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游诸天虚海 > 第一百九十九章困扰当代年轻人最大的问题……
    在封正义面前,那位黑袍地官浑身都隐藏于层层的阴影之中,似乎与黑暗为伴,无人可以看清在黑袍之中的这位身材面貌究竟什么样。

    不过现在封正义已经懒得理会这位究竟长的什么的样子了,或者说他的眼神早已经被地官所拿出来的那一件件事物彻底迷住,压根就没有在意周围其他的东西了。

    寒光照光,凌厉冷冽……一件件精细锻造,甚至还是有一种种如同五行元素一样的光辉色彩在其中游离不定,反复浸满了每一寸角落的兵器,一举一动都有伟力加持一般!

    不用猜封正义都能知道,这些兵器绝对都是一件件远超“利器”等级的神兵!

    纵使比不得万锻打造的兵器,但仅凭兵器身上所流淌出来的超乎武者想象的力量,在价值上也绝对是与万锻神兵差距不大。甚至是从实用角度上来说,也许还要超过不少!

    在以往即便封正义是【神宗魔门】的代宗主没错,但他又何时见过这么多的神兵,就这样乱七八糟的摆在这里?

    像这些有价无市,压根就不是凭借金钱就可以买到的神兵,就像是路边小摊上的杂石被人随意的丢弃在这里,供人采撷,他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现在他可算是明白,为什么这一小团队要以隐隐以地官为首了。换做是他,估计给是一样。

    而在这一件件超凡神兵的旁边,有如琉璃纯粹琉璃打造的只有小拇指大小的小瓶里,正流淌着或紫、或蓝、或黄的莫名液体。

    而在是看到了这些液体的一瞬间,封正义分明能够感受到这个神殿空中一阵灼热。

    相比起那一件件神兵拿出来时的平静,这从这些液体被拿出来的一瞬间,如此明显的变化显然是在告诉封正义,在这里的究竟是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竟然还有带四条属性的兵器,地官你的手艺更加的精湛了。”

    岳定的眼中有一缕阴阳纠缠如似太极的光华划过,整整14级的“大易微虚奉礼咒”就已经使用出来。

    全身心信奉真武上帝,以自身灵性接引真武光辉,自然可以得到真武大帝所赐予的一种种神术,以此反馈于现世信徒们的手中。

    这在真武上帝降世,在有不少人根本就不适合走武道这条路的情况下,这已经可以算得上是真武上帝给予给世人的另一条别样的通天之路。

    真武一系的神术,自0级的“净三业咒”,到100级的“真武玄天北帝开天大神咒”可谓是应有尽有,威力也并不比武道低到哪里。

    只不过相比起武者打磨自身,以期待自身一次次蜕变,直至到最后彻底升华的武道而言。

    信仰真武上帝以祈求他的神力,却是更加需要信徒们的自身灵性超拔,感知敏锐,魅力高出,而且还需要对上帝的信仰保持纯粹。

    由此才是能从真武上帝的阴阳光辉之中领悟到一种种神术。

    可若是你在心里有夹杂着其它的念头,或者是对其他神明的信仰,就算是有真武上帝赐予你高级神术,你也一样是用不出来。

    武道之路,维精维纯,容不得丝毫无意义的武学武功来混杂了自己真气,叫其品质降低,甚至是扭曲了自己的武道。

    但信仰之道,实际上却比武道更注重纯粹二字。

    即便是在高层,人人皆知可能同出一源的“北方真武之神”与“北方不空成就如来佛”的这两位,他们两者之间的信仰也绝对不可混淆!

    岳定若非本身就是真武上帝的有缘人,怎么也不可能在信仰一道上面快速入门的。

    当然对于约定来说,这些神术威力上倒是其次,关键是有很多辅助的神术,真的是能让自己在方方面面方便太多了。

    就如同岳定现在所使用的“大易微虚奉礼咒”,几乎就是和传说中的鉴定法术没什么两样。甚至因为自己背后有神明撑腰,在鉴定的范围,以及准确率上都要超出不少。

    所以仅仅是在刹那的功夫,借助这道真武神术的威力,岳定将地官所摆在面前的这一系列的物品尽数鉴定完毕。

    看着那一柄缠绕金丝,佩仪流苏,镶嵌十二种不同晶钻,就跟一艺术品没什么两样的唐刀,岳定不由得就是赞叹不已,再是看看它的属性,更是差一点眼睛都直了。

    【浅忆·微醺】某位不入流的锻造师在某次实验矿石材质时所,一时上头锻造出的一件试验品,其中似乎因为夹杂着一些他都不能理解的原材料,所以像是封存着某种别样的力量。

    式样唐刀

    质地331

    锋锐222

    +300风咒力量

    +20行动速度

    +5杀命补元

    +001一击必杀

    吧啦吧嘴,看着赵玄灵近乎是要吃人目光,岳定倒是分外识趣的没有在这把唐刀上面过多的停留视线,转眼间就偏向了别余的地方。

    自己在刀法上又不怎么擅长,反而赵玄灵因为天生“奎木狼星宿”下凡的原因,天狼刀法堪称一绝。

    反正地官这一次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新人过来的原因,准备了不少的好东西,所以自己实在没有必要在这里恶了对方。

    “大人,不知道我若是想要购买某种东西需要怎样才行,是需要花费金银,还是需要另作钱财?”

    可突然间,在岳定的面前,那只巡堤咸鱼,呸,是巡堤水军舔着脸靠近了自己,疑惑不解的发问道。

    “钱财什么的,在我们这里并不通用。毕竟世界都不一样了,哪里还会有一点价值?你如果拿出的那些东西,这不是在淘汰人吗?

    其实我们的交易最主要的方法便是以物易物,以自己不需要的东西交换到自己需要的东西,便是我们的目的了。

    物品、材料、有质的、无形的、甚至是一段知识、一截信息,可能在你手里一文不值,但只要到了需要它的人的面前,却是直接身价万倍,一切都看你自己的运气了。”

    岳定扔下了因为他的解释而陷入沉思的封正义,突然间就是对着在场的人高声问道“你们谁有可以快速生发,治疗秃顶脱发,复苏毛囊,并且能保持新生长出来的头发油亮有光泽的药剂了?重金悬赏!急求!!”

    “哈?”突然间这神殿里一下子就是安静下来,望着岳定的头顶,都是意义不明的沉默了下来。

    “唉,小小年纪咋就秃顶了呢?这也太可悲吧。果然‘猝死’已不是当代青年最担忧的问题了,只有脱发才是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