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度 > 科幻小说 > 神游诸天虚海 > 第252章天魔缭乱
    “奶奶的,莫非是老子眼花了不成?”

    有武者抬头看着墨痕那只太奥妙的背影,不禁揉了揉眼睛,露出了几分疑惑至极的神情。

    从古至今,一个时代里面就只有一位天命之子,这就是最铁定的真理。

    而作为那位“天命之子”的敌人,就算是那些反面主角在这段时间内或许可以获得某种天命,可以压着天命之子狂揍。

    但是他们每一次对于天命之子的伤害,都是叫那位不断前进的动力。越是把他伤害的越深,天命在最后做对他们造成的反噬就严重。

    而且越是到了最后,天命在其中偏移就越明显。

    简单的说,就是是亲生的,还是抱养的,越是到了最后,越是能够分辨的清。

    甚至在最后的决战中,某位反面主角与天命之子决战时,一不留神就淹死在水坑里的情况,在历代史书的记载中也是屡见不鲜。

    可以说,在场的这一群人有一个算一个,都算得上是一群深得“天意”心思的老司机了。

    一举一动,无一不是契合天意。努力在不影响天命波动的情况下,疯狂的为那位被选出的“天命之子”塞私货!

    如果没有这样的本事,他们也不可能做出培养出自己的“天命之子”,来为自己谋取暴利的策略了。

    可是现在呢?

    两种不同的力量,在同一个时间点上的同一种空间段上交汇。

    在任何人的眼中,不论是“墨桓”还是“封正义”都是代表着天命,可是却又是代表着截然不同的“天命”。

    可是“天”只有一个,怎么会冒出两种截然不同一直的天意呢?

    有人突然之间,似乎是想到了墨桓的身份,仿佛是想到了,一时之间神情大变!

    但是此刻的现场情况显然不再顺由他们的意志继续进行。

    不论他们到底是在想些什么。现实就是,若墨桓突然横插一手挡在了他们面前,那么也许他们现在就该灰飞烟灭了!

    纵使在他们的心中,再怎么拥有着各种隐晦的小心思,但也不得不依仗“墨桓”的鼻息生存。

    有想到了这一点的武者到底是想起了现场的情况,他们努力了良久终于是将马上吐出口的几句话,又深深咽了下去!

    “蝼蚁尚且偷生,如果这个“天意”真的想要我们死的话……那我们就干脆投奔那位“域外天魔”又能怎么样?”

    在场的几位圣胎武者仿佛皆是若有所思,他们不着痕迹的相互对视了一眼,了,便是已经一起做出了一个决定!

    战场上,两种截然不同的意志在这里相撞,天命”的轨迹似乎是联想连绵不断的像一条时间线的上游以及是下游不断地触及翻滚着,这一整条时间段上都是出现紊乱。

    虽说在天意的意志下,这个世界澄清寰宇天下,修改武道体系的既定大势依旧不变,但其间因为林青在几处关键节点上的插手,却让一切更易趋于崩毁。

    也就是说,为了拐回原有的轨迹,必须死更多的人,付出更为沉重的代价。

    虽然在一开始的时候,在背后控制着墨桓这个木偶傀儡的人是林青,随着两种“天意”的不断蔓延、冲突、对撞,甚至是混乱。

    那位被林青一拳打进了世界深处,怎么也没有被唤醒了“域外天魔”,此刻也终于有了触动。

    “唔?吾只不过是微微沉眠了一瞬,这个世界的天已经变成这样了吗?而且这一具容器究竟是谁为我准备的?”

    默然的有一丝谁也无法察觉到的深沉“魔意”依靠着容器与主体之间完全不能切断的联系,悄然无声的覆盖了“墨桓”的本来意识,得到了她的视野,她的感知,以及是她的记忆。

    纷纷扰扰,嘈杂一片,能够将任何一个人彻底被逼疯的记忆,对于那一丝“魔意”而言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影响,仅仅不过是万分之一刹那的事,祂就已经彻底了解到了此刻战场上的全部。

    “天魔”微微低思了半刹,就已经做出了选择。

    什么都不要说了,先干死眼前这个叫他作呕的天意弃子再说!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自己也许可以借着这个世界与他棋子之间太过紧密,难以割舍的情况,借机斩灭掉这个世界的天意!

    以此来为自己与他慢慢万载岁月的战役,彻底画上一个句号!

    嗡……

    迎着所有人都无法想象的视线,就只见墨桓突然间就对着封正义狰狞的咧嘴笑了一声。

    只见右手虚手一抓,那一柄华丽且是尊贵,仿佛长短交错,有无数矛盾交织,单边开刃延伸至刀锋斜切,护手有凶星罗喉的标志的计都魔刀,就是从虚空之中一跃而出,落在了她的手中!

    “墨桓”的眼中似乎是腾起了熊熊的战火,周身魔气笼罩,血海生波,气息过处,寸草不生!

    这一刻她似乎也已经变为了一尊可怕的魔头,她双足踏出战火,她双手紧握毁灭,睥睨天下的力量与气势在这位天魔的周身激荡,不知在何时起,墨桓身上的那一件霓裳羽衣,已经变作成了一件五层金丝编织,即暗沉诡异,却又是极尽华丽奢贵的的暗色战袍。

    “异界的生灵啊,汝虽为弃子!但也勉强接我一招了!”

    那一柄计都魔刀虚空一划,灌注全身功力的刀身上,一颗妖星灼灼其华,仿佛在这个世界之中,无中生有诞生出了。

    妖星在天空中拖出一道赤红色的轨迹,天地一线,真正是将整个世界都破开两半。

    鬼神见之惊狂,佛魔见之辟易!

    昔日在大光明寺如昙花一现般放出现的灭世一招,在此刻霍然降临!

    “哈哈哈哈哈,这一招又能奈我何!我的力量是没有极限的。你越强,那我只会比你更强!”

    那殒天斩星一般的刀气扫落劈向封正义之时,封正义一脸的不以为意,却突然间发出了一深深狂妄且自大的狂笑。

    在这一场战争里面自己遇到的事情不计其数,每一次都是有着比自己更强大的力量。

    可是那有如何?

    天上地下,又有谁可以杀的了自己?

    他一直都坚信着在这个世界里自己就是无敌的!

    “是么?汝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吗?”

    猛然间天魔那冰冷的声音直贯他的双耳。

    刹那封正义那满脸狂妄的笑容就像是凝结的琥珀一般,完全就将僵硬了!

    。