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游诸天虚海 > 第八十八章附魔
    稍微收敛了自己不断向各个地方涣散的意志,林青旋即就默默感受了一下,那在自己身躯之中幽寂暗沉,犹如滚滚暗河,随意一个举动皆像是有层层叠叠暗劲相随的真气,心中真是有无尽感慨。

    虽说武道之路被贯通,尤其是在这个一切未知的主世界里突破,更是值得庆幸。

    但这一切都是稀里糊涂的在进行,在之后真更是靠着一路莽出了一片天际。

    这怎么都有一种自己想出了千般路数,无穷套路,准备将所有人都当作是自己的试验小白鼠。可临了在最后,却被现实直接一巴掌呼在脸上,扇的生疼的错觉。

    对此,林青可是很抵触的。不过现在再想这些没用的,也一点意义都没有。

    人毕竟是要向前看的,事已至此,难道林青还准备通体放出一股气,然后再废功重修不成?

    想到这样的下场,连林青自己都不觉摇头,能机缘巧合突破一次,却不代表自己有那个福缘带着自己突破第二次。

    真打算拿豆包不当干粮吗?

    更何况按照林青的理解,自己之前借助所打造的“北斗皂雕旗”里所蕴藏的那一点“残破种子”感应的那一道先天元炁,绝对是极为至上的一道!

    嗯……是的,林青已经给那面旗幡取名“北斗皂雕”了。

    身为“真武”不拿这面旗子,难道还准备用“昊天封神榜”吗?

    咳咳咳,扯远了。一言蔽之,林青从这面皂雕旗上感应的元炁,即便不是混沌、混元、空无、太虚、太空一类,也大致接近黑水、玄冥、暗幽、冥古……这一类了。

    虽然具体所感应的元炁,林青还要一点点的慢慢筛选一番,但无疑这真的是一场惊天的福缘不是?

    再在这事情上计较太多,真有一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错觉了。毕竟按照林青之前所推演的《龟蛇盘》的功法,他可没有万全的把握,能够触及到这一类的元炁!

    “不过……我这一次的突破,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也代表着这个主世界的‘世界观’已经发生了更改。即便还完全没有从‘粒子~夸克’的世界观,跨入到‘一元祖炁周演时空’的世界观,但也绝对可以是两种世界观并行!难道这就是这个世界灵气爆发,人人皆可觉醒‘能力’的真相吗?两个世界自然重叠,但是如同一个元炁世界观的高维时空将自己的主世界捕获了?”

    自心头出吐出了一口杂气,林青璇玑就将自己的这种怀疑深深的埋在心里。准备找个找个时间,借助“地官”之口将其交给这个世界里的那些人,叫他们向着这个方向研究。

    相信即便这只是一个【可能】,也足够那些人拿着金山银山来自与自己交易了。

    想想都美滋滋……

    心中正想着这次事件的种种得失,以及事情后续的发展。但林青的手却绝不含糊,伸手就把那炼金台上看似如同普通黑色的旗幡抓在了手中,随手一抖。

    “哗……”

    一声悠长掀翻声中,这面耗尽了林青所有的钱财,让他的炼制炉濒临破碎,起码一个月不能够再开炉,更是将他再一次推入吃土行列的“皂雕旗”,终于是完全展露在了林青面前。

    黑色的旗幡之面在微微抖动,其上有北斗七星如“司南”一般指引周天万星沉浮之相,又有浩浩黑水如影随形,却远远没有了之前那般恐怖的异象。

    仿佛之前的恢宏景象根本不能降临现实。最多更像是交错五感,叫人沉迷的小手段。

    不过对此林青却没有丝毫的意外,反而有一种本该如此的神态。

    毕竟就算这面旗子之前,借着林青锻造它的契机与林青交感,帮助了林青极多,但依旧不能够否认它现在还只不过是半胚胎的现实。

    那样的大爆发能够出现一次,完全是之前林青送入炼制炉中的那诸多奇异物品,在那些彻底被毁以后所流淌而出的未名气息牵引了“皂雕旗”,若是再来几次它直接就报废了!

    现在神物自晦,那种恐怖的潜能深深暗藏,层层封闭。在以后与林青一同成长,最终厚积薄发,那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所以现在说它只是一个半胚胎,简直再正常不过。

    不过就算皂雕旗现在只是一个毛胚,也不代表着没有仔细雕琢,让它能成为林青最佳助力的可能。

    不论是东方体系,或者是西方体系,对于炼制出了一个物品以后,都有着细细雕琢的可能的。

    在东方体系里,自然是施加天罡地煞禁制,铭刻种种阵图大法,借助天地之力仔细精粹,从而达到“万物有灵”的层次。

    至于在西方体系下,那些炼金术、附魔术自然就派上了用场…

    西方的传奇炼金师,传奇附魔师,在某种意义上而言,其地位可不比东方体系之下的那些匠神,大炼器师差到哪里去。

    不巧,林青虽然不会东方的禁制、阵图、炼器秘诀什么的。

    但怎么也算的上一位见习炼金师,见习附魔师,作用在这里上正正好。

    更何况这面旗幡本来就是用打铁技术敲出来的,想来对于附魔什么的,其相近性,与适用性应该更好一些才对。

    “让我来看看,适合给它附上什么样的‘魔’。”林青仔细的看着这面旗幡,顿时就已经有各种附魔组合涌上心头。

    “附魔”也是要讲基本法的,明显就是水属性的材料,你非要附火属性的魔,这不是缺心眼吗?

    而且材料本身也是有强度的,“附魔”本身更是对材料有着极强的腐蚀性。

    如果在没有办法估摸出材料本身强度的情况下强行多层,多重附魔,估摸着一场大爆炸是绝对难以幸免的了。

    就如同林青的炼制炉,应用的材料已经是这个世界里最顶尖的合金了,但在炉内壁中,也只能够勉强进行五重1级附魔术“燃烧”的叠加,再多一个都得大爆炸。

    相同的附魔术共同叠加在同一块材料上还好一些,若是在同一个材料上进行不同的附魔,这难度更是呈现几何倍的上升。

    这不仅考验材料的强度,更考验附魔师的技术。

    不过对于皂雕旗,林青可是信心满满。材料上它自然是得天独厚,在技术上林青还相信自己的技术吗?

    “这材料,也许我可以进行两种不同附魔术的附魔十重叠加?不过选什么呢,“潮湿”、“平静”、“斩断”还是“裂解”?”一时间,林青手握着皂雕旗不由陷入沉思。

    “而且,我突破到了‘蓄气期’,皂雕旗也炼制出来,是不是也需要试验一番,再‘神游’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