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游诸天虚海 > 第一百四十八章佛光通因果,超凡神力·胜业净土!
    在这神殿里,除了那个青铜油灯依旧燃烧照耀光明以外,根本就感觉不到丝毫时间的流逝。

    两个蒲团上,两位“林青”犹如是倒影一般,相对而坐。

    第一蒲团上的自然还是林青自己本尊,而因为神邸之躯的诞生,自然而然这位就做在“地官”的位置上。

    原本的“地官”本就是林青借助魔幻世界的炼金术做出来的一个炼金人偶,而且还是用万分粗制滥造的废料做成的。

    也是林青这个炼金人偶根本就不离开这个无名神殿。要不然它真出在主世界里,弄不好分分钟就能被那些等的眼珠子都绿油油的能力者们给拆成一摊烧火棍,然后将神话组织的逼格彻底的打落在地。

    而且林青也早已经暗地里发现,就算了自己刻意在主世界维持住关于“地官”,关于“真武”的神秘感,但是显然主世界里的那一群人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对自己暗自起了疑心。

    几分的疑惑,都已经埋在了他们的心头,随时可能破土而出。

    林青相信如果条件合适的话,分分钟钟推出一两个能力者作死般的试探,稍微得罪自己,一向以观察真武的反应,绝对有他们的锅!

    那之前在帝都之中,林金所特选出来的那位天蓬元帅,不就在大明帝朝的支持下背地里暗自接触另外一个信仰教派?

    如果不是林青当机立断,以最恢宏的姿态,将他们所有的疑惑尽数湮灭于无形的话,也许无尽针对“真武”的暗潮就会就此诞生也说不定。

    当然了,就算是这样,随着真武大帝在大明帝都上空的那一次恢宏表演之后,整个世界都同样已经陷入了某一种暗暗狂潮中。

    就像林青刚刚对自己说的一样,现在不仅整个主物质世界里,想要挂靠在林青身上,抱住他这条看似粗壮大腿的势力绝对不止佛道两个!

    也许只要林青稍微点点头,在主世界里有的是嗷嗷待哺的汉子,等待着他来临幸也说不定。

    但林青之前那样的高调,虽然从某些方面而言,直接打断了某些人不应该有的妄念。只是同样的,也是把林青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让他们可以用“放大镜”时时刻刻的关注着自己,寻找着自己的一切漏洞。

    而且纵使“真武”他们没有办法揣测,但是作为和他们交易的源头“地官”,想要稍微试探一下的话,方式真的不要太简单。

    至少在他们那些人所建立的秘密信息资料档案里面,那位“地官”的能力并非他们想象中的不可匹敌,甚至可以说稍微有那么一点低。

    若是他们可以将那位地官弄进自己麾下的话,自然那些神兵打造,制作奇物,炼制丹药的成本便会无限降低。

    想一想都有一种小激动呢。

    当然现在,刚刚才从真武那恢弘的一场表演里稍微收神的那些人,自然没有胆量继续的撸真武上帝的虎须,把明明属于他麾下的人物,暗自的揣进自己兜里,打造成专属自家的器物。

    但若是在放任一段时间的话,估计那些人的思绪又得向上飘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也有可能咕噜咕噜的不断往外冒,也说不定。

    不过现在,林青将这位98级,并且同时拥有六种101级神魔级技能的的类神,坐镇在这里当做“地官”。

    嘿嘿嘿,若是那些人真打算用什么方式试探一下的话,估计被碰得头破血流的可能绝对不小。

    所谓杀鸡儆猴,莫过如是。

    就只是不知道在这般情况下,谁能够做那只鸡,谁又能当做那只吓害的三魂六魄尽数离体的猴了。

    从某些方面而言,林青也是也那么一点点腹黑的。

    “时间到了。”突然间坐在“地官”蒲团之上的林青,径直睁开了眼眸。

    刹那之间,他的声音光辉仿佛稍微迷了那么一瞬间,眨眼就已彻底变样。

    佛光普照,众生繁唱,礼赞之声,顷刻之间响彻整座神殿。

    就见一位如似神祗般佛陀端坐于蒲团上,这尊佛陀悠然掐动不空成就之印,似有一方了却一切贪婪、嫉妒、仇恨之果,以无上智慧成就一切所能成就之时,心想而事成的净土世界,从他的佛光之中酝酿诞生。

    净土之中,大光明,大赞叹,大超脱,大伟岸,大成就!等等二十四种佛陀至高祥云。

    祥云之中四面八方皆有一株株金色菩提智慧树长开,菩提树上又有智慧之花绽开。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宇宙,内中皆坐满了三生佛陀、诸天菩萨、万方罗汉,衍化出层层净土。

    而在净土的核心处,一尊之中同样端坐着一尊面色靛绿,蕴藏无边大智慧的佛陀。佛像端坐,身下莲台清净,四周明王簇拥,头顶大鹏展翅,脑后佛光如月,一轮叠一轮,照耀了这一方净土。

    正是北方不空成就如来!

    下一刻,两尊佛陀同时伸出了自己的巨掌,并是是在顷刻之间之间重合在了一起。

    天地就像是这“一”只呈现暗金的琉璃佛掌笼罩。

    超凡神力·胜业净土!

    “嗡、吗、嘛、咪、哄、吽!”

    六字大光明真言,仿佛自这尊不空成就如来佛陀的佛光之中衍生而出,照耀在了林青身上。

    顷刻之间,一缕纠缠在林青身上,几乎毫毛不可悉见的“因果”,就已经被这尊佛陀挑了出来。

    因果的一头连接在林青的身躯之内,而另一头直接透过神殿,穿越进了被神殿光辉镇压的无数岁月,乃至依旧要被镇压无数岁月的大河之中!

    无始无终,无因无果,似乎永远见不到尽头的长河的极深处,万万泥沙在这个河床之内翻滚。

    每一点点“泥沙”都象征着一个恢宏伟岸世界。

    无数的泥沙在这河床里慢慢的洗炼,研磨、破碎。也似乎象征着有无数世界在此河床中悄然无声的破灭、诞生、成就、再消亡!

    但此刻,一缕因果链从似乎是从无穷极高之处透澈而来,悄然穿投了一个个世界泥沙,因果链的这一头蜿蜒绵亘如一条苍龙起伏不定,路过一个又一个的伟大世界,但始终都没有停下他的步伐。

    但终于在一点泥沙面前定住,下一刻便径直的刺入进了这“泥沙”之中。

    借着这一点因果,顷刻之间泥沙之中的种种情况都似暴露在了这一尊佛陀的慧眼之中!

    “就是现在!”

    佛眼一睁,林青的身躯似乎也有了实体,在这无名神殿之中,也不再虚幻。

    一起身,林青顿时就顺着因果链走进了那个世界之中。

    “现实世界,就交给你了,我去去就回!”林青的声音幽幽传来,但转眼之间就淹没进了无尽的大河潮汐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