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游诸天虚海 > 第222章心悸
    白驹过隙,时光流逝。

    即便是空正这位大光明寺的当代方丈如此义正言辞,甚至是恍若含枪夹炮一般的暴喝,但可惜并没有得到林青的回应。

    不仅是大光明寺的一众僧侣渐渐失去耐心,正在周遭看戏的武林豪侠们也是纷纷议论,根本不知道这个修罗圣子的葫芦里面究竟卖的什么药。

    “其实我想要的东西并不多。”突然之间,一直被人所注意的林青悠然开口“只要你寺真够满足我这一点点要求的话,我现在立刻离开也不无不可。毕竟说到底,那釉蝉究竟是何为来我那里,他又是对我做了什么。我不说,你们也一样知道。真需要我说出来吗?”

    呼~

    不觉场上一时低声不断,众人皆是纷纷议论,这局势看着有点不一样的。

    众人还真没想到就在这样情况下,这圣子竟然还敢戳人家的痛脚。他就不怕自己真的说到了大光明寺的痛处,然后这群和尚直接恼羞成怒之下把他给大卸八块了?

    不过露出这般模样的,甚至是不自觉在底下议论纷纷的,都是那些初出茅庐的武林少侠,侠女们。毕竟江湖水深,武宁路滑,他们这些小白莲花们还是没见过太多假恶丑的东西。

    然而那些早已经被武林之中无数的浪花清洗了一次又一次的正道、白道的豪侠大侠们,那却是纷纷露出了不以为然的嗤笑声。

    联想到自己刚刚才想起的这个剩磁所创造的基业,再想想大光明寺这一群和尚最喜欢做的比如说化缘啦~募捐啦~佛前供香啦~之类的事情

    他们若是还不能够联想到证这个修罗圣子所说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他们就妄为被万众敬仰的江湖大侠了。

    毕竟说到底行走江湖,类似于这样的事情,他们不仅是见识多了,甚至有时候他们本身就是里面的主角之一。

    别管人家我们白道、正道究竟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关键是要看你能为我们做过什么。

    我们做的这些事情能叫错事吗?

    这个分明叫做给予你这个落后的武林青年以磨砺,叫你能明白我们对你良苦苦心,在崭新的江湖地位上拼命发光发热!

    至于你所受到的委屈,还有那些损失,那也只是武林江湖在进步的过程中的一点点阵痛而已。

    只要你能昂首阔步的迈过去,再回首看来这些给予给你的苦难,都是催促你不断前进的人生动力啊!!

    你们这些刚初出茅庐的人怎么就不明白我们的良苦用心了?

    就好比人生在世,谁的头上不戴几顶原谅帽,谁家的老婆肚子里也难免要死上几个人一样。

    所以说……这都是命啊!

    身在这个武林,被这帮和尚,或者是其他的武道圣地,亦或者是自己抢夺了基业,甚至是被人屠尽全家,男为仆,女作娼,这不是常有的事吗?

    你连这一点小小的挫折都受不了,还混什么江湖,早早的回家卖红薯吧!

    果不其然,即便是林青如此言之凿凿,但在场的这群和尚们当中却没有一个人变了颜色,一切如常,大有一代千古圣地佛门高僧的风范。

    倒是空正和尚微微朝他身后,某个宽口圆脸,满身横肉,就像是每日吃的素斋里面都能够吃到鱼刺,骨头,奶白汤的大和尚使了一个眼色,叫其体会自己的精神。

    这里到底是佛门光明之地,有些事你知道,他知道,大家都知道这都不要紧,但这不要说出来嘛。

    真说出来了,大光明寺又得给百晓生的那群人一大笔献金,让他们发动手下在江湖上洗地,麻烦!

    而且,就在自家的门口,如果被人指着鼻子怒骂,难道他们不要面子了吗?

    顿时得到方丈示意的那个大和尚,直接了当的跳了出来,一声暴喝,震得不少人耳膜嗡嗡直响“die!你这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我们能叫你平安无事的走到这里,来与我们商量你如何赔偿我们大光明那个啥……那个啥…”

    “精神损失费!”

    看着自己身后着秃头棒槌突然间就卡壳,死活就是说不出话来的憋屈样子,空正蔚然一叹,顺口就提醒道。

    “对!方丈说的对!就是精神损失费!”只见那只大和尚猛然一个激灵,就是再以比他之前生更大的声音喝道“我告诉你,你佛爷爷我可不是吃素的!今朝你的事儿犯了,这是天大的罪孽,你知不知道!你这个要被佛祖怪罪,然后下无间地狱的!

    我告诉你,如若今日你不给我们大光明寺缴齐了损失,那你就别想谁完整的走下山!

    我看你那卷《太玄三千魔神图》就很不错,长短高低胖矮肥瘦正合适,既然这样,就把它捐献到给我佛的供前吧。如若不然,啊呸~天上地下,整个江湖里就没有谁能救得了你了!!哈哈哈哈哈哈~~~嗝~~”

    “这沙雕是哪个佛堂院里的!这是我们之前商量的事情吗?”

    听着这个圆脸胖和尚那如同杠铃一般的狂笑声,以不留神又是打出了一个满含五香狗肉味的饱嗝以后。

    不约而同的,现场正在这大和尚背后的一干大光明寺里的高层们,纷纷忍不住翻起了白眼“难道我们大光明寺千古以来,所豢养出来的僧兵竟就养着这些东西吗?

    唉~也罢,也罢。打手嘛,就只是打手而已,如果连这些打手们都能够开悟的话,那我们这些个圣僧、活佛们有什么用?果然佛祖从来都是公平的~

    不过这沙雕和尚的话,话糙理不糙。

    事实就是这个事实,道理就是这个道理,明明就是我寺受到了极其严重的精神创伤,凭什么他要来我寺要损失费?

    不过也不知道“精神损失费”一说,究竟是哪个绝世天才想出来的,这简直是再合适我们佛门不过。

    就凭我佛门口才,什么样的精神损失,还不是我们自己说了算?

    唉~我大光明寺还是太善良了,那庇佑在我佛佛光之下的百万倾的佛国良田,年年收上来的租子都实在是太少了一点,有了这个借口,看样子今年的税收租子能够凭空长上三成啊!”

    就在在场的所有佛子光头们浮想联翩,并把在他们面前始终不改笑意的林青视做面盆里的一道菜,可以随意享用的时候,冷不丁却是见到他们面前的这位满目和煦笑容的青年发出了一声轻笑。

    “看来我还是做错了。本来因为你们这个寺庙里所有的秘传佛门心经,圣胎级别的佛法都是被我了解的缘故,所以我也懒得和你们计较,也不想着做什么灭门破教的蠢事,还想着和平解决问题的,但看样子,还是直接使用武力来得方便。

    也罢,本来看着你们不断的给那封正义提供机会助他不断成长,消化着我给予他的庞大压力,完美的替我解决了一大部分问题得情况下,我还想着留下你们这个寺的传承的。

    但现在看来,还是我有些想的太美了。罢了……没先对付他,反而先把他的后台给掘了,现在只能先对不住他了。

    不过,那鳖孙是传说中老天爷的干儿子,虽然只是抱养的,但想来还是有能力寻找到下家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你……阁下……公子……您…在说什么呢?”

    开腔的那胖大和尚猛地心中突有悸动,一句话一连换了好几种尊称,可在突然间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