸姿态!

    “真武!真武!真武!”

    赵玄灵默默的在口中不断的呢喃着这个神名。

    原本他就因为听到了“二十二年之前”这个关键词,已经是急速颤抖激动的身躯,这一刻仿佛被无数次的戳到了G点,整个人都快要瘫软在地上了!

    似乎是几秒的安静后,赵玄灵努力的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衣衫道袍,站起身,虚提双手,掐最是正统不过的真武玄天宝印,对林青在此躬身拜下:“道门灵微道攸都门末代弟子赵玄灵拜下,恭赞混元六天之主,三教传法祖师,玄天金阕上帝临世!”

    不知不觉间赵玄灵口中赞颂【真武】的玄天宝诰之中,竟带着丝丝的呜咽。

    多少年了,自从这个世界超凡能力诞生伊始,整个世界的宗教信仰就直接陷入了崩溃。

    不仅仅是单纯的东方,也不仅仅是道教这一个宗教,横贯了整个世界,所有寄托于神灵而出的宗教都已经开始被人推翻!

    只因为,在这个超凡能力大爆发,世人皆是可能觉醒能力的时代里,整个世界每一个国家都是在一步步的快速向前前进。

    但唯有根本就没有办法修炼出一丝毫的超凡力量,所言经典被无数人证明俱是虚经、假经、伪经、乱经的宗教信仰被直接抛出了时代之后!

    也许这个世界,对于那些示之以利,驱之以威,言之恐吓的诸多邪教而言,不下于是一个群魔乱舞,诸法皆魔的盛世,但对于真正的宗教信仰者而言,不逊于一场真正的末法时代的降临!

    这一刻,当在这个未知的神殿之中,在这位如天昊邈,似地寂寥,以“真武”为名的神祗,真正出现了赵玄灵的面前后,这就是再发生什么,也是能够理解的!

    林青默然观望着这一幕的发生,心中欲言又止,但不知何时起他的神态愈加的庄严肃穆,难以形容名状。

    当“神话”走下神坛,降世于现实,对于整个世界的冲击绝对是难以描述的。

    这名为“赵玄灵”落魄道士的举动,说实话从知晓了他的身份之后,他不论做什么,林青都不会有任何的惊讶!

    最多能叫林青惊讶的,也就是自己只不过是拉过来三个人,就能有一个给自己专门捧哏的,叫自己露馅的可能无限的减少。

    这叫林青不得不感慨,也许冥冥之中真的有所谓的定数也说不定。

    “‘真武’大人,不知您所说的机缘究竟是何物?我们真的有资格触摸吗?”

    过了良久,方才是从连绵的惊悚事件之中会过神来的岳定,努力的镇定了自己的意志,用一种连自己都不能察觉的极其卑微的神态,试探着询问道,隐约之间更是带有几分不易察觉的渴求与期待。

    如果他眼前的这位自称【真武】,如似神魔般的存在,真的是神话传说之中的那位的话。

    再是联想祂所言明的“二十二年之前”的那一个时间段,以及旁边那位望不清面容的人,在连那一点点点滴的讯息之后嫉妒狂乱的神态,岳定就算再怎样的不学无术,也能够联想到极多的东西!

    这样的真实,即便只想一想都足以叫任何人胆战心惊!

    岳定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想要是在十六岁这天觉醒能力的,可是没想到竟会遇到如此神秘诡异的事情。

    遥望在场的两位,再是想想自从来到这个神殿之后,自己所接受到的所有讯息,他猛然感觉单就是这里的一点点信息,如果能流传到外面,足以叫大明帝朝的那位陛下,以数十亿大明宝钞来交换!

    不过他敢吗?

    这样的超现实在前,即使以他家在大明的地位,他敢向那位陛下诉说一切吗?

    不,他不仅不敢对那位陛下说明,甚至连他的父亲,当代辅国公,他可能都不多言半个字!

    不知不觉,岳定面对着他上首,那位对他的询问默然不语,仿佛正在思考的某位真正大人,神色愈加的恭谨而卑微。

    “嗯。”

    在他们的眼中,上首处那位自称为【真武】的神魔,只是低声如略微陈述般的轻哼了一声,便不再有丝毫的回应。

    似乎之前他所言“给予世界于机缘”的话语只是一场梦幻。

    “果然……”

    但就是这样的语言神态,却是叫岳定与赵玄灵两人都是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异常肯定的低吟。

    他们像是心有灵犀一般的对视一眼,即便他们皆是被莫名的光辉的所笼罩,根本见不到对方任何的形象神色,但他们却不约而同的能够感受到对方与自己相同的情绪!

    “果然……我们还是不够资格啊!”

    就如昔日话剧中的那位孙大圣,他能够在菩提祖师的三鞭下,知晓了半夜三更的寓意,得了祖师半夜传法的机缘x。

    但没有彼此近乎七年的朝夕相处,又是被菩提祖师试探了无数次的话,你试试半夜三更溜进那位房间里夜袭,会是什么下场!

    所以他们此刻对于这位大人,这样的举动万分的理解,甚至在隐隐中还将彼此视为了潜在的对手。

    万一这位大人所说的机缘只有一个的话,他们两个谁上谁下?!

    不过这两人,显然不懂此刻在上首处蒲团之上的林青,究竟是因为什么而陷入了沉静。

    “妈蛋,牛皮吹炸了!……我现在该用什么来搪塞他们,我自己都还想要一些‘机缘’呢,好吧!

    我能给他们什么?难不成给他们讲马列主义、德胜思想,天尊理论,还是八荣八耻,二十四字共产箴言?等等…嗯…讲道?”

    突然间,林青有了新的想法。

    转瞬他抬头俯瞰座下的两位,看的他们忍不住低首下心。

    林青的言语震荡神殿,却是低沉而平和的笑道:“机缘吗?那么你们愿意在这里多听我唠叨几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