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游诸天虚海 > 第一百七十七章拉横条
    自天外,又好像是自从这个客栈之中,一只威严无边,像是能把握住整个世界一切道与理的大手伸出。

    伊旗翻卷,旗幡之中有黑水涛涛,更有层层金光消磨解化所有。

    这是一幅极为惊人的画卷。

    那只天外伸出来的巨手通体绚烂,像是白金琉璃铸成,又泛着淡淡的阴阳太极光辉,尤似太极之中,阴阳之隔中那一抹“太极弦”!

    这一刻自巨手上而绽放无量之光,宛如一尊自开天辟地之初就诞生的神祗,正挥舞着那沉沉的黑水皂雕之旗,遮掩住这整个世界!

    似乎万分奇特的是,这样犹如神邸降临,再演开天辟地的恢宏情景,除了在场的这些人能够看到以外,似乎并没有在他们脚下的黩城中显露半丝,就仿佛是专门为她们而设下的。

    大旗猎展,自天外镇落,神圣威严如涛涛黑水天河倒卷,倾落而下。

    面对着这一杆大旗,有人暴喝一声,不等众人出手,自身真形绽放,就是已经在虚空中显化出一座紫光盈盈的巍峨大山。

    轰!

    那座紫气大山之中,有龙吟虎啸,又能有恐怖雷音,更有一尊道人坐于山巅之峰,一山压顶,虚空都像是变得粘稠。

    锵!

    又有一人化为一柄通天宝刀气横空战天,碧波如洗,像是一挂天瀑垂落,一刀斩却,截断数百里!

    嗤啦!

    紧接着,这片淡蓝色的天空之中,天域空裂,一轮骄阳似火燃烧,像是一颗真正的星辰般,伴着万千太阳真火垂落,尊贵且霸道,燃成百里山河具成齑粉。

    而在场面对着这一卷黑水玄天的皂雕大旗的镇压寰宇,绝不止这几位人展露出了自己压箱底的力量。

    如神祗、如天魔、如万象、如神兵、有日月星辰……一种种极其恐怖,甚至连虚空都要在颤栗的真形外景在这里显现。更是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他们不惜断的压榨出自己的最后的一丝丝力量,功力上达十二成!

    在这里,每一位都是真正的宗师级别的高手,真形与天地法则相合,外景如天地,一举一动,皆是像有无穷天地之力加身。

    相比起那些以百平米为战场,甚至还可能在凡俗战阵之中陨落的先天境界的武者。

    他们动辄便是数以百里的出力为基础,真形裹挟肉身,轻易就能飞行绝迹,动辄就可挟泰山以超北海,修行的简直就已经不像是武道,而像是仙法了!

    可即便是这样,面对着那只不过只仅仅垂下一小小角落,就似覆盖了整个天穹的皂雕之旗,他们也一样是难以抗拒!

    方圆十万里的虚空都仿佛被这一角旗幡覆盖,在这一卷之下有万道金光似乎在那旗幡所荡漾出的黑海之中闪烁其芒。

    旗中黑海,海涛通联天地,有微微裸露出黢黑冰冷的海床,黑浪激起九千丈,黑潮激荡,金华消解,净化所有被卷入到这个旗幡里的事物,焚尽所有阴霾!

    噗!

    噗噗!

    噗噗噗!

    万般武道真形外景,被这滔天海浪一冲,被这无穷金光一刷,顿时就像海中那稍微激荡起的一点点泡沫,轻易就炸的粉碎。

    有人被那无穷黑水金光生生磨灭所有修为,百年修持尽化虚幻。

    剩下的勉强脱身远遁,也都是在大口咳血,被那解化金光所伤,真形一样是肌体龟裂,元神崩碎。

    他们惊惶且悲愤,哪怕自己身为江湖中之中的中流砥柱,是武林之中人间巨擎,圣胎武者不出近乎天下无敌,可是在面对眼前这一幕,也只有生生的无力与绝望!

    “谁?究竟是哪位高人在与我们这些晚辈们开玩笑?”

    “圣胎?不,我曾朝拜过圣胎第八转的人间大圣,那位大圣的气机流转绝对没有前辈你这样的骇人!莫非前辈你真的是一位破碎级别的武林神话吗?”

    “我等何德何能,能与前辈你交恶?还请前辈你高抬贵手,放我等一条生路可否?我家门派一定结草衔环,感激不尽!”

