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游诸天虚海 > 第221章交锋
    “嗯?!”冥冥之中,墨桓圣女心中的恶意,似乎是触及到了林青的灵慧识海,他若有所思的转头望向那处。

    轰!

    似乎是在在场所有人都无法企及之小的时候,庞大到叫人惊悚到晕厥的压力,顺应着林青的视线,在顷刻间径直镇压在了墨桓的身上。

    不觉之间,林青嘴角上扬,他那和煦的笑意愈加的明显,有意无意的竟然还微微对墨桓点了点头。

    墨桓死死地咬着唇边,那如同铁腥锈味一样的味道溢满了自己的嘴里。

    而她整个人在这样的压力下,竟是在不经意间悄然打起了冷颤!

    “他看到我了!他竟然能知道我在这里!他想要做什么!他能到真的想要杀了我吗!”墨桓的心中有如是住进了一只野兽,它在疯狂的咆哮,不断地撕咬了自己内心,妄图试着冲破自己为它所设计的这一个囚笼。

    但即便是这样,在现实里的墨桓依旧动都不敢动,她知道释放出自己恶意的她,如果依旧安稳地站在这里的话,自然会有大光明寺的那一群和尚们为自己背书。

    但如果自己真想要试图脱离开战场,这无疑便是给了在场所有人一个借口把柄。

    也许下一刻这个满脸都是笑意,仿佛就是一位邻家寻常少年的修罗圣子,就会直接撕下自己所有的伪装,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所以不论如何,哪怕下一刻就是要石破天惊,整个大光明寺就毁在自面前,自己都不能动!机会就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他不动,那我就绝对不会动!”墨桓在心中暗自咬牙发狠道。

    不过所幸,就在墨桓根本受不得如此的压力,即将濒临崩溃的关口,一声悠长的佛颂之声,不知觉间响彻云霄。

    其声之大,状如庄严狮子吼,甚至盖过了一直响彻的大光明晨钟之音。

    墨桓顿时一个激灵,总算是从先前的无边梦魇之中醒来。

    幽幽可见,周遭那一群看热闹的人都发出了隐约的骚动。

    此刻走出了这寺院朱红大门的一众僧人最前方的,正是一身赤白双色袈裟披身,容颜如古佛一般彰显暗金色的大光明寺当代方丈……空正。

    当然说是当代,实际上他早已在大光明寺里坐镇了超过两百年,不知道熬死了多少代其他门派里的掌门,在江湖辈分上早已是真正师祖一级辈份。

    漫漫江湖,能比他辈分更高的,也就只有那些两百年之前的圣胎武者了。

    不过现在的江湖,颓势尽现。

    自从五百年前天凤、金龙两位伉俪一起踏入圣胎以后,江湖之中就再无一人成功步入那个绝世的境界了。

    而随着天凤、金龙两位的天命不再,一朝与北方修罗魔教两败俱伤,自此失踪以后,更是被人称之为一个时代的落幕。

    现在的武林之中,那些隐居不出的圣胎武者都是超过五百年岁的老前辈了。他们的寿元无多,每每都是想着如何延续自己的寿元,破碎虚空得享大自在,哪里可能会出现在这里落空正方丈的颜面。

    更何况大光明寺是作为武林之中四大圣地之一,又怎会没有圣胎级别的活佛?

    所以他刚刚才出现,正在现场的这些武林豪侠、少侠、女侠们就纷纷对他恭谨了行了一礼。

    拜上一礼,显着庄重,对自己也没有任何的损失,何乐而不为呢?

    只不过他们还真不敢相信,就这位讹人的事情,竟然劳驾大光明寺的方丈亲自现身。

    而且在空正方丈的身后的和尚们,衣着袈裟尽是红袍金边,华丽而庄严,美伦异常,分外凸显佛门恢弘经意。

    在场的这些人又不是聋子瞎子,看到方丈后面这一群人的打扮,哪里会不知道这一些人皆是在大光明寺里占据高层的诸位长老?

    在一声声窃窃私语里,所有人望着正徐徐而来,仿佛天崩地裂也不改颜色的林青,都是不由变了脸色。

    在他们看来,大光明寺里四院、九府、十二殿之中强者如云,宗师真形境界的高手不知凡几,随便拿一位出来都是给足了这圣子面子了,用得着这么重视吗?

    “难道是因为“神宗魔门”的事情吗?”突然之间有“智者”暗中思量道。

    毕竟“神宗魔门”在最近时间里发展迅猛的,叫人难以置信。

    不仅是那些散零散的散人散修们,就算是那些有自家根基的武林门派也有一部分人鬼鬼祟祟的通过各样的渠道接下了魔神血脉,投身进了那种体系之中。

    纵使有无数人在明面上,暗地里拼命的诋毁,说那【神宗魔门】将无数魔神武道不分等级、不分人种、不分阶级传播给所有人,绝对是有着不能说的大阴谋,我们要团结一致,抵抗这个有史以来最大的魔头,但依旧不能阻止这个门派在武林之中极速的扩张。

    毕竟说一千,言一万,力量本身是不会骗人的。

    对于那群刀口舔血,为了力量足以不择手段,破家灭门的武林人士而言,只要能够极速的提升力量,别说是移植魔神们的血脉,就算是一坨屎,也有的是人愿意吃。

    传说中的那恶魔果实,就是屎一样的味道,你看见哪个人会因为它的味道而嫌弃它了?

    如此算来,身为【神宗魔门】宗主的他,如果是从身份上来看,能够得到大光明寺的如此礼遇,也不是不可能啊。

    “莫不是这圣子只是打算借着这个由头,来找大光明寺合作的吧?我说呢,那人不过是北方魔教的圣子,就算是有“神宗魔门”的地位,那也不敢摸大光明寺的虎须啊。这样的话,也就说得清了。”想到此处,自以为看穿了这一切的“智者”不由是露出了几分“我什么都明白”的笑容。

    可也就在此刻,一声佛颂打断了所有人思绪,就见那位面容古拙,微泛暗金之辉的空正方丈,眼眉怒张,状如佛陀睁眼怒目而睁,不觉叫所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

    “林施主,此处为我大光明之地,你为魔教中人,来我这里当真是以为我大光明寺不会施展金刚伏魔的手段吗?

    釉蝉之事,究竟是如何,你我皆知。速速退去,我大光明寺还可既往不咎。但你若是还要在这件事情上胡乱取闹,那就休要怪我寺手段了!

    你可须知,即便是慈悲为怀的佛陀,他会有嗔怒无名之火涌动,以明王之怒,行破灭之事!

    佛虽有慈悲心,但也就不得自杀之人,林施主,你可不要自误了!”

    轰~

    这空正方丈的话,有事一点火星直接点燃了个人群,顿时所有人都忍不住变了颜色。

    这和尚今早是吃了蜀中蜜汁的“天雷子”了吧……这是准备直接干架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