    一声声或惶恐、或惊惧、或求饶、或自甘堕落的声音遥遥从这黑水皂雕旗幡中传来。

    “前辈还请住手!前辈你可知我们每一位皆是江湖正道的顶梁,若是我们今日折在此处,那必然是道消魔涨之态。芸芸众生何其无辜,前辈此举,在那斑驳历史之中,即便是纵合天下九州之铁,亦难铸此错啊……”黑旗幡中成为圣洁的女子声音飘渺不定,带着深深的惋惜。

    其中所蕴含的丰富情感,甚至能叫任何人听来都要为之暗暗垂泪,然后径直匍匐在她的脚下!

    “前辈你就算是不顾及我等,难道就不应该为这天下苍生考虑吗?”

    “那又如何?这场因果我接下来就是。所谓天怒、人怨、众生之敌尽加我身就是。”天外似有神祗淡淡道,口吻中带有无尽巍严,与不容置疑的大绝决。“更何况我感觉这天下苍生,若是没了你等,反而应该更好一些才是!”

    下一刻,旗幡幡面一抖,

    数十尊武林各派圣地,亚圣地,伪圣地之中的宗师们,连惨呼都来不及就被立刻被那无穷消解解化的金光所覆盖。

    无穷金芒,道道如刀,削骨破髓,磨灭修为,只是几个卷动,百年修为,一点点相继积累下来的种种武道经验,意志记忆汇入了那黑水金芒之中,百年努力尽数付之东流!

    再是一抖,这些人就是在一通噼里啪啦下饺子的声中直接跌落下来,一个个都是落在了在这个客栈之外,因为北方魔教圣女墨桓的命令,而不得不监视林青举动的封正义的面前。

    “我的个圣女呐!这些都是谁啊?怎么看着就这么的眼熟呢?不应该啊?”

    封正义两眼一抹黑看着不断从天空上落到自己面前的一个个老头老太太们,根本不知道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那位把这些全扔在自己面前的人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可是很快的,他就顾不得想这些东西了。

    只见那个客栈里面被他所监视的修罗圣子,正轻堂而皇之的拉着两个神态各异,却又是一样绝美绝伦的少女,径直的走到了他的面前。

    下一刻,就像是犹如牛嚼牡丹一般的粗鲁动作下,这位修罗圣子就把那两个少女一样是扔进了那群里人堆里。

    “北方圣教的吧?”

    “嗯。”

    “那你就是墨桓叫你来服侍我的喽?”

    “嗯???”封正义张了张口,好歹是把那句‘圣女叫我来是为了监视你的,压根就没有一个侍从来服侍你’的那句话给吞进了肚子里。

    “来来来,你马上受点累,就把这些人都吊在黩城的城墙上啊。对了,你一定要以我们北方圣教的名义来办!”

    “啊?!圣子你说啥子哟?”

    封正义这一刻只感觉压根就不知道眼前这位圣子究竟是什么想法,这特么完全跟不上他的套路嘛!

    有些人怎么看都像是某些人在里面的长老,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突然之间变得这样的苍老,但无论怎么样,自己北方圣教也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举动啊。

    如果是圣女墨桓做这些事的话,就应该恭恭敬敬的把这些人都重新请回他们的门派,顺手再给上一大笔的安神费用才是。

    自从圣女接任以来,哪一次不是这样做下去的?

    可这直接把人家掉在都城的城墙上,然后把人家的面子里子都搜刮的一干二净,这简直就是不死不休的大灾啊。

    那些得到消息的门派,难道还能够袖手旁观,善罢甘休吗?

    封正义表示……深深的怀疑啊。

    “呵……圣子殿下,这有些不好吧。”封正义咧了咧嘴,努力的在不着痕迹的隐隐规劝道。

    “嗯,这的确不太好。”

    似乎是听到了封正义的悄然规劝,在他眼中这位平常普通的修罗圣子,仿佛一时低沉了几刹。

    “既然如此,这样好了。你在这些吊着的人的时候,每个人在身上再多拉一条横幅,就说‘武林圣地土鸡瓦狗,四方魔教天魔外传,唯我修罗,嫡传正统,当武林称雄’!记住了,这个横幅一定要加长加粗,最起码得超过黩城五里地的地方,也一定要看个清楚!”

    “噗……”

    封正义闻言,顿时感觉自己眼前一黑,隐约感觉这就像是那北方修罗圣教的前途一样,要交自己一路被黑到了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